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虚拟尽头 > 第53章 这一刀,来自超梦!(求订阅!求月票!)

杰罗拉莫帮的这群人很气,所以立刻就把之前的剧本抛诸脑后了。
他们本来是想挑衅店员的,结果没想到,反过来被对方给挑衅了!
而且,杰罗拉莫帮的这群人本来就充满了优越感,这也属于他们的帮派文化。
从老板到底下的小弟,一个个全都非常注重打扮,穿正装打领带,抽雪茄戴金表,就连机械义肢都得镀层金。
当然,杰罗拉莫帮作为一个没有大财阀直接支持的帮,他们凭借着良好的企业文化、不错的凝聚力和优良的组织架构,成为黎明市比较顶尖的帮派之一,也确实有优越的资本。
鲨鱼帮是什么?
之前只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帮派,见到杰罗拉莫帮的人估计都得绕着走,压根不敢得罪。结果现在,被一家超梦体验店给招安了,竟然还有脸在我们面前叫嚣?
这绝对不能忍!
双方三言两语,争吵就瞬间升温了,一言不合直接拔刀开砍!
在暗处的布亚诺不由得眉头紧皱:“这群人怎么回事!不是跟他们说过了,尽可能让对方先动手,探一探虚实吗?怎么上去说了没两句就打起来了?”
“不过倒也没大碍。虽然体验店很聪明,让鲨鱼帮的这些人出来挡刀,但鲨鱼帮的这些人战力太弱了。到时候血溅当场,反而场面会更加难以收拾。”
布亚诺完全信任自家小弟的实力。
跟大财阀的企业军打,那绝对是白给。但打一打其他的帮派,还不是手拿把攥的事?
先收拾了这些多管闲事的鲨鱼帮成员,再按照原本的剧本继续走,也是没问题的。
体验店门口周围这条街上的人已经瞬间散了个一干二净,显然大家都看出来,要出事了!
体验店里面的顾客虽然有点担心,但看到战火暂时没有波及到体验店,又默默地缩了回去。
很快,惨叫声响成一片!
双方都拿着冷兵器,而且是混战,很快就见了红。
但让布亚诺无比震惊的是,鲨鱼帮的这些小混混们竟然势如破竹一般,直接把杰罗拉莫帮的人给撵着打!
布亚诺定睛一看,只见鲨鱼帮的这些人不仅是动作干净利落、很有章法,而且武器也一点不差,手上竟然清一色的拿着C级合金战刀,所以对杰罗拉莫帮的这群人完全压制!
杰罗拉莫帮已经算是装备很精良的帮派了,这群人里有一部分拿的是D级的合金战刀,还有一部分就是普通的冷兵器。
结果,那些普通的冷兵器根本没法打,被C级合金战刀一下就砍成了两截,而其他人手中的D级合金战刀虽然好一些,不至于被一下子砍断,但也被压制得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曾海龙这些人可完全没有留手的意思,一时之间,大街上的机械义肢和残肢满天飞。
不论是廉价的机械义肢还是经过基因改造的手臂,都是一刀的事!
眼瞅着己方溃不成军,杰罗拉莫帮其他埋伏着的人也忍不住了,纷纷掏出怀中的枪。
再不动手,前边的这群人就要被鲨鱼帮的人砍光了!
布亚诺旁边的人也在不停地催促:“老板,快下令反击吧!”
只是布亚诺却一咬牙,说道:“反击个屁!快撤!撤!”
因为他刚刚给那名负责绑架林鹿溪的四级灵能波动精神念师拨了一个通讯请求,却迟迟没有得到回应。
再结合体验店门口目前的状况,布亚诺瞬间意识到,出事了!
他现在无法确定到底是自己被利用了、被当做了可以随意牺牲的炮灰,还是之前说好万无一失的计划出现了纰漏。他只知道,这家体验店绝对是超出了自己想象的硬茬子,惹不起!
那些鲨鱼帮的小混混们,之前还是一些根本不值一提的小人物。
但是短短的两个月过去,他们不仅在隶山科技的支持下拿到了这么多好装备,而且战斗技巧竟然有了如此大幅的提升,简直就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
他们尚且有着如此的战斗力,那等体验店的店员们亲自下场还了得?
眼见旁边的人还没有回过神来,布亚诺再次下令:“还愣着干什么?开枪掩护,撤退!”
其他的帮派成员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掏出枪,想要且战且退,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然而就在这时,布亚诺听到自己的后方一片混乱!
他一转头,这才发现穿着隶山科技体验店制服的员工们,如同凶猛的狼群,直接从后方杀来,把杰罗拉莫帮的这些人给冲了个七零八落。
这些人手里同样拿着C级合金战刀,而直到看到了他们的身手,布亚诺才意识到,让鲨鱼帮的那群小混混拿C级合金战刀是多么的暴殄天物。
因为在这群店员手中,同样的刀发挥的杀伤力提升了好几个数量级!
杰罗拉莫帮的这些人压根没想到这些店员会突然毫无征兆地从后面杀过来,仓促之下才刚刚把枪拔出来,就已经被合金战刀给一刀两断!
“开枪,开枪!”
布亚诺大喊,枪声果然密集地响起,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多杰罗拉莫帮成员的惨叫声。
因为枪声并不是来自于这些帮派成员手中的枪,而是来自于体验店顶楼!
子弹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精准地打掉杰罗拉莫帮手中的枪、打碎机械义肢、打入小腿。
高级智能武器可以达到近似于自瞄的效果,打这些暴露在视野中手足无措的小混混,简直是一打一个准。
不过在这样的危急关头,杰罗拉莫帮也确实展现出了他们相对过硬的实力,并没有一触即溃,而是向着布亚诺靠拢,想要从附近的街巷中钻出去。
至于布亚诺,更是爆发出了强大的求生欲,好几个反抗军战士想要拦住他,竟然都没能成功。
毕竟是个三级能量波动的强者,又有大量的小弟掩护,这些反抗军战士想拦住他确实不容易。
周雷倒是想去拦截,但是他身边的几个杰罗拉莫帮的核心成员简直是杀红了眼,死命地拖住他,让他没办法抽身。
眼瞅着布亚诺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周雷急得大喊:“追上去!陈总说了,活要留人,死要留尸!一个都不能跑掉!”
作为这次行动的直接指挥者,周雷当然是想漂漂亮亮地把这次任务给完成,但计划赶不上变化,杰罗拉莫帮的人又不是猪,正面打确实打不过,但当了这么多年小混混,跑路技能早就练得炉火纯青了,否则也不可能在帮派火拼和DCPD的抓捕中每次都全身而退。
远处已经想起了警笛声,DCPD的警车应该正在接近。
……
布亚诺再度甩开一个跟上来的隶山科技体验店店员,总算是获得了片刻的喘息之机。
只是他丝毫不敢放松,还是继续跑。
途中他也打伤了几个店员,但不敢补刀,生怕被拖住就走不了了。
“邪门,太邪门了!这些店员,怎么比帮派的人还不怕死?”
“你们不只是体验店的普通雇员吗?”
“这些人一个个战斗力也太强了,这家体验店到底是招了一群什么人做店员!”
“还有这体验店,竟然在楼顶上布置了很多的智能枪械,可以直接覆盖一整条街……”
“可这一带原本只有鲨鱼帮和丛林帮这两个不成气候的小帮派而已,他们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才在体验店上布置了这么超规格的安保措施?他们的假想敌到底是谁?”
“亏大了,亏大了!老板的这个命令,简直就是把我们往火坑里推!”
布亚诺此时脑海中有无数个问号,前所未有地怀疑人生。
因为这个计划从头到尾,都完全脱离了他原本预想的剧本,每一个环节都难以想象的蹊跷!
本来以为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结果没想到却变成了一边倒的碾压。
现在的布亚诺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想这个体验店的邪门之处,也没办法再去考虑其他的帮派成员能不能脱身了,先保证自己能溜走要紧。
就算这家体验店很邪门,总不能把这次来的所有杰罗拉莫帮的人全都一个不留地抓起来吧?
那未免也太扯淡了,大财阀的企业军也没有这种执行力啊。
布亚诺在街巷中快速穿行,周围少数的几个围观的人已经四散奔逃,走得干干净净。
杰罗拉莫帮的成员,一般人可不敢招惹。
更何况远处刚刚传来密集的枪声,谁敢在这个时候冲上来作死?
唯独路边有个穿着连帽衫的人,一半脸隐藏在兜帽下,往这里瞟了一眼,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一般情况下,布亚诺遇见这种敢瞅他的路人,早就冲上去砍人了,但是这次他身上带着点小伤,而且还在躲后面随时可能到来的追兵,所以决定不跟这个人一般见识。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准备快速离开的时候,这个穿着连帽衫的人突然以极快的速度迎了上来!
此时,陈涉正在控制余烬的身体。
这种感觉有些奇妙,因为陈涉在控制余烬身体的同时,也可以自然而然地掌握余烬所有的战斗技巧,甚至因此对自己出手的最佳时机也有了判断。
这是一种在无数次生死时刻磨练出来的本能。
一直藏在身后的合金战刀瞬间砍出!
“铿”的一声,金属交碰的回声不绝于耳,布亚诺抬起自己的机械臂,硬是拦下了C级合金战刀的一击!
机械臂上留下了一道痕迹,但并未损坏。
因为布亚诺的这只机械义肢的外壳,也是C级合金!
作为杰罗拉莫帮的二号人物,布亚诺的机械臂当然不会差。
“你找死!”
在确定对方似乎只是一名二级能量波动的新人类之后,布亚诺瞬间怒气上涌,有点想不通对方到底哪来的勇气敢拦截自己。
新人类是公认最垃圾的职业,对方唯一有威胁的地方就是这把合金战刀,但布亚诺直接就可以用自己的机械义肢挡下来。
布亚诺可是三级能量波动的改造人,也就是主机械、副基因的途径。随着实力的增强,全身被机械义肢改造的部分就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大。
不过相比于纯粹机械途径的战争机器,改造人在以机械为主改造的情况下,也会通过基因改造提升自己身体的适应性,所以这种半人半机械的形态往往比战争机器有更强的战斗力。
要压制新人类,更是不在话下。
在布亚诺看来,自己只要用机械义肢挡住对方的刀,而后随便近距离几枪打过去,就能直接将对方给干掉。
而在此时,陈涉完全放弃了对余烬的控制,单纯作为一个旁观者存在,让余烬被战斗的本能所支配。
虽然陈涉在控制余烬的时候也可以运用这些技巧,但在千钧一发的绝境关头,陈涉也并不确定自己做出的选择是否绝对正确,还是让余烬自己决定,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出它真正的实力!
布亚诺以最快的速度举枪。
有句话说得好,七步之外,枪快;七步之内,枪又准又快。
虽说这个世界上站在最顶尖的强者往往都是使用冷兵器的高手,但在二级、三级能量波动这种鱼塘局,枪仍然是最好用的。
毕竟这个阶段使用冷兵器的人,往往既不具备诡异的通感能力,也不具备能挡住子弹的防御和躲开子弹的身法。
双方距离一旦拉近,使用冷兵器的余烬虽然获得了一击致命的机会,但同时也意味着它不可能躲开子弹。
布亚诺已经在脑海中写好了剧本,只要自己用左手的机械义肢挡住对方的刀,哪怕只是一个瞬间,也足以连开几枪、要他的命。
只是在这个瞬间,布亚诺突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看到对方隐藏在兜帽下的眼睛是绝对冰冷、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神。
这种感觉与对方的实力无关,却让布亚诺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一个仅仅只有二级能量波动的新人类,凭什么让自己心生恐惧?
但此时已经没有任何后悔的余地,双方都按照预期中的行动出招!
余烬手中的合金战刀并没有按照布亚诺预期中的轨迹砍在他的机械义肢上,而是划出了一道非常诡异的弧线,紧贴着他的机械义肢,自下而上砍向他的咽喉位置!
这一刀的速度说不上有多快,但对于位置的选择却极其精准。
布亚诺下意识地扣动扳机,刀光与枪火同时闪过。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枪声响起,余烬的背后立刻出现了几朵血花,血迹印染开来,全都在胸腹的致命位置。
巨大的后坐力打得他身形踉跄、七扭八歪,完全无力再砍出第二刀。
新人类虽然经过了基因改造,但仅仅是二级能量波动,也绝对不可能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用肉身扛住高级枪械打出来的子弹。
眼见着余烬已经必死无疑,布亚诺却并没有立刻转身逃走。
因为他的喉咙发出“赫赫”的声音,一道狰狞的伤口已经割裂了他的脖颈,一刀封喉!
这一刀,是余烬的绝境一击,是来自于所有在《余烬将熄》中受苦的玩家共同诞生的技巧。
所有《余烬将熄》中的玩家在不断提升的过程中,他们的技巧融入到了余烬身上,才让余烬在短时间内拥有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布亚诺在猝不及防之下暴露出了自己的要害,被一刀毙命!
他脑海中最后出现的是那道让他难以置信的刀光,对方几乎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与他同归于尽。
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这一刀到底是怎么砍出来的。
他很想问,至于吗?
显然,对方的打法一上来就是奔着同归于尽去的,这一刀砍出来之后不论成功与否,都必死无疑。
布亚诺想不通,自己跟对方明明无冤无仇,就算这个人跟体验店有关系,也犯不着跟自己以命换命吧?活着不好吗?
然而在他即将倒下、失去意识的瞬间,他看到那个已经身中数枪、重伤濒死的敌人,就像是一座雕塑一般碎裂成了无数的时空粒子,在街道的阴影中消失于无形。
只剩下那把合金战刀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过了没多久,周雷带着几个体验店的员工追了上来。
然而他们只看到布亚诺的尸体,还有一把似乎是店里统一配备的合金战刀。
……
另外一边。
李云汉的身形快速消失又出现,每次都会跨过一段距离。
暗杀者是主基因、副通感的职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利用时空能力隐藏自己,或者改变自己的位置。
之前李云汉直接制造裂隙,让自己的长剑穿过商务车的车门刺中那名精神念师,就是凭借着暗杀者的能力。
也正是因为李云汉有这种在反抗军中相当稀少的能力,才能放心大胆地自己一个人跑去长夜娱乐集团卧底,而不太担心自己的身份暴露被发现。
只不过这种能力并不是无限制使用的,每次位移也只能移动一小段距离,不能用于长距离的追击。
而藤堂集团负责接应的那名苦行者看情况不对,已经翻身从高速干道上一跃而下!
显然,短距离的追击战他肯定跑不过李云汉,但是从高速干道上直接跳下去这种事,却能给他一线生机。
因为苦行者是出了名的抗揍,这种高度摔一下也不会有大碍。
李云汉的嘴角微微抽动,高速干道离地面至少有十几米高,他的裂隙能力没办法跨越这么远的距离。
贸然跳下去也不太好,林鹿溪还在上面,李云汉也不确定对方有没有其他人在,不能贸然追出太远。
然而就在李云汉想要放弃的时候,他看到了有些离奇的一幕。
这位苦行者竟然直挺挺地摔了下去,直接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深坑!
按照常理来说,就算苦行者非常扛揍,从这种高度跳下去也该稍微卸一下力的,可他不仅没有卸力,反而如同倒栽葱一般直挺挺地头朝下摔在了主干道下方坚硬的地基上!
就好像突然大脑短路了一样。
紧接着,一声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
一枚枚直径只有两厘米的微型导弹密集地轰击在这名苦行者所在的位置,除此之外还有微型电磁炮和电弧脉冲补刀,瞬间就把那名苦行者给炸得像个布娃娃一样上下翻飞、血肉模糊!
李云汉不由得眉头一皱,看向开火的方向。
只见那个位置的空气发生了些许波动,光学迷彩逐渐褪去。
一个全身穿着机械外骨骼战甲、将本来面貌遮得严严实实的人,走了出来。
“机械念师?”李云汉做出了推断。
那名苦行者在空中直接倒栽葱一样地摔在地上,显然是遭受了精神攻击。而在此之后,又遭到了堪称小型军火库的密集打击,猝不及防之下瞬间就失去了战斗能力。
如果是正面战斗的话,不会发生这么一边倒的事情,但对方显然早有准备,让战斗变得完全没有悬念。
对方只有一个人,同时具备这两种能力的,只能是机械念师了。
由于机械与灵能的结合很困难,所以这实际上是比精神念师更加稀少的职业,也更加难缠。
而从刚才的战斗来看,这多半也是一名四级能量波动的强者,而且远比一般的四级要强。
“这么短的时间内,黎明市竟然突然出现了这么多高手……”
“这个人又是什么身份?”
李云汉的表情变得严肃,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敌是友。
就在这时,他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那是别人直接塞过来的:“告诉你们老板,这个藤堂的人我先带走了,等我问完了想问的,他可以来找我要。”
李云汉快速返回商务车,跟林鹿溪汇合。
……
隶山科技超梦体验店中。
店里的气氛稍微有些肃杀。
刚才体验店外面枪声大作,还伴随着阵阵惨叫,把店里的顾客都吓得不轻。
不过还好,那些帮派成员似乎是一触即溃,没能冲到体验店里面来。
有不少顾客不由得看向陈涉所在的方向,只见陈老板仍旧和往常一样,在面无表情地雕刻,似乎外面的这些风风雨雨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哪怕再大的事情也无法让他分心。
这份定力,着实有点可怕!
张思睿则是继续留在体验店里保护陈涉以及顾客们的安全,虽然不能亲自动手让他稍微有点手痒,但毕竟杰罗拉莫帮也不是什么狠角色,他还是相信周雷他们可以妥善处理。
不过这次店员们很有可能也会出现一些受伤的情况。
终于,陈涉长出了一口气,把手中刚刚完成的雕塑放在一边。
因为他刚刚操控余烬成功干掉了布亚诺!
其实陈涉一直在雕刻,并不是因为他定力好,而是他正集中意识控制余烬,所以并没有太多关心体验店的事情。
而余烬竟然能跟布亚诺成功地同归于尽,这个结果完全超出了陈涉的意料之外。
他本来只是操控着余烬在战场外围转悠,想逮几个漏网之鱼稍微练练手,检验一下余烬现在的战力到底如何。
结果没想到,反而逮到了一条大鲨鱼!
布亚诺可是三级能量波动,比陈涉和余烬都整整高出了一个等级,如果是陈涉自己在场的话,他肯定是崩撤卖溜,想方设法地苟起来,绝对不会去挑衅布亚诺。
但是余烬又不会真的死,本身就只是用一个单位的时空粒子创造出来的。
更何况陈涉想了想,这位明显是个关键人物,放他走了恐怕是后患无穷,让余烬拼死留住,说不定周雷他们就能赶过来。
只是没想到余烬的战斗力比陈涉想象中还要更加凶悍,竟然一个照面就成功地跟布亚诺同归于尽了!
当然,布亚诺明显是轻敌了,仓促交战之下他以为余烬只是个普通的二级能量波动的超能力者,所以并没有提起足够的警觉。如果他当时没有想着反杀,而是第一时间拉开距离的话,结果会如何还不好说。
但不管怎么说,余烬在纯粹的本能支配下砍出的那一刀,确实很帅,也相当的匪夷所思,完全超出了陈涉的知识范畴。
在布亚诺死后,余烬也很快维持不住、变成时空粒子消散,不过陈涉之前已经确认过,周围没有摄像头,也没有目击者。
虽然这个世界科技发达,但一来DPCD和黎明市的议员们并没有在全城都装满摄像头的义务,另一方面,层出不穷的帮派活动也不断地破坏周边的摄像头,普通人也认为摄像头会侵犯隐私比较排斥,所以摄像头在这种街区的覆盖率并不高。
如果是到了内城区、富人区,余烬应该就不能像这次一样大摇大摆地凭空消失了,一旦被摄像头拍下来,很容易火爆全网。
总之,这次的行动应该是非常圆满。
过了一会儿之后,周雷和曾海龙带着人回来了。
“陈总,来惹事的杰罗拉莫帮一个不漏,全都抓住了!死了五六个,都是负隅顽抗的,剩下的正在治疗。弟兄们都没有大碍,大部分都是轻伤,只有两个人枪伤比较严重,已经紧急救治以后送去医院了。”
“为首的是杰罗拉莫帮的二老板布亚诺,也死了,不过他死得稍微有点蹊跷……”
陈涉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了。”
布亚诺是死在余烬手里的,陈涉心里清楚,但肯定要保密,尽量不被别人知道。
从结果上来看,只要自己这边没死人,结果就能接受。
但这样显然还没完。
陈涉站起身来,跟众人一起来到体验店外。
此时,外面街道上的战斗已经停了,杰罗拉莫帮的那些小混混们全都双手抱头跪在地上,跪得整整齐齐。
布亚诺和其他几个死掉的小混混的尸体,也被扔在一边。
陈涉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虽然布亚诺实际上是他杀的,但当时完全是余烬的本能在出手。
此时陈涉看到这些尸体,微微有些不适。
毕竟他虽然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一段时间了,但内心仍旧是那个在和平年代成长起来的普通人,几具尸体给他带来的冲击不小。
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一方面是因为灵能所带来的精神力量让他能够迅速镇定,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他今天没有痛下杀手,那么躺在这里的可能就是反抗军的战士了。
既然这本身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那么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人的残忍。
谁死,反抗军的这些战士们都不能死,因为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应该牺牲的人。
就在这时,DCPD的警车也开了过来。
为首的警长看到这架势,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差点当场就想上警车开溜。
这什么意思?杰罗拉莫帮搁这团建来了?
看到这么多穿着杰罗拉莫帮制服的成员整齐划一地跪在地上,又看到连杰罗拉莫帮二老板布亚诺都变成了一具尸体,这位警长觉得,自己可能压根不该来。
他只是听到枪声和报案之后常规出警,只是没想到摊上的事比他想象中的要大。
周雷快步上前:“警长,一点小事……”
之前鲨鱼帮和丛林帮的几个冥顽不灵的小混混,都是周雷送去DCPD的警局的,所以跟这个警长也打过照面。
三言两语之后,警长露出了笑容:“这些都是公然破坏秩序的罪犯,既然贵公司体验店的利益受损,那按照《企业特别法》的规定,这些人就交给你们处理了。感谢你们为维护黎明市治安做出的贡献!”
警长说完,带着人走了。
他可不想跟这件事情牵扯得太深。
谁知道杰罗拉莫帮会不会报复?要是他把这么多人都抓进了局子,说不定反而诱发更加严重的后果。还不如直接扔给隶山科技,反正你们这么有本事,连杰罗拉莫帮的这群人都给轻易摆平了,那你们自己善后吧。
至于死没死人,他们才懒得管。又不是什么有钱的人死了,几个小混混的命也算命?
DCPD的警车来溜了个弯,又走了。
陈涉本来还有点担心会不会被DCPD找茬,但是现在看来,他显然高估了DPCD,也太低估了财团的特权。
周雷问道:“陈总,这些人怎么处置?”
陈涉看了看曾海龙:“全都送去工厂拧螺丝。不过,工厂的安保要继续加强,多抽调些人手把这些人看住了,如果有人想跑,就打断他们的腿!”
曾海龙感觉到陈老板的声音带着杀气,赶忙点头:“没问题!”
就在这时,张思睿来到陈涉旁边低声说道:“陈总,刚刚李云汉说,他跟林鹿溪在返回总部的路上被人伏击了。一个四级的精神念师、一个四级的苦行者,还有一个三级的篡改者。不过他跟林鹿溪没有大碍,具体的,等之后再详细汇报。”
陈涉不由得眉头一皱,脸色一沉:“什么?!”
……
此时,藤堂裕贵的脸色也跟陈涉同样阴沉。
“李云汉是五级能量波动的暗杀者?林鹿溪也是四级能量波动?”
“长夜娱乐集团给的这是什么情报!罗布·瑞恩!”
藤堂裕贵气得咬牙切齿。
之前那名精神念师和篡改者在执行绑架任务的时候,相关的画面也通过商务车上的摄像头实时同步到了藤堂裕贵这里。
但在李云汉刺出那一剑、林鹿溪接管了杰罗拉莫帮的商务车智能系统之后,画面就断掉了。
但结果已经不言而喻,这次绑架活动砸了,而且是一砸到底!
关键在于信息错误,让藤堂裕贵发生了严重的误判,完全搞错了李云汉和林鹿溪的实力,导致这次的绑架活动瞬间出了大篓子。
不仅如此,藤堂裕贵也发现他们现在根本联系不上藤堂集团派过去兜底的那名苦行者,他的手环和带定位功能的所有设备都已经被拆掉了,就连身上植入的定位芯片都被挖了出来。
现在这个人具体在哪,谁都不知道。
虽然目前还没有明确证据证明是隶山科技抓走了,但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隶山科技已经知道了是藤堂集团在针对他们!
而体验店那边,杰罗拉莫帮的行动也彻底崩盘,不仅是布亚诺死了,而且去的所有帮派成员,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成功逃走。
而最让藤堂裕贵感到震惊的是,张思睿甚至都没有出手,而且体验店的安保等级明显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这让藤堂裕贵觉得,这次的事情完全超出自己的预料之外,这让一直自诩为算无遗策的他,感到一种强烈的挫败感。
他阴沉着脸,快速站起身来走了两步。
“怎么办?”
“就这么算了?但我们的行动已经暴露,如果不能斩草除根,后患无穷……”
“可是,现在也不能直接撕破脸动用企业军,毕竟隶山科技还受到《企业特别法》的保护,而且‘奈落计划’正在关键时期,贸然行动风险太大……”
“混蛋,这次跟长夜娱乐集团配合,亏大了!”
就在藤堂裕贵快速踱步的时候,有一位幕僚突然闯了进来。
“不好了!”
藤堂裕贵不由得脸色一沉,他非常讨厌别人在他思考的时候打扰他。
但很显然这是十万火急的事情,幕僚也按捺不住了,匆忙说道:“我们基地存放时空粒子的2号仓库,刚刚被袭击了!”
“什么?!”藤堂裕贵瞬间变了脸色,这次他也没法淡定了。
他一把抓住幕僚的衣领:“谁干的?”
幕僚吓得咽了一下口水:“根据目前的情报,好像,好像是时空骑士团……”
藤堂裕贵不由得勃然变色:“这群疯子,彻底疯了!真是一群养不熟的狗!”
“立刻调集企业军,那些时空粒子非常重要,不容有失!死也得给我守住!”
……
……
晚上,陈氏财团地下,反抗军内部会议。
张思睿向所有负责人通报白天的战斗情况。
“体验店的战斗很顺利,杰罗拉莫帮的这些人全都被抓了,二老板布亚诺也死了。只是没有审讯出太多东西,这些小混混看起来不知道太多内情,这个命令是直接由杰罗拉莫帮的老板下达给布亚诺的。”
“现在布亚诺死了,这条线索也就断了。”
“李云汉和林鹿溪那边算是有惊无险,对方显然错算了他们两个人的实力。袭击的精神念师死了,篡改者也说他是直接从杰罗拉莫帮的老板那里收到的指令,不清楚真正的主使者是谁。”
“不过,除了这两个人之外,还有一个苦行者被身份不明的机械念师抓走,也许从他身上能查到一些线索。”
“按照李云汉的说法,这位机械念师似乎是队长的熟人。”
“此外,昨天藤堂集团能在荒野上的基地,有一个仓库被时空骑士团袭击,现场情况不明,但很有可能时空骑士团得手了。”
“因为他们撤退了。”
时空骑士团是一群公认的疯子,他们认定的任务一般是有两种结果:要么人基本上死完了但任务没有完成,要么目标达成之后撤退。
既然时空骑士团的人撤了,那说明他们很有可能已经把那个仓库中的时空粒子给洗劫一空。
听到这个消息,众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虽然跟时空骑士团不对付,但是一听说藤堂集团吃瘪,大家就都特别高兴!
当然,如果那些时空粒子是被反抗军抢走的,就更好了。
只是陈涉此时脸色阴沉,全身上下似乎萦绕着一种杀气。
因为他的心情很不好!
在开会之前,他又去看了一眼钟摆的情况,发现关注度风险再次飙升,已经变成了高。
这说明,今天的两次袭击事件绝非偶然,显然已经有大财团盯上了他们。
当然,肯定是盯上了隶山科技,而非反抗军,否则企业联合军早就打过来了。
目前陈涉他们的反贼身份还没有暴露,但也已经很危险了。因为大财阀对他们的围剿,已经开始了。
这个世界果然很危险,很不讲道理。
隶山科技到目前为止也只是出了一款极其火爆的超梦而已,非要说的话,顶多把李云汉千里投靠也算进去。而仅仅是这样,大财团就已经动了将隶山科技赶尽杀绝的心思。
因为在外界看来,隶山科技最具竞争力的,就是李云汉和林鹿溪这两个超梦制作人。
一边绑架两个制作人,一边找小混混挑事影响体验店周围的商业环境,这明显是要置隶山科技于死地!
如果不是李云汉和林鹿溪都是反抗军,而且外界都不知道他们的真实实力,这次还真要出大事了。
万一这两个人真被绑走了,后果岂不是不堪设想?
而且,这次的危机虽说算是顺利度过了,没什么损失,但这事绝对不会这么完了。
对方承受了这么大的损失,怎么可能善罢甘休?之后只会继续卷土重来。
一向求稳的陈涉,此时有了一种极度不安全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非常难受。
所以,怎么才能安全?
陈涉思来想去,只有一种办法。
在想办法保障自身安全的同时,尽最大的可能找到幕后之人,想办法在神不知鬼不觉之间,将他和他所在的势力连根拔起、彻底消灭!
只有做到这一步,才能重新获得安全感,才能让钟摆上的关注度风险再度回到正常的区间内!
只是这个目标说起来简单,又如何能够轻易做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