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太平客栈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陈放之

玉清宁暗暗叫苦,自己此时只有抱丹境的修为,如何是这些人的对手?真要被来个霸王硬上弓,那可真是重蹈师父的覆辙了。
便在此时,整座大殿轰然一震,穹顶上有灰尘簌簌落下,似是有人以火炮轰击宫殿一般。
稚童脸色一变。
一名侍从跌跌撞撞地跑进来,扑倒在地,上气不接下气道:“禀教主,有人攻入城中,正朝着永安宫杀来。”
玉清宁并未慌了心神,闻听“永安宫”三字,心中一动,据她所知,永安宫位于白帝城中地势最高的永安山上,在此可以轻易眺望城外情况,极为适合督战指挥,当年大名鼎鼎的蜀国先主也是病逝于此,留下了白帝城托孤的千古佳话,后来永安宫成为了青阳教的总坛,唐周、宋政都曾在此居住,待到青阳教败亡,便很少有永安宫的消息。
如此说来,此地竟然是白帝城。
稚童问道:“多少人?”
那侍从回答道:“只、只有一个人。贾长老他们已经前去抵挡了。”
“一个人?”稚童眉头一皱。
“是。”那侍从趴在地上毕恭毕敬道。
稚童看了玉清宁一眼,向少年吩咐道:“看好这名女子,不要让她趁乱走脱。”
说罢,他直接向外行去,那侍从也爬起来跟在稚童身后。使得此地只剩下玉清宁和少年两人。
来人正是尾随而至紫府剑仙,他跟着来人一路来到了白帝城,发现自从宋政死后就一度荒废的白帝城竟是又被人占据,分守哨防,颇有章法。儒道两家忙于逐鹿中原,无道宗忙着西进,竟是谁也没有察觉。
只是紫府剑仙此时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一人一剑攻入了白帝城中,只是一剑,便将一处城头削平。
隐藏在城中各处的高手纷纷现身,以贾成道为首,联手阻拦紫府剑仙。
虽然紫府剑仙被卢北渠重伤,还未恢复巅峰,但也不容小觑,这几人不是他的对手,被打得节节败退。
那稚童说是前来查看,却并未出手,而是藏身暗处,见紫府剑仙神威无敌,不由暗叫一声苦也。
这稚童若在鼎盛之时,自是不怕紫府剑仙,可此时他也是遭受重创,一身修为十不存一,之所以能够驱使贾成道这等天人境大宗师,不过是依仗着自己的见识故弄玄虚,再以功法利诱,方能勉强维持,若要他强行出手,便要露馅。
永安宫中,少年与玉清宁四目相对,有些尴尬。

清宁这些年几经起落,磨砺出处变不惊的心性,此时并不惊慌,反而是冷静地观察少年,然后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一惊,望向玉清宁。
玉清宁笑了笑:“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不像坏人,与这里的人很不一样。”
少年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我叫陈放之。”
玉清宁道:“我叫玉清宁,是玄女宗弟子,被儒门之人打伤,才被捉到这里来,你呢?”
陈放之瞧了玉清宁一眼,只觉得眼前女子如落入凡尘的天上玄女一般,面若皎月,目似星辰,眼神清澈,甚是真诚。
陈放之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而这女子又不像那些眼高于顶的江湖仙子那般趾高气扬,反而是温声细语,十分温柔,心中不由生出好感,缓缓开口道:“我家在中州北阳府的陈家庄,也算是家资富足,我爹交游广阔,虽然在江湖中算不得什么大人物,但在北阳府的境内,还算是名头响亮。可世事无常,西京之变后,圣君澹台云清洗无道宗上下,许多倒向地师的无道宗高手都被澹台云下令诛杀。其中有一人与我爹有旧,侥幸逃出了西京,藏身于我家庄中,隐姓埋名。可不曾想,还是被无道宗的高手查到了蛛丝马迹,紧随而至,双方在陈家庄大打出手,陈家庄上下包括我爹在内,都被殃及池鱼,尽皆身死。只剩下我侥幸逃得性命,独自一人流落江湖。”
玉清宁心神一震,这才知道先前那稚童所说的血海深仇是什么意思。
陈放之打开话匣子,便停不下来:“我自幼便跟父亲学武,可是我资质愚钝,学武三年,进展极微,就连御气境都没有。在我十岁的那年,我爹不再让我学武,给我请了一个宿儒教我读书。但我读书也不是材料,文不成武不就,待得陈家庄覆灭,我孤苦伶仃,到处游荡,心中所思的,便是要找无道宗报仇。我只知道无道宗就在西京,便浑浑噩噩地朝西京而来。还未到西京,就在中途被青阳教给掳了去。”
玉清宁听到此处,已经隐隐有些明白,原来这少年与青阳教大有渊源,那么这些人便是青阳教的余孽了。
玉清宁开口问道:“你的师父是青阳教的新任教主?然后把你掳到了此地?”
少年摇了摇头,说道:“师父是教主,不过是我后来遇到的,起初是魏大叔将我掳走,他是青阳教的坛主,抓到我之后,要我皈依青阳教,我不肯,他便打我,后来我扛不住了,同意加入青阳教,魏大叔便把女儿嫁给了我。”
玉清宁笑问道:“就是你说的‘琴儿’?”
陈放之脸色微红,点了点头。
玉清宁道:“既然你有了家室,怎么还要拿女子练功?”
没了稚童在旁边,陈放之便有些底气不足,低声道:“师父说,我的仇人是天下最顶尖的高手,以我的资质,就是练上十辈子,也抵不上人家的十年,想要报仇,必须另辟蹊径。师父说他有一门大成之法,叫作‘长生素女经’,不过需要以女子为炉鼎……”
关于“长生素女经”,玉清宁倒是知之甚多,玄女宗就有“长生素女经”的残缺版本“素女经”,秦素也曾修炼“长生素女经”,根据秦素所说,这分明是一门双修法门,合则两利,若是以男子或者女子为炉鼎,一味采补,却是入了歧途。
玉清宁将自己所知的情况如实告知,陈放之立时变了脸色。
玉清宁轻声问道:“不知你的师父是什么来历?你有没有想过……”
陈放之打断道:“师父就是师父,若是没有师父,我现在还是一事无成,有了师父,我才能有望报仇。”
玉清宁暗叹一声,知道仅凭自己的三言两语,很难改变陈放之心中所想,便不在这上面纠缠,转而道:“你能放我走吗?”
陈放之陷入天人交战之中。
虽然他本性纯良,但不是圣人,绝色佳人在前,只要他愿意,就能将其收为己有,这种诱惑,对于一个气血方刚的年轻人来说,未免太大了些。
玉清宁并非不懂人心的小姑娘,自然看出了陈放之的挣扎和犹豫,轻声道:“若是你能放我离开此地,我感念你的恩情,日后定有相报,可如果你想要行不轨之事,那我也只好自裁于此,保住自己的清白。”
陈放之大惊失色,赶忙道:“玉姑娘,万万不可如此。”
玉清宁叹了口气:“蝼蚁尚且贪生,我也何尝不想活着?只是有些时候,死了反而比活着还好,我死或不死,不在于我,而在于你。”
陈放之不再犹豫,说道:“好罢,玉姑娘,我送你离开此地就是,你不要自寻短见。”
玉清宁听他如此说,心中既喜又愧,自己还是利用了这少年的善心,只是身在险境,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陈放之走上前来,把“先天一气袋”的口子完全解开,原本玉清宁只能探出一个脑袋,此时便能从布袋中站起身来。
她向陈放之郑重行了一礼,说道:“多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