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蛰雷 >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蹊跷

寻常情况下,森田大悟早就怒火中烧,要骂望月稚子两句。
可这一次森田大悟心里更多的是疑惑。
疑惑什么?
按照暗探的说法,一切都是假的。
可是望月稚子调查到的,不像是假的啊。
人去楼空,这个也是假的吗?
望月稚子忍不住好奇问道:“你安排了一个假的地址,让我无功而返。”
“不是我安排的,是区长安排的。”暗探急忙撇清关系。
森田大悟却出言问道:“地址是花楼街?”
“不是,是汉江路啊。”暗探说道。
什么?
今天望月稚子去的地方,明明是花楼街。
可是暗探说是汉江路。
这不是出现错误了。
难道?
望月稚子看了森田大悟一眼,森田大悟明白她的意思。
那就是他们今天找到的地方,是真的。
姚筠伯安排的假地方,他们就没有去。
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局面?
那么只能说是望月稚子在调查中,虽然是根据假情报开始调查,但是中间阴差阳错之下,调查到了真情报。
而不是根据暗探提供的线索,然后根据姚筠伯安排的信息,去一步一步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而是中间自己调查到了真相,但这件事情,暗探不知道,姚筠伯自然也不知道。
导致他们以为望月稚子收网,是错误了。
谁知道居然是收网对了。
可结果是一样的,无功而返。
“还有你说你今天没有见过我?”望月稚子再问。
“是的,属下没有见过。”
问完之后,森田大悟和望月稚子从审讯室出来,回到了办公室之中。
刚进来,望月稚子就说道:“队长,这一切都太蹊跷了。”
“你指什么?”
“姚区长想要陷害我,用了这个阴谋,这是我的失误,我没有想到我手下的暗探,居然是他的人。”望月稚子先承认了一下错误。
只不过现在错误不是最重要的,森田大悟对于这个也没有兴趣。
望月稚子继续说道:“可是我根据这件事情调查,但调查的过程中,应该是找到了真正的地下党,以及他们总部的线索。”
“有两个地址,你这样的说法确实说的通,可问题在于,今天晚上是什么人,带着你抓到这个暗探的?”森田大悟问道。
毕竟这个人不出现,你连暗探都抓不到。
望月稚子说道:“我认为这个人是故意给我带路的。”
“所以是什么人?”
“我认为是地下党的人,他们提前知道了我的调查,将人员撤离,但他们可能早就注意到了,是这个暗探给他们带来的麻烦,毕竟地下党可不知道,是姚区长的陷害,还以为是真的被泄露了消息。”望月稚子说道。
“很牵强。”森田大悟说道。
望月稚子的意思,就是地下党为了报复这个暗探,故意让望月稚子抓人。
可是报复的办法很多,用不着这样。
地下党既然知道暗探躲在什么地方,自己动手杀人不行吗?
所以森田大悟说很牵强。
“队长的意思是?”望月稚子问道。
“一切都好像是假的,连你找到的所谓的地下党据点都有可能是假的,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来推动这一切,我们不过是从一个圈套,跳进了另一个圈套。”森田大悟说道。
不得不说,森田大悟的感觉还是很正确的。
可望月稚子坚持说道:“但我们找到的地下党的据点,是非常符合要求的。”
森田大悟纠结的也是这个。
如果你说从一个圈套,跳进另一个圈套里面。
那么既然这是一个圈套,总要留下点东西,让你上当吧。
比如望月稚子在这个洋房里面,找到了焚烧不干净的文件,以及电台的零部件,或者是枪械炸药等等,反正有能证明地下党身份的东西。
可是有吗?
什么都没有,一切都干干净净。
反而是不想让人知道,这里以前住的都是什么人一样。
整件事情森田大悟觉得都太复杂了。
但不能否认的一点就是,望月稚子被骗了,自己发展的暗探,居然是姚筠伯的人。
可以说姚筠伯是未雨绸缪。
望月稚子呢?
输了。
可在调查中,望月稚子好像是赢了。
不然应该是找到江汉路去。
一输一赢。
可赢的很关键,但为什么抓不到地下党呢?
望月稚子刚才说,可能是因为暗探这里暴露了,但其实呢?
森田大悟认为更多的是望月稚子的调查,引起了地下党的注意。
毕竟暗探这里,只是放出假消息给望月稚子,又没有给其他人,怎么能暴露给地下党呢?
应该是望月稚子的调查,引起了地下党的注意,然后地下党发现了这个暗探。
虽然你想不明白,地下党是怎么发现这个暗探的,但今天带着你找人,显然是证明了这一点。
至于为什么地下党不自己动手,而是要借刀杀人,森田大悟不清楚。
难不成地下党早就知道,姚筠伯的计划?
这个计划其实是针对姚筠伯的?
森田大悟立马问道:“魏定波知道这件事情吗?”
“知道一些。”
“知道暗探是谁吗?”
“这个不知道。”
“知道你调查的进展吗?”
“也不知道。”
“那知道这是姚筠伯的阴谋吗?”
“不知道,他调查过,但是没有调查出来。”望月稚子说道。
魏定波整个一个一问三不知啊。
调查不出来。
望月稚子自己发展的暗探,她都不知道,那调查不出来,也不能说明魏定波有问题。
“这件事情虽然复杂,我们暂时想不明白,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我们抓捕地下党,且还是地下党抗日组织总部的负责人,差一点就成功,失败的原因是有人从中节外生枝。”森田大悟说道。
听到这句话,望月稚子就明白了。
事情是复杂,但可以先不调查。
这件事情直接利用好了,对付姚筠伯,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队长说的是。”望月稚子立马赞同。
这件事情望月稚子肯定不会往魏定波头上想,毕竟她现在对魏定波很信任,而且在她看来,魏定波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森田大悟虽然想了一下魏定波,可是询问得知,对方什么都不知道,那你还怀疑什么。
起码不应该第一个去怀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