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虚拟尽头 > 第52章 “余烬”进入现实(求订阅!求月票!)

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陈涉当然是希望时空骑士团尽早动手。
毕竟对于陈涉而言,两边都是威胁,他们之间越早打起来,陈涉这边就会越安全。
格兰瑟姆站起身来行礼:“感谢陈先生为我解答心中的困惑,我准备告辞了。”
“临走之前,我想提醒陈先生一件事。”
“来的时候我发现,附近的街区中似乎隐藏着一些帮派成员,想要对您不利。如果您允许的话,我可以帮您收拾掉这些人,表达我的谢意。”
陈涉不由得一惊。
帮派成员?
他还真不知道,毕竟这些帮派成员应该是都隐藏在附近的街区,身上又不会像格兰瑟姆一样发出醒目的蓝光。
陈涉微微摇头:“不必,这点小事我们可以自己处理。”
格兰瑟姆点了点头:“告辞了,陈先生请多保重,时空骑士团的伟大事业还需要我们共同来完成。”
目送格兰瑟姆离开,陈涉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
还好格兰瑟姆比较尊重自己的意见,没有自作主张地动手,帮自己“解决麻烦”。
真要是时空骑士团动手了,那到底是解决麻烦啊,还是制造麻烦啊?
到时候这些帮派成员的尸体糊一整面墙,整条街怕是都不能要了。
虽然陈涉不清楚时空骑士团到底会怎么解决这些小混混,但陈涉脑补了一下之后觉得,应该不会是太人道的方式。
更何况在陈涉看来,时空骑士团这些人去端了藤堂集团的仓库才是正事嘛!区区小混混,犯不着让时空骑士团的人出手。
我这边的店员们,就能搞定了。
陈涉跟张思睿离开会客室,张思睿立刻把周雷喊了过来。
“去监控室。”张思睿说完之后看了一眼大厅,“李云汉和林鹿溪已经走了?”
周雷点了点头:“嗯,刚离开没多久。”
听到这个,陈涉稍微放心了一些。林鹿溪可是自己的宝贝制作人,这种打打杀杀的场合还是尽可能让她远离,万一有点磕磕碰碰那就不好了。
让李云汉护送她抓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也好。
然而张思睿却有点可惜:“如果他们两个留在这事情解决起来会更简单一些。我一个人要贴身保护陈总,不便直接出手。”
“算了,体验店的安保等级很高,应该也用不到他们。”
“先来监控室看一下周围的情况。”
监控室是前段时间才刚刚升级的,四面墙上都是各种显示屏,显示这几家体验店周围的高清探头。而在监控室正中央的平台上,是一个巨大的全息投影,将附近街区的情形全都清晰地展现了出来。
这是前段时间刚升级的一套智能监控系统,通过高清探头和智能算法,将采集到的图像全都处理成为全息投影,能够更清楚地看到周边的情况。
张思睿眉头微皱:“杰罗拉莫帮?”
陈涉问道:“怎么,这个帮派的实力很强吗?”
张思睿点了点头:“嗯,在所有没有大财阀支持的帮派里,算是最强的,基本上与刀川组这种帮派实力持平。”
“他们的地盘倒是跟我么这条街相隔不远,有可能是想要抢下这条街的生意。但也不排除是有人指使的可能性。”
“看他们现在的状态,应该是在等待时机,上门找茬。”
“这些小混混处理起来比一些企业军还要麻烦,主要是冲突不便升级。一旦冲突升级、过火了,可能会伤害到店里的平民、影响我们的生意。”
陈涉不由得微微皱起眉头。
他觉得这件事情有点不太正常。
按理说,之前体验店的员工出手,快速解决掉了丛林帮和鲨鱼帮这两个帮派,这个消息,杰罗拉莫帮不可能不知道。
他们知道体验店的武力等级远强于一般的帮派,却还是要来找茬,这说明什么?
要么说明他们是愣头青,或者给丛林帮来报仇的;要么就是他们背后有人指使。
那些大财阀,完全有动机指使这些帮派成员来针对体验店。
而这件事情解决起来的麻烦之处在于,现在已经到下班时间了,体验店的顾客很多。投鼠忌器之下,很难完全放开手脚。
这些小混混大部分都是烂命一条,真打急了,他们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万一造成大规模的平民伤亡事件,小混混们当然也是损失惨重,但他们背后的人估计要笑开花了。
更何况,这批帮派成员的出现,很有可能也是在试探体验店的战力。如果暴露的底牌过多,对隶山科技来说同样不是一个好消息。
所以,不能鲁莽。
既要尽可能地将冲突控制在可控范围之内,不伤害到店里的顾客;又要做好万全准备,实施如外科手术般的精确打击,并且尽可能隐藏自身真正的实力。
陈涉有思维加速挂,瞬间就完成了所有的思考。稳妥起见,他努力考虑到方方面面的情况。
周雷说道:“陈总,周围几家店的兄弟们随时待命,只要您一声令下,保证不让这些小混混们踏进体验店一步。”
陈涉一抬手:“不,你们先不动,对付几个小混混,没必要一上来就过分暴露我们的实力。”
“如果正面冲突,对方很可能会一触即溃,很难把所有人都抓住。”
“而且混乱中,无辜路人也有可能会受伤。”
“三哥你还是先不动,留在体验店里,不要暴露实力。周雷你去安排一下,让其他几家体验店的店员分派一批人,做一个反包围圈,盯住所有藏身在暗处的杰罗拉莫帮成员。”
“等我给出明确指令的时候,你们再一起出动。凡是今天来了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走,务必全部留下。”
“活要留人,死要留尸!”
“我们办事必须稳妥,明白吗?”
显然,杰罗拉莫帮的这些成员的情报可能没有及时更新。他们应该是要派出一小部分人硬闯体验店,而更多的人则是隐藏在暗处。
暗处这些人可以随时接应,可以制造混乱,甚至极端情况下可以用远程火力对体验店进行压制。
如果隶山科技的战力全都集中在体验店里的话,就算有几个高手杀出来,这些人也会一哄而散,很难全都抓到。
但他们显然漏算了一点,就是其他的几家体验店距离很近,刚刚施工完成,而且这里面的店员也是一个比一个生猛!
这也不能怪这些帮派成员,毕竟一来他们本来就没什么脑子,二来正常人也想不到隶山科技会把自家体验店扎堆放在一起,搞得跟碉堡群一样,还互相支援的。
至于帮派成员背后的人……可能是没考虑到这种情况,也有可能是考虑到了,但故意没跟杰罗拉莫帮的成员说。
总之,其他的几家体验店派上了用场。如果没有这几家店和店里面的那些反抗军战士们,想要把杰罗拉莫帮的这些成员全都一网打尽,还确实很有难度。
不过,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吸引这些帮派成员的注意力,让他们意识不到危险的临近。
现在杰罗拉莫帮的成员分布很明确,他们显然是打算分出一部分精锐力量上门找茬,而其他人则是隐藏在附近的暗处,伺机而动。
陈涉让周雷带着几个体验店的店员们埋伏在暗处将这些小混混反包围起来,但杰罗拉莫帮也很警惕,一旦发现端倪,还是有可能闻风而逃,没办法全都抓起来。
所以,正门这边也得想个办法,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才好办。
既要隐藏实力,又要吸引杰罗拉莫帮这些成员的注意力,该找谁来办这个事情比较好呢……
陈涉正在考虑着,体验店外突然来了一批人。
曾海龙带着原本鲨鱼帮和丛林帮的小混混们来了,轻车熟路地准备进去超梦游戏舱中继续玩《余烬将熄》。
看到这些人,陈涉不由得眼前一亮,有了一个计划。
他冲着曾海龙招了招手。
曾海龙不明所以,快步走了过来:“陈老板,有何吩咐?”
陈涉问道:“想不想重操旧业?”
曾海龙愣了一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陈老板这是什么意思?试探我有没有改邪归正?
他赶忙说道:“陈老板您放心,我绝对不会重操旧业!我们现在都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心中没有暴力,只有工作!”
陈涉有些哭笑不得,赶忙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是说,你们天天在《余烬将熄》中训练,但是却没有用武之地,多少是有些浪费了。”
“我问你们愿不愿意重操旧业,不是让你们再去欺压良善、收保护费,而是让你们做一个有理想、有担当的……混混。”
“放心,不让你们白白出力。不仅给你们加特别补贴,还给你们全员配齐武器和装备。”
曾海龙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露出欣喜的表情:“没问题啊陈老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陈涉又问道:“对手是杰罗拉莫帮的人,有信心吗?”
曾海龙一听,稍微怂了一下:“这个……我觉得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我们的冷兵器战斗技能都提升了很多,但是听说杰罗拉莫帮的人都装备十分精良,我担心……”
陈涉微微一笑:“装备的事好说,喊上你那些兄弟,跟我来。”
自从鲨鱼帮和丛林帮这些小混混们改邪归正,变成了代工厂里的工人之后,顶多也就是在《余烬将熄》里磨炼自己的战斗技巧,但自身的装备已经很久都没有提升了。
很多人虽然还带着武器,但单纯是防身的作用了。而且这些武器,对付杰罗拉莫帮的人
体验店里就有武器库,里边有不少合金战刀,将这些小混混全都装备起来绰绰有余。
……
与此同时,体验店外的街区中,杰罗拉莫帮的小混混们正在盯着体验店的动向。
布亚诺穿着一身正装,镀金的机械义肢夹着一根雪茄,烟雾袅袅。
他是杰罗拉莫帮的“二老板”,也就是“underboss”,简单来说就是老板最信任的亲信,同时也可以看做整个杰罗拉莫帮的总指挥官。
他只听命于老板,如果老板入狱或者就医,他就会暂时接任老板的位置,担任老板的代理人。
布亚诺是三级能量波动,在街头帮派的这个圈子里,已经是不错的高手了。
当然,布亚诺能做到这个位置也不是全凭实力,也靠脑子和关系。
至于杰罗拉莫帮的最高战力,是那名四级能量波动的精神念师,已经派去绑架林鹿溪了。
而杰罗拉莫帮这次让他来亲自负责此次行动,说明他们都对这次行动的危险性有着比较清醒的认识。
不过,布亚诺其实也并不清楚这次的行动跟藤堂集团的关系,他单纯只是按老板的命令来把体验店的生意给搅黄。
“老板,那两个制作人已经离开十多分钟了,我们还不动手吗?”旁边有人问道。
布亚诺抬起手腕,看了看金表上的时间:“那边差不多应该已经到绑架的预定地点了,我们再等五分钟就动手。”
“之前进去的那批人确定是原鲨鱼帮的成员吗?”
旁边的人点了点头:“没错,是鲨鱼帮和丛林帮的人。要改变计划吗?”
布亚诺摇了摇头:“没必要。本来就是不入流的帮派,这些人又已经很久都没再打过架,也没什么好装备,不需要考虑在内。”
“准备行动,负责找茬的人先上,探一探他们的虚实!”
……
此时,李云汉和林鹿溪的商务车正在高速干道上行驶,准备返回位于三号卫星城的陈氏财团总部。
商务车默认是自动驾驶模式,李云汉在前排驾驶位,林鹿溪在后排,两个人都没说话,思考着新超梦的事情。
突然,商务车的仪表盘上的智能屏幕瞬间一黑,车辆突然开始急刹!
而在道路的前方,有一辆大型的商务车横在道路中央。
李云汉瞬间反应过来,尝试着接管车辆切换到手动驾驶,但却没有反应。
李云汉眉头一皱:“不是黑客,是篡改者!”
黑客与篡改者的区别在于,黑客不具备太多的机械知识,虽然能黑进车辆的自动驾驶系统,但无法对车辆在机械层面造成影响,所以遇到这种情况可以手动接管车辆的驾驶系统。
但篡改者不仅精通黑客技术,同时还掌握着不错的机械知识,可以入侵机械并对其进行全面控制。如果不能从篡改者手中夺回控制权,那么切回车辆的手动驾驶系统也是无济于事的。
李云汉转头看向坐在后座的林鹿溪:“能重新控制车辆吗?”
但就在这时,李云汉突然感觉到大脑一阵晕眩,自己的精神受到了严重干扰,专注度也无法集中。
“不只是一个篡改者,还有一个超能力者或者精神念师……”
李云汉和林鹿溪所在的商务车虽然在高速行驶中急刹,但被篡改者操控的自动驾驶系统仍旧在完美地维持着车辆的平衡,没有让车辆在瞬间侧翻或者失去控制。
商务车以漂移的姿态划出一道完美的轨迹,横着停在高速干道中央。
而在高速干道来车的方向,已经有人将交通截断,倒不是担心伤及无辜,主要是觉得万一出现目击者处理起来太麻烦。
此时,藤堂集团派来的那名四级能量波动的苦行者在不远处,看着杰罗拉莫帮派来的那名四级能量波动的精神念师走向商务车。
那名篡改者虽然也是三级能量波动,但实际战力不强,而且也没必要出手,所以留在车里。
按照情报,李云汉也就是三级能量波动,林鹿溪多半是个普通人,这名精神念师先出手,应该已经通过精神攻击让两人陷入昏迷状态,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之中。
只要走过去,将两个人掳走,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然而就在这名精神念师靠近车辆的时候,车顶上突然发出轻微的咔咔声,自动武器站快速升起,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
虽然名义上是商务车,但在这种世道下,基本上也都配备了武器。自动武器站上配备了常规的动能武器和先进的智能武器,遇上重型装备当然是白给,但一般街头巷站拿来劝退敌人,是妥妥的够用了。
精神念师瞬间愣了一下,还以为是这名篡改者在跟他开玩笑。
因为这辆车已经完全处于篡改者的控制之下,车顶上这个类似于自动炮台一样的武器站是为什么会升起来的?
但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枪口已经开始向着他倾泻子弹!
精神念师的念力瞬间爆发,常规的动能子弹威力并不算很强,在念力爆发之下受到了一定的干扰。而精神念师则是瞬间推动自己往旁边一滚,躲开了这些致命的子弹。
但就在他滚出去的瞬间,一柄长剑已经直接刺穿了他的右胸!
精神念师只感觉到胸口一凉,随即他看到了让他完全无法理解的一幕。
在商务车的防弹车门上,出现了一个诡异的裂隙,而李云汉手中的长剑则是精准地穿过这个裂隙,给了他致命一剑!
按理说,即使李云汉的长剑能够刺穿防弹车门,速度也必然受到很大影响,不太可能伤到这个精神念师。
但这个诡异裂隙的出现,却让防弹车门的阻隔瞬间消失了。
透过这个裂隙,精神念师也看到了商务车内的情况。
只见林鹿溪的双眼紧闭,右手的数据接口已经与商务车连接到了一起。显然,她已经夺回了商务车的控制权,并且正在操纵车顶上的武器站,通过武器站的摄像头获取车外的视野。
而李云汉则是趁着这个机会,精准地一剑穿胸!
精神念师的脑海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情报有误!
之前他们拿到的情报说,李云汉应该只有三级能量波动,而林鹿溪是个普通人。
但现在看来,这个情报简直错的离谱。
李云汉不仅是五级能量波动,而且还是基因与通感的稀少职业暗杀者,至于林鹿溪也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车辆的控制权抢回来,多半是四级能量波动的算力相关职业!
一个三级篡改者、一个四级精神念师就想去绑这两个人,简直是太搞笑了……
只是有一件事情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李云汉是五级能量波动,所以几乎没有受到最初精神攻击的影响,但为什么林鹿溪也能保持清醒?
但他已经不可能再获知答案了。
合金长剑瞬间抽出,精神念师胸口鲜血瞬间狂飙,摔在地上。
虽然长剑穿胸而过,但他还有反抗能力,想要用自己的精神念力自救。
但下一秒钟,李云汉已经瞬间出现在他的身后,长剑穿过他的头颅,钉在了地上。
精神念师不同于其他职业,不仅掌握着强大的精神力量,而且身体素质也很强悍,有一定的近身肉搏能力,一道胸口的贯穿伤不足以致死。
而精神念师只要活着就有威胁,毕竟精神力量不会因为身体受伤而减弱。
所以李云汉下手很干脆,要留活口留那个篡改者就行了。
至于那个篡改者,已经被吓得懵逼了,他所在的商务车快速发动,想要逃离。
但林鹿溪已经控制着商务车上方的武器站,精准地打爆了那台商务车的轮胎。
李云汉本来想要去抓那个篡改者,突然眉头一皱,看向藤堂集团的那名四级能量波动的苦行者。
“你去对付那个篡改者,尽量抓活的。”
李云汉当然不想放走任何袭击者,他轻轻一震弹掉合金长剑上的血迹,快速向着那名苦行者追了过去。
而林鹿溪则是在武器站的掩护下,走向那名篡改者所在的商务车。
篡改者也尝试着用商务车自带的武器站反抗,但他还没来得及操作,显示屏就已经黑掉了。
林鹿溪拉开车门,脸上带着歉意:“不好意思啊。”
随即一记重拳砸在篡改者的头上,让他的头又跟商务车来了一次亲密接触,直接昏死了过去。
他的最后一个念头是:怎么回事,这隶山科技到底是个什么来头,怎么一个小姑娘手劲这么大……
……
此时,陈涉进入了自己的意识世界中。
他先是看了一眼钟摆,发现钟摆的速度相比与之前,有了明显的加快!
巨大的钟摆快速地晃动着,原本回落到了6左右的风险再度发生波动,又回到了7左右。
并且,代表关注度风险的指针还在不停地摆动。
这说明,未来这个风险肯定还有可能会继续变动。
陈涉快速锁定了风险提高的根源所在:关注度风险相比之前暴涨,已经到了“高”的程度。
陈涉不由得微微皱眉,意识到这次的情况恐怕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显然,这次杰罗拉莫帮找上门来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复杂,如果处理不当的话,过度暴露己方的实力,引发一些大财阀的关注,从而造成巨大的风险。
其实,陈涉这次进入自己的意识世界并不是想来看钟摆的,他是想看看“余烬”现在怎么样了。
自从上次直接给余烬扔了个骑士作为对手之后,陈涉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管它了,现在想着把余烬放出去,稍微检测一下它的战力。
当然,陈涉对余烬的战力没报太大希望,毕竟只是一个二级能量波动的新人类,估计也就比曾海龙这种小混混强一些。
但不管怎么样,陈涉得对余烬的战斗力有一定的预知,这样才能更好地做出平衡。
一方面不能让余烬提升太快,导致艾普西隆的力量快速增强;另一方面则是搞清楚自己加上余烬到底有多少战力,这样在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也能对自己的战力有一个清晰的预估。
之前陈涉特意把余烬扔到了一个山谷里,跟那个比他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骑士好好磨炼一番,不要打扰到自己。
现在差不多也可以检验一下余烬不断受死的成果了。
然而陈涉发现,艾普西隆就站在这个山谷旁,负手而立,看向下方。
陈涉不由得心中表示呵呵。
看什么看?你再怎么看,精神世界中的通感力量也不会快速提升的。
你想快速提升通感能力夺舍我,那我必不能让你得逞啊,宁可自己升级慢一点,也一定要把你压制住。
你就干着急吧!
陈涉觉得,艾普西隆此时肯定非常着急。
因为仆从升级能带动创造者升级,而陈涉压根就没有让余烬快速升级的打算。
按照正常的打开方式,陈涉作为创造者,应该给余烬循序渐进地安排敌人,同时不断地吃时空粒子增强他的实力。这样一来,余烬的提升会带动陈涉自身能量波动的提升,而艾普西隆的通感力量自然能获得更大的提升。
但陈涉反其道而行之,大家都别升级了,艾普西隆受到的损失自然也是最大的。
不用想,艾普西隆肯定是完全等不及了,每天就眼巴巴地瞅着,盼着余烬升级,所以才变成了一副望夫石的模样。
感觉到陈涉过来了,艾普西隆回过头来,露出了笑容。
“难道这也在你的计划之内吗?”
艾普西隆这一问带着戏谑的语气,把陈涉给问懵了。
什么意思?
他的这种快乐和自信,似乎不是装的。
陈涉感觉到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他赶忙看向山谷中,只见余烬和那名骑士正在缠斗,但是……
余烬似乎马上就要赢了!
从各个方面来说,那名骑士都比余烬要强得多。铠甲更厚、武器更长、力量更强。余烬手中只有一把短剑,必须精确地刺入铠甲的缝隙才能伤到骑士。
可反过来,只要他被骑士砍中一剑,基本上就可以从头再来了。
然而,余烬却是每次都能精准地控制自己的身体,每次都是在剑尖轻轻划过自己破烂衣角的瞬间闪开,而后用手中破旧的短剑刺入骑士铠甲的缝隙。
虽然伤害很刮痧,但只要如此不断循环下去,也能把骑士给活活耗死!
余烬和骑士明明都是么得感情的工具,但此时却打出了战场中那种惊心动魄的感觉,光是看着都让人觉得心跳加速。
但陈涉此时没时间激动,因为他察觉到了不对劲。
怪不得艾普西隆如此得意,显然剧本并没有按照自己预想中的发展啊!
本来以为这个强大的对手应该能反复送余烬去世,从而尽可能地限制它的战力提升,但现在看来,这种限制似乎并没有生效,余烬的力量还是在稳步地提升之中!
艾普西隆很是得意,很显然,他非常乐于见到陈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虽然你的计划看起来很完美,但似乎,你漏算了一点,就是你的超梦。”
“作为创造者,你所创造的一切造物,都可以与你产生紧密的时空联系。你制作的超梦能够给人带来非常特殊的能力提升效果,但反过来,人们在这些超梦中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也都会反过来,对你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所有玩家在超梦中提升的技巧全都汇聚起来,在余烬的身上逐渐积累,不断地冲击它作为新人类的极限……”
“终于,你在不经意间打造出来一个身体孱弱,但实战能力可怕的神奇仆从。而随着这个仆从的成长,这种成长也会反馈到你的身上。”
“看,它马上就要赢了。”
艾普西隆话音刚落,余烬已经再一次躲开骑士强弩之末的最终一击,而后将短剑直接穿过它头盔下的缝隙,刺入到它的咽喉中!
骑士颓然倒地,化为尘埃,而余烬则是失去了指令,呆呆地站在原地。
但陈涉能够感觉到,整个意识世界正在发生变化,那些深埋在意识世界中的时空粒子似乎在发生着某些奇异的反应,某种神秘的力量正在从余烬身上扩散开来,并逐渐影响到整个精神世界!
虽然距离成长为三级能量波动还有很远的距离,但这种力量的提升确实十分明显。
而且,余烬的提升绝非单纯的力量提升。
因为上次陈涉来看的时候,它还只是一个只懂得冲上去无脑送的铁憨憨,但是现在它就像是一个超级高手玩家控制的游戏角色,所有动作都是恰到好处。
不仅保持着绝对的精准度,而且还有着绝对的理智和冷静,永远不会有情绪波动,永远都会做出对当前战斗最正确的选择!
陈涉懵逼了。
他万万没想到,余烬竟然还能通过自己制作的超梦,跟体验超梦的人产生联系,并从他们之中获取力量?
艾普西隆哈哈大笑,他稍稍抬高双手,准备享受这力量增长的快感。
能够明显感觉到,这个具象化的意识世界似乎正在不断拓展,向着远处的边际延伸,那代表着陈涉自身的能量波动也在获得提升。
而艾普西隆显然在期待着周围的那些黑色的潮水比世界本身扩展得更快,能够继续向里面侵蚀。
但他想象中的一幕并没有出现,这些黑色的潮水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甚至还随着整个意识世界的扩展,看起来向外面稍微退却了一些。
艾普西隆的笑容再度戛然而止,微微举高的双手也僵住了,放下来也不是,不放下来也不是。
他再三确认现在的情况,而后不可思议地说道:“这怎么可能?我的力量为什么没有明显增长?”
“难道说……”
“你刻意地压制余烬的力量,让它不断地死亡、不断地提升技巧,就是为了让它提升的力量全都集中在灵能上,而通感能力却不会增加太多?”
显然,艾普西隆也发现他对情况失去了掌控。
因为创造者是一种全新的职业,所以不论是陈涉还是艾普西隆,都会对这种职业产生一些误判!
在陈涉的精神世界中,灵能就代表着他本来的精神力量,象征着苦修所带来的提升;而通感则代表着艾普西隆与时空界沟通所获得的力量,象征着以吸收时空粒子为主要方式的、走捷径的力量提升。
而余烬的升级方式,决定了陈涉这个创造者的提升到底会侧重于哪一个方面。
如果陈涉大把大把地给余烬喂时空粒子,让它不断割草提升实力,就必然大幅提升通感力量。可陈涉并没有给余烬喂任何的时空粒子,余烬的提升完全来自于技巧和精神的磨炼。
如果用修仙来比喻,那么前者就像是狂磕丹药,而后者就是不断苦修。
所以,虽然余烬也获得了提升,但反映到创造者本身的提升,就主要集中在灵能的方面。
艾普西隆看向陈涉的眼神充满了震惊。
他最初以为,陈涉要用自废武功的方式来限制他的力量提升,只要仆从、创造者都不升级,那么艾普西隆也就无法获得力量,永远不能夺舍。
但后来他认为陈涉疏忽了,忽略了超梦的作用,所以余烬还是升级了。
直到现在艾普西隆才发现,明明一切都在陈涉的计算之中!
余烬确实升级了,但艾普西隆自己的力量却并没有获得太多的提升。
按照这样的剧本不断发展下去,陈涉还真有可能全程在压制住艾普西隆力量的情况下升级!
艾普西隆甚至觉得,陈涉制作《余烬将熄》这款超梦、创造余烬这个仆从,都是有所联系的。
否则为什么会这么凑巧?
“没想到你还真是个难缠的对手。”
“这次算你略胜一筹,但没关系,你依旧不可能成功。”
艾普西隆撂下狠话之后,消失在了陈涉的意识世界中,可能是暂时自闭了。
而陈涉则是看着余烬,心中情绪有些复杂。
你说说这事闹的!
虽然过程完全超出了陈涉的掌控,但至少结果是好的。
余烬作为自己的仆从,一个二级能量波动的新人类,又有着还不错的战斗技巧,也算是可以拉出来溜溜了。
正好趁着这次的机会浑水摸鱼一下,即使谁都打不赢也没什么关系,因为仆从即使挂掉了也可以用时空粒子再创造,一个二级能量波动的仆从顶多也就用掉一两个单位的时空粒子,不用太心疼。
想到这里,陈涉离开自己的意识世界。
回到现实中以后,陈涉来到体验店顶层的安全屋,这里没有任何的监控。
陈涉现在随身携带着四个单位的时空粒子,就像是四个小可乐罐挂在腰间。
虽说随身带着时空粒子这种行为有点蠢,一般人不会这么干,但陈涉显然是有理由的。
因为在紧急情况下,他也可以操控时间粒子具现化为现成的武器或者护盾,像超能力者一样操控这些时空粒子进行战斗。
虽说战斗力不咋样,但真到了垂死挣扎一下的时候,应该也能起到一点作用。
这些时空粒子既是他的武器,也是他的弹药。
其中一个单位的时空粒子在陈涉的控制下飘向陈涉前方的空地,一个跟陈涉差不多等高的金色人型出现了。
紧接着,这个像是金色雕塑一样的人出现了颜色,出现了衣服,最终变得跟一个普通人看起来没有任何区别。
他仍旧长着余烬那张没什么辨识度的大众脸,但身上穿着的衣服就是这个世界很常见的衣服,一件黑色连帽衫和一件普通的长裤,兜帽遮住了脸。
虽然是大众脸,但还是要尽可能遮一下的,不能真的大大方方地让摄像头随便拍。
而且,也不能再穿之前那身破破烂烂的侠客服了,实在太过招摇。
如果出现紧急情况,陈涉可以让余烬重新变回时空粒子消失掉,但问题在于这个过程最好不要被看到,否则“某犯罪分子突然凭空消失”上了新闻头版,麻烦就大了。
陈涉从旁边的武器库中随便挑了一把合金战刀,扔给余烬。
余烬伸手接过,非常低调地来到体验店顶楼的天台上一跃而下,消失在体验店后无人的街道尽头。
……
陈涉在意识世界中发生的事情都是瞬即完成的,而在余烬出现在现实世界中的同时,布亚诺最后一次看了看金表上的时间。
“可以动手了。”
随着布亚诺的一声令下,之前就已经埋伏在体验店附近的几名杰罗拉莫帮成员大摇大摆地往体验店门口走去。
布亚诺当然不可能现在就亲自出手,他要先派几个手下去试探,如果双方的冲突升级了,他再考虑到底是要出手还是要开溜。
毕竟他接到的命令并不是跟体验店的人死磕,而是尽可能地造成恶劣影响、破坏体验店的生意,同时给另一边的绑架计划打掩护。
十几名杰罗拉莫帮的成员来到体验店门口,心中默默预演了之前布亚诺跟他们交代好的剧本。
其实,他们知道的比布亚诺还要更少,但那也没关系,反正他们这些小混混都是没脑子的,只知道完成老大的命令。
按照布亚诺的说法,这家体验店的店员们虽然很能打,但整体上还是比较有素质的,所以杰罗拉莫帮作为小混混,自然有低素质的优势。
店员们总不能直接先下手为强,在这些小混混什么都没干之前就对着他们大打出手吧?
按照正常的展开,在事态没有失控之前,这些店员们肯定还是尽可能忍气吞声,不会主动让冲突升级。
而这些小混混们自然就可以不断地挑衅、挑毛病,总之,激怒这些店员,吓走体验店的顾客,顺便也给另一边的行动打掩护。
这些小混混们已经在心中预演过了剧本,想着怎么好好地挑衅这些店员们。
然而在他们刚走到体验店门口的时候,却被从体验店出来的一行人给拦住了。
曾海龙一马当先,亮出了手中的合金战刀,瞪着杰罗拉莫帮的成员们说道:“这是我们鲨鱼帮的底盘,识相一点的就抓紧滚,别逼我们动手!”
杰罗拉莫帮的这十几个人愣住了。
不对啊,这跟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啊?
只见店员们完全没有出门的意思,全都在作壁上观,而曾海龙这群小混混一个个全都像是凶神恶煞一般,直接就把杰罗拉莫帮想好的台词给抢了!
杰罗拉莫帮原本想着进入店里,找茬、挑衅店员,让矛盾升级,制造混乱。
结果现在直接就被曾海龙等人给堵在了门外边,两拨人就在大街上开始对峙。
原本的计划直接没法进行了,毕竟小混混可以凭借低素质优势恶心一下店员们,但遇到同样没素质的小混混,那就只能一言不合直接开打了!
杰罗拉莫帮的人懵了一下之后很快反应过来,差点被气笑了。
“你们鲨鱼帮也敢在我们面前叫嚣?我们开始混帮派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捡垃圾呢!给我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