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覆云乱煜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天罚雷刑 三


在道宗,掌教真人与七脉峰主最大不同之处在于,掌教真人除了本脉弟子以外,还掌握着包括镇魔殿在内,传法宫、慎刑司、葬峰、道藏颠、药师颠等一系列枢机机构。
其中如同道宗暗面一般存在于修行界的镇魔殿,成立于千年前的道宗鼎盛时期,在道宗三代掌教手中达到巅峰,在当时镇魔殿以镇压不服道宗教化邪魔之名,横行修行界,哪怕是位属九流的一宗之主,也不大敢对镇魔殿的行径多言半分,即使在道宗内部,七位峰主对于镇魔殿主亦是避让三分。
显而易见,镇魔殿虽然与药师殿、道藏殿、慎刑司等同属道宗掌教掌管,但权势却远远凌驾在其余殿司之上,与七脉峰主并列。
镇魔殿又下辖补天阙、斩仙台、锁妖塔、镇魔井、宗圣阁等几大机构,均是以镇魔殿主为主。
在紫尘真人与青尘真人争夺掌教大位时,当时在众弟子中位列第三的无尘真人站在了紫尘真人一方,帮助紫尘真人顺利登位。在紫尘执掌道宗之后,感念无尘真人功劳,在无尘真人已经就任天璇峰主的情况下,再度任命他为镇魔殿主。
只是在围剿上官仙尘一役中,无尘真人坠境,无力担任镇魔殿主之职,镇魔殿主之位便一直空悬至今。
而现在,似乎镇魔殿将要诞生一位新任殿主。
在道宗中央都天峰的巨大道殿外,罕见的汇聚了许多平时根本不露面的显赫人物,这些人曾经在修行界中也是赫赫有名,只是如今身居要职,才不怎么到修行界中走动。
这其中有药师殿殿主,虽然已经古稀年纪的水尘道人已经基本上了没了再上一步的可能,但作为一殿之主,在道宗之中的地位还是十分超然。
若是将道宗比作一个朝廷,掌教真人是皇帝,首徒是太子,七位峰主是入阁大学士,那么各位殿主就是六部尚书。
药师颠堪比户部,户部可是实打实的实权三部之一。
水尘道人与无尘道人本就交往甚密,将道宗丹药大权纳于一手,权柄不可谓不重,比起葬峰这样的冷清所在,不知要好上多少。
在一旁的是道宗慎刑司掌司张天命,相比起水尘道人,他的地位就有些尴尬了,严格说起来慎刑司是类似于刑部的存在,看似大权在握,但因为有堪比暗卫的镇魔殿的存在,实际上沦为一个不上不下的存在。大头都被镇魔殿吃掉,慎刑司只能吃一些镇魔殿看不上眼的边角料而已。
另外还有道藏殿和传法宫的诸多老朽。
说到这两个机构,里面成员年龄最小的也在六十开外,不同的是,道藏殿中的老朽们除了埋首于《黄庭经》和《上清大洞真经》这类传世经典外,已经基本失去了对权势上的追求,不管是镇魔殿也好,还是千年大计也罢,都已经不能让他们分散出太多的视线。
而传法宫却是恰恰相反,说得好听些,可以说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不过他们已经不在自己身上寻求突破,而是将目光放在了下一代身上,以求培养出一个可以继承自己衣钵,且能实现自己未完成之事的传人。
这两殿就好比礼部,名头好听,清贵却没半点实权。
至于葬峰与其他几处所在,就像是六部中垫底的工部,非但没有实权,就连一个清贵的名分也是没有。
“据说那位名动西北的萧驸马要来道宗?听说是因为这次西北大捷的缘故,掌教真人要亲自召见萧煜,真是好福气啊。”
“一个履霜境界而已,在我们道宗,随手一抓就能抓出一大把履霜境界,虽说能在不到三十岁便跻身履霜,潜力是不错,但这么多年来,夭折的天才可曾少了?说不定哪一天就悄无声息的死了,不值一提。”
“我可听说他与首徒关系极好,首徒曾经代师收徒!”
一位消息比较灵通的道宗客卿低声嘲笑道“|他也算道宗弟子?依靠着瞑瞳邪法才有今日的成就,等到日后瞑瞳反噬,休说踏入天人境界,就是能不能保住今日的履霜境界还不好说呢!”
“瞑瞳?他怎么不去后建,来我们道宗做什么?”
“还不是因为我们道宗是天下修行宗门之首。这等俗世人即便有些修为,哪里见过我们浩浩道宗的雄奇景象,这不就上赶着来我们道宗了。”
这些人既然出任各殿司职务,就说明了大多数人是与清心寡欲四个字无缘的,此刻说起长短,更看不出半点有道之士的风采,反而因为这些小话题引出一连串的低低笑声。
道宗就像是修行界中的一座高山,这些道宗大人们久居高山,已经习惯了俯视高山外的大多数事物,更何况是一个还在修行界之外的俗世人?
哪怕这个俗世人已经是中都之主,未来的西北王,在他们眼中,也是不过如此。在这一点上,这些道宗高人们终于是有了点有道之人的风采,因为自傲,帝王将相倒真成了过眼云烟。
“萧驸马?他是个什么驸马?”也有对俗世不甚了解的人。
“这萧驸马的婚事可是极好,是入赘给草原上清月公主,后来兴许是这位萧驸马嘴上功夫了得,要不就是用了什么邪术,让清月公主对他百依百顺,从清月公主手里夺了原本属于她的草原,才被咱们的首徒看上眼的。”立刻就有人小声解释道。
“清月公主?就是与佛门慕容、魔教秦穆绵、剑宗张雪瑶齐名的草原林银屏?”
说话之人语气中带出浓浓的惋惜味道。
不知何时,一个气宇轩昂的年轻公子哥,身穿描金滚银边道袍,背着一把缀有七颗颜色各异宝石的七星剑,在六七位女冠的拥簇下走入道殿前的白玉广场。
几名女冠自然也是花容月貌,貌美体娇,愈发衬托的这名年轻道士俊逸不凡,此刻站在白玉广场上,大袖飘拂,可不就是神仙风姿?
原本还在低声轻语的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缄默不语,并且悄无声息的分开一条道路。
年轻道人也不谦让,带着几名女冠沿着径直前行,眼神锐利如鹰隼,即便是水尘道人也不露痕迹地将视线移开,不愿与这名年轻人对视。
年轻人走到最前列后停下脚步。
原本对于这次迎接颇为不屑的道宗大人们脸上稍稍露出凝重之色,怎么惊动了这位怪胎?
此人姓陈名焕之,在道宗年轻一代中,也是位列前三,只是秋叶一人光彩太盛,才使他声名不显。当然也与他所属殿司有些关系。
镇魔殿,补天阙。
比起司职镇魔井的飞叶还要高出一头。
“四大美人啊,为首的慕容已经许给咱们首徒,秦穆绵成了魔教圣女,终身不嫁,张雪瑶看样子八成要被上官仙尘那位大剑仙许给爱徒公孙仲谋。就只剩下个林银屏,竟然也许了人家,真是可惜。”陈焕之轻声叹息道。
不远处的几位道宗子脸上浮现出谄媚的笑容,刚想要附和几声,不过笑声还未出口,就已经被掐死在喉咙里。
一个轻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萧煜既是我道宗弟子,也是我道宗的客人,还望诸位慎言才是。”
一个中年道人出现在众人面前,一袭绣有云纹的白色天师袍昭示着来人的身份,若不是那一头极有辨识力的白发,想必会有不少人会很乐意冷嘲热讽几句。
白离音。
一个挂职的虚名天师不足以让他们忌惮,但是站在这个天师身后的是刚刚压倒了天枢峰主的首徒秋叶,那就要另当别论了。
在全场肃静后,白离音轻声道:“首徒秋叶真人、居士萧公、协同慕容道友,林银屏公主殿下已到山下,请诸位肃仪容以待。”
几个心细如发的道人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脸上闪过一丝阴霾。
白离音素来以谨慎持重著称,他在提起四人时,萧煜竟然位于慕容之前,仅次于秋叶。
这次的来客,份量委实不轻啊。也希望那位西北王可千万不要计较自己的胡言妄语。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