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博浪人生 > 第377章 被看不惯与【星光】

有些便宜属于是不占白不占。
主要是,你不占有的是人想去占,到头来指不定玩出什么稀奇古怪的花样。
落到了头上,温良不可能拒绝,他还很心安理得。
哪怕温良同学从老苗头的口吻中能听出来,老苗同志估摸着一大早就跟一些人撕了半天逼,然后才争取下来,他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事情都尘埃落定了嘛。
老苗跟那边腿都拍红了,他对商业市场、资本市场的运行潜规则确实是不太了解。
他的想法属于比较朴素的。
不能让‘好人’流血又流泪。
只是老苗忘了,温良这个玩意曾亲口跟他说过,自己从来不是什么好人。
所以……
“怪我。”温良一副老老实实的口吻说,“我应该向苗总早汇报晚请示,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让苗总受累了。”
“要不我给您送点礼吧……”
那边老苗头直接就骂起来了:“你个混蛋玩意,下次你敢来京城,老子把你腿都给打断,省了出去惹是生非!真不是个好东西,老子气半天了!”
接着又说什么“老子舌战群儒”、“不知好歹”、“狼心狗肺”一类令人听不懂的话了。
“苗总……老苗……苗爷爷,诶,没必要没必要,你年纪大了再气出个好歹来不值得不值得。”温良跟这边火上浇油。
老苗头冷哼一声:“摊上你这么个玩意,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为什么我要去博浪视察呢?”
“你怎么不去祸害老李啊!”
“也对,老李也不行,就一个小封疆,管不了什么事。”
说着还搁这嘲讽上了。
显而易见,老苗头虽然一大早满肚子气,其实心情还不错。
主要是博浪、博浪终端最近十分争气。
不开玩笑的说,博浪的体量可能还算不上巨头企业,只能算是大公司中比较壮实的那种,但博浪做出的事情的确很长脸面。
老苗头今早舌战群儒说得最多的几句话就是:“你说一个能做出一款产品在全球市场售价最高还广受欢迎还在一直脱销的中国公司来?”
“你说一个能用几百亿现金收购美股社交平台公司股份,压得北美乃至西方不得不失声的公司来?”
“你说一个能开发出操作系统还能被军科推崇的公司来?”
“你说一个二话不说直接推动中国声音出海的公司来?”
“你说一个二话不说直接扶持起了智能手机国产产业链的公司来?”
“你说一个敢二话不说直接开办半导体生产工厂的公司来?”
“你说不出来,那就闭嘴。”
这个时代,单独拿出博浪终端就已经是行业内首屈一指的了,可以预见的未来里,没有任何一家手机厂商能有博浪终端的营收规模、利润规模、税收规模。
更没有一家公司真正开发出来了自主、可控、安全、稳定、高效、易用的操作系统内核。
虽然除了少数几个大老外,诸多大老所知的消息里,星辰系统仍然是基于多种内核二次开发出来的系统,但这不妨碍被称之为自主系统。
毕竟……
过去这么多年那么多自主系统中,都是这么玩的,却连给星辰提鞋的都没有。
温良嬉皮笑脸的开着玩笑:“所以老苗啊,你要加油啊,赶明儿可能也有说你老苗不过是一个小部长了。”
“我就算了,本来就是小部长嘛。”老苗头心态还挺好,“我这个人,能力就只有这么多了。”
温良乐呵呵的说:“虽然很认同,但别咸鱼啊,工信应该发挥出作用来嘛,管理范围那么广泛,也不知道为人们争利。”
“连运营商用户资费的小事情都要我来提,丢人哦。”
老苗头坦然道:“不好搞,不是每个公司都叫博浪,不是每个公司老板都是你温良。”
“虽然有人不喜欢你的尖锐和锋芒,但我一直认为这正是触及到他们灵魂的表现。”
温良从不吝啬往自己脸上贴金:“巧了,我也这么认为,我只用了半年多时间证明对我来说挣钱是我乐意就可以的事情,创办博浪只是为了证明,老子的牛逼没人可以预料。”
“早上喝酒了吧?”老苗头不买账,“一点小成绩就得意忘形了?”
“要不是你们不给我钱,何至于此?”
“给钱就能办的事情,不缺你一个。”
“也有道理,不愧是苗总。”
“滚你的蛋。”
闲扯了十来分钟,老苗头提了提:“有人说脸书的股价还会跌几天,这次做空大概能挣一二十亿美元的外汇,是13年开年比较可观的一向外汇投资,你怎么看?”
“我躺着看。”温良语调懒散的回答。
老苗头有点奇怪:“没想法?”
“为什么要有想法?”
“你不是缺钱吗?”
“不缺这点小钱。”
“蚊子腿也是肉,再说这是你个人可以捡的钱。”
温良笑了笑:“缺不缺其实都问题不大,我这个人对国际规则还是很明白的,没有祖国的强大,我博浪敢在北美这么嚣张?你信不信它分分钟给我送洗衣粉。”
“这是一个真实的、利益的、罪恶的、丑陋的世界,孰轻孰重我还是拎得清的,虽然我现在也晓得愈上愈脏,但我也没必要为了这么点小事情斤斤计较,国富才能民强。”
老苗头也笑了:“那你为什么还要搞点有意为之的个人捐赠,阿美可是很想给你个终身黑名单。”
温良乐呵呵的说:“真理只在射程以内嘛,除了面向高校的,哪一样捐赠都是为了射程。”
老苗头这才不慌不忙的说:“今早你平爷爷说,你小子这次对外做得还不赖。”
温良立时反应了过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居然有人给我安窝里横的名头啊,见识到了心有多脏。”
“年轻人,你以为呢!”老苗头不轻不重的说,“早有人看不惯你这么年轻这么锋芒这么尖锐了。”
温良直接了当的表态:“看来今年高低得整两手大的了!”
这通电话前后足有五十分钟。
扯了闲话,也谈了一些正儿八经的事情。
从商业角度上来说,是萎落这个公司算得上是国内的老虎屁股,摸了它,手尾不断。
温良也是这时候才算恍然大悟,为什么当初老柳没从萎落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上下去。
现在看来,这阵子老柳那一摊子的人也没少唱戏。
不过温良从来不操心那些被他碾压过的对手,微博如此,白鹅如此,萎落……也不过如此。
而且,温良很清楚,老柳已经是用不着他来操心的了。
…………
“跟苗爷爷都聊什么了,这么久?”看到温良从书房走出来,苏俭好奇问了句。
温良挑了几个能说的简单提了下:“……当个商人也不容易。”
然后又说:“苏俭啊,你什么时候才能罩我啊?”
“梦里可以。”苏俭莞尔一笑,“你那么多爷爷都罩不住,我这辈子也没希望。”
温良故意撇嘴:“你这也不行啊。”
“是啊,不行不行的呢。”苏俭脸上笑开了花,“好遗憾哦~”
“啧。”
“……”
谁也不知道温良啧了什么。
苏俭知道。
但她不说。
…………
…………
今天已经是周六了,不过温良还没有完全闲下来去度假。
年前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内部事务没搞完。
年终盘点与新年展望。
之所以拖到这个时间点,自然是为了等出国‘深造’的孙宝银回来。
早在31号晚上,孙宝银就已经回到了羊城。
他的疲惫可以说是还没上飞机小伙伴们就已经都清楚了,所以他回到羊城之后也是没马上去打扰他。
温良也早就把时间定在了今天。
正好留出了足够的时间给孙宝银倒时差,整理整理行程收获。
上午十点。
温良走进了IFC大厦,一路走入博浪总经理办公室。
歇了口气,看到了两个多月不见的孙宝银只身一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温良从办公桌后迎了出来,笑呵呵的说:“哦幼,老银辛苦了啊!”
比起上飞机前那个满脸倦容彷若已经快进到中年的沧桑男人,现在的孙宝银总算恢复了往日那种神采风流的样子了。
“温总好。”孙宝银一本正经的开着玩笑,“孙宝银向你报道,为了博浪,再苦再累都值得,我不辛苦!”
“……幸不辱命……”
温良适时抢断:“可以了可以了,再说下去就比我牛逼了。”
“哈哈哈,艹!”孙宝银一下绷不住,大笑起来,“在国外偶尔看到博浪搅动的风风雨雨,都以为我们温总劳心劳力,已经不成人样了,没想到风采更胜往常了。”
温良已经提壶泡上了茶,先给孙宝银倒了一杯:“喝口茶。”
“我一个当老板的,能有什么劳心劳力的,事情又不用我去做,至于别的方面,你可能不知道,都是我爷爷。”
“自家人,说句话的事情,问题不大。”
孙宝银挑着眉头看向温良:“刚刚才听说,连老平头都是你爷爷了?”
“当然。”温良一点都不得意,“所以问题不大。”
闲聊了一小会。
孙宝银提起了正事:“这次辗转了几个国家的典型高校,收获很丰富,国外很多方面确实走到了很前面,我们确实有很大差距。”
“不过这也是我们现在的机会,有差距才有机会,现在我们距离无人区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足够我们好好走一走了。”
“关于编程语言、编译器这些方面,前期准备工作和一些预研工作都已经进行得比较深入了,我计划将这门语言命名为【星光】,正好是成体系的。”
“根据现有的研发进展,资源充沛的情况下,4月初可以下线内部试用,5月下旬可以对外推出。”
“从技术角度上来说……”
孙宝银知道温良是个懂技术的,也没有一笔带过,用尽量精简的词汇描述了这个新编程语言计划要解决的一些问题。
包括但不限于开发效率,部分轻量化,兼容,可移植性,语法等等方面。
也特别提到了在本土化上的倾向性。
当然……不是汉语言编程。
仍然是英语。
要用汉字编程涉及到的东西就太多太多了,毕竟不是做一个易语言那样算是翻译工具的东西,而是要从底层逻辑进行修改。
事实上,英语并不是编程的门槛。
关键词组就那么几个,if、where、then、else if、for……。
与其去搞个花里胡哨的中文显示编程,不如实质性的解决一些问题,更好的贴合星辰系统,为星辰系统的多平台发展提供更好的支持。
简化星辰平台应用开发的一些流程。
这比什么都有效。
说完了一些技术重点,孙宝银最后总结道:“这就是整体情况,目标是博采众长,不过第一个试行版本肯定达不到这种目标,慢慢针对性优化吧。”
“现在的问题是,资源。”
说到这里,孙宝银的神色也郑重了许多:“根据我汇总统计的结果,充分配备资源的情况下,公司还需要投入1.25亿人民币之多。”
“当然,这些投入是包括优化编译器,支持星河指令集等等方面的投入。”
“另一方面是,这只是第一个试行版本的投入,不包括后续的维护与优化投入,而且这个东西肯定是不能商业化的,预计在未来五至十年内的总计投入会超过10亿人民币,不会产生任何直接的经济利益。”
这些事情,身为项目技术总工,孙宝银是必须要阐述明白的。
温良虽然有所预料,但也还是有点咋舌,此前在这方面的投入已经接近9000万了,里面倒是包括了开发团队的薪资支付。
当然,温良是无条件支持的:“这点投入对现在的博浪来说倒不是太稀奇,我们现在的项目动不动就是十几亿几十亿了。”
“所以你是真牛逼。”孙宝银发在肺腑的赞叹,“博浪可以没有任何人,但真不能缺少你这个核心人物,哪怕是阿泽加上小陈和老唐三人一起,都没你这么大的魄力。”
温良随意的摆摆手:“这方面我多牛逼我清楚的。”
“研发这玩意就这样,越往上游走初期投入越大,也越不挣钱,所以国内环境这么多年才一直这个叼样子。”
孙宝银无奈一笑:“没办法。”
他其实比温良更有感触,毕竟是小伙伴里涉猎最广博的人。
这就是最大的也最简单的原因。
以半导体产业链为例,最上游的材料、半导体制造设备等,研发投入真不是开玩笑的,在海外已经成熟的工业体系下,也是动不动几十亿欧的砸。
举个半导体行业最被关注的例子。
ASML的EUV光刻机。
牛逼吧?
牛!
全世界仅此一份,事实垄断级别的东西。
工程机之前的研发投入不算,工程机之后上百亿欧都没能实现稳定量产,全球各个晶圆厂趋之若鹜,贵不可言。
可是这有个叼用。
一台卖几亿美元又怎么样?总共就几十台的需求,销售额总量摆在那里。
再说芯片,芯片高端吧,高通的、苹果的都不过一两百元人民币造价,一个型号算它当年全球所有手机使用吧,给它多算点,卖尼玛的20亿份吧,有多少销售额?2000亿不到!
更别说最上游的材料,一不小心血本无归,卖起来却没多少钱。
反观下游呢?
一台手机五六千人民币,卖个千万台,光增值税都踏马要交快千亿元了!
这就叫现实。
-
PS:不好意思,先更后改的,没赶上时间点,多补了几百字,不算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