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虚拟尽头 > 第85章 完美模式的标准教学

8月30日,周五。
陈涉在自己办公室的超梦游戏舱内准备开始制作《余烬将熄》的完美模式。
陈涉并不打算把余烬在现实中重新召唤出来,那样会消耗很多的时空粒子。
毕竟余烬也跟陈涉一起升级了,三级能量波动的仆从制作出来需要5个单位的时空粒子。
虽然陈涉现在财大气粗,但是也没必要花这么多时空粒子用于制造仆从,毕竟现在他并不处于战斗状态,余烬出来之后也没有太大的用处。
要精打计算啊!家底那都可是省出来的。
既然余烬存在于自己的意识世界,那么陈涉就可以直接用自己的意识连接超梦,并且用于制作《余烬将熄》的完美模式。
陈涉注意到,随着自己能量波动等级的提升,自己的意识世界在不断的扩展,精神力量也在变得越来越强大。
之前,他对于超梦的编辑模式还一知半解,但是现在运用起来如臂使指一般简单和轻松。
陈涉甚至隐约有一种感觉,随着自己的能量波动等级继续提升,与时空粒子的亲和程度更高,对于超梦本身的理解也会更加深刻。到时候,也许陈涉直接就可以凭借自己的意识在超梦中直接进行创造,就像他在现实中雕塑一样。
以陈涉目前的升级速度来看,这一天也许不会太远。
进入《余烬将熄》的编辑模式之后,陈涉能够感觉到整个世界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他就像是以上帝模式俯瞰整个超梦世界。
不过陈涉这次并不打算对关卡和场景进行任何修改,他要做的只是对怪物进行调整。
陈涉心念一动,余烬就出现在超梦编辑器中。
“去吧。”
陈涉一声扔下余烬,立刻冲向他所遇到的第一个敌人,一名手拿叉的村民。
只见村民举着草插向他直冲过来,而余烬只是轻松的一闪身。见不容发地躲过擦身而过的草叉,而后手中的短刀,准确地刺入村民的咽喉,一击毙命。
余烬采用的招式都是最简单、最直接、最省力的招式。
有些资深玩家,比如李云汉,虽然在解决这些怪物的时候也可以做到无伤,但是他们的动作会更加繁琐,攻击效率会更低一些。
虽然从结果上来看,都可以无伤通关,并且时间上相差的也不会太多,可是一旦到了实战中,这种细微的差距就会被不断放大。
因为在实战中往往都是混战,很少有纯粹的一对一单挑,而在混战的过程中,任何一个多余的动作都有可能是生与死的区别。
更何况,攻击效率的差别也决定了在鏖战之后还能保存多少体力。
陈涉记得,前世的军中刺刀术就是讲究如何以最简单直接、最不消耗体力的方式架开敌人的攻击并予以反击,各种花里胡哨的招式一概都不需要。
余烬就是在一次次死亡的磨练中,凝聚了所有超梦玩家的精髓操作,从而将每一次的攻击都变成了战斗时的最优解。
对于余烬,陈涉当然是非常满意的,在进入到三级能量波动之后,他的身体素质变得更强,各种技巧也就发挥得更加淋漓尽致。
但是对于《余烬将熄》这款超梦中怪物的表现,陈涉是不满意的。
他开始在编辑器中不断的尝试修改这些怪物的属性,这是给反抗军战士们准备的特训版本。
怪物越强大,特训的效果就越好,当然前提是不能超出自身水平太多,否则一直受虐也谈不上提升。
目前反抗军的战士们基本上都已经成功通关,对于现在的这种战斗强度已经很难对他们进行有效的刺激。
以《余烬将熄》提升这些怪物的战斗难度,应该能够再次给反抗军的战士们造成巨大的阻碍。
当然,这个特训版本陈涉就不打算给外部使用了,毕竟这款超梦真的可以提升人的战斗技巧。
“先试一下,把攻击距离提高。”
“好像没什么变化,还是一刀就躺了。”
“那就把攻击速度和攻击频率改一下。”
“再想办法安排一些新的招式。”
陈涉完全没有任何顾忌,把这些怪物挨个进行魔改。
反正有余烬的这个试金石,想要知道玩家在理论上到底能不能打赢这个怪物很简单,只要看余烬对上这个怪物的表现就知道了。
如果余烬一刀秒杀,那就是正常难度。
如果余烬稍微费了一些周折,那就是困难难度。
如果余烬不但费了一番周折,自己还受伤了,那就是噩梦难度。对于一般的玩家来说,恐怕连理论上的通关可能都看不到。
很快,陈涉给超梦中的所有怪物都调整了一个遍。原本没什么特长的增加了特长,原本有特长的继续发挥特长或者增加新的特长。
总之把《余烬将熄》这款超梦改成了余烬自己都需要稍微费一番周折才能通过的地步。
“就先这样吧,毕竟我也不是什么魔鬼。”
“如果改成连余烬都才能艰难通关的状态,那种难度可能就太高了。对反抗军而言,虽然起到了打击士气的效果,但是他们也压根没办法在超梦中获得任何的训练效果。”
紧接着,陈涉把之前余烬跟怪物战斗时录制好的画面全都保存下来,作为完美模式的标准教学。
到时候普通玩家就可以对照着余烬的动作纠正自己的动作。
可想而知,到时候会有很多自我感觉良好的玩家思想被完全颠覆,认识到自己仍旧只是一个小渣渣的事实。
全都改完之后,陈涉从超梦游戏舱中出来,去超梦研发部。
超梦研发部的员工们都在忙碌着。
李云汉和林鹿溪尤其忙碌,他们此时正在忙着完成陈涉的要求,制作《绝境之战》的网游版本。
陈涉对李云汉说道:“《余烬将熄》的完美模式已经录制完成了,训练模式的调整也已经差不多了,你可以试一下再做出一些细微的修改。”
李云汉立刻来精神了,点头说道:“好的陈总,我这就看看。”
没能亲自录制完美模式,对李云汉而言是一种遗憾。
毕竟在他看来自己也算是《余烬将熄》的骨灰级玩家,到目前为止自己打出来的操作仍就是比较顶尖的操作。
谁让他自己就是冷兵器战斗的高手呢。
只可惜李云汉的工作太多,所以陈总安排了别人来录制完美模式,但也很想看看录制出来的完美模式到底是什么状态。
不过录制的完美模式并没有直接写入到超梦之中,这需要对游戏的基本功能进行一定的改动。所以李云汉把这个工作安排给手下人去做以后,自己先进入到余烬将熄的特训版本。想要看一下这个特训版本,到底提升了多少难度。
对于外界的普通玩家而言,《余烬将熄》的受死版已经足够让他们哭天喊地了。
但是对于李云汉来说,受死版的难度也就那样,虽然最开始他因为不太熟悉这句孱弱的身体而遭受了一些挫折,但是很快他就适应了这种节奏,并且快速通关了。
特训版本的难度肯定会提升,但是李云汉已经习惯了受死版的难度,想来特训版本应该也难不到哪里去。
想到这里,李云汉躺进超梦游戏舱,重新开始了一场新游戏。
他非常娴熟地在超梦中获取了一把武器,而后没有继续搜刮其他的道具就自信满满地冲向了第1个敌人——手拿草叉的村民。
按照原本的打法,这个村民基本上就是白给的,玩家只要在村民举起草叉刺过来的时候,快速地向旁边闪开,跨出一大步,村民就会因为用力过猛而失去平衡。这时候只要玩家转到他的侧后方,随便给他几刀就可以解决掉。
李云汉也打算这么办。
只见村民仍旧像之前一样举着草叉冲了过来,李云汉非常娴熟地向旁边侧身闪开,等着村民失去平衡之后再进行补刀。
然而,令李云汉震惊的事情出现了。
村民的草叉刺出去之后,并没有立刻失去平衡,而是以极快的速度收回草叉,又刺收了第二下。
李云汉惊了,还好他手疾眼快,再度勉强转动身体。让草叉在毫厘之间擦着他身上破烂的衣衫刺了过去。
此时李云汉已经有点失去平衡,几乎没有办法进行反击了。
但村民的攻击竟然还没有结束,草叉再一次收回并再度刺出。
村民竟然在失去平衡之前刺出了一个三连刺!
这次李云汉躲不过去了,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他被草叉洞穿了身体。
村民并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想法,没有将草叉拔出,反而用草叉顶这李云汉一路向前。
李云汉被草叉刺中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其他方向来的敌人给收拾掉了。
复活之后,李云汉的疑惑仍旧没有消失。
他很想问这合理吗?
一个孱弱的村民,凭什么可以连着刺出三下?这符合基本的物理定律吗?
不过李云汉转念一想,这样高难度的挑战对于他来说显然是一种更强烈的刺激,随便一个路边小怪都找到了打boss的感觉。
确实也配得上特训版本这个称呼。
于是他学乖了,这次小心翼翼地应对村民的出招。连续闪躲三次之后,等到村民彻底无法保持平衡,这才迈步上前一刀解决。
“难度确实提升了,不过总体而言还是更加需要耐心,技巧方面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
李云汉琢磨着这个特训版本,无非是改了一下小怪的攻击动作和攻击频率,把原本的刺一下改成了刺三下。只要熟悉之后应对起来应该也不难,无非是麻烦一些,需要消耗时间。
当然这只是开头的一个小怪,后边那些技能丰富的boss可能会改得更加变态。
但不管怎么说,李云汉还是信心满满地继续往下体验。
半个小时之后,李云汉从超梦游戏舱爬了出来。
超梦研发部的反抗军战士们纷纷问道:“特训版本怎么样?”
李云汉呵呵一笑,“还好还好,也没有特别难,可能会对你们造成一些困扰,但是对我而言手到擒来不在话下。”
看着他膨胀的样子,陈涉友善地提醒道:“刚才完美模式的功能已经完成了,你可以进游戏再体验一下。”
李云汉才刚从游戏仓中爬出来,稍微有点没兴趣,毕竟在他看来所谓的完美模式无非就是做成自己这样,还能再怎么完美呢?
就拿第一个拿着草叉的村民来说,应对的办法无非是连续闪身躲开这三下草插的刺击,然后再找到对方的破绽进行攻击。就算是完美模式,也无非是躲避的姿势更帅气一点,移动的距离更短一点而已,不会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不过话虽这么说,李云汉还是躺进了超梦游戏舱中,更新了一下超梦的版本,准备体验完美模式。
完美模式也可以看成是教学模式,当玩家被怪物杀死的时候,就可以查看完美模式中的虚影与怪物战斗的影像,近距离观察各种动作期间也可以慢放或者暂停。
李云汉故意被拿着草叉的村民杀死了一次,而后他点击查看完美模式。
一个跟游戏中的角色完全一致的经典形象出现在李云汉的面前,而后村民拿着草叉摇摇晃晃的向他冲了过来。
李云汉很清楚,村民的步伐踉跄,只是起到一种迷惑作用,实际上改版以后的村民,这夺命三叉一叉比一叉狠!如果刚开始没有防备的话,很容易被三连叉给叉的喘不过气来。
当然,既然是已经录制好的完美模式,那么肯定能够比较妥善的应对。
李云汉觉得就算对方做得不错,可能也不会跟自己有本质上的差别。
然而下一秒钟他愣住了。
他清楚地看到余烬只是一个闪身,在一个极其微妙的时机躲开了草叉的攻击,而后瞬间向前冲,一刀毙命。
李云汉惊呆了,还能这么玩儿?
说好的三连刺呢?
李云汉自己尝试了一下想要复刻余烬的招式,结果却发现根本没那么简单。
不是早了就是晚了。
如果早一些闪开的话,那么村民就会很快作出反应,快速收回草叉刺出第2下,而这时候李云汉因为移动幅度比较小,后续的调整空间不大,反而很容易中招。
而如果晚一些闪开的话,就被直接捅穿了。
完美模式下的那个虚影,恰恰是在一个绝佳的时机闪开,让村民来不及收回草叉刺出第二下,同时又让自己不会被草叉击中,而后抓住这一个瞬间的破绽成功将对手反杀。
“竟然还可以这样,这种应对方式是怎么想出来的?”
“他怎么会知道在草叉的攻击动作间隙中有一个瞬间的反击机会?关键是看到了机会还能准确地抓住,这就离谱。”
“这样一个动作如果让我来录,估计录30次能成功一次就不错了。毕竟我用的是这副非常孱弱无力的身体,很多动作根本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想要在这种状态下做出完美的应对,这也太可怕了。”
李云汉不由得脑补了一下,如果自己遇上完美模式的余烬,会是一种怎样的场面?
如果双方都是同样的身体素质,那估计自己要被瞬间秒杀,完全是被吊打的命,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看来我还真是差得远呀,跟真正的高手比起来,我的技巧还是太稚嫩了。”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不该骄傲自满!”
李云汉收起了轻视之意,他再度仔细观察余烬的动作,反复研究时机和动作的细节。一次次尝试,想要将这个动作给复刻出来。
虽然一次又一次的死亡,但始终乐此不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