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巨变 > 第1559章 重要人物要掐着时间到

等陈康穿好衣服,三人这才一起出门,这回,他们没有将行李留下,而是搬家了。
既然明明有钱,就没必要再继续装模做样,他们换到了一家两公里外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下榻。
抬头看到这家国际酒店的名字,陈康就心里悬起一阵疑惑。
他这是......这酒店,不就是今晚上同学们约了见面的地点吗?
陈康可不觉得胡铭晨是瞎猫撞到死耗子胡乱蒙的。
他一定是刻意为之,只不过,他是怎么知道聚会地点就在这里的呢,可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啊。
陈康不问,胡铭晨也不会有任何的解释。
胡铭晨来京城,陈康表面上看到的就只有胡铭晨一个人,可实际上,并不止,裴强和方国平他们现在是不可能再允许胡铭晨一个人单独行动的了。
就算他们不在明面上形影不离,也会在暗地里做他们该做的事情。
“怎么了?不愿意住大酒店,还是想住小宾馆?”走在前面的胡铭晨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道。
“又不是受虐狂,干嘛有好的不住,我只是意外,你怎么会偏偏选这家酒店呢?”陈康牵着胡燕蝶走上前来,撇了撇嘴道。
胡铭晨耸了耸肩:“就因为它距离近。”
说完之后,胡铭晨就转身继续朝前走,到前台那里说了两句话,前台服务人员就恭敬的将三张房卡递给他。
胡铭晨的这个理由,让陈康有些哭笑不得,也有点无语。
在别的小城市,豪华酒店不多的情况下,那么胡铭晨这个话勉强说得过去。
可是在京城,尤其是城中心的繁华地方,五星级酒店随处可见。
作为全国豪华酒店最密集的少数几个城市之一,京城每年也接待数不清的达官显贵开会,接待无数的外交使团和考察团,接待数以千万计的世界各地游客。
就在刚刚来的路上,相隔五百米的地方,就有一家新进入的国际酒店,可胡铭晨帮没有选那里,可是他确说是因为这里近,就真的是有点胡扯了。
可是胡铭晨要如此搪塞,陈康也没有办法,胡燕蝶也不愿意详细的去帮他追着问。
上了顶楼,将房卡分开陈康和胡燕蝶,胡铭晨自己先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了一会儿。
中午,他们一起吃了午饭,下午,胡燕蝶就与陈康去逛街,叫胡铭晨一起去,胡铭晨拒绝了。
已经当了两天的电灯泡,胡铭晨还是得有一点觉悟才行,一直盯着人家两个,搞得他们别扭,这也是不行的。
因为晚上要聚会,所以两人就要去买一两身衣服,免得晚上失礼于人。
当然了,陈康的工作已经落实了,集体按之后,他就要去鹏城那边的鹏博电子集团报道,也得有些体面的衣服才成。
胡铭晨则自己在酒店里面,利用电脑处理一些沉寂下来的公务。
到了傍晚的时候,陈康和胡燕蝶才满载而归,每个人手里面大包小包的提了不少,甚至于,胡燕蝶还给胡铭晨单独买了一套浅蓝色西装。
“呵呵,你给我买西装干嘛,我几乎穿不着的,我要穿,那也是休闲的,这是正装。”看着胡燕蝶提到自己房间的那一身西装,胡铭晨一脸嫌弃的苦笑道。
“正式场合,当然就要穿正装啊。”
“呵呵,一个聚会而已,算什么正式场合。”胡铭晨看了一眼胡燕蝶身后门口冒出来的陈康,“再说了,是康哥的同学聚会,主角是他,我就没有必要抢他的风头了。”
“我不介意你抢我风头,我哪有什么风头,一点不介意。”陈康走进来,摆摆手道。
“嘁,你不介意我介意。我就是去混吃的,难道......我这一身穿出去,丢人了?”胡铭晨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衣着问道。
“不,不,怎么会,你现在,不管穿什么,也不会有谁敢说什么。”陈康继续摆手否认道。
“这倒也是。”胡铭晨大言不惭的承认,“我现在,真的是不需要外在的东西来衬托我自己了。”
“胡铭晨,你是不是太嚣张,太张狂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啊,一直低调的人,怎么突然间显摆起来了呢?”胡艳帝白了胡铭晨一眼道。
“燕蝶,他说的是事实,只要别人知道他的身份,他就算穿一个垃圾袋出门,或许别人也只会讲他有个性,没有谁会怀疑他买不起好衣服。”陈康帮着胡铭晨道。
“嘿嘿,我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不过我很少穿正装,这是真的。不过你既然买了,我就谢谢了,却之不恭,呵呵。”胡铭晨腆笑着起身,从胡燕蝶的手中接过衣服。
“一会儿你就穿这一身,听到没?哼,还嫌弃我买的衣服,走,我们走。”胡燕蝶指了指胡铭晨,拿出大姐的架势来敲打胡铭晨一番,这才与陈康联袂出去。
陈康苦着脸看了看胡铭晨,他有些担心胡铭晨会因此生气。
哪知道,胡铭晨就冲他吐了吐舌头,耸耸肩就打算换衣服。
陈康根本不知道,胡铭晨已经许多年没有享受到这样的待遇了。
很小的时候,胡燕蝶倒是会经常在他和胡雨娇的身上拿大姐的威风。
可是,好像从四五年级后,这种待遇,就几乎不会落在胡铭晨的头上,胡燕蝶要抖威风,也只有在胡雨娇的身上。
现在乍一下,胡燕蝶拿出那种许就不见的姿态,胡铭晨不仅没有感到不舒服,反而觉得着很难得。
这些年,随着事业的成功,随着自己在家中话语权的越来越重,胡铭晨变得越来越像一家之主,胡燕蝶也越来越像他的妹妹。
实际上,这并不是胡铭晨刻意追求的结果,情感上,他其实还是愿意回到他该有的身份去。
只有那样,他才会更好的体会到亲情。
当然了,刚刚胡燕蝶对胡铭晨发出她的雌威,胡铭晨也有点看得出来,她更多的是表现给陈康看,更多的是想帮陈康撑腰的意思。
彷佛是在说,他不管多有钱,那都是弟弟,你就算是给他工作,可私底下还是他姐夫,用不着在他面前唯唯诺诺。
可是,陈康在胡铭晨的面前是什么姿态,尤其是在工作上,那根本就不是胡燕蝶可以决定的。
因为在工作上,胡铭晨不可能会对陈康过于亲近,因为,至始至终,他就没打算将手底下的那些企业打造成完全的家族企业。
公是公,私是私,两码事,这是要严格分开的。
私下底,那怎么都可以,开玩笑也好,调侃嬉闹也罢,无所谓。
但是工作上,胡铭晨可以给陈康不一般的待遇,只不过,该他做的事情,依然要尽心尽力的做好。
胡铭晨可举贤不避亲,也可大义灭亲。
胡铭晨穿戴整齐之后,胡燕蝶和陈康也已经将他们下午买的新衣给换上。
正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换上了一身高档礼服之后,胡燕蝶和陈康,看起来,整个人的确精气神有些不一样了,最起码,那种学生或者小白领的气息淡了许多。
而胡铭晨照了照镜子,觉得自己这一身也还行,看起来显得成熟了一点,只不过,胡铭晨多多少少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在在。
“我刚刚接到电话,他们差不多都到了,我们下去吧。”陈康看了看手表道。
“还有七分钟,可以再等五分钟再去,两分钟,完全足够。”胡铭晨冲着镜子扯了扯自己的衬衫领子道。
“难道要掐着时间点到吗?”陈康道。
“当然,难道,你不知道,重要人物都是最后出场,都是压着时间到的吗?”胡铭晨理所当然的道。
“我算什么重要人物......”说到这里,陈康选择了闭嘴,没有再说下去。
因为陈康发现,他不算,可是胡铭晨却算。
“你心里可别瞎想,我可不是为了突出我,我指的就是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人想给你难堪,想给你为难,那么,又何必要如别人的意呢?你要掐着点去,就可以突破第一层,别人不把你当回事,但是自己首先得把自己当回事。”胡铭晨透过镜子,瞥了陈康一眼后道。
陈康想了想胡铭晨的话,觉得似乎还真的是这么个道理。
那天翁雪和汪宇对陈康的态度,胡铭晨在现场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的。
本身一个好好的同学聚会,但是他们明显带着某种不良的目的,既如此,那只有先和他们斗一番,才能与其他同学叙旧和联络感情。
等到距离越好的时间,是差两分钟了,胡铭晨才跟着陈康和胡燕蝶慢悠悠的走向电梯间。
这座酒店服务是很全面的,它一楼的大厅旁边有一个奢侈品商店,二楼有餐厅,三楼还有咖啡厅和温馨酒吧。
估计约在这里,也是希望吃了饭之后,可以顺便到酒吧或者咖啡厅坐一坐,聊一聊。
总不能吃了一顿饭,大家就散场。
三个人坐电梯下到二楼,径直去往餐厅的“泰山厅”。
按照他们的说法,这次同学聚会,会有十几个人参加,再加上家属的话,也就二三十人,一个泰山厅,是能容纳得下的了。
因为这个厅的桌子很大,能容得下三十六人。
陈康一进去,发现同学们的确大多数都来了,有几个以前关系很好的,还主动迎了上来。
只不过,他们却没有看到汪宇和翁雪的影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