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虚拟尽头 > 第74章 城市之下(求订阅!求月票!)

陈涉操控着格兰瑟姆在黎明市的街巷中行走。
换了一种身份之后再看黎明市,突然有了一种全新的感觉。
之前陈涉虽然一直在尝试着以一个普通人的视角去观察这个世界。他另起门户,成立了隶山科技,在一个相对混乱的街区开了体验店。也跟这些小商贩和小混混们打过交道,帮助了很多流浪汉。
但不论如何,他与这个世界最底层的存在仍旧有着很多的隔阂。
有些时候,人的身份就是一种天然的透明壁垒,并不是依靠努力就能够跨越的。
但此时,以格兰瑟姆的身份走在黎明市的街巷中,离开了隶山科技体验店控制的那一片如同世外桃源的区域,越来越多混乱而又无序的景象,呈现在陈涉眼前。
原来陈涉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不敢太浪,要在张思睿的保护之下行动,但现在他操控着格兰瑟姆这个仆从就可以放心大胆的行事。
毕竟最差的结果也无非是损失5个单位的时空粒子,即使格兰瑟姆死亡之后,陈涉也可以想办法将他重塑。
只是不知道时空骑士团在黎明市的分部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陈涉来到一个非常偏僻的角落,这里垃圾丛生,除了偶尔过来拾荒的流浪汉之外,其他人都避而远之。
在黎明市中有许多这样的角落,虽然这座城市核心的繁华区域寸土寸金,但是在它的边界处有许多应该拆掉重建。直到现在仍处于荒期中的角落,最终就变成了流浪汉的乐土。
墙壁上画着一个时空骑士团的特殊标志,这样的标志在这座城市的暗巷中还有很多。
陈涉操控着格兰瑟姆将右手放上去,使用自己的通感力量与这处特殊的标志产生联系。紧接着陈涉感觉到体内的通感力量被消耗掉了一部分,面前出现了一道狭窄的时空裂隙。
陈涉赶忙迈步进入。
许多通感途径的职业都可以制造时空裂隙,在虚空中短暂穿行。例如纯粹通感途径的职业时空旅者,在这方面就非常强大。能量波动等级越高,使用时空裂隙穿行的距离就越长。而类似于暗杀者和幽灵行者这样的职业,则是将时空裂隙与暗杀能力结合在一起,神出鬼没,杀人于无形。
这个特殊的标志不仅仅是时空骑士团用来联系的暗号,也意味着时空骑士团在这个城市的特殊入口。只有掌握特殊的方法才能够进入。
穿过入口之后,陈涉发现自己已经处于这座城市的地下部分。
黎明市跟旧土上其他的特大型城市一样,都是在时空活动出现后不久才新建起来的。所以相比于旧土上那些已经消失在时间雪中的旧城市。这些新的特大型城市在建设之初就已经做了很多特殊的规划。
黎明市有着很大的地下空间,这不仅仅是为了有更好的排水效果,避免各种可能的风险。同时原本也规划了向地下发展的可能性。
毕竟在时间雪的威胁之下,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城市中活着也总比死了要好。
因为按照最初的规划,在几十年后,这些大城市的人口就会快速增长并不断膨胀。到时候即使地面部分建设再多的高楼,也不可能容纳这么多新增的人口。
而想要扩展覆盖大城市的能量屏障,或者将大城市以及卫星城的规模继续扩大,也存在诸多限制。
所以在规划之初就在这些城市的地下部分留下了许多空间,考虑在未来使用。
但是在黎明市建设完成的100余年中,黎明市的人口却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增长,甚至在某些年份还出现了下降的情况。
很显然,最初的建设者高估了这个城市中人们的生育意愿,低估了人们对于地面和阳光的向往。
只要这些人有一丝一毫的办法,他们都绝对不会在阴暗的地下城市中度日。
在最开始的时候,地下区域确实有一些居民,并且和地面部分保持着良好的联系。但是过了没多久,这片区域就开始不可避免的衰败与地面部分的联系也变得越来越割裂,没有治安,没有足够的物资,大部分人都从地下的区域撤退了出去。
而黎明市为了不让地下区域变成各种犯罪组织的温床,决定将几个主要的入口全部封死,将这一片区域彻底废弃。
但是封死了入口也并不能阻拦时空骑士团。
很显然,时空骑士团把城市中的地下区域做成了他们的分部,在这里暗中密谋各种危险的活动。
陈涉不由得在心中默默吐槽:“像老鼠一样的组织,操控着像老鼠一样的时空生物,又像老鼠一样住在地下的阴沟里。你说说你们有哪里配得上骑士团这三个字。”
他按照格兰瑟姆的记忆和墙壁上的符号指引不断前行,期间也通过一个个印记开辟时空裂隙,在一些特定的节点穿行。
终于来到了一片较为宽阔的地下空间。
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宏伟的地下广场。显然设计者在建造之初,希望避免给地下城市的居民留下阴暗逼着狭窄的印象,所以特意预留了一些宏伟的空间,以备不时之需。
只不过这些心血全都白费了,毕竟那时候的人很难想象100年以后旧土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
地下城市的内部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来自于地面上的光亮,但有着许多用于高能燃料的壁灯作为照明,此时陈涉的感觉就像是来到了距离现代社会100多年以前的旧时代。
很显然,时空骑士团更加喜欢跟时空生物为伍,对于现代社会的各种高科技,他们并不是特别在意。
如果不是怕引起恐慌,陈涉非常怀疑他们甚至在上街的时候也会穿着黑色的斗篷,牵着时空生物招摇过市。
陈涉停下了脚步,因为他感觉到前方的阴影中有人走了过来。
“祭司大人?”这名骑士的声音中带着惊讶。
陈涉借由格兰瑟姆的记忆瞬间认出了他。
这名骑士叫做柯克尔,是格兰瑟姆留在时空骑士团分部的实力最强的骑士,一名三级能量波动的时空旅者。
格兰瑟姆在进攻藤堂集团基地的时候,虽然带上了整个分部的强大战力,但是肯定还要留一些实力比较强的人看守根据地,毕竟这里还有很多的时空粒子、各类物资以及没有带上战场的教众。
只是陈涉却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
于是他开口问道:“乔伊斯呢?”
乔伊斯就是格兰瑟姆的那个跟班,每次去体验店的时候,格兰瑟姆都会带着他,足以看出格兰瑟姆对他的信任。
柯克尔赶忙说道:“祭司大人您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一些意外。一名成员在练习召唤时空生物的时候失控了,乔伊斯为了制止他受了伤,现在没办法来迎接您。”
“不知道这次的行动如何,其他人呢?”
陈涉淡淡地说道:“行动成功了,我们为了伟大的目标付出了一些必要的牺牲。”
科克尔低下了头:“愿我们在时空界相会。”
陈涉继续往前走,科科尔非常恭敬地跟在身后。
顺着长长的地下通道前进,陈涉看到了更多时空骑士团的成员。
有大量被绑架而来的流浪汉正挤在非常狭小的空间里,他们坐在地上,眼神迷茫,就像是没有灵魂的尸体。
虽然整个时空骑士团的分部没有留下几名骑士,也没有留下多少真正有实力的教众,但这些流浪汉还是不敢做出任何反抗的行为。毕竟,在这里的随便一名骑士都能够不费吹灰之力把他们全都杀光。
“祭司大人,乔伊斯就在里面。”科克尔非常恭敬地说道。
陈涉迈步走了进去,却发现所谓的乔伊斯身上没有任何的淡蓝色光芒发出,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而此时,跟在陈涉身后的科克尔已经消失不见。
另外的两名骑士和剩下的20多名教众将陈涉给团团围住。
柯克尔沉闷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格兰瑟姆,没想到你还真能活着回来。你最明智的做法应该是立刻逃走,没想到你竟然还会自投罗网。”
“我早就说过那是一个愚蠢的计划,但是你却为了时空粒子一意孤行。现在濒临失控之后,你还剩下多少力量?是二级能量波动还是三级能量波动?”
“你就应该死在藤堂集团的基地中。”
“不过没关系,既然你不肯去时空界,那就让我们亲自动手把你送去时空界吧。”
陈涉不由得叹了口气,果然时空骑士团也并不是铁板一块。
格兰瑟姆将整个分部的精锐力量带去藤堂集团的基地,又将他们全都葬送在了那里。在连续三天杳无音信之后,柯克尔和这两名仍旧留在分部的骑士就动了取而代之的心思。
格兰瑟姆虽然也能够像陈涉一样看到时空联系,但是他的职业毕竟是操纵者,不是诅咒学者。在遇到同样掌握通感能力的人的时候,这种观察会受到非常严重的干扰。
更何况人是会变化的。
在格兰瑟姆杳无音信之后,柯克尔已经取了起而代之的想法,甚至不惜和其他人联手,杀死了支持格兰瑟姆的乔伊斯。
而此时格兰瑟姆突然归来,实力严重受损,柯克尔显然没有了其他的选择,只能让格兰瑟姆彻底消失,让自己成为黎明市的新祭司。
陈涉没想到他刚来到时空骑士团的分部,就受到了这样的欢迎,不过好在他已经提前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这两名骑士的实力都并不强,只有二级能量波动。他们已经从时空裂隙中召唤出了时空生物。
这两只时空生物的大小与猎狗相似,同样是二级能量波动。
相当没有新意的战斗方式,但是这也很正常,毕竟整个分部最能打的人已经被格兰瑟姆拉走,葬送在了藤堂集团的基地中。
而陈涉也随意地招了招手,在他的脚边出现了一个微型的时空裂隙,一只跟老鼠差不多的时空生物,从裂隙中钻了出来。并摆出了一副凶神恶煞的姿态。
对面的两名骑士愣了一下,随即控制不住的笑出声来。
因为这与他们的预期实在是形成了过于强烈的反差。
格兰瑟姆作为操纵者,原本控制的都是5级甚至6级的时空生物,那种庞然大物召唤出来之后的压迫感令人窒息。绝对能够让这两名骑士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结果现在格兰瑟姆的力量严重受损,竟然只召唤出来了这样一只弱小的老鼠,实在是让人憋不住笑。
但他们的笑容很快凝固在了脸上,因为在这只小老鼠向他们扑来的时候,他们才突然意识到这只老鼠并不是他们认知中的一级能量波动的时空生物,而是三级能量波动!
这件事情很离奇,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因为所有时空生物都是在时空界自然形成的,操控者也不能凭空创造,只能从时空界中召唤符合条件的时空生物。
像这样尺寸的时空生物,顶多也就是一级能量波动。
但他们所不知道的是,陈涉此时操控的这只时空生物却并不是从时空界中召唤出来的,而是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跟格兰瑟姆共同战胜怪兽的那只。
也就是说,这只存在于陈涉意识世界中的时空生物,一旦来到现实中跟格兰瑟姆就会是同样的能量波动等级。它可以表现为一只老鼠的形态,也可以变得跟它的能量波动变成同样等级,当然实力是不会发生根本变化的。
这两名骑士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他们赶忙驱使自己的时空生物,想要将这只小耗子给拦下来,然而这只小老鼠却在空中非常灵活的一个转弯而后。直接死死地咬住了其中一只时空生物,一击毙命!
时空生物本身是由时空物质构成的特殊生命体,对于人类而言常规的攻击手段,不论是枪械还是冷兵器,虽然都可以对它们造成一定程度的杀伤,但想要一击致命很难。
但对于时空生物之间的战斗,则不存在这种情况。
这只小耗子比所有人想象中的都要灵活,他如同闪电一般的上蹿下跳,在另外两只时空生物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将他们全都杀死。
紧接着这只小耗子又奋力一跃,冲向空中的某个位置。
在这个瞬间,空中出现了一个微型的时空裂隙,裂隙的后面发出一声惊呼。
陈涉淡淡地说道:“出来,否则你就死在时空裂隙里吧。”
在他的前方一道时空裂隙出现,柯克尔战战兢兢地走了出来,那只小耗子就趴在他的肩头,时刻盯住他的咽喉位置。
作为时空旅者,柯克尔可以用时空裂隙隐藏自己,但是他的本体依旧脆弱。而他对于时空裂隙的理解再深刻也不会比时空生物更强,毕竟对于时空生物而言,时空裂隙和时空界就是他们生存的地方,这是一种本能。
当然,并不是每一名操控时空生物的骑士团成员都能做到这种程度,这取决于自己跟时空生物的亲和程度。
只有最顶尖的驭兽师才能驱使野兽跳火圈走独木桥,而蹩脚的驯兽师能够不被自己养的狮子吃掉就很不错了。
柯克尔颤抖着说道:“祭司大人,我……”
陈涉把右手放在他的额头,打断了他的话:“不要误会,我让你从时空裂隙中出来,并不是想放过你,单纯只是不想让你的这副身体被浪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