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虚拟尽头 > 第49章 时空广播(求首订!求月票!)

时空广播?
陈涉似乎隐约有些印象,原主的记忆中,似乎有一些类似的内容。
但是,陈涉之前并没有想到这一点,主要是因为在原主看来,这东西明显没什么用,所以没留下太多记忆,也没什么深刻印象。
但对陈涉来说,这确实对他有了一定的启发。
于是陈涉将刚刚雕刻完成的雕塑扔给苏知用:“拿去吧。”
苏知用大喜过望,千恩万谢地退了下去,而嵇永康则是又羡慕又恨,恨自己怎么早点没想到呢?
但在苏知用已经抢答了之后,他也确实想不到更好的回答了。
陈涉并没有打算详细追问,因为他还没有完全搞清楚这两个人的底细。装作不经意间随口问一句没什么大问题,但如果深入追问就比较不妥了。
而且,张思睿多半也知道这些信息。
陈涉问道:“时空广播,具体是如何使用的?”
张思睿简单讲述了一番,陈涉结合自己之前的记忆,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
这个世界当然有互联网,但它的架构方式与陈涉前世并不相同。
毕竟这个世界的荒野是大片的无人区,不论是线缆还是光缆,都会很快被时间雪所侵蚀,传统的网络架构模式根本无法维持长时间、大数据量的传输需求。
但这个世界上毕竟有时空粒子这种神奇的东西。
所以,这个世界的互联网被称作“散列空间”,它的特征有点类似于散列函数的Hash算法,可以将数据转化为一个标志,这个标志和源数据的每一个字节都有着十分紧密的关系。
而它的最大特点,就在于很难找到逆向规律。
所以,散列空间可以看做是这个世界以算力和时空粒子为基础架构的互联网,它可以借由时空粒子作为传播媒介,将全世界的所有智能终端纳入到这样一个虚拟的网络空间中。
但它完全存在于虚拟之中,是黑客们最爱的第二家园,而且没有任何企业或者组织能够对它完全掌控,即使是银星联邦也不能,因为它的存在并不依附于任何实体的服务器或者主机,而是无数设备的通讯模块在时空粒子的作用下共同形成的一个虚拟空间。
即使一些强大的公司,也只能掌控这个空间的一部分,但无法掌握它的全部。而这个空间的基本规则,更是依赖于极为复杂的算法和时空粒子特性,几乎无法做出更改。
并且,散列空间的边界是可以拓展的,只不过需要大量的算力,慢慢地挖掘。
当然对于大部分普通人来说,他们并不需要了解散列空间的这些特性,只需要知道,不论是手环用到的日常通讯还是互联网,又或者超梦游戏舱用到的一些联网的玩法,都是架构在散列空间上的就够了。
而时空广播,则是依附于散列空间的一个特殊存在。
其实,散列空间虽然很难找到逆向规律,对普通人来说很难溯源,但对于一些顶尖的黑客而言,这并不是什么难题。
毕竟这个世界中有一种途径叫做“算力”,而算力越强的人,就越是能在散列空间中如鱼得水。
例如,主基因副算力的职业叫做“网络监察”,顾名思义,他们的优势在于,在网上追踪敌人的位置,并在现实中肉体消灭敌人。
而主算力副基因的职业叫做“流浪黑客”,他们与单纯算力途径的“黑客”有着本质的区别,就是他们身体素质不错,非常善于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被网络监察顺着网线摸过来干掉的可能性要低一些。
所以,散列空间并不绝对安全,这种防追踪的功能防一些小杂鱼没问题,但防不了顶尖的黑客。
而时空广播,虽然同样依附于散列空间,但借助神秘的时空粒子,在其中加入了神秘的通感能力,让它变成了一个更加神秘、更加无法追踪的特殊渠道。
在这个世界中,五种能力途径是可以互相融合的。虽说途径差距越大融合难度越高,但融合成功之后产生的职业也越稀有、越强大。
例如,通感与算力是两种难以兼容的途径,所以主通感副算力的职业诅咒学者,主算力副通感的职业预报员,都是非常稀有的职业。
诅咒学者就不用说了,艾普西隆就是靠着种种诡异的能力成为时空骑士团的扛把子;而预报员虽然战斗能力要稍弱一些,但可以准确地估算出时间雪和时空活动,同样也是大熊猫一样稀有且珍贵的存在。
时空广播到底是何时产生、由谁创造的,因为过于神秘已经难以考证。它在最初可能与时空骑士团有所关联,但由于它本身是一个开放性的渠道,所以谁都可以加入。
于是就慢慢地发展成了有点类似于“暗网”性质的存在,可以在上面传递、交流一些见不得光、怕被网络监察顺着网线物理消灭的信息。
张思睿解释道:“时空广播虽然听起来很不错,但实际上,它问题很多。”
“反抗军之所以在鼎盛时期也没有在时空广播维持自己的频道,就是因为不划算。”
“首先,想要加入时空广播需要消耗宝贵的时空粒子,而想要建立自己的频道、将自己的思想传播给其他人,所需要的时空粒子更是会呈指数级增长。”
“也就是说,如果不能从时空广播中赚回来,那这个事情就是纯亏的。”
“其次,时空广播因为不可追踪性,所以它的规律难以捉摸,接收到的信息也无法预估,完全随缘。”
“时空广播有两种模式,一种类似于单纯的广播,而另一种则是接近于聊天室。”
“前者是一个广播源将内容广播给很多人,而后者则是几个人在时空广播的虚拟空间中自由交流。”
“但问题在于,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是完全随机的。播放广播的人无法确定自己的信息会播给谁;收听广播的人也不确定自己会听到什么样的广播;而聊天室中会遇到什么样的人,也完全无法预料。”
“因为时空广播与通感能力有一定的关系,具体如何匹配很玄学,谁也说不清楚。”
“更何况,时空广播不代表100%安全。虽然在技术层面上确实无法追踪,但‘信息传播’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带有风险的。”
陈涉微微点头,张思睿说的已经很清楚了。
时空广播确实是个非常特殊的存在,它以一种相当神秘和玄学的方式,依附于网络空间上。
与网络的特性不同,它的优势在于高度的保密性。如果在时空广播上开设一个频道,就可以随意广播一些内容,任何人都不可能在时空广播中反向锁定广播的源头在现实中的位置。
而在散列空间中,很多顶尖黑客是可以反向追踪并物理消灭的。
可是,时空广播只是看起来很美,实际上有很多问题。
需要消耗时空粒子,太烧钱;完全无法选择听众和交流的对象,完全依靠运气和玄学;而且也并不是100%安全。
就比如说,要广播,总得有内容吧?广播的范围越广泛,传播的内容越多,别人总能对你的身份有一个推断和猜测,慢慢地仍旧有可能在现实中锁定大致范围。
所以,很多大财团都加入了时空广播,主要是不差钱,可以利用这个渠道获知一些常规渠道无法获得的信息。
但对于没什么钱的小企业、小组织,烧着时空粒子加入时空广播,那就有点败家了,性价比很低。
只是陈涉一琢磨,这不是反而完美符合自己的需求了吗?
因为他本来的目的就是花钱、烧点时空粒子,平衡一下风险。而时空广播可以获知一些信息,对陈涉而言,信息永远是最宝贵的。
你永远也不知道一个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信息将会在未来的某个事件发挥作用。
至于时空广播的那些问题,反而不那么重要了。
匹配机制很玄学?没关系,反正陈涉本人现在就充满了玄学,即使匹配到了时空骑士团的人也没事,反正在时空广播里边,不会对现实的自己产生威胁,还能获得更多情报。
至于安全问题,短期内也不必要操心。因为陈涉刚开始并不打算自己广播,他准备做一个低调的聆听者。只要不发言,那他在时空广播中就是绝对安全的。
想到这里,陈涉站起身来:“走,回公司一趟。”
……
与此同时,藤堂集团黎明市分公司。
藤堂裕贵看着办公桌对面的全息投影,稍感意外。
“罗布·瑞恩先生,我们两家公司并没有什么合作的项目。这次突然与我通话,有何指教?”
其实藤堂裕贵的这番话,已经很客气了。
长夜娱乐集团跟藤堂集团何止是没什么合作的项目?简直就是近似于一种水火不容的状态!
因为藤堂集团,是老牌财团的代表。
原本藤堂集团凭借着军械、代工和高精尖科技产品等业务,混得还算不错,虽然在每个领域都谈不上最顶尖,产品质量也时常受到诟病,但好在价格上有一定的优势。
但随着许多新兴财团的兴起,藤堂集团也跟维尔福德重工集团、先驱矿业集团等老牌财阀一样,逐渐走上了下坡路。
藤堂集团不是没想过做超梦,但几乎所有尝试都失败了。
这里边,自然也少不了长夜娱乐集团的阻挠。
旧派财阀和新派财阀本来就处于一种水火不容的状态,所以,藤堂集团才对罗布·瑞恩的这次通讯请求感到很意外。
长夜娱乐集团的总裁罗布·瑞恩微微一笑:“我们两家公司的摩擦只是正常的商业竞争,从个人角度来说,我非常欣赏藤堂裕贵先生你的才华,在利益面前,我相信我们彼此之间可以放下成见,通力合作。”
藤堂裕贵沉默片刻,问道:“你是指……隶山科技?”
罗布·瑞恩点了点头:“藤堂先生果然很聪明。”
藤堂裕贵瞬间就将很多事情给联系了起来。
隶山科技已经对长夜娱乐集团构成了如此实质性的威胁,长夜娱乐集团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
如果只是一款超梦的成功或失败,那还好,这种损失完全在长夜娱乐集团的可承受范围之内。
但《余烬将熄》作为一款长夜娱乐集团无法理解也无法复制的超梦,获得了巨大成功,不仅让长夜娱乐集团的股价连番重挫,还让整个超梦产业正在发生一场地震。
也就是说,隶山科技虽然还是一家小公司,但已经实质上攻破了长夜娱乐集团的护城河,挖了它的根基!
长夜娱乐集团能发展成这样庞大的巨头财阀,可不是靠的守法经营。
罗布·瑞恩又不是什么软弱无力的领导者,不可能对此无动于衷。
藤堂裕贵微微一笑:“可是,我们藤堂集团为什么要来趟这趟浑水呢?”
罗布·瑞恩说道:“藤堂先生不必装傻,我们能获得的信息,你们应该也已经获知了。”
“隶山科技正在向一些供应商大批量订购元器件,新生产线似乎也即将启用。这足以说明,他们将要开始自行研发和设计一些科技产品,尤其是手环和超梦游戏舱。”
“手环暂且不论,以隶山科技凭借着《余烬将熄》表现出来的技术力,这款超梦游戏舱会不会对藤堂集团的业务构成威胁……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了。”
“你放心,我们已经跟高科集团达成了协议,隶山科技的这两款产品,都不可能成功。”
“但仅仅如此还是完全不够的,我们还希望能在他们的体验店周围,做一些手脚……”
藤堂裕贵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变得严肃了起来。
罗布·瑞恩说的没错,藤堂裕贵确实也得到了“隶山科技正在大批订购配件准备制作手环和超梦游戏舱”的消息。
这种正常的商业活动,隶山科技没必要、也没办法完全瞒住。
虽然这两种产品都跟藤堂集团的产品产生了直接的竞争关系,但藤堂裕贵觉得这件事情有些棘手,不太好办,毕竟隶山科技受到《企业特别法》的保护。
更何况,藤堂集团的“奈落计划”正在关键时期,藤堂裕贵不想节外生枝。
但现在,有了长夜娱乐集团的帮忙和配合,这件事情就可以重新考虑了。
显然,长夜娱乐集团没办法将手给伸到黎明市、伸到体验店中,毕竟长夜娱乐集团的总部在中央联邦区,而且长夜娱乐集团的安保力量也比较薄弱,有很大一部分安保力量都是直接从冰原防务集团买的。
想要靠着长夜娱乐集团在黎明市中的这些体验店搞小动作,有些不现实。
所以,罗布·瑞恩才想到了藤堂集团。
藤堂裕贵沉默片刻之后说道:“《企业特别法》怎么办?如果我们公然对隶山科技动手,后果很严重。”
罗布·瑞恩笑了笑:“我相信以藤堂先生的聪明才智,这点小事难不倒你。”
藤堂裕贵看着面前的全息影像,考虑片刻之后点了点头。
他之前本来打算静观其变,但既然长夜娱乐集团准备出手,机会出现了就要果断抓住。
如果真的能将隶山科技遭受重大打击,生意一落千丈,那么他想要挖林鹿溪乃至隶山科技整个超梦研发团队的目标,也会变得更容易达成一些。
想到这里,藤堂裕贵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那就提前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
陈氏财团总部地下,会议室。
陈涉将自己要加入时空广播的事情,对到场的几个主要的负责人讲述了一遍。
众负责人没说什么,都在等着陈涉的解释。
显然,他们觉得时空广播这种东西有或者没有都无所谓,目前加入稍微有点亏,但还是准备听听陈涉的说法。
陈涉轻咳两声说道:“关于时空广播,我是这么考虑的。”
“我们要扩大反抗军的力量,扩大反抗力量的火种,终究要努力去改变人们的思想,培育适合的土壤。”
“但仅仅是超梦,还是有些不够的。毕竟我们明面上制作的超梦不能搞得太露骨,而这种隐晦的暗示,终究是不够直观,有些人可能不会产生过多的联想。”
“所以,我觉得从现在开始,应该加入时空广播,一方面尝试获取更多对我们有利的信息,另一方面也可以开始传播我们反抗军自己的思想。”
负责人们互相看了看,纷纷点头。
陈涉有些意外,竟然没有任何人提出质疑?
看起来这次的理由十分正当,陈涉自己的大忽悠之术加上诅咒学者的光环,完全不给这些负责人任何质疑的机会。
陈涉站起身来:“好,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我先去考察一下时空广播的情况,如果有必要的话,以后在开反抗军自己的频道。”
“谁懂怎么操作?帮我调试一下。”
李云汉立刻自告奋勇:“我来!”
自从来到隶山科技以后,李云汉一直在认真学习《余烬将熄》,一直都没什么事干。
这让他有点小难受,总觉得自己像个闲人。
现在总算逮到一个自己能做的事情,当然要表现积极一点。
陈涉和李云汉两个人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先是将一整个单位的时空粒子放入到超梦游戏舱中,而后又开始进行调试。
李云汉一边忙活一边解释道:“队长,其实时空广播也没什么特别的,进去之后你可能会很失望,因为能不能接收到有用的信息、能不能进入到一些特殊的聊天室,全靠运气。”
“我之前在长夜娱乐集团也曾经公费体验过,坚持了没几天就出来了,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但是这玩意确实太烧钱,超梦游戏舱正常使用的话,只有在体验一些特殊超梦的时候才会用到时空粒子,而且一小瓶时空粒子好几年都用不完,但是如果接时空广播,一个单位的时空粒子也就够用两三个月。”
“所以,超梦游戏舱的这个后门并不复杂,改一下通讯模块的设置就可以,但由于网上删除了所有相关的消息,并且实在太烧钱,所以知道的人才不多。”
“搞好了。”
李云汉很快忙活完了,站在一边。
陈涉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出去吧,有什么问题我再找你。”
“好嘞。”李云汉也没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陈涉躺进超梦游戏舱中,很快进入了浅睡眠状态。
要进入时空广播,先要进入散列空间,也就是一个非常具象化的虚拟世界。
或者说,散列空间是网络本身,而进入散列空间所看到的具象化的场景,就像是一款网络版超梦的游戏场景。
当然,在一些算力强大的黑客眼中,看到的就不再是这些虚假的游戏场景,而是更加深层、根源的东西。
陈涉登录到散列空间之后,默认进入属于自己的天际网络空间。
天际网络集团是旧土上的顶尖财阀之一,主要提供各项网络服务,包括依托于散列空间的社交平台、论坛、视频网站等等,属于最大的渠道商,同时,也贴牌生产超梦游戏舱。
绝大多数超梦游戏舱进入散列空间后,都会优先进入天际网络集团的网络空间中。
因为散列空间就是这个世界的互联网,它是一个相当抽象的概念,除了一些算力极高的顶尖黑客之外,普通人无法直接用意识去访问,所以必然经由一个具象化的网络空间。
而这个天际网络空间,也正是天际网络集团的护城河所在。
陈涉上下打量,发现这是一片十分开阔的田园景象,天空蔚蓝、绿草如茵,风景十分优美。
但这个空间是有限的,大约只有一百多平米的范围。
这是天际网络集团提供的初始空间,想要拓展空间要额外付费。
至于这个空间有什么用,很简单,可以将它看成是进入到散列空间这个虚拟世界的入口。在这里进行的消费,可以看成是购买天际网络集团提供的在网络世界中的外观和服务等等。
当然,陈涉肯定不打算在这种地方消费,给天际网络集团送钱。
李云汉在调试之后,已经在这个空间中打开了时空广播的后门。
因为时空广播是依附于散列空间之上的存在,所以这个后门压根无法完全封死。
对于天际网络集团来说,也没必要费那么大劲去封,封了说不定反而有反效果,降低自己的市场占有率,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这个后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漆黑的洞口,相当的不讲究。
毕竟是见不得光的东西,也没人会专门给它美化一番。
陈涉迈步走入,他的意识瞬间进入到了一个特殊的空间。
周围的一切全都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一片纯黑色的虚拟空间,而陈涉自己也变成了一个纯黑色的人影。
刚开始还稍微有些不适应,毕竟周围的一切都是黑的,就像是进入了某种奇怪的剪影世界,但毕竟这一切都不是通过视觉看到的,而是通过意识直接传递的,所以倒也很快就适应了。
在进入时空广播这个特殊的空间之后,陈涉的第一反应是,空旷!
事实上,时空广播可以看成是散列空间这个互联网的黑暗版本。
其实散列空间也是一个无比空旷的虚拟空间,里面的一切都是由数据和算法构成的,但毕竟散列空间已经经过了无数网络公司的包装,真正呈现在普通人眼前的,都是经过美化过后的场景,也可以看成是一种网络版的超梦。
但时空广播并未经过任何包装,是一种介于有形的画面和无形的意志之间的存在。
如此庞大而广袤的空间,能够舍得花时空粒子上网的人又很少,必然会给人一种非常空旷的感觉。
陈涉发现,自己可以朝任意方向快速行走,甚至可以飞驰。
这个速度很快,仿佛意识一瞬间就可以跨越千万里的距离,但没用,因为这个地方实在太空旷,周围全都是一片荒无人烟的纯黑,所以即使四下搜寻,也根本找不到任何同类。
按照之前已经获知的信息,在时空广播里,能够接收到什么样的信息,相当随缘。
时空广播之所以叫做“广播”,就是因为它与传统的广播形式有点像。你可以在收音机上慢慢地旋转按钮,尝试着搜索每一个频段,确定了频段之后也可以持续收听,但是搜到什么纯粹看运气。
而且对于每个进入时空广播的人而言,搜到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
于是陈涉的意识开始在这片荒芜的空间中四处搜寻,偶尔能听到一些杂音,但在往杂音的方向走了一段距离、断断续续地听到一些信息的片段之后,陈涉有改变了主意,折返了回来。
因为他对那些信息没有任何兴趣。
虽说进入时空广播的直接目的是将积累过多的资金和时空粒子给消耗掉一部分,但既然来都来了,终极目标还是要推进一下的。
陈涉确实有通过时空广播扩大反抗军力量、对这个世界的人进行思想启蒙的想法,所以接收的广播和加入的聊天室肯定都得好好斟酌一番。
在时空广播中,陈涉听到了一些大财阀,以及时空骑士团的广播。
其中时空骑士团的广播频段是最多的,而宣传的内容也相当简单、粗暴、无脑,就是想办法把人拉进时空骑士团中。
除此之外,还有大财团的宣传内容,例如共生基金会在宣扬一些特定的价值观,而阿瓦隆交易所则是在鼓吹虚拟货币一夜暴富的案例。
还有一些相对正经的业务集团,例如维雅医疗集团、启源教育集团、安享旅游集团、SUS网络安全集团,甚至是奥本监狱集团,都是有自己的时空广播频段。
“其他的我都没意见,怎么监狱集团还搁这天天广播……给自己招生呢是吧?”
“不过按照奥本监狱集团的设定,这么干倒是也有一定的道理,毕竟在时空广播中游荡的人大部分身上都沾着点事,一旦案发就会入狱,这么一宣传,也算是精准定位受众群体了。”
陈涉不由得暗自吐槽。
奥本监狱集团是旧土上最大规模的私人监狱,与包括DCPD在内的各大城市警视厅都有着亲密的合作关系。
当然它也是比较重视差异化服务的监狱,有钱人在里边可以获得度假一般的待遇。
在时空广播里宣传一下,给这些有钱的、且未来有可能成为客户的人打个预防针,告诉他们,进监狱之前如果想过得舒服点,一定要给自己留够钱,这倒也很合理。
对于这些大财阀的广播,陈涉肯定是不感兴趣的,因为这里边没有任何的机密信息,就是单纯的广告,对陈涉来说毫无价值。
陈涉考虑着,如果实在搜索不到更有用的频段,那还不如就去听一下时空骑士团。
虽说时空骑士团也有点像是纳新广告,但自己目前对时空骑士团的了解还是太少了,通过这个广播,说不定可以掌握一些时空骑士团活动的最新动向。
然而就在这时,一些断断续续的信息片段引起了陈涉的注意。
“科技是一切痛苦的根源……”
“……强大的力量让人迷失,让人的内心扭曲,被欲望所吞噬……”
“只有人类放弃力量,停止继续对时空活动的研究、停止对时空粒子的滥用,才能最终获得救赎……”
陈涉的意识开始快速的在时空广播中游荡,想着信息的源头前进。
而随着陈涉越来越靠近源头,这些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只见纯黑色的虚拟世界中,有一处巨大的高台,而在高台之上是一个人的身影。
这个身影挥舞着自己的肢体,慷慨激昂,他的声音远远地传播开来,在很远的地方都能够听到。
而在高台的下方,是为数不少的拥护者。
高台上的广播者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魁梧的巨人,如果用现实中的高度来目测,足有五六米高,而在台下的拥护者则是跟陈涉一样,都是与普通人差不多登高的人影。
当然,这都是虚拟的。
在时空广播的漆黑世界中,陈涉来到这个高台附近的一定范围之内,就可以准确地接收到他传递的大部分信息。
但这种信息仍旧是以意识的形式传递的,没有具象的画面,但有一定的情绪。可以看成是某种慷慨激昂、振奋人心的演讲,只不过意识传递的信息量和速度都要比语言更快捷、更丰富。
而每到关键时刻,台下的人影都会被这种情绪所打动,而回以一种欢呼和怒吼的情绪。
台下的人影并不能发出声音或者互相传递信息,但当他们的思想趋于同调的时候,这种情绪波动却会形成一种共振,在人群中传递开来。
台上的人仍旧慷慨激昂地传播着自己的思想。
“借由这些科技,那些大财阀实际上已经实现了对普通人方方面面的监视和控制,只是绝大多数人并没有使到这一点,还以为自己生活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
“可实际上,你们身上的所有秘密、所有隐私,只要这些大财阀愿意查,都可以查得一清二楚!”
“所以,一切痛苦的根源,都是来自于时空粒子!”
“在时空活动出现之前,那是属于我们所有人类的田园时代。那个时候,我们虽然不具备轻易地改变世界的力量,但我们能够清楚地认识到自身的渺小,我们对自然充满着敬畏。”
“那个时候,人与人的关系有着自然的边界,不必太担心自己的隐私被侵犯,不必担心自己的生活被监视,也不必担心自己的生活被控制。”
“可是,随着时空活动的出现,一切都变了!”
“时空粒子带来的最大危害,并不是危险的时空活动和时空生物,而是对旧土社会结构的全面颠覆!”
“当人们掌握了强大的力量,就对自然失去了敬畏;当大财阀掌握了科技,就拥有了镇压一切反抗、监视一切人的能力。”
“利用科技,这些大财阀可以监视我们的生活,弱化我们的精神,腐蚀我们的思想,操控我们的人生!”
“我们越是沉迷于种种科技产品带来的便利,就越是沦为任人宰割的猎物!”
“不论是底层的流浪汉还是荒野上的流浪者,不论是底层可以随时被替换掉的工人还是企业中层即将过劳死的员工,我们的身份或许不同,但我们的命运都是一样的:我们都只是时空粒子之下的牺牲品!”
“而我们越是与时空粒子深度绑定,让时空粒子在我们的每一个行业的尖端产品中占据不可替代的决定位置,我们就距离毁灭更近一步!”
“我们越是在科技上狂飙,就越接近自我毁灭的末日!”
“所以,我们所有人必须团结起来,用自己的力量,推翻这些在与时空粒子和科技深度绑定的大财阀!”
“我们所有人必须团结起来,共同努力,让人类重新回到那个美好的田园时代,这是我们自救的唯一途径!”
陈涉听了一段,大致清楚了台上这人演讲的中心思想。
他其实就是在强调:对时空粒子的开发和利用,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个人超凡力量的膨胀以及科技的畸形发展,是整个世界痛苦的根源。
而如果想要将所有人从这种痛苦中解救出来,就必须抵制时空粒子的滥用,抵制这些危险的、会控制人的新科技。而推翻大财阀,就是一个必然的过程。
从现场的反应来看,这种论调还获得了非常广泛的支持。
要知道时空广播本来就是一个类似于暗网的东西,在旧土上知道的人并不算很多,真正舍得花时空粒子这种比金子还珍贵的东西来玩的,更是少数。
而且,时空广播中具体搜索到哪个频道,其实有很强的随机性,所以真正能聚在这里的,更是少之又少。
可即便如此,这里还是聚集了这么多的人影,有点像是一场线下的小型演唱会了。
陈涉也远远地看过一些大财阀的广播频道,人数跟这边相比,差远了。
这足以说明,台上这个人的观点确实引发了广泛的共鸣。
因为这些人到了现实世界中,还会有二次传播,所以这番言论在现实中说不定已经有了非常巨大的影响力。
对于这种观点,陈涉其实并不是特别赞同。
这主要是因为,他来自于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可没有时空粒子这种东西,也没有这么奇怪的科技线和这么高的个人战力。
但是……一切不还是差不多的尿性吗?
其实,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但毕竟这个世界的人,并未看到过陈涉所看到的东西。
而时空粒子、高科技和强大的个人战力等等表象,遮蔽了他们的视野,影响了他们的判断。
这有点像是工业革命时期很多工人打砸机器一样,虽然在之后看起来这种行为很愚蠢,也很没道理,但在当时的工人们看来,他们还能怎么做呢?
他们只能看到,是这些机器夺走了他们的工作岗位,让他们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所以就将仇恨全都发泄在这些机器上。
而在这个世界中,大财阀和科技对人的控制和压迫,也确实是存在的。
时空活动让整个世界的生存环境急剧恶化,没办法在回到原本的那个田园时代,也是事实。
所以,这些人将苦难的源头归结于时空粒子,倒也有一定的道理。
显然,这个人的思想跟反抗军有些类似,都是呼吁要推翻大财阀,但相对于反抗军,这个人看到了一些更加深层的东西,也提出了一些解决办法。
虽然不怎么对就是了。
“他应该不是反抗军的人,毕竟我跟张思睿求证过,反抗军的钱基本上都花在军费上了,不太重视时空广播这块的宣传工作。”
“也就是说,他是个神秘的民间意见领袖?”
“不知道他在现实中是什么身份。不过,从他有钱办自己的时空广播这一点来看,也算是一个背叛阶级的个人了。”
陈涉其实也有点想讲一讲自己的观点和简介,毕竟时空广播是一个绝对安全的匿名论坛。
在这里就算破口大骂财阀,也不会有什么风险。
但问题在于,陈涉现在并没有开设自己的频段,如果开启之后,时空粒子的消耗速度更是会当场起飞。而且,陈涉也不敢确定自己的论点一说出来,就必然能引发广泛的支持和热烈的反响。
他总不能说,他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过来的,那个世界的情况不同,所以真正的锅并不在于时空粒子,而是在于万恶的资本吧?
台上之人的论点,有充分的论据作为支撑,所以才容易引发共鸣,毕竟所有人都看到了大财阀通过科技控制普通人的生活。
但陈涉的论点有什么现实中的案例作为支撑吗?他如何证明,没有了时空粒子和高科技,这个世界仍旧会是差不多的尿性呢?
所以,陈涉想阐释自己的观点,至少得做一些前期的准备工作才可以。
就在这时,台上之人的演讲逐渐接近了尾声。
“今天的真理广播就到此结束了。”
“我们不拥有真理,但我们永远在追寻真理的道路上。”
“感谢大家的再一次的准时聆听。”
“大家可以尝试着加入我的聊天室,也许你会是我们的有缘人。”
台上之人说完之后,身影就渐渐地消失了,但这座高台还会一直存在,显然是为了方便下次的同一时间继续广播,让听众们可以准确地找到位置。
而与此同时,高台下方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裂口,就像是一扇门。
台下的黑影立刻上前,但是不论他们如何努力地想要穿越,却总是在另一侧出来,好像穿过了幻影。
这就是之前说过的时空广播的尴尬之处了。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凡是跟“时空”俩字有关的,大概率都充满了玄学的意味。
时空广播中,遇到什么频段很随机,加入什么聊天室更加随机。甚至在放开了聊天室的邀请之后,能不能进去,仍旧随机。
也难怪反抗军对时空广播不感冒,很显然这种东西跟他们的行事风格完全是格格不入。
等到很多观众一一尝试全都失败、人群开始散去的时候,陈涉才走上前去,试着穿越那道黑色的裂口。
万一能进去呢?
而陈涉刚刚进入,就感觉到周围的一切似乎在发生剧烈的变化。
他似乎来到了一个新的空间。
周围的情景仍旧是跟时空广播差不多,陈涉自己的意识也仍旧是一个黑色的人影。
但不同之处在于,这次不再是一个无比广阔的虚拟空间,而是变成了一个比较小的空间。
而在这个空间中除了陈涉之外,还有几个黑色的虚影。
他们正齐刷刷地扭过头来,似乎在为新成员的到来而感到诧异和震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