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落下,神猴大将军取下了自己的两颗石眼,欲要放入白贵所捧的紫珍灵镜中,他道:“眼是心之窗,本将军别无所能,愿舍了这两颗眼睛,助道友一臂之力。”
青鸟见此,着急的叽叽喳喳个不停,似乎在规劝神猴大将军不要舍弃眼睛。
这两颗石眼尽管失去后,不会要了神猴大将军的命。但佛家修五识,眼、耳、鼻、舌、身。他想要成佛,先提条件就是要修出五识。
所以神猴大将军将眼睛舍弃之后,今后若得机缘,或可再修炼出眼识,但却难得多了。至少比未舍弃之后,难了许多。
况且白贵也说了,仅要神猴大将军的一缕金身。神猴大将军这又是何必。
“青鸟,你是我座下信使。”
“有你……帮本将军,本将军就算是没了眼睛,也不至于看不到这世间。”
神猴大将军笑了笑。
白贵无语了一下。
这青鸟他能看出来,应是对神猴大将军极为孺幕。神猴大将军怜悯世人,这句话听起来也没什么,但落入青鸟耳中,就是十足的撩拨了。
青鸟正扇动着翅膀,闻言,差点从空中跌落。不过有了神猴大将军这句话,她也未曾劝阻了。
正如先前一样,她明知道神猴大将军舍弃金身去救济百姓,会让神猴大将军身死,但她仍然按照神猴大将军的意思去做。
她做的只有劝阻,若不可为,她会遵从神猴大将军。
两颗石眼落在了紫珍灵镜之中,有若石子掉落湖面一样,镜面荡漾出一些涟漪。
白贵点头,收回了紫珍灵镜。
现在他还未去冥府传法,所以一切神异还未曾显露。等他在六道轮回之所传了冥想法之后,到时候神猴大将军的两颗石眼将会派上用场。
“道友,这是十滴三光神水,可助道友重新长出眼睛。”
白贵掏出玉液瓶,取出了十滴三光神水,一滴滴三光神水有若珍珠一样,悬浮在空,被法力托运到了神猴大将军面前。
“谢过道友。”
神猴大将军讶然了一声,他是弥勒佛坐下的弟子。尽管非是亲传,仅是弥勒佛坐下听取经文的一个普通弟子。但他也知道三光神水这等珍贵的灵物。不曾想,这三光神水就轻易间送到了他的手上。
不过尽管三光神水极为珍贵,但他也没有推拒。
毕竟事先已经受了白贵的一捧香,仙神的一捧香,让他可以免遭金身涣散之危,算是有了救命之恩。再添上这一个恩德,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了。
今后,一并报答就是。
一滴滴三光神水入了神猴大将军空洞洞的眼眶,他重新长出了两颗石眼。只不过这两颗石眼不如先前远矣,没有最初的神韵了。
不过只要有了眼睛,他今后苦修之后,就可重新练回一双法眼。只是水磨工夫罢了,倒也非是什么大事。
“日后贫道再来找道友,希望道友佛心如初。”
白贵打了个稽首礼,从庙宇中离开。
只不过他走了一会,到了另一座山头的时候,止了步。大概等了一个时辰,陪伴在神猴大将军身边的青鸟找上了他。
“小妖拜见天君!”
青鸟口吐人言,她道:“小妖已修炼了八百载,一直陪在神猴大将军身边,对他已生情意,还请天君赐小妖一粒仙丹,让小妖可化得人躯。若可,三百年后……,小妖愿世世代代受天君驱使。”
她是妖,可以变化人躯。
但假的,终究是假的,永远也成不了真。
如最初的白素贞一样,千年道行,未曾成为地仙之前,她的躯体只是变化之躯,这也是为何白贵最初迟迟不肯接受白素贞报恩的原因。但成就地仙之后,就可将妖躯变作道躯,而自己化作成人。
成仙之后,并无种族之别。或者说,仙……从某种意义来说,就是同一种族。只不过有了先天的区别,才区分出了人仙、妖仙、鬼仙等等。
不过,想要拥有人躯,也不一定要修为达到地仙,其他方法也可。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找大能求取一粒化妖丹,褪去妖躯,成就人躯。
“妖到了千年,就可渡劫成仙,你只差了两百年。以你之功德,成仙劫并不难……”
白贵垂眸,打量了青鸟一眼,澹澹说道。
化妖丹,于他而言,并不怎么珍贵,却也没到随手赐予的地步。他是老君的嫡传徒孙,仙丹并不缺。别说化妖丹,就是让猪八戒成仙的九转大还丹,他去兜率宫求见太上,亦能轻而易举的得到。
但青鸟和他非亲非故,若非因神猴大将军的缘故,他都懒得搭理一介小妖。
“他……快成佛了!”
青鸟沉寂了一会,才开口道:“我等不及了,等不及了。要是他成了佛,就不会再有七情六欲,而我永远都是那一只小小的青鸟,他的信使。”
本来,神猴大将军到了弥留之际。她也不至于这么心急。一旦神猴大将军金身溃散,那么她也随神猴大将军一起到冥府就是。
但白贵上了一捧香,这让神猴大将军彻底挺过了这一劫。这一劫过后,今后神猴大将军成佛,将是一片坦途。
“等不及了……”
白贵掐算了一下天机,然后点了点头。
青鸟说的不错,她等不及。要是她再不化为人躯,今后成佛神猴大将军再难起凡心,爱上她。
不是佛不会起凡心。而是难了许多。
“这件事贫道可以帮你。”
白贵思索了一下,言道。
他也有意拖延一下神猴大将军成佛。一旦神猴大将军成佛,纵然比不过他,可同为天仙,他今后驱使神猴大将军也就难了一些。当然,倒也不是驱使,而是合作的困难度会增加许多。
他之所以看重神猴大将军,也是看其潜力不错。
但神猴大将军要是在百年内成佛,这就不符合他的计划了。
青鸟立刻心中一喜,“多谢天君,多谢天君,小妖今后愿为天君做牛做马。”
“只不过……”
白贵脸上泛过古怪之色。
“要是你喜欢的是别的神灵,化人倒也没什么。只不过……你喜欢的是一只猴子,化为人后,你能确保他会喜欢你?”
“贫道也认识一个猴子,他眼中一点女色也没有。在它眼中,丑的、漂亮的女的,并无差别。”
他说的这个猴子,指的是孙悟空。
九九八十一难中,孙悟空可不见得怜香惜玉。在比如蟠桃园的七仙女,孙悟空只顾得摘桃子。
青鸟化为人躯,不一定符合神猴大将军的审美。
“这……”
青鸟迟钝了一下。
她还以为白贵这天君会提出什么苛刻的要求,没想到白贵竟对此感兴趣。不过,她这么一想,白贵似乎说的也没错。
化人后,神猴大将军会喜欢她吗?
“天君多虑了。小妖在西牛贺洲上,见过许多妖相恋,他们都是不同种族,都是化成人后相恋。”
青鸟扑棱了一下翅膀,说道。
“你说的也对,猴子和猴子之间不一定性格一样。”
白贵闻言,倒也理解了一些。
他见到的猴妖只有孙悟空一人,所以所思所想以孙悟空为准绳。但这不一定对,孙悟空是石猴,并无情欲,或者说情欲寡澹,天生就是修道种子。而通臂猿猴可不一样……。
再者,青鸟说的也没错,譬如牛魔王,还不是喜欢玉面公主这只狐妖。好色,可不局限于种族。
“化妖丹我身上并未携带。”
“你且稍等一下。”
白贵道了一声。
转眼间,他元神出窍,来到兜率宫,找到了金角银角两个童子。化妖丹不是什么稀罕物事,无需找太上老君,找这两个师弟去要就行。
“乾元道兄。”
金角童子见元神出窍的白贵,惊了一下,连忙施礼问好。
白贵道明来意。
“还请乾元道兄稍待,师弟这就去取化妖丹。师兄要几葫芦化妖丹?”
金角童子松了一口气,笑了一声,说道。
化妖丹这种丹药,说实话,以白贵的实力就可以炼制而出。这点,他还是肯定的。金丹大道成就的天仙,早就对炼丹术了然于胸了。炼制这种低级灵丹,信手拈来。
金丹大道,本质就是内丹术。
白贵能找上他讨要这化妖丹,是他的荣幸,算是白贵欠了他一个小小的人情。今后要是有事,也可去找白贵这个师兄去解决了。
“那你给我拿一葫芦吧。”
白贵沉吟道。
青鸟仅需两颗化妖丹就能化为人躯。他要一葫芦就是有些多余了。不过也不能这么想,今后他到了别的世界,这化妖丹兴许还有一些用处。
至于金角童子眼中的窃喜,他也看到了。
不过并不在意。
有时候一些小小人情欠下了,并非是坏事,反倒有益于今后的处事。这算是有了利益交往。别看金角童子、银角童子只是普通的道童,但能在太上老君手底下听用,也算是宰相门前七品官了。至少他们二人比猪八戒这个师弟有用多了。
少倾,金角童子取出一葫芦仙丹递给了白贵。
“劳烦了。”
白贵点了一下头。
瞬息间,他元神就下了天庭,回到了阳神遗蜕上。而这,也仅仅过去了不到一刻钟时间。
一会的功夫,白贵手上就多了一个紫金葫芦。
青鸟有些傻眼。
她见白贵给神猴大将军上了一捧香,这一捧香的作用让她知道白贵的身份应该不简单,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位天君的能耐竟然如此厉害。
要是白贵一开始就有化妖丹,她也不至于惊奇。可嘴上说没有,一晃眼的功夫元神出窍,等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葫芦丹药。任谁看到这一幕,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是一颗化妖丹,你服用吧。”
白贵拔开紫金葫芦的葫芦塞,从中倒出了一颗金泥般的丹丸,随手甩到了青鸟的身边。
他还没见过妖类化作人躯。
见过之后,或可对他金丹大道亦有一定的帮助。金丹大道所凝练的阳神,是蜕变,化妖成人也是蜕变。
“谢谢天君。”
青鸟道谢一声,鸟嘴一张,将金丸吞到了腹中。
一道金光闪过。
“是天道之力,冥冥之中的天道恩旨……”
白贵神识弥漫四周,察觉到这道金光之后,暗忖道。
由妖化人,虽看似力量层次不足。但妖化人,是从一个种族变到另一个种族,若无天道准允,这天地间还不知道乱成什么样。
化妖丹,和千年大妖的成道劫差不多。
都是借天道之力,让妖重塑根骨。
一道道金光逸散而出,白贵盯着青鸟,只见这青鸟一根根羽毛褪去,化作一泥丸,被不断重塑、拉扯,不久后,一个肤白貌美、体态均匀的美人便从金光中诞生而出。
先前褪去的羽毛也化作羽衣,披在了美人身上。
“谢过天君。”
青鸟看了一眼自己的躯体,眼底闪过一丝欣喜。似乎因是头一次拥有人躯,她还不太适应,秀靥微微发红,明艳绝伦。
“不必如此感谢,天君就不必叫了。”
“贫道乾元子,你叫我乾元道长就可。此外……”
白贵收回紫金葫芦,沉吟一声。
他可不是滥好人,青鸟之前恳请他,让他将其化作人躯,可是许了条件的。
要是青鸟转头不认人……。
“这是小妖的一缕神魂和一滴心头血,还请……乾元道长收下。”
青鸟也不在意,丹唇一吐,一缕缩小版的青色鸟儿魂魄,还有一滴晶莹血液便从她的口中而出,悬浮在了空中。
白贵点头,将这一缕神魂和精血收下,随手便写下了仙契。
化妖丹于他不珍贵,但这是青鸟自己所求。
“这是贫道的神像,今后若是有事找贫道,对神像拜上三拜就行。贫道就会降下法身……”
白贵想了想,从袖中取出一木像,扔给了青鸟所化的美人身上。
他是神祇,只要有人颂他神名,他就能感应到。
“原来乾元道长是大名鼎鼎白巡检……”
看到这神像,青鸟一下子就明了了白贵的身份。白贵在西牛贺洲虽不至于是家喻户晓,但她走遍了西牛贺洲,曾在比丘见过白贵的神像。再者,白贵曾庇护过积雷山摩云洞的玉面公主,此事也在妖界闹得沸沸扬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