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藏剑江南 > 第四百二十九章 银白色的月光

孔飞舟所言大大超乎白舒的预料,直让白舒讶然。白舒一没想到东海之外除了剑宗的先圣岛之外还有仙山;二没想到太虚观的两门幻术源于孔飞舟的家乡;第三,白舒没有想到居然会存在一个叫做“归墟”的地方,吞吐着世间水系,掌控着大海的沉浮。
不管孔飞舟说的是真是假,白舒都发自内心佩服孔飞舟这样的人。曾几何时白舒和那些四派弟子打交道的时候,他绝对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些消息。如果不是董义泽,白舒不会知道四海之外皆是虚无,难以相信烛龙是真的存在。如果不是观主,白舒不会知道人力可以与上天对弈,以众生为棋。如果白舒没见过陆静修,他更加不会知道人世间有轮回,生命可以跨越极限,天地可以藏于胸中。
直到这一刻白舒才清晰地意识到,如果想要开阔自己的眼界,更加了解自己所处的这个世界,就要不断的变强,去接触那些立足于世界之巅的强者,去亲自领略常人难以触及的风景。
白舒意味深长地问孔飞舟道:“如果大海的终点是归墟,那么归墟的终点又是哪里?”
孔飞舟没有急着回答白舒的问题,而是自斟自饮了一杯,像是喝醉了没听见,又像是在思考白舒的问题。
孔飞舟放下酒杯道:“没有人知道归墟的终点在哪里,就像没有人知道天道的终点是什么!”
孔飞舟给出了一个不算回答的回答,可孔飞舟却不知道,白舒真的知道天道的终点是什么。对于白舒而言,天道的终点不是得道飞升,更不是永生不灭,天道的终点应该是自由。脱离任何事物的掌控,挣脱宿命的枷锁,超脱轮回的限制。
酒宴散尽,众人都进入底舱休息。董色像一只小猫一样缩在白舒的怀里,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拥抱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只能听到浪潮席卷船舶发出的阵阵波涛之声。躺在船舱里面,身子随着海浪起起伏伏,黑暗中董色忽然出声说道:“咱们这次出海,我心里虽然开心,却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白舒心里何尝不是有所顾虑,但此刻也只能硬着头皮安慰董色道:“是不是这两天路途奔波太累了,放心吧,有我在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董色道:“我觉得咱们从遇到柳冰真,到现在往员峤仙山而去,不是一个巧合。”
董色有些担忧道:“这感觉就像是,被人牵着鼻子走,落进了一个圈套。”
白舒无奈笑笑,凭借董色的冰雪聪明,她不可能看不出这件事情中的问题,白舒拍了拍董色的后背道:“没事,只要柳冰真真的能医好你,我什么都愿意给她,就算是掉进陷阱,我也心甘情愿。”
董色心情有些低落道:“不管我过得多难,我都不希望拖累你...”
白舒知道董色是什么意思,不等董色说完,白舒一巴掌落在董色
的屁股上。啪的一声在寂静的夜晚中格外的清晰,甚至压过了船舱外阵阵的海浪声。董色身子一下子僵直,整个人的脸色从面颊一直红到了耳根,整个脸颊都不受控制地发烫。
白舒也被自己下意识地动作吓了一跳,对于白舒来说这不同于牵手和拥抱,这是逾越雷池的第一步,或许只有在面对董色的时候,白舒才会做出这种出格的事情。这说明在白舒的潜意识中,只有董色才是那个最亲近的人。
白舒强装镇定道:“你我之间不存在什么拖累不拖累,你下次要是再这么说,小心你的屁股开花!”
白舒还没说完,就感觉胯下一凉,最重要的部位被人狠狠攥住了。董色似笑非笑道:“好你个白舒,居然敢威胁本小姐,你真当本小姐拿你没办法呢!”
依照常理来讲,白舒被人捏住了命脉,此刻应该服软求饶,可白舒深知对付董色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小魔女,就要用上一些非常手段。白舒无所谓道:“我可是在魔宗炼体有成,又有剑灵气傍身,别说你赤手空拳了,就算是给你一把刀,你也不见得能把小白怎么样。”
“小白?”董色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忍不住低声骂道:“你这个坏东西,我捏死你!”
两人在床上一阵笑闹,心中那些忧虑和烦闷也都被暂时压了下去。忽然间董色神情一变,整个人停住不动,倒让白舒吓了一跳。白舒连忙询问道:“怎么回事,你没事吧!”
董色一下子变得娇羞起来,紧张道:“你...你怎么变大了?”
白舒下意识地挺了挺身子,董色跟着啊了一声,却还是紧紧攥着没有松手。
船舱之外月色迷人,蓬勃月华在温柔海风的吹弄之下一泻千里,将无暇的海面全部染成银白色。浪潮席卷,带走所有的月光,也把所有的回忆定格在这个温柔宁静的夜晚。
一连几日,白舒等人都漂泊在茫茫东海之上。董色的身体在柳冰真的精心调理之下稳定了下来,虽然没有持续好转,但也没有再继续恶化。那一颗朱雀内丹的作用不容小觑,如柳冰真所言,完美泄去了千叶咒木灵之力的伤害。
而这段时间白舒和董色日夜相处,虽未交融,却也是纠缠得难舍难分。两人心中都清楚,与其为过去耿耿于怀,为未来担忧恐惧,还不如珍惜相聚的时光,把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当成余生最后一天来过活。这样就算未来再有变故,也不会给自己的人生留下什么遗憾。
在此期间白舒也和孔飞舟手下的几个人有了一些交流,大致了解了每个人特点。袭誉、沧浪和断头鬼是孔飞舟手下的武将,袭誉善用长剑正面袭杀,是整个团队中的核心战力。他身后除了背负长剑,还背了一幅画卷。没人知道那画卷中所绘内容,但夜深人静之时,袭誉都会独自展开画卷,
对着画卷说个不听。
沧浪性格比袭誉还古怪,他很少和人说话,只听孔飞舟的命令,一杆长枪神挡杀神,实力不在袭誉之下。至于断头鬼,他是孔飞舟的贴身侍卫,最擅长伪装和刺杀,还有一身神出鬼没的小手段,叫人防不胜防。早年间断头鬼没遇到孔飞舟之前,是专门干杀人勾当的,每每得手都要割下死者头颅拿去交差领赏,所以落了个断头鬼的外号。
至于柳冰真和望半烟则是孔飞舟手下的文官,柳冰真专精于医术和音律,除了治病救人之外,还擅长控人心智。而望半烟则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优势,专精于各种的骗术和媚术,帮助孔飞舟专门来对付各种各样的男人。而且据柳冰真说,望半烟下毒还是一把好手,如果对她有任何非分之想,恐怕会朝不保夕,死于非命。
除了白舒认识的这些人,还有两个文官没在孔飞舟身边,算起来孔飞舟手下一共有四文三武七个高手,如果再算上孔飞舟自己,那就是足足八个破虚境界的顶尖强者。这完全足够成立一个中型的宗门,假以时日宗门之中出几个天启,就能摇身一变成为举世闻名的大宗门了。
如果白舒加入孔飞舟的团队,那么孔飞舟还能获得一个当世最强的神符师,手下四文四武,战力更上一筹。而白舒精通于各种道法和符箓,还懂得阵法和幻术,算是弥补了孔飞舟团队中的短板。
了解了这些之后,白舒不禁在心中问自己,如果自己去组建一支队伍,他能够找到一些什么样的人。白舒思来想去,他能召集来的高手,也不外乎就是叶桃凌和罗诗兰两个女人,如果加上董色和萧玉柔凑成一个团队,别说出去纵横天下了,怕是要被无数人戳脊梁骨,说白舒是个风流浪子。
这世间的事情向来都是如此,什么事情都害怕去做比较,真正了解了孔飞舟身边这些人之后,白舒才知道自己和孔飞舟的差距有多大。如果当初白舒第一次见到沧浪的时候就去拉拢他,想办法把他留在身边,然后也尝试着去网罗一些散布于天下的人才。或许今天白舒也能有一个实力强大的团队,而不需要总是去单打独斗,独自承担一切了。
很快,船舶漂流到了一片布满礁石和浓雾的海域。断头鬼站在甲板之上驻足远望,通过手中一块古镜,来确定行船的方向。其他人也一反常态,都变得警觉了起来。一片浓雾之中,白舒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沾满了湿漉漉的海雾,浓郁的海雾不仅阻隔了众人的视野,也似乎切断了灵气的流通。
就这样众人在浓雾中辗转挣扎了一整夜,终于在第二天清晨从浓雾中脱身。冲出浓雾的刹那,白舒就感应到天地间停滞阻绝的灵气再次流转。眼前所见,是一座庞大的岛屿,岛屿之上赫然是五座高耸的山峰,在清晨日光的照耀下,山峰被拖出长长的影子,直接把整条船舶笼罩在阴影之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