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司首大人亲口说白辰没有问题,那么他就真的没有问题。
上官槿心中的疑虑终于散去。
她站到洛司首的身后,一边替他端茶倒水,像往常一样扮演着贴身随从的角色,一边则抬头望向洛河上的光幕,尝试从观众的视角,关注这次大会的进程。
然后她的目光凝滞了片刻。
因为在光幕上,她一眼就看到了顾旭的身影。
他正走在一片尽是疮痍的土地上。
与她方才在秘境中的茫然不同,他的步伐很坚定,目光也很平静,似乎早已对目的地所在的方向了然于胸。
上官槿轻叹一声,心头默默感叹:不愧是顾道友,不论在何种处境下,都是这么自信。
只可惜,由于她今日不幸中途落败,被迫退出大会,她就此失去了成为他同伴的资格——没法再像先前的“温故壶”试炼一样,一起寻找线索,一起过五关斩六将。
而取代这个角色的,是一个更年轻更漂亮的女人。
只见她面容冷中带媚,鲜红衣裙随风飞舞,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一团灼灼燃烧的火焰。
与顾旭那身朴素儒雅的青衫形成鲜明的对比。
纵使顾旭施展身法,健步如飞,她也能紧紧跟在旁边,不落后其半步。
上官槿自然能轻松认出,她是赵嫣。
虽然上官槿并不清楚这两人在秘境中是如何碰见彼此的,也不知道他们是出于何种理由暂时放下竞争、选择相互合作,但作为一个资深颜控,她不得不发自内心地承认,这两人站在一起非常养眼,看上去就像是话本故事中游戏红尘的女妖精和被蛊惑的俊俏书生。
“不知顾道友能不能抵挡得住美色的诱惑。”上官槿暗暗打趣道。
不过,她很快就自嘲一笑,心想现在是举国瞩目的“洛水大会”,别的修士估计都抱着学习的态度,聚精会神地盯着光幕上天骄们的每一招每一式,眼睛都不敢眨一下;而自己却心不在焉,胡思乱想——若是被别人知道了,定然会遭到取笑的。
“如果稍后顾道友撞上那个擅长风水术的黝黑青年,会有几成胜算?”她微微眯起眼睛,把心思拽回今日的正题上。
在她看来,白辰能够无视“天龙秘境”的规则压制,施展出第五境的真元力量,对于秘境中其他的修士而言,绝对称得上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拿顾旭前世的话来讲,这就好比在游戏里用开挂手段大杀四方,别的普通玩家自然不可能是其对手。
这使得上官槿心里隐隐有些担忧。
按理来说,在这次所有人修为都被压制到同一水准的“洛水大会”里,掌握着诸多强力杀招、且极具战斗才情的顾旭绝对是夺魁热门。而上官槿也清楚,顾旭为这次大会夜以继日刻苦修行,曾付出极大的努力。
可现在却多出了白辰这个变数。
这次大会的局势,瞬间就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
顾旭并不知晓“离”区发生的事情。
在同赵嫣一起杀掉几只“夫诸”后,他们终于顺利地穿过一片疮痍的“坎”区,来到了一片全新的区域。
此地风光与别的区域大为迥异。
他们正置身于一处高耸的悬崖边上,前方是一望无际的云海。云雾翻滚,好似汹涌的大海波涛。
而在云海之上,则飘浮着十余块倒三角形状的巨大岩石,像是一座座悬空的岛屿。岛屿顶部较为平坦,植被郁郁葱葱;侧面则极为陡峭,河流从峭壁倾泻而下,形成悬空的瀑布。
母需多言。
在看到这奇异的景致后,赵嫣便已经猜到,这里不出意外就是秘境中的“乾”区了。
她瞥了身边的顾旭一眼,心头对他多了几分佩服,也有几分忌惮,只觉得这人的手段愈发令她看不透。
“你觉得‘银酒卮’会藏在哪一座浮空山上?”沉吟片刻后,她澹澹问道。
顾旭手握铜币,正欲占卜。
就在这时候,云海深处突然传来凄厉的婴儿哭啼声。
顾旭心头一凛,心想:莫非这大齐皇室在秘境中养了一只九婴蛇妖?
片刻后,一只体型庞大的妖兽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并不是长着九个脑袋的九婴蛇妖,而是一只似鸟非鸟的怪物——它样子像凋,头顶上却长着角。
顾旭认出,这只妖兽名叫“蛊凋”,同样在外界早已绝迹。
未等他出手,身旁的赵嫣便手握长枪,腾空而起。
她的枪尖火光闪烁,直指飞来的蛊凋。
由于秘境中的妖兽必须多人配合方能杀死,所以顾旭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只是顾旭目前只有第三境修为,没有本命物,也尚未掌握飞行的本事——在这山峦悬空的“乾”区,他很难靠近蛊凋,找到合适的施法位置。
这时,赵嫣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我去把它引过来。”她说道。
不得不说,顾旭先前的表现,总是会让她在不经意间忘掉他的修为境界。
“不必了,”顾旭笑了笑,“我有办法。”
他心念一动,从“闲云居”中取出一只折好的纸鹤——这是他结合“操偶术”与“点睛赋灵”之术所打造之物,专门来解决今日这样的局面。
他把纸鹤往空中轻轻一抛,纸鹤的体积迅速变大,继而生长出羽毛,很快就变成了一只真正的仙鹤。
顾旭骑到仙鹤的背上,腾飞到半空中,与蛊凋遥遥相对。
他衣带飘飘,青衫在风中猎猎作响。
这副画面,自然也出现在了洛水的光幕之上。
看到万顷云海和悬浮群山,以及缥缈云雾间这个宛若骑鹤仙人一般的身影,上官槿的目光一时有些恍忽。她很想提起画笔,把这道风景记录下来。
而她身边的洛川,则目光深邃,若有所思。
下一刻,赵嫣紧握“一丈威”,冲向蛊凋,整个人就像是一颗燃烧的流星。
顾旭则轻飘飘地抛出几张符纸,符纸化作漫天火雨,将蛊凋笼罩其中。
云海就这样变成了火海。
…………
注释:
(1)《山海经·南山经》记:“水有兽焉,名曰蛊凋,其状如凋而有角,其音如婴儿之音,是食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