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虚拟尽头 > 第133章 混乱

“对方都是穷凶极恶之徒,不要心存侥幸,不必生擒,全都就地格杀!”
带队闯入大会议厅的企业联合军指挥官大声说道。
瓦奥莱特警长也带着DCPD的警员们在旁策应,虽然他并不太赞同企业联合军指挥官的决定,更希望能抓个活口审问一番,但他也不得不承认,格杀勿论才是最理智的做法。
因为这些时空骑士团的人全都是一群疯子,根本不能用常理来推测!
之前时空骑士团也曾经在各大城市发动很多次恐怖活动,DCPD也不是没尝试过抓活口审问,但只有极少数成功了。
而大多数时空骑士团的祭司们,都是先让手下的骑士和教众去做炮灰,自己再假装投降,最后在DCPD想要戴上抑制器的时候突然自爆,给DCPD造成了非常惨重的伤亡。
久而久之,DCPD也明白了,时空骑士团的人是几乎无法生擒的,他们要么是选择立刻自爆,要么就是假装头像、实则准备好了自爆。
所以,这次虽然双方的实力十分悬殊,企业联合军和DCPD这边的人手已经处于碾压态势,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不做无用功,还是选择直接全部消灭比较好。
毕竟被时空骑士团的人冲进黎明市议会总部已经是一件相当耻辱的事情了,如果再闹出什么新的幺蛾子,企业联合军和DCPD的人全都会脸上无光。
尽快扑灭危险才是上策。
然而就在企业联合军的士兵和DCPD的警员们一拥而上想要快速地将残存的时空骑士团全都消灭的时候,他们注意到了那个在会场正中央的巨大时空裂隙。
瓦奥莱特警长的感觉很敏锐,他察觉到,这个裂隙似乎有些问题!
跟之前见过的那些时空裂隙都不同!
不仅仅是能量波动等级高,更关键的是,它似乎与外界的时空活动有着某种微妙的联系,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瓦奥莱特警长本能地没有冲在最前面,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有问题。
虽说那三名祭司似乎都已经因为召唤这个仪式而耗尽了大部分力量,变得虚弱无比,但时空裂隙中出现的时空生物,仍旧有着巨大的威胁。
但其他人显然顾不上这么多了,尤其是企业联合军的这些士兵们,他们能看出这三名祭司已经是强弩之末,剿灭后立下功勋的机会就在眼前,怎么可能不抓住?
这些士兵们立刻想着那三名祭司疯狂开火!
然而下一秒钟,时空裂隙中已经出现了大批的时空生物,这些时空生物甚至汇聚成了小规模的时空兽潮,黑色洪流铺满了整个大会议厅,向着企业军士兵们席卷而来!
“快闪开!”
瓦奥莱特警长大声喊道,但已经来不及了。
前排的士兵们已经被瞬间吞没,在他们没有做好任何准备的情况下,根本无力抵抗这么多时空生物构成的兽潮,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已经被黑色的时空物质给吞没了。
虽说士兵和警员们当中,有一些精锐穿着特制的防护服,但在这种程度的时空兽潮中,防护服只是能让他们死得慢一点。
瓦奥莱特警长情急之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只能向后飞速地退去!
……
与此同时,黎明市议会大楼的外面,也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
荷枪实弹的士兵们守住了大楼的所有入口和出口,黑洞洞的枪口随时准备攻击侥幸逃出的时空骑士团成员,还有后续部队在原地待命,等待着增援大楼中的部队。
然而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奇怪的声响。
大楼中似乎发生了某种骚动,不仅如此,还伴随着隆隆的震动,就好像洪水决堤一般的感觉。
前排的几名士兵有些疑惑地互相看了看,都有点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
议会大楼里发大水了吗?
然而下一秒钟,他们看到不少企业联合军的精锐士兵和DCPD的资深警员们,慌不择路地从大楼中破窗而出!
大楼虽然很高,但对于这些人来说倒也完全不致命,毕竟他们都是高能量波动的强者,一些精锐士兵身上还穿着特殊的战斗服或者机械外骨骼,摔在地上也不会死。
但问题在于……
这批精锐士兵不是进去围剿时空骑士团的成员了吗?怎么反而变成他们落荒而逃了?
端着枪守在外面的士兵们全都愣住了。
而下一秒钟,他们就看到了令人震惊的场景。
如同洪水一般的黑色兽潮,就像是不可阻挡的决堤洪水,紧随着这些士兵,冲了出来!
那些黑色洪水都是由无数时空生物构成的,大量的时空物质从黎明市议会大楼的顶部位置爆裂开来,就像是一条条黑色的瀑布,从上而下,奔涌流淌!
外面的那些士兵们明白什么这些精锐士兵全都落荒而逃了。
显然,如果是在荒野,有重型武器和有利地形的话,这种程度的兽潮倒也算不上是无法解决。
可在议会大楼这种狭小的空间,又没有重武器的支援,这种程度的时空兽潮简直就是无解的,个体战力再强也根本无法阻挡,只能逃!
现场瞬间乱成一团,时空兽潮中冲在最前面的那些时空生物已经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就像是摔成了一滩烂泥,但很快,这些时空生物就又快速地恢复了,并且冲向现场的士兵们!
那三名祭司已经无力再去操控这些时空生物,顶多是让它们不攻击自己。但此时毕竟处于层层包围之中,压压根不需要操控了,无差别攻击就完事了!
企业联合军的士兵们很快反应过来,向着这些时空生物疯狂开火,并且很快消灭了冲在前面的几只时空生物。而黎明市议会总部的各种时空活动抑制器也发挥了作用,让时空生物的行动减缓、力量减弱。
但问题在于,这种程度的时空兽潮虽然最终必然会被扑灭,但却已经引发了足够的混乱。
四散的时空生物向着各种方向疯狂进攻,企业联合军士兵们的防线很快就被突破了,虽然他们还在努力地想要约束阵型、将时空兽潮的影响限制在小范围内,但猝不及防之下很快就被撕开了不少的缺口。
现场乱成一团,企业联合军和DCPD都在想方设法地呼唤增援,想要堵住这次的时空兽潮,绝对不能让它扩散到内城区。
毕竟内城区是整个黎明市最重要的区域,大多数富人都居住在这个区域,一旦被时空兽潮给碾过去,后果不堪设想!
至于在时空兽潮中的那三名祭司去哪了,企业联合军和DCPD已经完全无暇顾及了。
……
此时,内城区的大部分居民都在家里,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离自己如此之近。
在黎明市突然发布戒严命令之后,企业联合军开始在街道上巡逻,绝大多数的居民都不允许离开家中。而且,受到时空活动的影响,散列空间的通讯也已经完全断绝了。
大多数居民在家中无事可做,只能玩玩超梦,或者找些其他的乐子。
不过对他们来说,这种情况倒也见怪不怪了。
大城市戒严的情况并不少见,时空活动引起的通讯中断更是时常发生。
对于很多内城区的居民来说,每到这种时候,反而更会有一种特殊的安全感。
因为他们一想到那些荒野上的流浪者们在时空风暴中生死未卜,想到居住在黎明市外围区域和卫星城的人们有可能因为时空风暴诱发的时空兽潮而流离失所,一种安全感和幸福感就会油然而生。
毕竟这些人在内城区,而内城区的安保措施是最完善的,一般而言不会出什么差池。
有企业联合军和DCPD坐镇,很多人相信,只要耐心地等上一两天,一切就会恢复正常。
就在这时,一名居住在黎明市议会附近高档公寓中的年轻人,偶然间看向黎明市议会大楼的方向。
能够居住在这里的,全都是黎明市的富裕阶层,他们可能算不上是顶尖富豪,毕竟那些顶尖富豪都在专门的富人区有豪华别墅,但能买得起这种高档公寓的,也绝对不是普通阶层。
他们可能是小财团的高层,也有可能自己就开着一家收入不错的小公司,总之,比不了那些顶尖富豪,但比普通人要有钱得多。
而对他们来说,能透过窗户看到黎明市议会大楼,这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一方面能够获得一种强烈的安全感,另一方面也让人觉得自己距离整个黎明市的权力中枢仿佛只有一步之遥。
这种感觉,很让人沉醉。
所以,不少人总是喜欢站在窗前,看着黎明市大楼的这座地标建筑,畅想自己的未来。
不论什么社会,所谓的“中产阶层”总是最具有奋斗精神的,毕竟他们不像顶尖富豪那样无欲无求,又不像底层人那样对前途失去希望。
然而这个年轻人如往常一样看向黎明市议会大楼的时候,他看到了让人震惊的一幕。
黎明市大楼的中上部位置,一股粘稠的、令人作呕的黑色洪流瞬间爆裂开来,仿佛变成了几道黑色的瀑布,顺着黎明市大楼的外墙流了下来!
一瞬间,有很多人全都凑了过来,看向那座黎明市议会内的地标建筑。
地标建筑最大的有点和最大的坏处就在这里:平时有无数人可以看到、可以瞻仰,但一旦出事了,也会吸引无数关注的目光。
“那是什么情况?”
“好像是时空物质!内城区怎么会出现这种东西?”
“那可是黎明市议会啊!”
“企业联合军和DCPD的人呢?”
“难道说议会都被时空骑士团的人攻陷了?”
“怎么办?快点逃吧!”
“逃到哪去?外面的时空风暴还没停,逃出去送死吗?”
这些人的心中瞬间升起一种极度恐慌的情绪,他们都在自己的公寓中不能离开,住在同一个公寓中的一家人还能互相交流,但住在不同地方的人根本无法交流。
而这更是加重了人们心中的恐慌情绪。
很多人藏身在家里,本来以为自己是安全的,可看到整个内城区安保力量最强、象征着银星联邦在黎明市最高权力的黎明市议会也都遭到了时空骑士团的恐怖袭击,谁还敢说自己是安全的?
有些人不敢逃离,只能留在公寓内,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疯狂地来回走动;而有些人则是决定铤而走险,反正现在街上巡逻的企业联合军士兵和DCPD的警车都不多了,想要逃出去找个更安全的地方。
而企业联合军显然也无力顾及这些,他们现在只能想方设法将这次在黎明市议会中爆发的时空兽潮控制在小范围内!
……
一片混乱中,格兰瑟姆、梅瑞迪斯和费迪南德三名祭司正趁着兽潮的掩护,向着黎明市议会总部的外面冲去。
原本企业联合军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让三个人插翅难逃,但这次的时空裂隙召唤出来的时空兽潮完全超出三人的预料,也让企业联合军猝不及防!
在黑色洪流如同瀑布一般从黎明市议会大楼顶端落下的同时,整个内城区都陷入了混乱,时空生物无差别地攻击在场的所有企业军士兵和DCPD的警员们,也给三名祭司找到了逃出去的机会。
虽然已经无力操控时空生物,但梅瑞迪斯和费迪南德至少可以凭借着自己跟时空生物的亲和能力,让自己免受时空生物的威胁。
他们不断观察企业联合军防线的薄弱位置,混在时空兽潮中,想要逃离黎明市议会。
只要能够突破包围圈,他们自然有很多办法藏身在黎明市中。
梅瑞迪斯和费迪南德这两名祭司看向格兰瑟姆的眼神,也从之前的怀疑,变成了崇拜。
原来是一场误会!
他们本来以为是被格兰瑟姆坑了,被带着一起来黎明市议会的包围圈里送人头,但现在才知道,原来格兰瑟姆早有安排!
只是……为什么这次召唤出来的时空裂隙会比正常情况要强力这么多?
是因为野外的时空活动?还是因为格兰瑟姆在召唤仪式方面有什么特殊的才能?
这些问题让两名祭司感到很疑惑,但此时显然也不是多问的时候。
总之,出现现在的这种情况,这两名祭司的内心中都充满着欣喜。
虽说还没有彻底地逃出生天,但至少他们已经获得了一线生机。
至于陈涉,此时同样也是满头问号。
什么情况?
他本来计划得挺好,只想着等企业联合军攻上来之后跟其他的两名祭司一起“以身殉职”,结果没想到,没死成!
陈涉隐约猜到,这次时空裂隙召唤仪式的异常,包括时空活动的骤然增强,很有可能跟艾普西隆的升级有关,但至于具体是因为什么原因,他还是很难猜到。
但不管怎么说,计划赶不上变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