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虚拟尽头 > 第77章 教育产业

张思睿看着这三种防御设施的设计草图,表情有些迟疑,“队长,我有两个问题。”
“首先,这三种设施都是防御性质的设施。虽然看起来隐蔽性很好,而且威力很大,但是这种防御性的设施是不是用法相对比较单一?”
“只能被动地等其他财阀来进攻我们,当我们想要主动出击的时候,这些防御设施就很难派得上用场。”
“这种情况好像非常不利于掌握战场的主动性。”
“另外,这三种设施看起来结构有点复杂,不知道以我们目前的代工厂生产能力能否顺利的批量生产。如果不能批量生产,那么成本很可能会达到一个我们难以接受的程度,有点过于浪费。”
陈涉微微一笑,张思睿的这些问题,显然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没办法,只能说反抗军这些人的思想太过简单,陈涉忽悠了他们这么久,早就已经把他们内心的想法给琢磨的一清二楚。
陈涉解释道:“我跟你对于战场主动性的理解存在一定的差异。”
“什么叫做主动性?并不是主动进攻就叫主动。是否具有主动性,我认为应该是我们在当前的战场形势下,能够做出更多种不同的选择,而且在作出选择之后,能够尽最大的可能确保成功。”
“确实,如果我们拥有一些大型的武器装备,可以向大财阀主动发起进攻,但问题在于现在我们打得过谁?”
“一些小的、外围聚落比较弱的组织,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灭掉,不动用大型装备,仅靠我们现在的战力也可以。而像冰原防务集团这样的大集团,就算带上大型装备去打,也一样是白给。”
“既然如此,在主动进攻很难成为一个合理的选项时,我们就应该转换思路,这些防御设施能够同时满足不同的需求。”
“只有确定防守没有后顾之忧,我们才能放心地采取进攻的行动。因为即使进攻受挫,我们也知道撤回基地之后就安全了,敌人不敢追到基地里来。同时基地的防御做好隐蔽,让外界看不清我们的虚实,又不过分暴露自己的力量,能够给我们争取更多的主动权。”
“至于目前的生产能力,你大可放心。这些设备的所有零件我都是精心设计过的,没有需要用到大型制造机的零件,我们目前的代工厂生产能力完全可以胜任。”
“只要将一些核心的生产线和制造机运输到野外,在保证时空粒子各种稀有金属和其他材料的供应之下,所有的这些设施都能够顺利的生产出来,成本也会在完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当然,陈涉所谓的可接受跟反抗军其他人说的可接受完全不是同样的概念。
陈涉不管是做什么东西,心中的预算都要比反抗军其他人心中的预算要高出2~3倍还不止。
陈涉的一番话,果然顺利地忽悠住了张思睿。
其他反抗军负责人的高层也都对陈涉的计划没有提出异议。
很显然他们在基地建设这方面并没有非常明确的想法,在这种时候还是以陈涉的意见为主。
陈涉很高兴,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对反抗军的掌控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赵震说道:“既然如此,那么野外基地的初期规划就由我来负责。冰原的筛选机制,由我和周雷配合。周雷主要负责在体验店招募合适的人选,管理我们在卫星城的代工厂。经过筛选之后,把合适的人选送到基地来,我再对基地的代工厂及其他人员进行二次筛选,最后由队长把关。”
“基地这边的代工厂,首先生产这三种防御设施的零部件。各种制造机的制造参数图纸以及生产线,还要重新规划。不过这些应该都花不了太长时间。”
“此外,队长你之前说的野外训练场,我觉得也可以提上日程。不过还是要先进行初期的规划。”
“招揽孤儿的事情也好办,现在黎明市就有很多在外面流浪的孤儿,让周雷把他们全都招揽过来就可以了。不过唯一的问题在于,队长你说要成立一个教育部门,具体怎么去做?这件事情听起来很复杂,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都没有类似的经验。”
陈涉微微一笑:“没关系,这件事情直接交给杜观棋去办就可以了。”
之前的反抗军都是闷头蛮干,从来没考虑过思想教育这方面的问题。即使有,也无非是简单的统一思想确定推翻大财阀的目标。
而在这个目标之下,反抗军可以有很多种不同的解读方式,大家心中认为的理想路线也是不一样的。
占到最主流的路线是武力推翻大财阀,只要一直打下去就会有所不同。
此之外也有一些人认为,可以跟大财阀进行合作,利用一派大财阀去推翻另一派大财法,让这些财阀之间互相厮杀反抗军,最终坐收渔利。
除此之外也有很多其他的路线,总之对于如何击败大财阀这件事情上,目前还存在的这些比较大的反抗军势力,几乎都有所差别。
对于陈涉而言这些路线他都不赞同,很显然这些路线都显得有些理想化,而且充满着速胜心理,陈涉有自己的一些想法。
而这个想法如果明确说出来,很可能有一些反抗军会不赞同。所以陈涉觉得这些反抗军不懂反而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样一来他所需要说服的就只有杜观棋一个人。
说到这里,陈涉站起身来,“好了,你们继续商量一下细节方案。包括基地的建设,还有反抗军兵源体系的建立,我要去见一见杜观棋跟他说一下教育产业的事情。”
从负责人会议离开后,陈涉径直走向杜观棋所在的营房。
此时隶山科技的野外基地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
之前的野外基地属于遮遮掩掩的状态,不论是基地车还是营房,都隐藏得很好,就像是一个个小山丘一样。上面覆盖上时间雪,人员从地下通道走动,从外面看起来就像是一片荒原。
但随着藤堂集团分基地的覆灭,陈涉也不需要再像之前一样遮遮掩掩。可以向所有人正式宣布隶山科技即将在野外建立分基地的。
所以野外基地肯定会出现一些明显的设施,而且也要架设粒子屏障。
否则明明要建设野外分基地,并且频繁地有车辆进出,可其他人却看不到分基地在哪儿,这同样会引起怀疑。
陈涉的构想是,将整个基地划分为两个不同的区域,一个是可见区域,一个是不可见区域。
可见区域完全按照其他财阀野外基地的形式来进行。建造时空粒子的各种设施也清晰可见。主要是起到一种迷惑的作用,让所有人都能知道隶山科技在野外正儿八经地建立了一个基地。
但可见区域的范围不会很大,会跟隶山科技目前的规模相匹配,在其他财团看来,这只不过是在野外的一个普通的不足为虑的基地。
而在更大范围内则是不可见区域,不可见区域还是会按照之前的办法,将基地车和各种建筑都尽可能隐藏起来。
在外人看来,隶山科技的野外基地只有一小块儿。从基地向外围不断延伸出各种输电装置,延伸向远处的粒子采集场。而在粒子采集场和基地的中央部分,则是大片大片的荒原,有许多地势起伏的小山丘。
可实际上他们并不会知道这些所谓的小山丘,其实全都是基地的各种设施。隶山科技真正的基地范围比他们能够看到的要大上好几倍。
此时,野外基地的核心区域正在建设之中。粒子屏障已经正式发挥作用,在粒子屏障下面,可以自由行走。虽说粒子屏障会烧掉很多的时空粒子,比较费钱,但这也是想要在野外建立基地的必备开支。
陈涉来到杜观棋所在的营房,只见杜观棋没有像往常一样在游戏舱里体验超梦,而是看着外面的风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想得很认真,就连陈涉过来都没有注意到。
“观棋先生在这里过得还好吗?”陈涉问道。
杜观棋愣了一下,随即赶忙说道:“多谢关注,我在这里过得很好,甚至比在黎明市还要舒服。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完全放松的感觉了。”
陈涉又说道:“我已经安排人购买了时空广播所需的专业设备。今天应该就可以送到,到时候你的真理广播就可以恢复了。”
杜观棋有些惭愧:“什么真理广播,现在想来我起的这个名字,还是太膨胀了一点。”
“我本来想说真理广播的意思是我们并不拥有真理,只是在一直探寻真理的路上,可现在看来我就连探寻真理的路线和方向都搞错了。”
陈涉笑了笑:“观棋先生也不必太妄自菲薄。这世界上没有一成不变的绝对真理,我们都只是在自己已知的观念中不断前行。”
“何必感慨于真理的无穷,进一分有一分的欢喜。”
“对了,除了时空广播之外。我有两件事情要拜托你。”
杜观棋点了点头,“但说无妨。”
陈涉说道:“第1件事,我希望你能够在基地中为反抗军战士,尤其是新加入的反抗军战士讲课。统一他们的思想,让他们能够更加清楚地知道自己到底为何而战。”
“除此之外,我也会想办法在反抗军目前的人才当中,筛选出几个导师。由他们教授各种各样的知识,不论是机械、算力、历史等等各种方面都要有所涉及、有所覆盖。而你作为总的负责人,要统筹协调这些人,让基地内部针对反抗军战士们的教育,能够获得最全面最有效的发展。”
杜观棋考虑了一下之后说道:“这份工作对我而言很有难度,我不确定自己能否胜任,不过我也希望能够为反抗军的事业而尽一份力。我一定全力以赴。”
对于杜观棋而言,他的追求和使命本来就是尽可能地传播自己的思想,让全世界普通人联合起来,共同改变这个令人绝望的世界。
此时不过是把目标受众从自己的听众换成了反抗军,对于杜观棋来说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陈涉继续说道:“第2件事,我想成立一个教育产业,主要面向黎明市。”
“这件事情同样有你在幕后负责,不过你不需要走到前台,前台的事情由我亲自来办。”
杜观棋有些疑惑。“教育产业?您是说像启源教育集团一样的类似机构?”
陈涉点了点头:“没错。”
听到这里杜观棋面露难色,似乎有些不太情愿,“这个难度未免有点太大了,而且得不偿失吧?”
“如果是想办一个正经的教育产业,那么几乎不可能在起源教育集团的围追堵截下成功。”
“如果无法产生足够的利润,这一产业恐怕会难以为继。”
启源教育集团,虽然在旧土上臭名昭著,但不得不说它确实非常强大,而且对于整个旧土上各个大城市的教育基本上处于一种垄断的状态。
不论是对于富裕阶级,还是对于一般所谓的中产阶级,又或者是整个社会的底层阶级。但凡想要接受教育,就很难跟起源教育集团彻底脱开关系。
而起源教育集团面对不同的阶层有着完全不同的收费标准。
对于富裕阶层起源教育集团主要是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花样繁多的上门家教,虽然收费昂贵,但可以确保这些富裕家庭的子女在很小的时候就可以获得最高等的教育,领先在起跑线上。而且不论富裕家庭的小孩对何种方面感兴趣。都可以获得最好的指导。
另一种则是跟黎明市等大城市进行联合办学,例如黎明市的高等艺术学院就有起源教育集团出资。这些高等学院往往都学费高昂,虽然偶尔也会象征性的招聘一些成绩优异的寒门子弟,但总体而言,这其中也有着非常丰厚的利润。
对于中间阶层,也就是有一定的钱,渴望着通过教育来改变下一代的命运的这批人,起源教育集团也针对地推出了一种极度应试和极度内卷的模式。他们出资建立培训基地,这些学生进行封闭式管理,让他们以一种机器的状态去提升自己的技能,去争取黎明市高等艺术学院等高等学府的针对普通人的应试名额。
虽然这些高等学府有很大一部分名额都被富裕阶层的人给直接预定,但对于这些中层家庭来说,剩下的那些针对普通人的名额,依旧意味着鲤鱼跃龙门的宝贵机会。
而起源教育集团所建立的培训基地虽然非常痛苦,甚至比奥本监狱集团里面的有钱囚犯都不如,而且收费对于中层家庭来说也很贵,但问题在于如果不去,那么几乎没有任何可能考入高等学院。
所以大部分中间阶层也只能乖乖掏钱,去搏一个虚无缥缈的概率。
对于真正的贫穷阶层,启源教育集团也有办法。这些贫穷阶层本来也没指望着自己的孩子能够考入高等学院。所以他们的诉求并不是成绩的提升或者学到有用的知识,而单纯的是让孩子听话和易于管理。
虽说有不少的贫穷家庭,压根没有生育的计划,但也有一些人在没有深思熟虑的情况下生下了子女。他们既没有时间也没有相应的智慧去对子女进行有效的教育,久而久之就产生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当这些问题和矛盾无法调和的时候,这些家庭就会把孩子送入启源教育集团的特训营。特训营里面会教授一些非常简单的基础知识,但更重要的是对这些孩子进行非常严厉的管教,让他们不敢反抗。
很多家长把不听话的孩子送到起源教育的特训营,在几个月之后就会收到一个非常听话的孩子。
虽然启源教育集团的种种产业非常受人诟病,但不得不说在教育产业里面,它就是当之无愧的垄断头部财阀,目前没有任何的财团能够对他构成威胁。
针对富人家庭,起源教育有家教和高等学府的入学名额;针对中层家庭,有培训基地;针对贫穷家庭,有特训营。
总之,启源教育集团的原则就是:我全都要。
想要新成立一家教育公司,可以说是困难重重。
一方面,起源教育集团已经把富豪阶层、中层以及底层的所有赛道全都占满了,新公司很难找到合适的切入点;另一方面,启源教育集团已经垄断了大量的教育资源,不论是优秀的教师还是获取学生的渠道,又或者是跟各大城市建立起来的高等学院体系。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在教育产业做出一番名堂,又谈何容易呢。
所以杜观棋一听陈涉的说法就觉得不太现实,这个目标显然完全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陈涉笑了笑,“观棋先生,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人,怎么遇到这点挫折就退缩了呢?”
“如果连改变教育产业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们都做不到,又谈何改变整个世界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