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最后一个唐朝皇帝 > 第72章 愿世间万物更新

过了腊八就是年,长安的年味浓烈起来,百姓忙着大扫除和准备好吃的。
五监六部九监等衙署的官员们也忙着写年终工作总结,准备迎接吏部和留都宰相的检查,如果能获得一个好的考评,将来的升迁也就有了能拿得出手的履历和政绩。
为了表现出新君新气象,在杜让能的领导下,长安朝廷在人事方面作出了不少大动作,加上除夕将近,走门串亲送礼的人也多了起来,长安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朝廷废除宵禁制度后,东西二市及平康等六坊的围墙全部被拆除。
廿五这天,留都宰相杜让能召集三司及有关衙门各级官员召开专题经济会议,按照李晔指示和之前既定方针对经济工作做出统一部署,内侍省五位宦官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
李晔虽然人不在长安,但内侍省的宦官就是他的双眼双眼和嘴巴。
根据会议精神,朝廷出台了多项法令,先是降低了东西二市商户的准入资格,二是整治规范了朱雀与春明等步行街的各种乱象,三是规范商铺出租,朱雀及春明等步行街的所有临街商铺,户主的实际出租价格不得高于朝廷指导价,谁超过这个价,谁就得吃罚款。
另一个好消息是,朝廷全面放开了对草市和夜市的管制。
从明年初一开始,农户也可以自由进入首都进行交换、购买、销售等市场活动,朝廷还会对城外主要草市点派出官吏驻点工作,监管规范交易合法进行。
按照李晔的规划,东西二市将逐步建设建成首都自有贸易商业区,发挥规模集群效应,分层试点实施税惠减租市场准入和标准化建成等商业刺激优待政策。
目的主要有两个,一是全面引流的同时留住各地商人,实现京城商品供应充足,降低京畿关内生活必需品和可替代品的物价,提高奢侈品的价格。
放开草市和夜市的动机相当复杂,三言两句难以解释清楚。
除以上动作,户部又划平康、靖国、崇永、安永、远怀、昌信为试点坊,这六坊将在本来各自的娱乐区基础属性上建设建成中央商务区,实现功能归类。
平康坊是长安娼妓集中地,青楼窑子遍地都是,朝廷宣布划六大坊试点后,杜让能委派官员会同京兆尹与金吾卫对这些风雪场所的具体情况进行了全面厘量。
从改元后,长安所有风月场所,无论是荤的还是素的,都必须在三个月以内迁移到平康坊红灯区集中经营,且都必须向朝廷报备并取得营业许可,不然不得开门营业。
从改元后,所有从业姑娘都必须去云韶府报备并申请从业资格,只要姑娘没有官府发放的盖印签字许可文书,任何青楼不得录用,违者从重处罚。
拥有官府从业许可文书的从业女子,受云韶府保护,可申请司法援助。
小政策很多,不一而足。
朝廷宣布试点后,平康坊的商铺价格一涨再涨,户主笑烂了嘴巴,东西二市也开始出现瓦肆勾栏,有些地方白天酒楼茶肆成片,晚上就是歌舞说书莺歌燕舞。
长安终于展露了她的夜风情,随着市场秩序的调整,朱雀和春明两大步行街在晚上也准许小商小贩上街做生意叫卖,他们终于不用再担心遭到恶吏驱赶毒打。
恶狠狠的官差变得客气许多,也不再动不动就要打人,占地税叫卖税这些乱七八糟的税种也没了,街上有大队金吾卫巡夜,人口密集的地方有京兆府的便衣捕快。
除夕前夜的长安华灯初上,到处都是变着法子吆喝的商贩和摆摊卖艺的江湖手艺人,欢声笑语和讨价还价声处处可闻,欺行霸市的地痞无赖被官差打得半死。
手里有点闲钱的百姓大多也不再天黑就睡觉,每到夜幕降临,就带着妻儿出去逛逛,远远看看美人歌舞,走近听听口技者卖艺,或者站在茶肆外面听说书。
听听书,吃吃小吃,小日子倒也还惬意。
随着宵禁的废除和朝廷对商业全面放开管制,长安的穷苦人家也多了一条活路,许多人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街坊邻居已经摆起摊子,做些小生意。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过上两三天也就习惯地摊主的身份了,实在拉不下脸摆地摊的,就咬着牙去做了帮工,给那些大商人运货搬货。
愁眉苦脸的升斗小民慢慢有了笑容,失业人士也有自己的去处。
新帝登基后被驱逐出宫的许多男女慢慢都找到了事情做,靖国坊一家大瓦肆专门搞对外演出,演出人员都是梨园绝活哥以及出宫美人,每天十场演出,场场爆满。
六大试点坊和东西二市大兴土木,许多新客栈酒楼都在建设当中,大多是京城权贵投产,还有不少是外地客居长安的大商人投资的,越来越多的人找到了事做。
许多人感知到,一个与众不同的时代要来了。
大年三十晚上,文德元年在爆竹声中结束,朝廷广布告示,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常思文景大治,深追三代圣贤遗风,历经荆棘与坎坷,愿世间万物更新,旧疾当愈,长安常安,宜改文德二年为定初元年,大发讨贼将士钱粮,惟愿山河无恙,惟愿国泰民安,钦此。”
长安百姓在过年,岐人在冰天雪地中哭泣,哭声震动原野。
杨守亮於新年的前一天兵临岐州城下,四万余官军将岐州团团围困,李茂贞听闻太和关被破时,忧愤过度再次病倒,等他再次登上城头,看到的是一望无际的官军。
那黑压压的连营,让李茂贞感到窒息。
定初元年正月初二,保大节度使、鄜坊各州观察使李思孝率六千党项骑兵抵达岐州城下,正月初四至初六,天雄、匡国、义胜等五镇人马陆续赶到岐州。
目前聚集在凤翔的兵马已经超过十万,杨守亮统率的禁军和龙剑、武定、玉山三镇之兵加起来有四万多人,李忠国所部天威军一万二千人,张威麾下两万四千余山南军。
天雄、匡国、义胜、保大、彰义、感义都只出了几千人,六镇总兵力大概在两万四,毕竟都是关中小藩镇,供军能力有限,出兵最多的是保大,朝廷宣抚使携讨贼诏书到达后,李思孝即率六千党项步骑从鄜州赶来讨贼。
历史上昭宗讨伐李克用的时候,李思恭和李思孝兄弟也是积极率兵响应。
讨贼兵力超过十万人,粮草供应就成了大问题,朝廷财政开支紧张,在请示李晔后,杜让能发了八十万钱粮作为给前线各军新年赏赐,日常军粮各镇须自行筹措。
情况就是这个么情况,大家也都知道。
离得近的藩镇都是从本镇转运粮食,天雄这种离得远的则找了刘崇望想办法,唯独李思孝这家伙,本部兵马只带了五天的口粮,完了就在凤翔境内就地征粮。
名义上是征粮借粮,实际上就是劫掠。
为了讨贼大局,刘崇望和杨守亮只好从各军匀出一些粮食给李思孝。
由于连日大雪,杨守亮等人并没有急着攻城,十多万人把岐州围得水泄不通,先休息几天,等雪停了就攻城,面对这种危势,李茂贞强撑着病体主持大局。
岐州的民房都被拆光了,全城三万多男子也被逼去守城,所有妇女都被整编起来为防御战做后勤工作,搬运檑木石料等物资,在城墙下烧开水金汁,给军队煮两顿饭。
李茂贞并不打算投降,他要裹挟岐州近十万军民负隅顽抗到底。
接到刘崇望奏报的李晔有些不满,跟柳璨抱怨道:“十万大军云集岐州城下,刘崇望和杨守亮却磨磨蹭蹭的,这些藩帅大都唯利是图,看见朝廷势大才跟着痛打落水狗,要是僵持的时间太长,不但靡耗钱粮,战局很有可能产生变故。”
战事进入相持阶段,李晔就变得絮絮叨叨。
直到柳璨低着头一直不说话,李晔才醒悟过来,他是压力太大了,以致有些急功近利,他的压力大,杨守亮和刘崇望这些身处前线的将相就不大了吗?
李晔说的话没错,但臣工听起来会觉得皇帝在抱怨,如果再被有心人断章取义利用,很容易造成君臣离心的情况,也难免让前线将士寒心了。
隆冬暴雪大过年的,十余万将士却还在前线为朝廷讨贼,天寒地冻,吃不饱穿不暖,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些怨气,如果朝廷还嫌慢大催进度,谁受得了。
意识到这一点,李晔马上改口道:“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守亮是朕临时委任的统帅,非嫡系的将士不会为他效死,他也不容易,刘崇望也一把年纪了,这样罢,朕派一位大臣去前线慰问将士,你觉得谁出面比较合适?”
柳璨果然说话了,躬身拱手道:“陛下关心下臣,体恤将士不易,是江山社稷之幸,前线将士听到陛下所思,一定会感动的,如果陛下要慰军,臣想还是让宗室出面。”
几个宰相都走不开,皇族宗室出面也好,能显示李晔的真心实意,沉思少许,李晔吩咐道:“照你说的办,通知兴元,让永安公主和李倚去前线慰问将士。”
听到这两个人选,柳璨有些为难道:“陛下,臣有直言进谏,请陛下降罪。”
“但说无妨。”
柳璨道:“公主殿下刁蛮骄横,睦王放纵无仪,恐怕难以担此重任。”
永安公主虽然脾气刁蛮,但在场合上还可以,睦王却是蛮横惯了的主,柳璨担心他到了前线还不知收敛,闹出麻烦丢了性命事小,影响朝廷讨贼大业可就该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