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虚拟尽头 > 第61章 杜观棋的疑问(求订阅!求月票!)

杜观棋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真的会在超梦中体验流浪汉的日常生活。
虽然杜观棋在很小的时候,就因为生病导致不能说话,但他出生在一个相对富裕的家庭,受过良好的教育。
而在之后不论是办真理广播还是继续思考这个世界的本质,杜观棋都受到了一些朋友和支持者的帮助。生活谈不上多么富足,但也衣食无忧,不需要为每天吃什么而发愁。
但是在《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中,一上来就让杜观棋以这名流浪汉的视角体验了这种真正令人绝望的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严寒中,这名流浪汉要去翻找附近的垃圾桶,垃圾桶里可能有剩下的食物,也可能有一些危险物品。
这些垃圾桶时不时散发出一阵恶臭,找到的食物多半也已经腐烂变质,但是对于这些流浪汉来说,他们没有任何选择。
偶尔会有好心的路人,向这些流浪汉伸出援手,给他们一些零钱。这时候,流浪汉可以去一些街边的小店买一些面包裹腹,他们不能进入一些大型的商超,因为会被门口的保安给拦下来。
在刚开始的时候,这名流浪汉还会尝试着去找一些零工,但是没有任何店铺会雇佣流浪汉进行工作,因为体面和干净的穿着是这些商店对于雇员的最低要求,谁也不希望一个浑身散发恶臭的流浪汉,把自己的顾客全都赶走。
而这些店铺也不可能为流浪汉负担住处,衣着等等费用。
想要去那些大公司求职,就更加不可能了。根本走不到门口就会被保安给拦下来,驱逐出去。虽然流浪汉解释说自己是来面试应聘的,但是大企业有自己的招聘途径,又怎么会允许一名流浪汉进去面试呢?
哪怕这名流浪汉一再声明,自己曾经有过稳定工作的经历,做事非常认真、踏实肯干,也无济于事,因为这样的人太多了。公司连雇佣正常的人都顾不过来。
而最让人绝望的一点是,流浪汉与流浪汉之间并不会互相帮助。
有时候这名流浪汉因为太累太困了,在街边躺下睡了一觉,而在醒来之后他的帐篷、食物甚至鞋子就都被其他的流浪汉给偷走了。
他只能赤着脚走在冰冷的雪地上。雪地下可能藏着碎石或其他尖锐的东西,把他的双脚割得鲜血淋漓,又很快因为寒冷而失去知觉。
所有的这些感受,以一种非常真实的形式传递给杜观棋。
第三人称视角虽然削弱了代入感,但却并没有削弱负面情绪的传递,而且还让杜观棋心中莫名的出现了一种感同身受的悲凉。
因为他就像是一个匆匆的过客,一个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人以上帝视角看着这名流浪汉走过他的一生。
这名流浪汉明明曾经有过不错的工作,也有不错的专业技能,可是在沦为流浪汉之后,他仿佛瞬间与整个人类社会发生了隔绝。这个世界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屏障,将他与人类发展的一切成果和财富给完全隔离了开来。
他努力地想要融入其中,但是却屡屡碰壁。
这道墙壁可以是宏伟的公司大门,可以是商场门口的保安,可以是路人在嫌弃中带着些许憎恶的眼光,也可以是其他流浪汉看到可以抢夺的物资时脸上那种贪婪和狠厉的眼神。
于是,这名流浪汉只能艰难地生存。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坚持到明天。
如果明天运气不好没能在垃圾桶中翻出过期的食物,没能找到足够的废品作为燃料,如果他不幸地被其他流浪汉所抢劫,被打伤或者生病,那么也许今天他所经历的痛苦就会成为他人生中最后一幕的记忆。
在这个过程中,杜观棋发现自己可以在某些特定节点影响流浪汉的行为。
例如流浪汉今天去哪里搜寻食物,手中少量的现金应该如何分配等等。
但是杜观棋只能在一些特定的节点做出选择。有些选择做出之后可能会事与愿违,而有些时候可能压根就不允许进行选择。
例如,主角在偶尔获得一些好心人的零钱施舍后必然选择去买一张彩票,充满期望地刮开,而后又充满失望地再三确认之后把它扔到面前的铁皮桶里焚烧取暖。
在这个过程中,杜观棋不能做出选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名流浪汉充满希望地买了彩票又充满失望地把刮开的彩票扔到铁皮桶里焚烧。
杜观棋发现,在第三人称视角之下,自己虽然可以对流浪汉的心情产生无限的同情,能够感受到流浪汉的种种复杂情绪,但是这种视角抽离了代入感,让他能够以一个旁观者的心态去看到这一切,自然也能够产生一些思考。
杜观棋有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同时又对这个世界的存在合理性产生了深深的疑惑。
对于流浪汉,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四肢健全的正常人无法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养活自己。也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流浪汉还要执着地每次都要去购买彩票,追求那个虚无缥缈的可能性,继续浪费自己可以用来购买食物的那一点可怜的现金。
同时他又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超梦中的世界,明明就没有时间雪,没有可怕的时空生物和时空活动,有大片大片的田地和资源可以利用。人们生活在真正美好的田园时代,不需要为随时可能出现的危机而担忧,不必担心一座超大型城市会在旦夕之间被可怕的时空生物覆灭。
可是为什么有这么多流浪汉仍是城市中的局外人?
他们的劳动力就被这样严重地内耗掉了。对于这些流浪汉而言,这个世界只给了他们一个悲惨的人生,而对于这个世界而言,他们也损失了流浪汉可能带给这个世界的无限可能。
在这种世界观中这种设定难道是合理的吗?既然没有时空粒子和时空生物,那么这个社会为什么还要对同为人类的流浪汉如此残酷呢?
杜观棋很想和这款超梦的作者探讨一番,有些话他不吐不快。
但是超梦显然没有到此结束。
在流浪汉即将山穷水尽之际,一个附近酒吧的小商贩出于同情给了他一些现金。这让流浪汉非常感激。
紧接着,在杜观棋的视野中,整个世界陷入了定格状态。刚刚接过现金的流浪汉和转头走回自家酒吧的小商贩身上出现了高亮的标志,这意味着他可以在这个时间节点选择任意一个主角作为主视角进行体验。
选定了主视角之后,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他接下来做出的一系列决定。
如果继续选择流浪汉,那么就可以妥善地利用这笔钱过上一段可以勉强维持的生活。但因此也就看不到小商贩的故事线所讲述的内容。
反之,如果选择了小商贩,虽然可以体验另一条故事内容,但这名流浪汉拿到钱之后所进行的行为,就完全不受观众的控制。有可能流浪汉没有办法好好地利用这笔钱,这样一来就影响了他最终的命运。
这种形式的体验型超梦比较少。
绝大多数的体验型超梦都是一条完整的故事线,观众不需要考虑太多,只要始终按照制作人的想法体验整个故事就可以了。
但是《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就像是他的名字一样,始终在鼓励观众尝试一下另一种可能。
也许是让角色选择不同的行为,也可能是随时更换不同的角色。而在错综复杂的选择之中,编织出每个角色所经历的事件以及最后的结局。
杜观棋考虑一番之后还是选择了那名小商贩。
他觉得这款体验型超梦肯定要体验很多次才能捋顺清楚每个角色的每一种选择,并找到最佳的结局。
小商贩的生活显然比乞丐要好得多,他作为一家酒吧老板,可以说是衣食无忧,不用担心自己忍饥挨饿。
甚至还可以喝一些自己亲手调制的鸡尾酒。美妙的味道混杂着让人微醺的酒液,让已经习惯了流浪汉生活的杜观棋,感觉自己来到了天堂。
他仍旧可以为这名酒吧老板做出一些选择,帮助酒吧老板把整个酒吧的生意经营得红红火火,越来越好。
杜观棋注意到,这名酒吧老板非常自律。虽然很多人在这种绝望的环境下会选择用酒精来麻醉自己,但这名酒吧老板有着很好的调酒手艺却从来不贪杯,只是偶尔喝一点,始终让自己保持着清醒。
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诚信经营,积累财富,改变自己的命运。
但是紧接着酒吧老板的生活被街头帮派所打破。
那些帮派混混闯入他的酒吧收保护费,不仅砸了他的酒,还把他给痛打了一顿。
而后杜观棋又可以将自己的视角转移到其中一个街头帮派的小混混身上,体验小混混的人生。
之前在乞丐和小商贩身上杜观棋都没有体会到太多这个社会暴力和危险的一面,直到他带入了小混混的视角才明白原来这个世界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更加混乱。
时常出现的帮派火并,让附近的人都陷入巨大的危险之中。
这个世界没有机械义肢,也没有超凡力量,所以一支最普通的手枪,虽然在杜观棋看来只是现实世界中最低级的动能武器,就足以造成重大的伤亡。
孱弱的身体以及对于普通人体而言极具杀伤力的热武器,让超梦中这个平行世界变得无比危险,即使是维护秩序的警察在拘捕犯人时也要小心翼翼,稍微受到惊吓就只能选择打空弹夹来自保。
这一点甚至比杜观棋所在的现实世界还要更加混乱和无序。
毕竟在现实世界中,那些街头帮派没有这么多的渠道搞到大量的枪支,而DCPD虽然不怎么管事,但在应对大规模的帮派冲突时,会派出特别机动队。对于这些超能者来说,普通的动能武器无法对他们构成任何威胁,所以不需要像超梦这个平行世界中的警察一样时刻提心吊胆。
当然,如果说到犯罪的频繁程度,还是杜观棋所在的现实世界更加频繁一些,超梦中的富人区几乎没有犯罪时间,是真正的人间天堂。
只不过在超梦中他带入的是小混混的视角,会迫不得已地被卷入各种暴力事件,体验不到人间天堂的感觉。
在带入了小混混的视角之后,杜观棋发现这个小混混其实并不像最开始看到的那样穷凶极恶。
他的很多行为都是源自于帮派老大的指示,而且处于这样一个团体中,他其实身不由己,只能咬着牙去完成自己的任务。
因为这些事情即使他不做,其他的小混混也会帮他做,而且一旦被踢出帮派,迎接他的可能会是比死亡更加糟糕的下场。
所以他只能在这种愧疚又迷茫的情绪之下,继续去欺负普通人。因为他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去迫害别人,要么被别人迫害。
终于在一次帮派火并之后,小混混负伤倒地。他感觉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向终点,周围的人全都躲得远远的,没有任何人愿意上来拉他一把。
就在这时远处响起了救护车的声音。
躺在地上的小混混被吓得一激灵,他心中似乎充满了期待,但又充满了恐惧。
之所以期待,是因为他希望救护车是来救自己的,想着自己也许可以不用死可以活下去,但是以他的存款和收入,根本无力支付救护车的天价账单。
只是在他即将陷入昏迷之前,他看到了一个容貌俊朗、一团和气的老板。
显然是这名老板出于好心叫来救护车把他给救了下来。
紧接着杜观棋可以选择以这名老板的身份体验超梦。
而这次他才明白,原来这款超梦中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快乐可以给他体验!
这个世界虽然没有浮空车,但老板出行有专门的加长版豪华汽车,甚至还有私人飞机。
他坐在宽大的办公室中处理事务,所有的下属都对他毕恭毕敬。
在工作之余,他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度假,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在美食方面更是十分讲究。这与之前的三个人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让杜观棋感到最为震惊的是,各种海鲜大餐这些已经在旧土上完全消失的食物,无比真实地呈现在他的面前。
虽然只有10%的情绪传输,但这种美妙的味道和享受美食时的快乐还是牢牢地占据了杜观棋的大脑,让之前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都一扫而空,让他感受到一种单纯而又强烈的快乐。
杜观棋同样可以对这名老板的行为进行抉择,而让杜观棋感到非常意外的是,在做出不同的抉择之后,故事线也开始向不同的方向发展。
如果选择麻木不仁,对穷人没有同情,不计一切地追求个人利益,那么这名老板之前救助小混混的行为,实际上并不是出于善心,而是想要收买人心,利用这一笔医疗费的账单,把小混混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手上,让他去为自己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而这些帮派之所以争斗不休,陷入混乱也是因为包括老板在内的人的幕后唆使。一切都是为了打击竞争对手,为自己谋求最大的利益。
而如果选择助人为乐,与邻为善,力所能及地帮助别人,那么老板救助小混混的行为,就是一次单纯的善举。他因此和小混混以及之前的小商贩等等都建立了比较不错的关系。
这名老板凭借着自己所掌握的资源,尽可能地帮助这个世界上其他的善良的人。
直到这里杜观棋才觉得整个世界似乎合理了一些。
是啊,既然这个世界没有可怕的时空活动,又有着丰富的资源和充足的物资。那么人类为什么还要不断地互相争斗,互相残杀呢?如果是以国家为单位的战争也可以理解,但是在同一个城市中,为什么人们还都这样麻木不仁,事不关己呢?
此时终于一个出现了怀有善心的好人,让杜观棋觉得这个世界还不算太糟糕。
但是紧接着,在超梦的尾声,老板乘坐私家车出门的时候,被一辆来路不明的车辆撞上,一名歹徒下车对着老板不由分说地开了几枪。
老板的保镖没能及时反应。这名有善心的年轻富豪就这样倒在血泊中。
杜观棋没能看清楚歹徒的脸。他的视野逐渐暗了下去,整个超梦至此全部结束。
杜观棋彻底忍不了了,他好不容易才在超梦中体验到了一点爽感,很快又被最后这一幕给消耗殆尽。
“这个结局是什么意思?”
“是对我说,善良的人在这个世界一定没有好报?还是说看起来存在的美好,其实都是一种侥幸的,虚假的,而它们终将破灭?”
“这未免也太不合理了吧?这个世界的人们明明生活在如此安逸的环境中,可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好好地生活呢?”
之前好不容易出现的一点快乐和温暖,被这个不讲道理的残酷结局给无情击碎。而杜观棋对于这个世界观的费解,也再度达到了顶点。
不过在最后一幕出现之后,并没有像其他的超梦一样出现演职人员表,而是提示杜观棋可以进入到二周目。
在一周目中,观众虽然可以对这些角色的行为进行一些选择,但是还不能在4个角色中随意切换,必须按照流浪汉、小商贩、小混混和老板的顺序来进行体验。
但是到了二周末以后,从开头就可以直接选择某一个角色进行体验。可以将4条故事线从头到尾地走一遍,也可以在任何时候选择任何一个角色。
而这次杜观棋决定将4个角色的所有结局全都打一个遍。
一方面是他想要改变这些角色的命运,另一方面也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找到这款超梦中的漏洞,从而驳斥这种一点都不科学的世界观设定!
……
……
5月8日,周四。
陈涉林,鹿溪和李云汉三个人。在陈氏财团的总部接受天际网络集团的专访。
这次专访主要是围绕《另一种可能》这款新超梦进行的,是既定宣传方案的一部分。
对于天际网络集团来说,这也是个不错的机会,毕竟《余烬将熄》作为一款现象版的超梦,到目前为止仍旧有着不错的热度。在旧土的很多地方,实体版的《余烬将熄》,仍旧处于断货的状态。
而隶山科技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快速地开发出另一款超梦,当然值得期待。
再加上李云汉和林鹿溪这两位天才超梦制作人的加持,以及前段时间这两名超梦制作人遭到袭击的热度,可以确定,此次专访一经推出必然引发广泛关注。
对于追求热度的天际网络集团来说,当然是一个不容错过的机会。
这次天际网络集团还是派出了南希这名记者,毕竟上次的采访合作得比较愉快。
在进行专访的会客室中,南希一边指挥其他的工作人员布置采访需要的专业设备,一边跟林鹿溪等人寒暄。
“Lucy妹妹,最近怎么样?我一直特别担心你。”
“可惜绑架犯幕后的真凶还没有找到。不过你放心,舆论压力越来越大,DCPD肯定也会想办法破案的。”
南希再度对林鹿溪表示了安慰,而林鹿溪也请他放心,说自己最近的状态已经好多了。
当然所有的反抗军战士其实都对这次绑架事件的真相心知肚明,只不过大家都遵从陈涉的决定,暂时不跟藤堂集团起冲突。
网络上的舆论压力虽然还在,但DCPD又不可能真的去调查藤堂集团。实在不行也只能推出一个替罪羊,这也算是不是办法的办法了。
寒暄了几句之后,采访正式开始。
南希这次是信心满满,觉得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现,为《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做好宣传。
因为他预感到只要能够傍上隶山科技的这条大腿,以后自己的事业一定能够顺风顺水。
《余烬将熄》的成功已经证明了隶山科技在超梦研发方面的巨大潜力,说不定就是下一个长夜娱乐集团。在李云汉和林鹿溪这两个金牌制作人的加持之下,新超梦绝对不会差。
到时候新超梦火起来,南希自然也能凭借这次专访,进入到很多人的视野之中。
众人纷纷做好了准备,采访正式开始。
南希看向对面的这三个人,可以说这次隶山科技算是给足了排面。
李云汉和林鹿溪这两位金牌超梦制作人就不用说了,是整个隶山科技最宝贵的财产。陈涉不仅仅是公司的老板,同时也负责超梦的艺术设计,还在超梦中作为4名主演之一,扮演了一个关键角色。
虽说陈涉一点儿也不懂超梦设计吧,但不可否认,他对于隶山科技的超梦贡献也不小。
更何况采访这种露脸的事情,老板出面一下不也是挺正常的吗?
南希首先问出第1个问题:“据我所知,这款新超梦叫做《另一种可能》,网络上的数字版和正式的实体版发售时间确定了吗?”
李云汉沉默片刻,回答道:“其实,数字版昨天就已经挂到网上了。”
南希愣了一下:“啊,昨天就已经挂到网上了吗?抱歉我还真没太注意。可能是工作太忙,没有看到网上的相关宣传,不知道数据如何?”
李云汉说道:“数据有点不容乐观。老玩家们对这款超梦兴致不高,从宣传片到超梦正片的转化率特别低。”
很显然,李云汉的意思是说,有不少老玩家注意到了这款新超梦,但是在看完了宣传片之后就跑了,根本没有购买和体验这款新超梦。
而且数字版挂到网上之后,宣传资源才会全面铺开,包括这次的专访也是宣传计划的一部分。
所以到现在为止,《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还没有引发大规模的热度和讨论。
南希不由得有些诧异,一时不知道应该如何往下接话。
毕竟她这次专访的目的还是要吹一下这款超梦,让大家对这款超梦产生兴趣,结果一上来就聊到超梦的数据表现不佳,有点儿开门黑。
虽说宣传活动还没有大范围地铺开,但是在老玩家中这款超梦的口碑也不怎么样,甚至很多人在宣传片阶段就被劝退,这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显然情况相当危急。
南希想了想说道:“我觉得出现这种情况一方面是因为宣传力度还不够,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大部分玩家提前对超梦有了预期,他们想要体验一款跟《余烬将熄》差不多的超梦,所以在看到不同类型的超梦之后,才会产生一种心理落差。”
“我觉得两位制作人可以简单聊聊你们对于这款超梦的看法和理解,讲述一下它的深层内涵,说不定很多玩家又会回心转意的。”
“其实《余烬将熄》一开始也不被大家所看好,丰富的内涵完全没有被解读出来。当时也是李云汉先生,你对超梦进行了全面而深刻的解读之后,大家才能理解到这种内涵。”
“我相信新超梦应该也是如此。”
陈涉本来一直没说话,但是听到这里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干预一下了。
南希的这种行为,不是在给李云汉递刀吗?
《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是由李云汉和林鹿溪共同开发的,李云汉负责了几乎全部的剧本。
虽然这些剧本是按照陈涉的指导写出来的,但是李云汉在写的过程中肯定也有很多的个人理解。一旦他把这种个人理解给明确地表达出来,说不定就会凭借着他超高的知名度产生广泛的影响,给这款超梦在前期就带来大量的热度。
那肯定不行。
因为陈涉的目标是,让这款超梦刚开始不被人所理解,至少在商业上不能取得成功,而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才慢慢地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和影响。
如果刚一上来,它的内涵就被拆解个精光,岂不是坐实了隶山科技有反骨吗?
到时候各大财阀甚至银星联邦的目光投过来,隶山科技其实是反抗军伪装的这件事情有可能就瞒不住了,那就全完蛋了。
想到这里陈涉咳嗽了两声,向李云汉发出示意。
李云汉立刻心领神会,对南希说道:“其实这款超梦是群体创作的结果,并不是只代表我一个人的思想,所以我不太好用自己的方式给这款超梦做定性。”
“我只能简单地说一下,这款超梦在世界观上下了一定的功夫。这个世界产生的前提是源自于一个假设,那就是如果没有时空活动出现,田园时代发展起来之后,将会是一种怎样的图景。”
“所以我还是希望所有的玩家和观众能够不被剧透,以一种全新的视角来带入体验和思考这款超梦所要表达的内涵。”
南希稍微有些失望,她本来期待着李云汉会深度剖析这款超梦的内核,到时候她的新闻标题就可以写得更加劲爆一些。
但是李云汉却刻意地留了悬念,打了个太极拳。
当然南希也知道,李云汉作为制作人肯定知道这款超梦的内核到底是什么,只是他不想现在说出来,想要保留一些神秘感,这一点倒是也情有可原。
既然李云汉不说,那南希也就不好意思再问,想要转而去问其他的问题。
但没想到陈涉开口了。
“其实关于这一点,我倒是有一点自己的不成熟的见解,可以与你分享一下。”
南希不由得一愣,没想到竟然有意外之喜。这什么意思?难道老板和制作人在采访之前没有提前沟通过,没有形成一致意见吗?
怎么制作人不说,反而老板来说。
南希瞬间凭借自己强大的脑补能力,想象出了许多种可能。
也许老板和这两名天才制作人之间存在一些设计路线上的分歧,或者李云汉放弃了这个装逼露脸的机会,转而让老板获得更多关注。又或者李云汉的性格比较深沉内敛,而陈涉作为老板性格却比较张扬,爱出风头,所以才出现两种不同的选择。
似乎都有可能。
联想到之前,陈涉亲自去开镣铐手环和揭棺而起游戏舱的发布会,南希不由得在脑海中对陈涉的人物性格产生了一种猜想。
看起来这位老板非常爱出风头,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才华,不会设计超梦,也不太会设计产品,但是露脸的事情都是他自己亲自上阵的。
当然这位老板也有优点,比如说运气很好,而知人善任。否则也不可能获得李云汉和林鹿溪这两名金牌超梦制作人的支持。
而且他确实在艺术方面有着很高的造诣,只不过有的时候这种造诣似乎没有用对地方,设计出来的东西虽然艺术感十足,但是特别阴间。
想到这里南希说道:“当然了,陈总您请说。”
陈涉清了清嗓,以一种非常认真的语气说道:“其实这款超梦就是为了驳斥某些认为田园时代更好的思想。”
“我个人认为我们现在的世界其实很好,人们仍旧可以通过自己的奋斗改变自己的命运。而且虽然时空活动充满风险,但我们借助时空粒子研究出的各种科技也切实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各家公司都冲在对抗时空活动的最前线,他们研究着新的科技,传承着人类的文明。我们能够在这种危险的环境中团结一致。这未必不是一种幸福。”
“而一个没有时空活动的世界也不见得就那么完美,当人们没有外部压力的时候,反而会陷入勾心斗角。虽然没有了现在的科技树和超凡力量,但人们还是会用自己柔弱的身体研发出各种威力越来越巨大的武器,仍旧会陷入一种不断自相残杀的状态。”
“所以我觉得这款超梦,主要表达了这样一种思想。”
“怀念的田园时代不一定好,我们现在的这个时代也不一定差。大家还是应该一种乐观的心态去迎接现实中的生活,只要刻苦努力,总有一天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
陈涉的这一番发言,把南希给搞晕了。
南希看了看林鹿溪和李云汉,发现前者面无表情,没有任何想说的。而李云汉则是表情有些纠结,但是又不好意思开口。
在南希看来,陈涉的这番话显然非常不对劲,林鹿溪和李云汉显然都不太同意他的这种说法。
因为《余烬将熄》的世界观是一个令人绝望的世界观,但是在这个世界观中,制作人也表达出了余烬联合起来共同抗争的这种思想。
林鹿溪和李云汉显然都是持有这种思想的,他们对于现实世界应该有着一种非常迫切的改变愿望。
旧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相信大多数人都会认为旧土已经处于一种烂透了的状态。
恐怕只有极少数大财阀的高层人物,那些能够让自己的权势和地位一代一代传承下去的人才。会觉得旧土的现状也不错,应该继续保持。
甚至很多大财阀也对现状不满意,觉得街上的乞丐太多,恨不得把所有乞丐全都赶到荒野上,让他们自生自灭。
所以《余烬将熄》表达出的思想,其实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共鸣,所以才取得了这么好的销量。
但按照陈涉的说法,另一种可能显然完全抛弃了这种思想。
这款超梦描绘了一个没有时空粒子和时空活动存在的悲惨世界,用于论证现实世界其实也挺好的,让大家安于现状。
这不是瞎扯淡吗?
南希瞬间明白了,看来这个老板除了比较有容人之量又有艺术天分以外,其他方面还真是没什么优点。就连对超梦的内涵理解都错的这么离谱。
显然,李云汉和林鹿溪都不赞同他的说法持保留意见,只不过不好在这种场合当面打自家老板的脸,所以才憋住了。
对此,南希当然也是保持了高情商的状态。没有继续追问,而是岔开了话题。
“据说这款超梦非常新颖地选用了4主演模式,而且这些主演中竟然没有任何一名超梦明星。能不能简单说一下是有什么样的考虑在里面呢?”
陈涉沉默片刻说道:“我作为《余烬将熄》的主演,难道不能算是超梦明星吗?”
南希有些无语,心想这位陈总心里还真是没点数啊。
虽然你在《余烬将熄》里面演了开头那个劝退哥,但那毕竟是一款扮演类的超梦啊,体验类超梦的内容,就开头那几分钟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主演?
但是她当然不能把这些话说出来,只好打圆场说道:“陈总您当然是非常优秀的超梦演员,只是在知名度上可能还稍微有一点……”
陈涉微微一笑:“其实这一点呢,是我强烈要求的。”
“主要是我觉得自己在现实中就是一家公司老板,现在要扮演超梦中的老板,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舍我其谁呢。”
“当然啦,既然老板这个角色都是本色出演了,那么其他人的身份最好也是本色出演一下。我觉得这样拍出来可能更加真实一点。在拍摄的过程中呢,戏份的分配也会更加合理一点。”
南希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怪不得没有用任何的超梦明星,原来是陈总害怕其他的超梦明星抢他的风头啊。
这样一来陈总眼里面戏份最重的老板又能顺便享受一下,过一把瘾。而且其他的超梦演员都没有什么名气。不论是知名度还是演技,应该都不会超过他这样人设,还是能够维护住自己第一主演的位置。
这老板真的好心机啊!
不过这倒也完全符合他的人设。
南希又问了几个问题,虽然对于这次采访的内容不算特别满意,但是想了想应该也能够顺利交差了。
之所以不太满意,主要还是因为李云汉和林鹿溪这两个制作人没说太多,虽然他也问了一些问题,但这两个人不愿意透露超梦的内涵和具体剧情,只是简单聊了聊自己负责的这部分工作。
反倒是陈涉这个老板,一直在这儿胡说八道。
但是南希转念一想,这其实也是某种节目效果,说不定如实地把这个采访发出去之后也能引发很多人的关注呢。
想到这里,南希站起身来说道:“那么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了,非常感谢大家。”
“今天晚上之前,专访的内容应该就会出来,我们天际网络集团也会拿出许多的宣传资源来为你们进行预热。”
“那么在这里,预祝大家新超梦大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