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鲁听到这,实在没忍住举手打断道:“可以了,就到这里吧。”
老人察言观色,微笑问道,“怎么,你不相信我的话?”
安德鲁心说信,怎么不信?
此前老人一直很平静,那种活了太久,已经不为任何事情而动容的心如止水。
但在提到成为贪欲之龙利兹马特的爪牙,选择堕落,并暗算、杀死火神旭的时候,老人平静得过分了。
那种超出正常范畴的“绝对的平静”,分明是他利用了作为顶级战职者对自身肌肉的完美控制,故意做出来的。
而这种故作平静的背后,能是什么?
是即便过了这么多年,都无法释怀的内心的愧疚和悔恨啊!
所以对于对方是罪魁这一点,安德鲁是信的,已经相信了。
安德鲁不信的是:“抱歉,对于火神旭大人就这么被当初的您暗算杀死这一点,我实在,没办法接受,无法相信。”
按照老人所说,旭是当时人族的最高首领,实力和领导力更在水神丽之上。
那贪欲之龙利兹马特,灭掉龙族和泰坦族的时候,直接就下手杀戮了。
然而对于在旭和丽的带领下迅速崛起的人族,反而没有立刻亲自露面,而是选择了“诱使人族成员堕落”这种间接的方式,来做试探。
这就像是那利兹马特在忌惮着人族,忌惮着作为人族首领的旭一样!
如此存在,老人当年说背叛就背叛?说暗算就暗算?
“所以你不相信我暗算了旭?”老人依旧完美控制着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肉,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
“我信您出手暗算了旭大人,我甚至相信旭大人当年的确因此而死。”安德鲁说,“但我无论如何都不相信旭大人他什么都没做就死了,他就算被您暗算了,就算真的被您得手杀死了,也绝对,在临死之前,会做点什么的!”
这番话说得很坚定。
或许因为太坚定了,而且坚定得其实完全没有道理。
以至于老人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无法再保持那种刻意的绝对平静,轻轻叹了口气,用只有他自己听得到的音量,道:“旭你……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依然是那个让人郁闷嫉妒的家伙啊。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依旧有人在根本不怎么了解你的情况下,就对你如此尊重、如此信赖。选择相信早已身死的你,而不相信就在眼前的我。”
故作平静的坚冰出现了一条裂缝,从中流淌出来的,居然是时隔多年依旧没有散尽的一缕澹澹的羡慕嫉妒恨。
这么多年过去了,老人对旭的嫉妒,居然依然没有彻底消散!
然而更多的,真正占据主体的,是强烈的羞惭,还有悔恨。
“你猜得不错,旭当初,确实在被我暗算杀死之前,做了些事情。一些……只有旭那家伙,才有能力做到,才会做的事——”老人看着安德鲁,缓缓说道,“我在暗算杀死旭的瞬间,其实自己也被杀死了。利兹马特忌惮旭,忌惮旭和丽的水火相济联手之力,所以才利用我和其他的堕落者去暗算旭。旭既然已经被暗算了,我就没有用处了。
所以,在旭被杀死的瞬间,我体内的那一枚‘贪欲之种’也爆开了,利兹马特的贪欲之力瞬间席卷了我的全身,我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之力,就被杀死了。那是我的‘第一次死亡’。
很奇怪的是一点是,当时我被杀死之后,我的肉身毁灭了,灵魂也应该被碾碎了,但,我的意识,并没有消失。一道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温暖力量,在我被杀的一瞬间,涌入到我的身体里,从利兹马特的力量之下,为我保留下了一缕清醒的意识。”
安德鲁没有插话,安静听着。
老人虽然没有说,但不用问,也知道这必然是旭的手笔了。
老实说,安德鲁刚刚说不相信旭会那般轻易地被暗算杀死,本意是猜测旭临死之前,至少能完成反杀的。
没想到非但没有反杀,反而竟是出手救下了老人当年的一缕意识残魂?安德鲁忽然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眼前的老人依然过不去心中的坎,无法消解内心的羞惭和悔恨!
又想到:“怎么做到的呢?火神旭所施展的,自然是暖火魔法了。然而什么暖火魔法,能让人肉身被毁,灵魂都破碎了,居然还可以保留下来一缕残存的意识?”
只听老人说道:“你听过‘心火轮回’这个魔法么?”
安德鲁心中一动,道:“是‘心火系列’中的一式么?”
心火系列是暖火魔法中最顶级的灵魂魔法系列。
是芭芭拉最擅长的魔法系列。
在和芭芭拉完成水火相济之后,安德鲁也在芭芭拉的介绍下,深入了解了一番心火系列,却从未听说过“心火轮回”这一魔法。
“等等……”安德鲁心道,“轮回?轮回!还有,刚刚那句‘第一次死亡’,这难道就是过了这么漫长的岁月,依旧以鲸鱼的身份,继续活着的真正理由么?!”安德鲁感觉有点明白了,眼前的老人的秘密。
就听到对方接着说道:“心火轮回,不是心火系列中的一式,而是整个心火系列,都是心火轮回的衍生产物。那是心火系列的源头。”
安德鲁听到这,忍不住问道:“这心火轮回,具体的魔法效力,是?”
“是在一瞬间,洗去一个人体内的贪欲之种所带来的堕落力量,然后保留人的一缕意识,令其得以轮回转世。而转世之后,将对贪欲之龙的堕落之力,永久免疫。”老人说道。
安德鲁心中一震,默然片刻,不可思议道:“这么说来,旭大人当初其实已经——”
“是啊,旭其实已经找到解法了,针对利兹马特的贪欲之种。”
老人这时不止无法维系那刻意的平静,连他正常状态下的平静都无法保持了,眼中流下泪来,“那贪欲之种深植一个人灵魂最深处,根植于人天然的贪欲之上,严格来说,算是无解的。毕竟,能战胜自身贪欲的人,太少了,真的太少了。
然而旭,他硬是在本该无解的情况下,硬生生找出了一个解法!他没办法治好已经堕落的那些曾经的同伴,毕竟暖火魔法在治疗方面,天然就不强。但他从未放弃他们,而是找到了一个方式,试图让所有堕落者——甚至是我这样的自甘堕落者——都能拥有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