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虚拟尽头 > 第59章 野外基地雏形(求订阅,求月票!)

思考许久之后,藤堂裕贵看向身边的幕僚:“对于隶山科技的这两款新产品,你怎么看?”
幕僚已经有所准备,稍作思考之后说道:“这两款产品不能说是比较失败,只能说是一无是处吧。”
“我甚至有点怀疑陈涉是不是因为《余烬将熄》的成功而彻底膨胀了,放飞自我了,以为自己随便做一个什么样的产品都有人买单了。”
“确实看不出来这两款产品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
“如果高科集团没有断掉他们的芯片供应,说不定还有一些希望,但现在……”
幕僚没有继续往下说,很显然他认为接下来的结果都已经注定了,不需要说的那么清楚。
藤堂裕贵微微点头:“正常人应该都是这样的想法。”
“按照常规角度来看,这两款新产品确实没有任何的吸引力。跟我们生产的手环和游戏舱相比可以说在任何方面都没有优势。”
幕僚试探着问道:“那您的意思是说可以不用理会了。”
藤堂裕贵摇了摇头:“当然不是。”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们所有的手环产品和游戏舱产品全部降价促销。争取一波把隶山科技集团的这两款新产品给直接打死。”
幕僚愣了一下,似乎有点儿没回过神来。
不是说这两款新产品构不成任何威胁吗?那为什么还要费尽心思地赶尽杀绝呢?
更何况藤堂裕贵表面上才刚刚跟隶山科技握手言和,说好了不再节外生枝的,怎么又改变了想法呢?
藤堂裕贵微微一笑:“所谓的握手言和,只是说不能再使用灰色手段,但是正常的商业竞争又没有关系。”
“我刚才说按照常规角度来看这两款新产品确实没有任何吸引力,但是如果从非常规的角度来看呢?”
“我注意到陈涉在发布会上说这不仅是一场发布会,还是一次艺术展。可能你觉得这是他在吹牛,但是我从那个雕塑上面确实看到了很强的艺术性,包括整个场馆内的宣传物料布置显然也是经过精心策划的。”
“再结合之前几次打交道的经验,我大致可以为陈涉画出一幅性格侧写了。”
“从目前看来,陈涉对艺术方面的理解,似乎还算不错,这算是他为数不多的优点。而且他对于自己的这种艺术天赋也非常的骄傲。”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把所有的精力全都放在考虑艺术天赋上,所以对于公司管理,超梦开发以及战略决策方面,就不怎么样了。作为一个领导者,他的表现还是有些软弱了。”
“更适合他的职位,应该是艺术总监才对。”
“不过如果认真考虑这两款产品的艺术性,并且联想到《余烬将熄》这款超梦对游戏舱的带动作用,我觉得它很有可能成为一个小众产品,在一定范围内翻身。”
“所以不能有这样养虎遗患的风险,我们必须果断出手打死。否则被隶山科技在手环和超梦游戏舱的领域站稳脚跟,对我们在黎明市的业务将会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我总觉得陈氏财团内部有高人,否则以陈涉这种孱弱的领导力,怎么可能发展到现在的规模,总不会是纯凭运气吧?”
“所以不能让它出现翻身的苗头,该下手还是要下手。”
幕僚有些无语,心想,正反话全都让你给说了。
行吧,谁让你是老板呢。
虽然这么干稍微有点儿不讲道义,但是在商战中本来也没有道义可言,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任何一个不小心的忽视都有可能会养虎遗患。藤堂裕贵如此重视隶山科技的威胁,虽然有点过于谨慎了,但也有一定的道理。
于是幕僚点了点头:“好的,我这就通知手环和超梦游戏舱的销售部门安排一个促销活动,下个月就开始促销。”
藤堂裕贵点了点头。
幕僚又说道:“对了,长夜娱乐集团那边又发来了通讯请求,说是想要跟我们继续合作。”
藤堂裕贵脸色瞬间一沉:“罗布·瑞恩还好意思再来找,我真以为我像三岁小孩一样好骗吗?”
“上次就是受了他的蛊惑,差点犯了大错,如果为了绑一个超梦制作人而耽搁了奈落计划的开发,总公司追责下来,我就只能切腹自尽了。”
“告诉长夜娱乐集团,想要对付隶山科技就自己动手,我们没时间奉陪。”
显然,藤堂裕贵虽然还保持着对隶山科技的警惕和吞并的渴望,但他并不打算跟长夜娱乐集团合作了,打算自己单干。
长夜娱乐集团实在是靠不住。
藤堂裕贵觉得只要奈落计划顺利完成,他就可以立刻调动分公司的资源,到时候吞下一个隶山科技还不是轻轻松松。
藤堂裕贵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叮嘱道:“对了,那个观棋先生找到了吗?”
幕僚摇摇头:“暂时还没有,这个观棋先生行事比较谨慎。我们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查到,不过应该快了。”
藤堂裕贵脸色一沉,说道:“立刻把他给我找出来,明明人就在黎明市。找了这么久还没找到,你们都是一群饭桶吗?”
“现在奈落计划的事情已经因为他的时空广播而小范围传播开了。虽然我们第一时间就压制了这些信息,没有造成太多的影响,但这样下去不是长远之计。万一引起某些跟我们敌对的大财团的注意,这件事情就麻烦了。”
“奈落计划不容有失,如果被其他大财团摘了果子,分公司所有人就等着一起切腹吧。”
幕僚感觉到压力山大,赶忙点头:“是,我这就去催,顺便再联系一下DCPD让他们配合我们进行抓捕,争取在这几天之内就找到那个观棋先生所在的位置。”
藤堂裕贵点了点头:“记住,手脚麻利一点,让他自然地死掉,不要留下把柄。”
藤堂裕贵叮嘱完了之后,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高强度的脑力活动,让他感觉到有些疲劳。
这些幕僚一个个的都不顶事儿,每次遇到问题还得他亲自考核,着实把他累得够呛。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藤堂先生,基地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奈落计划有了重大进展。只不过接下来的过程需要大量的算力和时空粒子,基地那边有些不够,所以来向您请示要怎么办?”
藤堂裕贵霍然站起:“立刻将其他仓库所有的时空粒子全都调到奈落计划的基地中,同时加强附近的安保。”
“不论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要把奈落计划给完成。”
幕僚提醒到:“藤堂先生,如果我们突然投入大量算力的话,可能会对散列空间造成一定的影响。到时候发生剧烈波动,恐怕也很难瞒得住。”
藤堂裕贵早有准备:“这个好办,你去找媒体炒作一下,就说矿潮再度来临,挖矿可能会造成全网运力紧张,芯片短缺。”
幕僚犹豫了一下:“这个理由恐怕很难遮掩过去。”
藤堂裕贵冷冷地说道:“不需要遮掩过去,只要混淆一下视线,掩护奈落计划顺利完成就可以了。”
……
……
5月3日,周六。
陈涉仍旧在体验店里一边雕刻,一边思考问题。
坐在他旁边的张思睿,则是每隔一段时间就抬起手环看一看数据,然后默默地叹了口气,又把手放下。
很显然,他是在看镣铐手环和接棺而起游戏舱的销量数据。
自从上周二开完发布会之后,这两款新产品就进入了销售阶段,只不过情况不容乐观。
不能说是销量惨淡,只能说是压根就没有人买。
虽然发布会当天的气氛十分火爆,而且发布会之后在网上也引发了热议,不少人都在纷纷讨论,但大家普遍都是一种玩梗的心态。
表面上看有不少人都在推荐这款产品,但实际上压根没有人真的会买。
稍微懂行一点的都把这个产品看成是一种整活,讨论得很热烈,但自己绝对不会脑子抽了去买这种产品。
而不懂行的那些人,他们虽然搞不清楚那么多的配置,但他们至少会认牌子认芯片,所以还是不会买。
总之到现在为止,生产的那一批手环和超梦游戏舱全都堆积在仓库里,根本就无人问津,一台都没卖出去。
张思睿肯定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公司其他的员工,甚至包括体验店的一些顾客也都替陈涉着急。
比如嵇永康就很忐忑,有点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做的宣传物料太阴间了,才导致了这种销量冷淡的惨案。陈涉还安慰了他两句告诉他发布会的现场氛围很好,只不过是大家暂时还没有发现这两款产品的优秀之处。
陈涉不仅没有任何着急的样子,反而还在催促生产线那边继续加速生产更多的产品。
陈涉还在总部抽空又手搓了一批芯片和通讯模块,保证了供应所以代工厂那边仍旧在继续生产。
除此之外,超梦那边已经进入拍摄和剪辑阶段,可能下周就要开始进行宣传预热了。
李云汉加入之后效率又有了显著的提升,不得不说反抗军普遍都有工作狂特质。李云汉工作起来更是经常20个小时不休息,保持高度集中的工作状态,这让陈涉看在眼里痛在心上。
恨不得勒令他立刻去睡觉,因为李云汉加的每一个小时的班,陈涉都觉得会转化为自己钟摆上的风险。
基地车已经被赵震派人拉到荒野上去进行建设了,现在应该已经初步在原定地点建设起了几个居住用的营房,采集时空粒子的采集场以及提供能源的高能电场。又从总部运送过去一批物资,分派了一批反抗军在那边驻扎。
这个荒野上的基地算是初步建设起来了。
不过陈涉暂时还没有去过,他打算过两天找一个合适的时机过去看看。
又雕刻完了一个雕塑之后,陈涉起身站起对张思睿说的:“三哥别闷着了,跟我出去随便走走。”
张思睿现在没心情逛街,不过还是站起身来陪在陈涉的旁边,毕竟他要负责保护陈涉的安全。
两个人离开体验店,就在附近的街区随便转悠。
陈涉发现附近街区的环境肉眼可见地变好了。
原本这一代因为鲨鱼帮和丛林帮两个帮派的争斗而变得很乱。街道两旁的店铺生意受到严重影响,没什么顾客,有不少店都被砸了,就此关门停业。
但是现在帮派的问题被周雷他们彻底铲除掉了,这一带也成了不少小商贩的乐土。在这里摆摊不会被收保护费,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商业环境又不错,还能够蹭一蹭体验店和酒吧的人流量。
所以不论是路边摊还是周边的店铺都红火了起来,一些店铺的租金也水涨船高。
陈涉让周雷顺便维护了一下周边的环境,虽然没有完全改变这一带街区有些脏乱差的面貌,但是至少治安问题已经得到彻底改善,跟周边的街区有了明显的区别。
这几家体验店就像是几把巨大的保护伞,将附近的一整片区域给覆盖了起来。
张思睿问道:“陈总,我们生产了那么多手环和超梦游戏舱,如果真的卖不出去,你打算怎么办?”
陈涉笑了笑:“那就正好我们内部消化,我正想给所有员工都换上新手环和新游戏舱呢。”
张思睿无奈地点了点头:“行吧。”
在他看来,这显然是个不算办法的办法。辛辛苦苦生产出来的产品全都内部消化,第一批倒是没问题,可是如果所有员工都已经换上这些产品之后呢。
总不能以后整个制造部门全都变成为自己服务吧,没有足够利润的话,终究是无源之水,没有办法进入良性循环。
但是张思睿也不懂这些问题,只能听陈涉的。
陈涉此时则是一边闲逛,一边注意留意附近街区的情况,尤其是路边的乞丐。
对于陈涉的行为,大家都没有太奇怪。
毕竟附近街区大部分人都认识陈老板,也知道陈老板有个癖好,就是喜欢跟乞丐打招呼。
自从夏立荣之后,其他街区的一些乞丐和流浪汉也纷纷跑来碰运气,结果还真有几个被陈老板看中了,在工厂里谋得了一份工作。
附近的人对于陈老板出巡自己的领地,也已经变得见怪不怪了。
还有不少人主动打招呼。
“陈老板下午好啊。”
“陈老板,新超梦什么时候上线啊等不及了。”
“陈老板,我们店里刚出了新品,要来尝一下吗?”
陈涉笑了笑,一一作出回应。他倒是不担心这些人会对他不利,毕竟认识之后他会跟这些人建立一定程度上的时空联系,只要不是有颜色很深的橘红色出现,就说明这些人对他没有威胁。
真别说,这条街在陈涉不经意间的经营下,反而在这个残酷的社会中产生了几分人情味。
陈涉走着走着,突然看到一个身上发出淡蓝色光芒的路人。
他本来精神一阵,以为这就是观棋先生。但是很快又意识到不对,因为他并没有穿着乞丐的衣服,而且也不像是在等人,反而一直在四下张望,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陈涉不由得眉头微皱,心想,难道这是6号的人?
可是他身上发出的淡蓝色光芒,明显说明他来自于时空骑士团。
也就是说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6号绝对不是李阿姨,而是一个具备通感能力,很有可能是时空骑士团的人。
会是格兰瑟姆吗?
陈涉并不敢确定,不过他隐约觉得格兰瑟姆和6号的形象不太匹配。
这名时空骑士团的成员对陈涉没有什么反应,很显然并不是每个时空骑士团的成员都有像格兰瑟姆一样看到时空联系的能力。
到目前为止,陈涉作为时空骑士团的外围成员,这件事情只有格兰瑟姆和他的跟班知道,而这次派来营救观棋先生的是一个普通成员,他显然不知道陈涉和时空骑士团的关系。
陈涉不动声色地又转了一圈。
就在他以为这次又要一无所获的时候,突然发现街角的一个垃圾堆里,似乎发出淡蓝色的光。
陈涉精神一振,带着张思睿走了过去。
这个位置距离体验店有一段距离,所以陈涉第一时间并没有注意到。此时他看向这名流浪汉,发现他虽然衣衫破旧,躺在垃圾旁边,但是两个眼睛却炯炯有神。似乎自带一种高傲的感觉。
他的年龄看起来30多岁,不过整个人却有一种饱经风霜的感觉,透出一种哲思。
陈涉几乎瞬间确定了,他肯定就是观棋先生。
同时也不由得感慨,果然思想给人带来的变化是很难遮掩得住的,虽然扮成了乞丐,可是气质一点儿都不像了。
也幸亏陈涉抢先一步找到了他,如果是藤堂集团先找到,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陈涉装作若无其事地靠近他,不确定附近有没有藤堂集团或者其他大财团的眼线,只是像对待其他乞丐一样弯下腰说道:“跟我来吧,我可以给你一份工作。”
观棋先生看了看他,喉咙里发出低沉的电子声音:“谢谢,但是不必了。”
陈涉愣了一下,因为观棋先生并不是在用自己的声音说话,而是用安装在喉部的一个特殊装置说话,他似乎是一个哑巴。
陈涉不由得恍然。
怪不得他自称为观棋先生。是因为他是一个哑巴,所以用了观棋不语的意思。
此时陈涉更加确定他,稍稍弯下个腰,低声说道:“观棋先生,想活命的话就跟我走,我可以保护你的安全。”
果然,观棋先生的双眼瞬间收缩,他上下打量陈涉似乎有些不确定,在经历了一番心理斗争之后,他最终点了点头,站起身来。
既然观棋先生已经来到了这里,就说明他已经几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没有办法从1号那里获得任何帮助,所以才迫不得已选择了6号这个谈不上最佳选择的方案。
陈涉暂时也没办法询问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跟张思睿一起带着观棋先生回到体验店,而后又乘坐专车,立刻准备返回总部再把观棋先生送到荒野上的基地。
……
一个多小时以后,观棋先生在陈氏财团的总部做完了全面检查,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之后,跟陈涉张思睿和十几名反抗军战士一起组建起了一只小型车队,前往野外基地。
之所以要做全面检查,主要是担心观棋先生身上有一些窃听或者定位装置,威胁到大家的安全。
在这个过程中,陈涉看到观棋蓝色光芒稍稍有些减退,出现了一些淡金色的底色,这说明两个人之间的信任正在逐渐建立。
很显然,观棋先生在决定跟陈涉走的时候,也是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下了莫大的决心。
而他对陈涉的信任初步建立,应该是因为进入陈氏财团总部之后确认了这家公司就是制作《余烬将熄》的公司,从而对陈涉产生了好感。
当然两个人互相之间还有太多的问题要问,只不过他们都选择保持沉默,因为危机还没有彻底解除。
直到车队远远的离开黎明市,众人才长出了一口气。
张思睿问道:“陈总现在可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陈涉看了看张思睿,又看向观棋先生说道:“我来给两位介绍一下。这位是观棋先生,三哥你应该听过他的一些思想。”
“观棋先生,我叫陈涉,他是张思睿,你也可以叫我7号。”
观棋先生愣了一下:“7号?你不该是6号吗?”
陈涉微笑着摇了摇头:“我截胡了,我觉得6号这个人不一定信得过。你还是在我这里更加安全一些。”
观棋先生沉默片刻说道:“好吧,我也不知道你们两个人的具体身份,走到这一步也只好盼着船到桥头自然直了。”
“不过作为一个财团的总裁,为什么要救我呢?除了把我作为筹码交给藤堂集团之外,我想不到任何的理由。”
陈涉笑了笑说道:“重新认识一下,我们真实的身份并不是陈氏财团,而是反抗军。”
观棋先生的双眼瞬间增大,显然陈涉的这个身份,让他完全没有想象到。
是啊,按照正常的思维考虑,在旧土上哪怕是一个普通的小财团,都是可以作威作福的存在,又有什么动力冒着被企业联合军彻底剿灭的风险去做反抗军呢?
只是观棋观察了一下这些人的表情,发现他们说的竟然是认真的。
张思睿也有些意外,没想到队长随便从街边捡了一个流浪汉,竟然就是时空广播中很有名气的观棋先生。
观棋先生的许多言论都在网络上产生了广泛影响,当然也是各大财团想要除之而后快的人物。虽然他的理念和反抗军并不完全一致,但在反抗大财团的目标和勇气上,二者足以成为坚定的战友。
陈涉问道:“观棋先生,你一直藏身在黎明市吗?”
观棋先生说到:“陈队长,以后直接喊我的名字就可以了,我叫杜默。或者也可以叫我杜观棋。”
“是的,我受到1号的帮助,一直在黎明市中。1号是某个财团中的实权人物,不过他是个好人,一直在暗中帮助我。”
“只是在前几天藤堂集团暗杀了我的4名弟子之后,也逐渐找到了我的位置,就连DCPD也在配合他们的行动。”
“原本1号为我安排了机票和假身份,我想逃到西部联邦区,但是在去往机场的路上,我又改变了主意,觉得不能冒这种风险。”
“我想到了6号说的话,于是打扮成了乞丐,躲在了那条街区。本来没抱太大的希望,没想到真的遇到了你。”
张思睿说道:“你的选择是正确的,如果藤堂集团真的不惜一切代价要抓到你,并且已经基本确定了你在黎明市,那么一个假身份是很难蒙混过去的。”
杜观棋叹了口气:“只是有些可惜。”
“在临走之前我销毁了所有数据。1号也说会帮我善后,把我住过的地方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也许今天晚上就会有失火的新闻传出来。”
“只是我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建立真理广播,这么久积累的成果,恐怕是要毁于一旦了!”
陈涉笑了笑:“没关系,重要的是你能够平安。至于时空广播,随时可以再重新搭建。”
“对了,把这个带上,以后你可以用它跟反抗军保持联系。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找我,不用担心被藤堂集团追踪。”
陈涉一边说着,一边把一个还未拆封的镣铐手环扔给杜观棋。
这次的小型车队携带了很多的镣铐手环,后面的货运卡车还装了好几台揭棺而起游戏舱。
这是陈涉为野外基地驻守的反抗军战士们准备的。
而在陈氏财团总部中的反抗军战士们,也会陆续更换这两种设备。
在大多数反抗军战士看来,这都是无奈之举,毕竟产品卖不出去,只能内部消化库存。
但陈涉知道这两种产品还是有意义的,尤其是镣铐手环,可以不依赖散裂空间就进行基本通讯的功能,在一些极端环境和作战环境下,会发挥意想不到的效果。
反抗军想要成功就必须做到所有装备全都自主化,否则大财团在产品里留的一个后门,可能就会让反抗军遭受灭顶之灾。
车内再度恢复了安静。
杜观棋眼睛微微眯着,很显然这些天一直紧绷的精神终于稍微放松了下来。他想要好好休息一下。
陈涉一边看着车外的皑皑白雪,一边思考着6号的真实身份。
“现在看来1号应该是黎明市某个大财团的实权人物,但是这个大财团好像并不像藤堂集团和冰原防务集团那样为所欲为,而且1号在这个大财团内也不是任意妄为的。”
“否则他完全可以非常强势地将杜观棋保护起来,不需要想办法把他送走。”
“而6号是时空骑士团的人,虽然他对于杜观棋表现出了一定程度上的善意,但是他的动机无从确定,毕竟时空骑士团的人到底要拿杜观棋做什么?谁都不好说,这群疯子还是不能绝对相信。”
“不过既然6号跟时空骑士团有关,那么也许可以解答我脑海中一直以来的疑问。”
“那就是为什么真理广播的聊天室开了这么久,却只有我们两个幸运听众进入聊天室呢。”
“即使时空广播的规则非常玄学,但这种情况应该也是某种小概率事件,有没有可能是6号在进入这个聊天室之后,就通过一定的手段改写了聊天室的规则,从而只有特定的人才能进入呢。”
“如果6号具备很强的通感能力,那么它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时空广播进行一些改动,也是很合理的。”
“总之这个6号的身份很神秘,还是得多加小心。”
不知不觉间,车队不断深入荒野,远处已经看不到黎明市的轮廓。
陈涉看向车窗外,外面是一片苍茫的雪原。此时并没有下着时间雪。也没有诡异的时空活动出现,蔚蓝色的天空中,万里无云映照着白茫茫的大地,竟然还有了几分美感。
陈涉突然有点理解,为什么很多流浪者宁可在危机重重的荒野中生存,在朝不保夕的聚落中度过自己的一生。
因为这里确实有大城市,没有的开阔和自由。
就在这时,车队缓缓地停了下来。
张思睿说道:“我们到了。”
刚刚睡得有些昏沉的杜观棋醒了过来,他往车窗外看了一眼,脸上露出茫然的表情。
基地呢?
这明明就是一片苍茫的雪原啊。
难道说这些人是藤堂集团请来的杀手,要把自己拐到荒野上给做掉不成?
杜观棋瞬间有一点慌。
不过他很快看到前方的一个小土丘,上面竟然打开了一道门。车队的车辆再度缓缓启动,依次进入。
杜观棋意识到自己想多了,原来反抗军的基地非常注重隐蔽性,在茫茫荒野上确实很难被发现。
此时众人进入的是一处地下的秘密基地,这是之前反抗军在野外的据点。
地下车库中停了许多辆故障车,之前张思睿去抢藤堂集团物资的时候,就是用了这些车辆。
而围绕着地下基地的那几个小土丘,其实就是展开之后的基地车以及营房,时空粒子采集场和高能电场等设施。
反抗军在这边一共建设了6个营房,每个营房都有大约3到4层楼那么高,可以容纳大约200名反抗军士兵正常居住。
当然目前还没有这么多反抗军战士进驻,只有100多人常住在这里进行前期的建设和保卫工作。
张思睿开始招呼这些反抗军战士,从卡车上卸下镣铐手环和接棺而起游戏舱。将他们原本的手环换下来,又将超梦游戏舱统一布置在其中一个营房中,作为训练室。
这些反抗军士兵在荒野也没什么事情做,这批超梦游戏舱到了之后,他们就可以到《余烬将熄》和《绝境之战》中进行日常训练。
有反抗军士兵带着杜观棋在其中一间营房中安顿下来,陈涉特意为他准备了一台揭棺而起游戏舱,并且预留了一些时空粒子,让他可以通过这台游戏舱继续收听时空广播。
只不过想要播报时空广播的话还需要特殊的设备,目前陈涉手头还没有,只能过段时间再想办法搞来。
不过对于杜观棋来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暂时安全了,可以好好睡一觉,终于不用再提心吊胆地担心藤堂集团找上门来。
安顿好了杜观棋之后,陈涉又安慰了他几句,告诉他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联系自己。
而后陈涉和张思睿穿上特殊的作战服,一起走出营地,查看这个反抗军新基地的全貌。
作战服务有着不错的防护作用,可以防止被时间雪侵蚀。
不过陈涉并不需要这种东西,因为他具有强大的通感力量,也自带诅咒学者的被动光环。
在来到荒野的第一时间,确定了没有其他的反抗军战士能够看到之后,陈涉摘掉头盔,呼吸了一下野外的新鲜空气。
时间雪对于他来说无非是弱化版的时空粒子,甚至可以直接吸收,不仅没有任何的坏处,反而还有好处。
所以荒野对于时空骑士团的那些疯子来说,才是最如鱼得水的地方,只不过他们时刻都在谋划着一些危险的活动,所以才一直活跃在各大城市中。
两个人爬上最中央最高大的那座小山丘,这里其实就是展开后的基地车,只不过几天时间过去了,基地车上方已经被皑皑白雪覆盖,形成了有效的掩护。
只有踩在上面的时候,才能感受到脚底正在微微的震动,那是基地车在正常运作。
而营房、高能电场和时空粒子采集场等设备则是分布在基地的周围,同样在皑皑白雪下,非常不容易被发现。
陈涉点了点头说到:“不错。”
相比于大城市而言,还是这个基地让他更加放心,更有安全感。
陈氏财团总部虽然恢宏大气,有巨大的车间,厂房和总部大楼,但毕竟是在各大财团的眼皮子底下。
而这个野外的基地则是在荒无人烟的荒野中。时空活动和时间雪是最好的掩护,不论做什么都不用担心被发现。
不过陈涉觉得这样一个简陋的基地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希望整个基地发展成为一座庞大的荒野城市,最好外围有着各种强大的防御类武器,构建得固若金汤,再多的企业联合军都打不进来,那就完美了。
只不过到目前为止,这些都还是陈涉脑海中的一个蓝图,显得遥遥无期。
一辆灰白色的采集车从远处驶来,同样有着跟基地一样的伪装色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察觉。
那是时空粒子采集场的采集车,它会在附近搜寻时空活动之后形成的时空结晶,采集之后运送回采集场并提炼成为时空粒子。
这些时空粒子一部分用于给高能电场充能,剩下的部分则可以储存起来。
只不过目前陈氏财团的野外基地还是要低调行事,不能搞得太大张旗鼓,所以也只生产了3、4台采集车,把附近小范围的时空结晶采集一下。
陈涉很喜欢这种从零开始建设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在玩一款模拟经营类游戏。
相比于打打杀杀、勾心斗角,还是经营与建设能够给他带来更大的乐趣。
陈涉说道:“等解决掉了藤堂集团的威胁,我们就把主要的精力转移到野外基地的建设上面。想办法在这里建立起一个固若金汤的堡垒。”
张思睿问道:“队长,你打算怎么解决藤堂集团的问题?我们要跟时空骑士团的那些人合作吗?”
陈涉纠正了他的说法:“不是合作,是利用。”
“时空骑士团太危险,跟他们合作等于与虎谋皮,只是我们现在没有更好的办法,毕竟光靠我们的力量根本没有办法对抗藤堂集团。”
“在必要的情况下,我可能会把所有的反抗军全都押上进行一场豪赌,你会支持我的决定吗?”
张思睿愣了一下,因为在他的印象中,陈涉队长近期的行事风格一向是以稳妥为主。行动竟然考虑要把所有反抗军战士全都押上,这种冒险的行为,有点不太像是陈涉队长的行事风格。
不过他还是说到:“只要有这个必要的话,我当然会绝对支持。”
“反抗军存在的意义就是消灭所有的大财团,哪怕为这个目标牺牲掉,所有人也在所不惜。”
“我相信其他人跟我应该也是同样的想法。”
陈涉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如果有其他的选择,他也不想冒这么大的风险,把整支反抗军拉上去进行一次豪赌。
但问题在于他没有选择。如果不抓住这次机会的话,可能永远都不会有机会了。而一旦错失良机,藤堂集团腾出手来报复,迎接他们的只能是更加糟糕的结果。
陈涉看着远处荒原上的皑皑白雪,陷入了沉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