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虚拟尽头 > 第62章 矿潮真来了!(求订阅!求月票!)

送走了南希之后,李云汉面带疑惑问道:“陈总,采访中说这些不太好吧?”
作为知道全部内情的人,李云汉觉得陈涉说的这番话很没有道理。
很显然,不论是这款超梦的内涵,还是选用普通人做超梦演员的原因,都不是像陈涉解释的一样。
在李云汉看来陈涉这明显就是满嘴跑火车,胡说八道。
但问题在于陈涉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如果这次的专访放出去,再通过天际网络集团的各种资源进行推广。一定会对《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
毕竟玩家和观众们又不知道这些内情,如果连超梦研发公司的老板自己都发话说,这款超梦就是为了打碎这些人对于田园时代的幻想,让他们安于现状,那肯定很多人会真的相信的。
问题在于,在李云汉看来,这款超梦确实是打碎人们对田园时代的幻想没错,可完全不打算让他们安于现状啊。
明明是希望大家认识到,时空活动和时空粒子并不是一切痛苦的根源,单纯想要回到原先那个田园时代是没有意义的,应该认识到深层次的问题,去切实地做出改变。
可是按陈总这个解释,不是全都反过来了吗?
陈涉微微一笑:“这你都不懂吗?当然是为了更好的伪装。”
“如果我们每一款超梦都被人认为是宣扬斗争精神,把矛头指向大财团,那久而久之我们肯定会被盯上。”
“如果是其他的公司,那当然没问题。毕竟有不少超梦公司,专门做超梦抨击各大财阀也还安然无恙。”
“但问题在于我们的身份特殊,受到关注越多,暴露的可能性也就越高。”
“就算我们总有一天要跟全世界摊牌我们的反抗军身份。但那也只能是一种主动的行为,不能是被动的行为,否则会带来惨痛的损失。”
李云汉有些纠结:“陈总,道理我都懂。可是这样一来,对我们的初期宣传太不利了。”
陈涉微微一笑:“看看《余烬将熄》你就会明白,有的时候逆风翻盘才是最让人激动的。”
“走,跟我去看看超梦的数据。”
虽然李云汉对陈涉的说法相当不赞同,但他时刻提醒自己他只是一个学生,在颠覆超梦产业这方面还是要跟陈总多多学习。
他没再说什么,和林鹿溪两个人跟着陈涉一起前往超梦研发部查看《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的数据变化情况。
看到数据曲线,李云汉微微摇头,果然还是和之前看的数据曲线没什么区别。
显然最大的问题还是出在第一步,也就是宣传片这里。
大部分人看到宣传片之后就退出去了,压根就没有继续往后体验,因为宣传片里剪的都是一些负面情绪报表的片段。普通人被这样一套搞下来,还真有点儿顶不住。
当然《余烬将熄》也是同样的路子,但问题在于《余烬将熄》是扮演类超梦,不是一回事儿啊。
玩家在扮演类超梦中可以凭借自己的技巧和敌人战斗,并且《余烬将熄》这款超梦还有特殊的锻炼效果。对于普通人来说,虽然遇到生死关头的情况并不多见,但提升一下自己的反应速度和冷兵器战斗能力总也不是什么坏处。
但《另一种可能》是体验类超梦,也就是说作为观众进入超梦之后,又不能凭借自己精湛的操作去打败敌人,只能带入苦逼的角色视角,从头憋屈到尾。
哪怕是对于《余烬将熄》的老玩家来说,《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对他们来说也实在是没什么吸引力!
所以初期的数据血崩,也就可以理解了。
而且很多观众在乞丐的那一段体验,就直接被劝退了,因为真的太惨了。只能在垃圾堆里捡吃的,受冻挨饿,简直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更何况很多人本来就对过去的田园时代充满了怀念,认为过去就算同样存在着贫穷和苦难,但随着科技的正常发展,一切都会好起来,只是时空活动强行打断了这种进程,让世界变得不适宜生存。
所以看到这种抹黑田园时代的超梦,很多人本能上还是不愿意接受的。
就像陈涉前世,也有一些人可能对某些外国有着美好的幻想,一旦看到有些人写文章或者拍视频,把自己梦想中的乐园最丑陋的一面展示出来,就会觉得无法接受,思想上产生强烈的抗拒。
总之,到目前为止,《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是相当的凉。
陈涉对此非常满意,这就是他最想要的结果。
一方面超梦赚不到钱,不会进一步提升钟摆上的盈利风险,另一方面铺天盖地的宣传和自己在采访中的表演可以尽可能降低藤堂集团和其他大财团对隶山科技的关注度,又可以降低关注度风险。
众人一起看着新超梦的数据曲线,场面一时变得有些安静。
就在这时,超梦研发部外面传来了脚步声,陈涉扭头一看,是张思睿和赵震到了。
赵震看向数据曲线,说道:“情况似乎有些不容乐观。”
就连赵震这个外行人都能看出来,数据曲线有些不对,足以证明这款新超梦有多大的问题了。
李云汉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心想,数据不好那也不是我的问题,我都是严格按照陈总的要求来制作的。
然而张思睿看了一眼数据曲线之后,说道:“陈总亲自出马,再加上两个金牌制作人,竟然都带不动这款超梦。”
“李云汉,这应该是你的问题吧?”
李云汉震惊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都是严格按照陈总的要求来制作的呀,整个剧本也都是陈总拍板过的。”
“就连拍摄过程中我都没有给这些超梦演员太多的干预和指导,都是按照陈总说的,完全拍他们最自然最真实的状态。”
“你这要把锅甩给我就有点太过分了吧。”
张思睿呵呵一笑:“你看你没来之前《余烬将熄》大获成功,结果你来了之后还是原班人马负责开发新超梦就凉了,这不是你的问题还能是谁的问题?”
“控制变量法懂不懂啊?”
李云汉差点气得七窍冒烟,只是现在超梦的表现确实不佳,他作为制作人是有点脸上无光,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去反驳。
陈涉看到李云汉无辜为自己背锅,不由得心中偷笑,岔开话题。“手环和超梦游戏舱的情况怎么样了?”
张思睿说道:“我刚从野外的基地回来,又给他们送去了一批游戏舱。”
“不过这两款新产品的销量还是不佳,我们一直这样内部消化也不是办法,长远来看难以为继啊。”
“最可恨的是藤堂集团嘴上说着跟我们和睦相处,可一转头就把自家的手环和游戏舱全都降价。他们本来就有不少的备货,再这么一降价直接就把我们市场全都挤掉了。”
“这狗日的藤堂,真tm不是人。”
陈涉点了点头,对藤堂不是人,这一点大家都有高度的共识。
不过对于陈涉来说,这种情况反而比较有利。毕竟隶山科技的新产品卖得越差,藤堂集团就越是会放松对他们的警惕心理。
陈涉说道:“没关系,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会出现转机。”
张思睿叹了口气:“可是对我们而言,时间不等人啊。这些高科技产品本来更新换代就快,高科集团每年都会出2~3款旗舰芯片。其他零部件的革新也都在进行中,只要隔上几个月新产品和旧产品之间就会出现明显的代差。”
“到时候我们恐怕是连降价都卖不出去了。”
陈涉刚想再安抚他几句,没想到赵震先开口了。
“陈总说的没错,我刚想说转机确实马上就要出现了,你们都没有看今天的新闻吗?”
此言一出,众人头上全都飘出问号。
而陈涉头上飘出的问号是最多的,只不过有诅咒学者的光环替他遮掩,所以才没人看出来。
李云汉不由得看了陈涉一眼,发现陈涉此时镇定自若,仿佛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中。
突然李云汉猛然醒悟,问到:“赵叔,你是说矿潮?”
赵震点了点头:“没错,矿潮!”
“最新的矿潮来临了,藤堂集团发售的所有产品都已经被抢购一空,市面上根本没有货了。”
“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产品也开始有了销路。虽然我们的芯片跟其他的产品有一定的差距,但现在已经不是好不好用的问题,而是有没有货的问题。”
“作为唯一一家有货,而且价格还没有变得特别离谱的生产商,我们的产品当然会被疯抢。”
“事实上,如果你们现在打开销售页面就会发现,我们的订单正在快速上涨。”
众人赶忙齐刷刷地在手环上打开镣铐手环和揭棺而起游戏舱的销售页面发现,果然有很多订单在成交之中,而且速度变得越来越快。
陈涉也点开手环查看,只不过他看的并不是销售页面,而是网上对于矿潮的讨论。
“又是一次矿潮来临了吗?来的也太突然了。”
“不用怀疑,阿瓦隆交易所的交易量激增,散列空间也出现波动,市面上能买到的所有跟算力沾边的产品,基本上要么就是涨价,要么就是被抢购一空。”
“趁着现在把自己的游戏舱和手环拿出来挖一挖矿,说不定还有点赚头。”
“这次矿潮过后,怕是又会有不少千万富翁出现了,那些大矿场主肯定早就得到消息开始囤货了。”
“普通人建议还是别掺和了,就你那点算力根本不够看的,不过建议大家如果近期有更换手环和超梦游戏舱的需求,赶紧看着价格合适的下手。晚一步的话,恐怕要再等一年多了。”
“是啊,虽然最短的矿潮也有5、6个月结束的,但是最长的款庄,可是持续了两年多,期间算力一直在上升,散列空间也一直在波动,谁也不敢赌。到时候万一赌错了,手环和游戏舱两年多不能更新换代,真是要废了。”
“关键是越等价格就会越高,等也根本没有意义。”
“大不了就不玩超梦了。我家的超梦游戏舱已经是两年前的老型号了,近期一直想换,本来看中了藤堂集团的那款正在打折的游戏舱,结果慢了一步已经售罄了,再一看其他的游戏舱好像全都在涨价,算了,看来跟超梦无缘了。”
“我看隶山科技的镣铐手环和揭棺而起游戏舱似乎还在正常出售,而且也没有涨价,这一点还是挺良心的,建议赶紧入手吧,再不入手连这些阴间产品都没得买了。”
“可是这两款产品用的都不是旗舰芯片呀,现在买不是当冤大头吗?”
“你还在乎是不是旗舰芯片?人家矿老板可不在乎,哪怕算力稍微差一点又不是不能挖。这两款产品的外形虽然非常阴间,但你要这么想,他们不阴间的话你也根本买不到啊!那些稍微有点性价比的产品早都售罄了。”
“算了,你说动我了,我去看一下,抓紧买一台吧。”
看着网上这些人的讨论,陈涉不由得目瞪口呆。
他从这些人的讨论中体验到了一种听天由命的味道。
在陈涉的前世,他也见识过一些矿潮和矿难。但是前世的那些人明显会更加愤怒,而这个世界的人则是显得有些无可奈何,并且已经逐渐适应了与矿潮共存。
原因很简单,这种戏码在旧土上已经上演了很多次,大家都已经从开始的愤怒变得习以为常了。
在旧土上,阿瓦隆交易所这样专门用于虚拟货币虚拟空间交易的平台竟然也能够发展成为顶尖的财阀之一,足以见得这件事情在旧土上有多么的离谱,多么的令人司空见惯。
大多数人对于这种现象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学着和它共存。
在矿潮到来之前,不论是大的矿场主还是普通的个人,都会出于主动或者被动的原因去购买各种具有算力的数码产品。
有些是觉得这些产品的价格会水涨船高,不论是拿来当黄牛卖二手还是直接用来挖矿都有利可图,而有些则是单纯知道矿潮可能会持续长达一两年的时间,现在不买以后只会更贵,所以只能提前未雨绸缪。
众人的这种共识又让矿潮来的更加迅速和猛烈。
这有点儿像超市里的卫生纸悖论,因为超市中的卫生纸占地面积很大,价格又不高,所以大部分超市都不会大量的摆放。所以当城市出现问题。普通人需要长时间在家里呆着的时候,卫生纸就会出现短缺的情况。
而卫生纸一旦短缺,人们就会凭借着自己的生活经验,在类似的情况到来时优先大量抢购和囤积卫生纸,这样一来又会进一步造成卫生纸更加短缺。
而这次的矿潮也是如此。
陈涉非常清楚地知道这次散列空间的算力波动,压根就不是因为什么矿潮,而是因为藤堂集团秘密执行的奈落计划,占用了大量算力,导致散列空间波动。
杜观棋在时空广播中揭露了这一事实,但是这个消息并没有广泛地传播开来,而是被藤堂集团给压下去了。
为了转移人们的注意力,藤堂集团开始宣扬说算力的波动是因为矿潮即将到来。
于是人们处于恐慌,再度开始抢购各种产品,阿瓦隆交易所的交易量也开始迅速激增,本来并不存在的矿潮也被硬生生的制造了出来。
而且更要命的是,这个世界的矿潮跟陈涉前世的矿潮原理并不相同。在这个世界中,虽然手环和超梦游戏舱的算力差距很大。但所谓的挖矿挖的实际上是散列空间中的虚拟边界。不像虚拟货币,挖着挖着就挖不到了。
所以手环的算力虽然弱,但是在矿潮中如果也去跟其他人一起挖掘,也还是会有一些收入的。
所以不论是算力比较低的手环,还是算力比较高的超梦游戏舱,全都被疯抢。
更何况有些人买这些产品也不是为了挖矿,单纯只是自己正在使用的手环或者超梦游戏舱恰好到了需要更新换代的时候。
他们担心矿潮到来之后,一两年之内,这些产品的价格都会持续上涨,所以必须尽快购买这些换代的产品,否则再不买可就买不起了。
于是在种种因素的叠加之下,即使隶山科技生产的手环和超梦游戏舱都是阴间产品,都没有用高科集团最新的旗舰芯片,但所有人都不挑拣、也不嫌弃了。
因为普通的消费者知道,就算自己不买矿,老板肯定也会买!
此时,张思睿终于恍然大悟:“队长,难道你说的等待时机,就是指这次的矿潮吗?”
“可是这次的矿潮并不是自然发生的,完全就是藤堂集团的奈落计划所触发的。”
“或者,队长你知道藤堂集团的奈落计划自然进行必然会触发矿潮,所以才一点都不慌?”
陈涉嘴角微微抽动,心想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这种事情也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啊,我怎么会想到矿潮真的会到来。
你们都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你们都没想到,让我一个才刚刚穿越了几个月的穿越者去想这些事情,这合适吗?
但是他又什么都不能说,只能保持沉默,给众人留下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
赵震也很高兴:“这样一来,我们这批产品就可以趁着矿潮全都出掉了,甚至我们还可以稍微涨一点价格。虽然这么做稍微有点不厚道,但是其他的品牌涨价只会更多,我们少涨一点,消费者应该也都会体谅的。”
李云汉不由得皱眉:“我觉得这不太好,我们还是按照原价来卖吧,等卖完了这一批产品新的芯片价格提上来了,我们在考虑涨价的是。”
“因为一来我们的产品卖的本来就偏贵,另一方面我们现在的主业毕竟还是超梦,要考虑我们在超梦玩家中的口碑。”
“超梦游戏舱涨价这个事情,太像是趁火打劫了。对我们在超梦玩家中的口碑可能会是一次沉重的打击,非常的不明智。”
眼见两个人持有不同意见,陈涉说道:“我同意李云汉的看法。”
“而且我认为我们不仅不能涨价,还要对之后的产品进行改装。我们要通过一定的方式锁算力,让镣铐手环和接棺而起游戏舱都不能再挖矿才可以。”
赵震不由得愣了一下:“可是陈总,现在吃下这些产品的大客户都是矿老板,真正靠真实的消费者才能有多少人?”
“更何况即使对于普通的消费者而言,产品能不能挖矿也是一个加分项。我们这样一改,可不仅仅限制了那些矿老板,对于普通的消费者来说,我们的产品的吸引力也会大大下降。”
陈涉点了点头,他很清楚目前的处境。
很多人都是这样,一边痛骂黄牛,一边恨自己不是黄牛。
一边因为抢不到想要的产品,而破口大骂,另外一边抢到了这些产品之后,又会立刻加价卖出去。
现在的情况也是这样,如果手环和游戏舱都都锁了算力。那么不仅是对于大矿场主来说这些设备变得毫无意义,对于普通的消费者而言,这些设备的价值也是下降的。
但陈涉要的就是这个。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无论隶山科技生产多少手环和超梦游戏舱,都会有销路,因为所有的厂商都在缺货。
如果真的因为这次特殊的契机而大赚一笔,那盈利风险肯定会立刻飙升,难以控制。
更何况藤堂集团之前搞促销可以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们的手环和超梦游戏舱都用非常低廉的成本价卖出去了,结果万万没想到,才刚刚过去不到一周的时间,所有类似的产品全都大涨价。一直无人问津的镣铐手环和揭棺而起游戏舱,反而成为了最后的赢家,赚到了比藤堂集团那边更多的利润。
藤堂集团能不眼红吗?
所以如果这两款产品卖得过于火爆,那么钟摆上的盈利风险和关注度风险都会暴涨。
更何况陈涉对芯片和通讯模块进行过魔改,比原版是要强一些的。一旦产品大量地卖出去,被人发现了这个秘密,后续的销量肯定会继续暴涨。
在陈涉彻底解决藤堂集团的威胁之前,他要尽可能避免风险。
而推出锁算力版本,可以让短期内的销量大幅下降,拉长到一个更长的周期中,钱还是能赚,只不过不再像目前这样火爆。
当然这些话只能是自己心里想想,对于其他人还是要给一个更加。稳妥的解释。
陈涉说道:“我和李云汉的看法是一致的,我们虽然正在向制造业转型,但是我们的根基还是在超梦产业。”
“目前《余烬将熄》的收入占了我们隶山科技整个公司收入的8成以上,这才是我们的基本盘。”
“如果我们现在涨价,对于所有玩家来说都是一种趁火打劫的行为,肯定会影响我们在超梦领域的口碑。”
“其他的硬件制造商之所以敢涨价,是因为他们大部分都不制作超梦,长夜娱乐集团的超梦游戏舱是个小众产品,而且是贴牌生产的。但即便如此,他们宁可断货也没有涨价,足以说明问题。”
“所以我们不仅要维持原价,还要推出锁算力版本。之前已经卖出去的那些超梦游戏舱我们就管不了了,但是之后生产的必须严格限制。”
赵震点了点头,显然是被陈涉给说服了。
李云汉也长出了一口气,为陈总站在自己这边感到庆幸。
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有的时候觉得陈总是个什么都明白的超级天才,但是有的时候又觉得陈总做出的一些决定匪夷所思,令常人难以理解。
陈涉挥了挥手:“好了,大家各自去忙吧。”
……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陈涉再度进入自己的意识世界。
他第一眼就看到了钟摆正在快速摆动,盈利风险和关注度风险相比之前都有了明显的提升,已经达到了高的范围。
在陈涉一番操作之下,本来这两种风险都有所降低,但现在又涨了回来。
这种波动实在是太刺激了。
很显然,突如其来的矿潮让隶山科技的两款新产品大卖,这必然会导致其他的大财团,尤其是藤堂集团对他们的关注度大幅提升。
虽然目前还不会出大问题,但陈涉觉得情况已经变得迫在眉睫。
因为《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还存在着不确定的风险。
到目前为止,这款超梦的开局表现确实不怎么样,非常符合陈涉的预期,但是陈涉也不敢完全掉以轻心,万一一通宣传之后,李云汉又蹦出来莫名解读了一番,导致这款超梦再度大火呢。
到时候三种风险必然一起飙升,钟摆原地起飞,陈涉差不多也可以为自己安排后事了。
陈涉感到强烈的危机感,觉得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必须尽快想想办法。
不仅如此,他能够感觉到周围的黑色潮水正在不断的积蓄力量。很显然,艾普西隆还在源源不断孜孜不倦地从时空界将自己的通感力量给传输过来。
余烬不断磨练对陈涉灵能的提升虽然也很快,但效率已经在逐渐降低。
毕竟余烬的各种战斗技巧已经很成熟,越往后提升的幅度就越慢,哪怕是继续提高难度,余烬在达到自己的技巧极限之后,提升也会变得微乎其微。
所以陈涉必须得想办法给艾普西隆的力量找一个出口,想办法去宣泄掉。
此时,艾普西隆正在不远处悠闲地喝茶。
他已经看到了陈涉,也知道目前陈涉的状况不太乐观,所以艾普西隆觉得陈涉多半会跟自己聊两句,哪怕是聊聊天之类的。
毕竟在这个世界中,严格来说,只有艾普西隆是知道陈涉全部秘密的人,也只有在艾普西隆面前陈涉才能毫无顾忌地说出自己内心的全部想法。
但是没想到艾普西隆刚刚喝了一杯茶水,扭头一看陈涉已经不见了。
艾普西隆陷入了沉默,嘴角微微抽动。
……
从自己的意识世界中出来之后,陈涉在办公室里来回踱了几步。
他脑海中已经有了很多的预案,但是此时很难决定到底应该采用哪一个。
就在这时,他的手环响了。
全息影像中,周雷说道:“陈总。刚才体验店里那个奇怪的客人又来了,他看到您不在说让我给您传个话。”
“他说如果明天晚上的行动一切顺利,那么等到后天的时候,他会再来登门拜访,奉上谢礼。”
周雷并不知道格兰瑟姆的身份,只记住了他是一个比较奇怪的客人,每次来都要跟陈总和张思睿在会客室里密谈一番,但具体谈了什么谁都不知道。
陈涉不由得精神一振:“我知道了。”
结束通讯之后,陈涉又快速地在办公室里面走了几圈。
时空骑士团终于要动手了!
虽然陈涉再三叮嘱格兰瑟姆要小心谨慎,不要太过仓促,但是陈涉巴不得他们能尽早动手,再这样耗下去,陈涉是真的有点顶不住了。
因为藤堂裕贵显然不蠢,虽然他有点刚愎自用,但陈涉始终都没能真正的骗过他。
藤堂裕贵始终都对隶山科技怀有一种莫名的警觉,而一旦找到合适的契机,这种警觉就会不断发酵、膨胀。
对于陈涉来说,想要尽可能的在短期内让风险值大幅降低,就必须想办法干掉藤堂集团在黎明市的分公司。
否则这些风险不断积累,总有一天会出大问题。
陈涉也没想到,最终还是要走到这一步。
之前反抗军定的计划是三个月赚够钱买军火,先拿藤堂集团在黎明市的分公司开刀。
陈涉觉得这个计划风险太大,完全没有必要,所以想尽办法将反抗军的注意力转移,想要拖慢这个计划。
结果没想到从2月份到5月份正好三个月。陈涉还是不得不准备跟藤堂集团的分公司正面对抗。
当然,具体的计划跟原先的计划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别。
原本反抗军基本上可以说是没有任何计划,只是想着挣钱买军火和大型装备,然后就直接去打藤堂集团的分公司和野外基地,这个计划的成功率显然非常低。
而现在,陈涉不仅可以让时空骑士团去打头阵,还有李阿姨这样的野生高手可以帮忙。
到时候把基地车也拉上,直接拖家带口一波流。等到藤堂集团和时空骑士团打的两败俱伤再冲上去,坐收渔翁之利。
相比之前的计划显然稳妥了许多。
当然陈涉也很清楚,这个计划也并不是100%能够成功的,因为陈涉现在也不知道时空骑士团和藤堂集团真正的底细,不知道这两方势力的真实实力。
万一时空骑士团进攻受阻之后,选择撤退呢。
或者万一藤堂集团有一些潜藏的实力没有暴露出来呢?
任何一些不可控的因素,都有可能导致这次的计划功亏一篑。
而一旦失败,恐怕这支反抗军就要覆灭在荒野上了。
这种冒险行为让陈涉感到非常矛盾,但是他也很清楚眼下确实没有其他的选择。
这次的机会千载难逢,如果没能抓住,那么以后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
因为藤堂集团的总部一定会派出更多的力量前来支援,而奈落计划一旦成功,藤堂集团总部必然会对黎明市这边的分公司无比重视,藤堂裕贵说不定会获得陈涉无法想象的海量资源。
而时空骑士团也失去了再次跟藤堂集团死磕的理由,他们还是会继续收集时空粒子,绑架流浪汉,谋划一些非常危险的活动。
陈涉思前想后,觉得这次的机会必须抓住。
即使实力不够也没关系,因为他还可以强行借用艾普西隆的力量,虽然这会让艾普西隆的通感力量增长速度变快,让陈涉之后的走钢丝变得更加凶险。但为了确保彻底的胜利,确保反抗军士兵们少一些牺牲,陈涉别无选择。
想到这里,陈涉给张思睿和赵震拨了一个通讯请求,告诉他们召集所有负责人晚上召开反抗军高层会议。有非常重要的任务要布置。
……
与此同时,藤堂裕贵正看着镣铐手环和揭棺而起游戏舱的销量数据。眉头紧皱。
“没想到千算万算,竟然还真的让他们把这两款产品给卖出去了。”
“难道是陈涉早就已经算计好了吗?”
“不,不可能。”
“矿潮的出现本来就是一个小概率事件。而且这次的矿潮,也是在阴差阳错中出现的,如果不是因为奈落计划的泄露,我们也不会大肆宣扬矿潮即将出现的事情。”
“也就是说这次矿潮的出现是一个连锁反应,完全无法预知。陈涉如果真的能够预知这一点,那他肯定不是普通人,而是预言家职业。”
“更何况,陈涉研发这两款新产品已经是一个月以前的事情了,他不可能在那个时候就提前预知到矿潮即将到来。”
“而从他在发布会的表现来看,陈涉显然对这两款产品挺满意的,这一点应该不假。”
“而且陈涉对于新超梦的解读显然也让李云汉和林鹿溪两个人感到意外。”
“从各种角度来看,陈涉都应该是一个没什么太大威胁的对手。与其担心他还不如多担心一下李云汉或者张思睿,毕竟陈涉作为老板,反而是最怂的。”
藤堂裕贵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本来他对自己的分析非常自信,一向是算无一策的状态。
但是最近却总是感觉有一种危机感,正在临近。
这种感觉让他寝食难安,但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真正来源。
“可能是我太多虑了。”
“奈落计划终于有了重大突破,总部那边也高度重视,算起来总部的企业军支援应该再有三四天就能抵达。”
“只要援军到达,时空骑士团应该也不会再造成任何危险。”
“不过话说回来,奈落计划在各个分部都有,唯独我们黎明市分公司取得了重大进展。只要不出意外,我就可以顺利的进入高层,甚至争夺藤堂集团的家主之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