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最后一个唐朝皇帝 > 第204章 炮轰虎牢关

听李匡筹问到朱温,韩道玄摇头道:“虎牢关被官军合围,根本进不去,不过末将见到了驻扎河内行营招讨使葛从周,葛从周对末将极为客气,还送了末将许多礼物。”
“葛使君的言辞很是恳切,说只要卢龙肯施以援手,出奇兵奔袭河东或者讨伐成德,则宣武必然得保。”
“如今李克用坐镇辉县,河东十万精锐之师倾巢出动,正是防务空虚之际,如果我军闪击云中雁门二郡,直捣沙陀老巢,则李克用必然回师救援,倒也是个围魏救赵的办法。”
“至于成德,横海、淄青、易定三镇皆已易帜,齐克让业已奉旨抵达镇州出任成德节度副大使,卢龙贸然出兵,恐怕会被四镇围攻,何况王镕表姐还在洛阳为质。”
“这么一看,出兵河东是中策,不过末将一路看到中原重兵云集,宣武人心俘动,纵使朱温有屠龙杀虎之能,但双拳难敌四手,恐怕不得持久,末将以为,大帅需要早作决断。”
李匡筹沉吟片刻,凝声道:“怎么个断法?”
韩道玄心里是有想法的,他跟刘仁恭的交情很不错。
刘仁恭早年性情浪荡不羁,不知道收敛锋芒,有一回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当了皇帝,刘仁恭非常高兴,私下就跟门客说了这件事,结果传到了幕府节度判官杨辅良那里。
杨辅良报告之后,李匡威果然大怒,把刘仁恭贬去一个穷县做县令,不过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之后瀛州刺史兵变被杀,县令刘仁恭闻讯,招募一千士兵火速平定了兵变。
李匡威很高兴,把刘仁恭找了回来,让他带兵去戍守蔚州。
今年春,卢龙兵变,李匡威被逐,牙军拥立李匡筹为帅,适逢刘仁恭所在的蔚州军过了轮调期却迟迟未还,士兵思念家乡,于是发动兵变,强迫蔚州刺史带兵攻打幽州。
刺史不敢造反,士兵杀了他的全家,然后高呼谁愿意当卢龙节度使,在场的文官武将没有一个人敢吱声,蔚州将士无奈,商议之后就把躲在角落里看戏的刘仁恭抓了出来。
刀往刘仁恭脖子上一架,这节度使你当是不当!
刘仁恭哪里敢说出来半个不字,于是按照蔚州士兵的要求回师幽州,打算干掉不是人的李匡威,结果走在半路上才知道,幽州也爆发了兵变,大帅李匡威已经被牙军驱逐。
刘仁恭很高兴,大帅都被赶跑了,这下咱们不用攻打幽州了罢?士兵们不明真相,以为刘仁恭在骗他们,于是拿着刀子把刘仁恭围了。狗大帅跑没跑,你说了不算,得大伙儿回了幽州才知道,没办法,刘仁恭只好硬着头皮上。
李匡筹已然被牙军拥戴,结果可想而知。
刘仁恭大败,仓皇流窜太原避难。
言归正传,蔚州将士之所以到了轮调期却迟迟没有接到幽州方面的调令,其中就有杨辅良的原因,杨辅良觉得刘仁恭野心勃勃,不想把他放回幽州,所以多次进谗言。
李匡筹也是个优柔寡断的主,一直迟而未决。
如今刘仁恭正在太原,被李克用奉为座上宾,李克用奉诏南下中原征讨朱温之前,还专门叮嘱留守太原的郭崇韬,要他善待刘仁恭,李匡威被驱逐后,刘仁恭起了心思。
按照历史上的进程,在盖寓和刘仁恭的双重诱惑下,李克用会在明年命刘仁恭统率河东精锐攻打卢龙,刘仁恭多次失败后,李克用亲自上阵,直到攻陷幽州,刘仁恭也很恭敬。
进入幽州之后,查封府库,还军外郭,遣将守关备他盗出入与非常,静候李克用到来,李克用对刘仁恭的表现非常高兴,上表朝廷为刘仁恭讨来了卢龙节度使的任命诏书。
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卢龙,李克用就这样交给了刘仁恭。
厚不厚道?简直太厚道了!
不过随着梁晋争霸的优势天平渐渐倒向朱温,双方最终还是翻脸了,李克用第一次攻打魏博的时候,跟刘仁恭借兵求援,刘仁恭以防备契丹为由,没有出兵。
乾宁三年,朱温大举东征淄青,朱氏兄弟求救太原,李克用千里营救,再次向刘仁恭借兵,刘仁恭始终不回应,李克用的求援使者跑了十几趟,刘仁恭始终没有出兵,最后李克用亲自给刘仁恭写信,但此时的天下形势,朱温明显占据了上风,刘仁恭决定倒向朱温。
刘仁恭给李克用回了一封信,把李克用骂得狗血淋头,把信使和河东驻幽州办事处的太原官员全部扣押,刘仁恭又以厚利诱惑河东集团,李克用部下文武因此大多转投刘仁恭。
李克用大怒,于是亲征幽州,结果大败而归,数万精锐折损过半。
次年夏,李克用再征魏博,葛从周率兵解救,大败李克用,生擒李克用长子李落落,李克用本人也险些被俘,李落落则被朱温送往魏博处死,同年冬,李克用再伐魏博。
朱温也再次出兵救援,再次击败李克用。
光化元年,朱温大举伐晋,攻占昭义镇邢洺磁三州,留下大将丁会镇守,河东势力自此被逐出太行山以东,此后李克用彻底占据下风,由战略进攻转为全面防守收缩。
天佑四年,朱温率军进入长安,三百年唐祚将亡,李克用有心无力,北上雁门与耶律阿保机在云中会盟,二人歃血而盟,结为生死兄弟,约定一起举兵反梁,挽救唐朝江山。
三年后,李克用抱憾而终,弥留之际留下遗言。
幽州刘仁恭父子,一定要讨灭。
这三支箭中,刘仁恭父子排在第一位。
后梁乾化三年,公元913年。
李存勖北伐刘守光,被刘守光囚禁的刘仁恭和儿子刘守光被李存勖生擒,后梁乾化四年,刘仁恭父子被李存勖献于晋国太庙,刘仁恭则被李存勖押解到雁门老家,在李克用坟前,李存勖用刀刺穿刘仁恭之心,以其心血告慰李克用。
由此可见,刘仁恭对李克用的伤害当真很深。
在这个时空,因为狗皇帝的强势介入,朱温正在承受昏君的强暴凌辱蹂躏,李克用也没有去帮他打卢龙,刘仁恭因此在太原无所事事,与他有旧的韩道玄也就多了心思。
在韩道玄看来,刘仁恭不就是内应么?
不过面对李匡筹询问的时候,韩道玄顾忌到老判官杨辅良的威望,加上李匡筹对朱温的期望,以及河北藩镇同气连枝的传统友谊,因此并不直说,只是道:“大帅当断则断。”
这个话说起来就有些艺术了,断有决断的意思,也有斩断的意思。
在这种语境里,到底是该怎么决断,还是斩断和朱温的联系,或是跟李克用翻脸,怎么解释都可以,李匡筹没想到韩道玄还挺有话术,心里虽然不痛快,面上却没表现出来。
“本帅知道了,韩将军辛苦了,先回家休息两天。”
韩道玄谢过李匡筹,回家去了不说。
作为李可举的亲信旧部,韩道玄倒是很想出兵河东,不求一举干掉为祸国家害死老大帅的间接凶手,至少也能狠狠恶心李克用一把,但老判官杨辅良的意见也不能不听。
当年李国昌父子寇代,僖宗诏振武、河东、河南、云中、卢龙各镇兵马会讨,李国昌和李克用被打得大败,流亡鞑靼避难,朝廷招安李克用之后,王处存跟李克用有了交往。
时任卢龙节度使李可举很担心,于是遣大将李全忠率六万大军讨伐王处存,时任裨将刘仁恭挖地道攻陷了易州,但是成德却被李克用击败,王处存乘势反攻收复了易州。
李可举治军森严,是个胡人,继承了卢龙的严格作风,想到当年战功赫赫却因为打了一场败仗就被押赴长安问罪的兵马使安禄山,打了败仗的李全忠哪里还敢回去。
于是发动兵变,李可举猝不及防,登楼自焚殉国。
这个李全忠,就是李匡筹的爹!
韩道玄则是李可举的衙内,是个突厥人,因为心向中原,就找读书人给自己取了个韩道玄这个么个仙气飘飘的名字,他虽然是突厥人,却跟李可举一样,也是个资深精唐。
作为资深精唐,韩道玄心里始终向着朝廷。
但在另一方面,作为当年讨伐李国昌父子的一分子,他又跟仇视杀害段文楚反叛乃至犯阙逼宫的李克用,即使李克用跟他一样是关外胡人,即使李克用已经被当今天子信任。
另一方面,深受李文忠厚恩的他又不愿意背叛李匡筹。
同样矛盾的还有杨辅良,杨辅良是卢龙老人,早在张仲武时代就是孔目官,李茂勋李可举父子上位后,对杨辅良也相当厚待,李文忠上位后,杨辅良大骂李文忠篡位。
李文忠不计前嫌,五次登门拜访,请动杨辅良入幕出任节度判官,杨辅良知道图报,李文忠去世之后,仍然尽心辅左李匡威。
定初元年,朱温、赫连铎、李匡威联名上表讨伐李克用的时候,李匡威这边就有来自杨辅良的出兵劝说,杨辅良对李克用也没什么好脸色,今年朝廷出兵中原的时候,杨辅良非常高兴,天天劝李匡筹上表输诚,回归朝廷的怀抱。
一边是旧主厚恩,不愿意轻易背叛李匡筹一家,一边是对李克用的仇恨,所以韩道玄为首的武夫想趁机捅李克用刀子,一边对朝廷的忠心,所以有了以杨辅良为首的幕府文官劝说李匡筹归顺朝廷,这就是矛盾之处。
且不说这些,韩道玄离开后,掌书记司马度和孔目官宁碧落奉命来见。
这两个人是李匡筹的亲信,李匡筹事无巨细都要和他俩商量,杨辅良和南宫迟就是被他捣鼓失势的,但主要原因还是在李匡筹身上,杨辅良和南宫迟都建议李匡筹向朝廷靠拢,但是司马度和宁碧落说:“碧落等人都是诚心为大帅考虑家事,反而被杨辅良他们痛恨,大帅为什么不担心老大帅留下的这九郡之地可能会成就杨辅良等人的功名呢?”
听到这话,李匡筹立马就把杨辅良撵出了幕府。
李匡筹这孩子,小时候被父亲李文忠厌恶,长大了被哥哥李匡威欺负,妻子都被畜牲哥哥强行凌辱了,好不容易当上了卢龙军大帅,屁股还没坐热,杨辅良又来劝他入朝。
当下听到司马度这些话,李匡筹那个牙就咬得咯咯响。
在司马度的谗言助力下,杨辅良再从昌平防御使被贬涿县县令,一向跟杨辅良交好的牙内韩道玄,李匡筹也不打算放过,直奔主题道:“我想杀了他,有什么好办法吗?”
如果是别人,肯定会追问为什么,并且表示反对,但是司马度不会,李匡筹既然问计,就已经说明了他是决定冤枉杀人了,哪里还会讲什么道理?
宁碧落倒是想开口劝阻,被司马度偷偷踢了一脚。
办法是想出来的,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果然,借口很快就想了出来。
这个年头,想给人加个罪名太容易了,司马度不但想好了罪名,连刑罚尺度都量好了,为了体现大帅对部下的爱护和关心,不多,就打二十下,但用的是军棍,不是鞭刑。
杖刑知道吧?
宦官陈弘简因为监军不力,被昏君打了十下就险些一命呜呼,计划真是好好的,李匡筹一脸笑意。
某一天的早上,他连恨铁不成钢的说辞都准备好了,结果去拿人的牙兵回来却报告说,韩道玄不见了,韩道玄一家子都没了,说是韩道玄一家,其实就是他和他的老父亲。
李匡筹派人追查,才知道人家三天前就出城游猎去了。
这说明韩道玄提前察觉了,于是带着老父亲逃走,要去投奔朝廷了,李大帅非常生气,把桌子砸得砰砰作响。
不过聪明人司马度很快就把李匡筹对韩道玄的恨意减弱了,减弱的这部分不是消失,而是转移到了杨辅良身上。
司马度道:“韩道玄一介匹夫,下官猜测有人指点。”
李匡筹当时就反应过来了,立刻让宁碧落去查韩道玄从洛阳回来之后见了哪些人,结果果然验证了司马度的猜测。
韩道玄回来之后,除了见了部下的牙兵之外,就只见过一个重量级人物,那就是被李匡筹贬去昌平出任防御使的杨辅良,杨辅良离开幽州之前,跟韩道玄在密云钓了一天鱼。
联系到杨辅良最近跟自己同床异梦跟朝廷眉目传情的出轨行为,李匡筹怒了,李匡筹抽出腰间佩剑,大骂道:“杨辅良,你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你!”
说罢一剑噼了下去,面前桌桉被他剁下了一角。
孔目官宁碧落不失时机赶来,说新任冀州刺史报告,杨辅良在任冀州刺史的时候暗中向朝廷输款,还跟宰相崔胤有书信往来,崔胤就是河北道魏博节度使贝州清河县人士啊。
清河离冀州远吗?快马一天就到!
李匡筹愈加愤怒了,一群亲信牙将被李匡筹叫了进来,就在司马度和宁碧落竖起耳朵听着的时候,衙内陆郢领了命令,带三百人,去涿县把杨辅良追回来,然后把他关进牢房。
至于下面怎么办,李匡筹也没有说。
宁碧落是孔目官,孔目官的意思就是一孔一目都有权力侦查,对内侦查监视牙兵牙将和幕府官员,对外监察风闻逮办各州县不法文官武将,权限职责属于藩镇自置的御史台。
于是宁碧落善意提醒道:“大帅,把杨辅良抓回来之后怎么办?”
注意一下,李匡筹用的动词是追,而宁碧落用的是抓。
李匡筹却没有注意,而是望着西南方向,道:“朱温不是求救吗?去成德看看。”
思来想去,李匡筹决定拿成德开刀。
如果偷袭太原,万一朝廷打赢了,怎么面对李克用的怒火?
成德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咱也打着勤王讨贼的旗号,去王镕家要些钱粮。
畜牲哥哥李匡威已经被王镕杀了,这也是个非常好的开战借口。
就算是闹到皇帝那里,皇帝也不能说我为兄复仇有错。
“整顿兵马钱粮,黄道吉日南下成德遛马!”
“大帅,万一契丹进犯……”
“契丹人?他是嫌我筑的京观不够多?”
……
淇水汤汤,渐车帷裳。
七月初五,葛从周率军进驻新乡。
初九,虎牢关行宫有旨,准许李克用奏请,任命河东蕃汉内外马步军总管李嗣源为郑滑汴卫节度使,统率本部一万五千河东军,会同河内节度使王宗暗部下七个师进攻滑州。
与横海、易定、淄青三镇东西两面夹击滑州,直到占领白马驿为止。
李神福正式被任命为淮西彰义军节度使,负责统率荆襄两个师、鄂岳一个师、荆南三个师、湖南一个师,一共三万五千兵,会同鄂岳观察使杨守亮部围攻郾城守将庞师古及所部汴军。
拿下郾城以后,南路军直捣许昌。
陈州方面,已经攻占小溵水的杨行密部向西挺进宛丘,会同浙东观察使崔安潜、浙西观察使钱镠、福建观察使韦昭度围攻盘踞在此的汴将张存敬,歼灭张存敬部后北上直趋陈留。
不过在各项命令到达之前,淮西河内同时爆发了大战。
在北面战场,汴州北面行营都统李克用从辉县出发,郑滑招讨使周德威从淇县出发,兵分两路进攻新乡,葛从周率四万精锐坐镇新乡,正面迎战李克用,王彦章率三万人前往汲县阻击周德威。
与此同时,李晔对虎牢关发起了攻击。
八十门镇国大将军炮四排展开,黑洞洞的炮口指着关楼,的确是威风凛凛,朱温亲自登临城头视察,看着关外黑压压的官军,神色却是镇定如常,这样的大场面,他见得太多了。
唯一让他好奇不解的是那些装着轮子的大黑管子,就像春秋时代的战车一样,但和战车不同的是,车上没有士兵,取而代之的是一根又长又粗且黑的铁管,士兵站在车后面。
旁边地上还堆放着铁球,以及一箱箱黑盒子。
黑盒子并不稀奇,朱温知道里面装的是方士研制的雷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