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虚拟尽头 > 第47章 超现实流派艺术大师

4月11日,周五。
陈涉在体验店里,继续雕刻。
其实在达到二级能量波动、解锁了创造者的职业之后,陈涉已经具有远比之前更加强大的创造力。
像之前的那些雕塑,他甚至完全不需要再雕刻,只需要用一点时空粒子,就可以把一块现成的材质变成自己想象中的样子,分毫不差。
只不过这种能力有点诡异,不适宜在公众面前展示。
毕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种职业能做到这种类似于“人形自走3D打印机”的效果,而创造者这个职业的存在仍旧是一个谜。
陈涉绝对不希望这个秘密泄露。
当然,对张思睿和赵震来说,他们肯定猜到了什么,毕竟他们对那个仪式略有了解。但这两个人肯定既不会多问,也不会到处乱说。
这将会是这支反抗军的最高秘密。
所以,陈涉在众人面前,还是会尽量装一装,不会真的暴露自己“人形自走3D打印机”的一面,而是仍旧一笔一笔地作画、一刀一刀地雕刻。
更何况,陈涉发现慢慢地雕刻,比直接用创造者的能力创造,对自己的提升效果更好。
目前,创造者的能量波动提升主要来自于两个途径:一个是创造,不论是雕刻、绘画还是制作超梦,都可以算入此列;另一个就是仆从的实力提升,仆从提升越多,创造者提升也越多。
但如果是直接消耗时空粒子进行创造的话,虽然便捷,但会过多地增强通感能力,导致艾普西隆的力量增长更快。
而这样慢慢地雕刻,形式有所变化,对压制艾普西隆的力量有一定的好处。
再加上这种雕刻确实有助于解压,甚至已经变成了陈涉日常的一种习惯,所以还是延续了下来。
在李云汉到了隶山科技集团之后,陈涉并没有给他安排工作,而是让他先学习。
学习什么?
当然是继续学习《余烬将熄》。
这款超梦少说还得继续火个一年半载的,李云汉这么喜欢脑补,那就让他多玩一玩,多脑补一下好了。
反正别掺和新超梦的事就行。
对于新超梦,陈涉现在还毫无头绪,更何况李云汉来了之后,新超梦做起来更难了,烦闷之下只能继续雕刻。
随着《余烬将熄》的实体版超梦快速铺开,各大城市中都大量铺货。黎明市这边货源当然更加充足,各大体验店都大批量地购入。
如此一来,也分摊了隶山科技体验店的压力,像之前一样完全爆满的景象已经没有了,体验店的人流量又有所下降,总算是回到了正常水准。
但是,吴一粟那边还是时常推荐酒吧的人过来玩,隔三差五就有一大波客人上门,让陈涉感到不胜其扰。
开新体验店的事情,也必须尽快提上日程了。
去野外选址建基地的事情也已经安排人去考察了,相信过段时间就可以有结果。
张思睿在陈涉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在手环上调出一张黎明市的全息投影地图。
“陈总,这是考察后的体验店选址。”
“有七个选址是在内城区,十二个选址跟我们现在的位置差不多。”
“您看具体在哪几个地方建体验店?”
陈涉认真看了看这张全息投影地图,手上雕刻的动作丝毫不停。
只见一共十九个选址,在黎明市的地图上可以说是星罗棋布,哪里都有,显然是按照比较适合的条件筛选之后的结果。
陈涉摇了摇头:“都不要。这个选址的路子,明显错了。”
张思睿愣了一下:“错了?哪错了?”
陈涉轻轻叹了口气,这些人呐,自己少叮嘱一句,他们就想不到。
自己这个总裁当的,多累!
现在的这个选址,显然是最赚钱的选址。
那能行吗?肯定不行啊。
这体验店的目的,从来也不是赚钱,而是花钱和苟命啊!
所以,为了达成这个目的,最好的办法是什么?肯定是把体验店全都扎堆,彼此之间有一定的距离,但又不要离得太远,全都配上最高级的安保措施。
周围的需求饱和?没关系,正愁店里太热闹。
到时候就算企业联合军打过来,几个体验店互相掩护,形成掎角之势,还能抵抗一波,陈涉才能从容逃走。
如果这些店过于分散或者过于集中,反而起不到这个效果了。
陈涉解释道:“你忘了这家体验店的选址为什么好了吗?就是因为在楼顶上搞点重武器,就能控制整条街道啊。”
“你把体验店全都分散到各个城区,离得这么远,还有这种效果吗?”
“咱们的超梦这么火,开在哪都能赚钱。这个时候,当然是要好好考虑其他方面的因素。”
“关键是位置!”
“除此之外,店的数量在精不在多,因为店里的所有安保措施,都要按照目前这家店的标准来。”
张思睿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陈总你早说啊!”
“早知道我就亲自选了,这个我在行啊!”
如果不是以体验店的标准来进行选址,而是以据点和碉楼的标准来选址,那就简单多了,属于是张思睿的专业领域。
他放大黎明市的全息投影地图,专注于目前体验店所在的这一小块区域,将眼光瞄向了附近几个街区的待售商铺。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一共是五家新店,都在我们目前这家店的周围,呈掎角之势,一旦有情况出现,彼此之间可以快速呼应、快速支援。”
“虽然范围不算特别大,但可以保证我们体验店覆盖的范围内,保持绝对的控制力。”
“哪怕是财阀的几支精英小队过来,我们也有周旋的余地!”
张思睿从来没有将附近街区的这些小混混放在眼里过,他眼里的敌人,一般都是各大财阀的企业军。
陈涉点了点头:“这个选址不错,深得我心。那就按这个来办好了。”
“对了,荒野上的基地选址,也不要离黎明市太近,尽可能远一点。”
“安全为上。”
基地离黎明市越远,补给肯定也越困难。所以一般公司即使在荒野上建造基地,也会尽可能地在黎明市卫星城和外围聚落附近,不会太远。
但陈涉在荒野上打造基地,那可是要用来苟命的!
如果基地就在卫星城边上,那顶个屁事?企业军一打过来,顺路就一起连窝端了。
所以,还是得尽可能地深入荒野一些。
虽说这样会延长补给线,让基地的日常运营变得稍显艰难,但为了苟命也只能如此。
更何况隶山科技现在一点也不缺钱,陈涉甚至在发愁这些钱要怎么花。
养一个远离黎明市的荒野基地,倒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叮嘱一番之后,陈涉手上的雕塑也雕刻完成了,他把雕塑随意地摆在一边,又拿起一块新的材料,一边雕刻,一边思考问题。
就在这时,体验店又来了新客人。
周雷时刻关注着店外的情况,立刻就注意到这两位新客人有点奇怪。
这两个人穿着打扮都很时髦,还带着点艺术气息,看起来都是富家子弟,跟体验店中的这些顾客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由于选址的原因,体验店虽然也时常有来自于内城区的顾客,但大部分顾客还是附近的普通人,就算有一些人家境殷实,也明显跟这两个人没有可比性。
但奇怪的是,他们明明是一起来的,但却有点水火不容的意思,彼此都有点互相看不顺眼。
周雷特意多关注了一下,毕竟他作为店长,还要负责体验店的安保工作,遇到可疑人物还是得多留点神。
之前时空骑士团的人都混进来了,虽然周雷确实无能为力,但也让他觉得自己的工作做得还不够好。
这两个人一个叫嵇永康,一个叫苏知用,不过除了名字之外,没有更多的信息了。
一般而言,这些有钱人都比较重视个人信息的安全,到体验店上网的时候虽然要发生交易行为、付款,但也不会有太多个人信息。甚至某些人连名字都是假的。
夏立荣微笑服务,将两个人引领到两台相邻的超梦游戏舱。
然而这两个人却并不想挨着,故意隔了一个空位置。
夏立荣有些诧异,不过也没多说什么,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去了。服务行业本来就会遇到一些脾气古怪的客人,这个时候没必要大奖小怪,尊重客人自己的意愿就好。
自从来到体验店之后,夏立荣成了店员,积极融入,到现在已经完全上手了这边的工作。
当然,体验店的工作本身并不复杂,无非就是接待顾客、了解店内一些设备的使用方法而已,对于夏立荣来说,这些本来也谈不上很难。
他好不容易获得这样一个工作的机会,自然是倍加珍惜。
只是在工作的过程中,夏立荣发现这家店从店长到店员,都有一种雷厉风行的架势,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跟其他门店那种哈欠连天、完全没精神的店员有着本质的区别。
夏立荣不由得很受打动,决定好好学习一下大家的这种精气神,以最饱满的工作状态投入到工作中!
陈涉虽然在闷头雕刻,但实际上雕刻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并不占什么脑子,就像是随手在纸上乱写乱画一样。但即使如此,他随心所欲雕刻出来的东西还是会十分精美,并且充满内涵。
在陈涉看来,这就是创造者最大的bug之处了。像什么操控时空粒子啊、创造仆从啊,跟这个相比反而没那么过分了。
陈涉准备再把夏立荣放在体验店一段时间,等新的生产线正式开工,镣铐手环和揭棺而起游戏舱正式开始生产以后,再把他调到新的工厂去。
最近这段时间,时空骑士团的格兰瑟姆倒是没有再找上门来。
陈涉巴不得他以后都别再来了,因为实在是有点危险。
万一时空骑士团知道艾普西隆就在陈涉的意识里,那陈涉毫不怀疑,他们一定会把陈涉切成渣渣,努力把艾普西隆给救出来。
陈涉轻轻叹了口气,雕刻的速度再次加快。
就在这时,刚才还一直闭目养神的张思睿突然张开双眼,看向体验店外的方向。
陈涉不由得一惊,但是扫了一眼之后,却并没有发现蓝色的电灯泡。
他长出了一口气,不是时空骑士团的人就好。
“怎么,有情况吗?”陈涉问道。
张思睿点了点头:“刚才那两个年轻人,似乎有一个高手跟着。我只能隐约有预感,但对方具体是什么实力、什么来头,就不知道了。”
陈涉继续低头雕刻:“问题不大,应该不是冲着我们来的。不过这也说明那两个年轻人的身份特殊,看起来不是一般的富二代。”
张思睿点了点头,他没有放松戒备,只是多看了这两个年轻人两眼。
……
在躺进超梦游戏舱之前,嵇永康和苏知用这两个年轻人还在隔着中间那台空着的超梦游戏舱斗嘴。
苏知用说道:“现实流派才能铸就永恒的经典,我很快就给你证明!”
嵇永康不甘示弱:“哼,《余烬将熄》的宣传图已经证明了,超感流派才是艺术未来的方向!”
苏知用讽刺道:“什么超感流派?明明就是乱画一通,用牵强附会的解释来强行为自己孱弱的基本功开脱!”
嵇永康反唇相讥:“放屁!超感流派是对技巧的化用,这种境界,你这种死心眼永远不会懂,你还是趁早放弃画画,去学摄影吧!”
两个人互不相让,吵了几句之后,两个人各自躺进超梦游戏舱中,开始体验《余烬将熄》。
苏知用这次来,是憋着一口气来的。
他和嵇永康,都是黎明市高等艺术学院的高材生。
黎明市高等艺术学院是由启源教育集团出资创立的,但黎明市的几位议员也都有出资,所以不仅是面向富豪阶层,也会选择性地招收一些平民阶层,因此才能挂着黎明市的名号。
学费很贵,甚至很多靠贷款上学的人,毕业之后十几年还在还贷款。
但不管怎么说,这家艺术学院是整个旧土上顶尖的艺术学院之一,也能代表整个旧土艺术流派的发展。
而当前旧土上的艺术流派主要有两个,就是嵇永康和苏知用一直在争执不休的,现实流派与超感流派。
现实流派强调艺术的技巧性,要对现实进行精准地复刻,越精准、越细致,就越出色。
甚至有一位现实流派的艺术大师,曾经手绘过一幅与现实中的照片一模一样的画。而在现实流派的大师们看来,虽然它们一模一样,但手绘的过程,就是最大的意义所在。
而超感流派则是完全相反,强调对现实完全扭曲和抽象化的表达,画出来的东西都是云里雾里、让人完全看不懂,但如果细品的话,又能从中获得某些情绪上的感染。
这种不拘泥于形式、用抽象的艺术传递情绪的方法,被认为是超感流派的精髓所在。
所以,目前旧土上这两个主流的艺术流派,从最初就处于一种水火不容的状态。
其实在旧土上,远在遥远的银星历之前,也曾经出现过一些其他的流派。但问题在于,随着时空活动频发、旧土的环境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有这两种流派传承了下来,并逐渐发展成为主流。
这是有原因的。
随着科技的发展,全息投影和超梦技术的出现,让人们越来越分不清虚拟与现实。而现实流派就是强调用艺术去表达现实,所以越来越多注重于技巧,以及完全贴近现实的表达。
反观超感流派的诞生,则是与时空活动、通感力量的出现脱不开关系。当越来越多的人沉浸于精神世界、将许多事情诉诸于神秘力量的时候,就越来越向往那些超脱于现实、虚幻形式的存在。
所以,现实流派与超感流派背后有着两种不同的根源,两派自然争执不休。
这种争执不休,不只存在于最顶尖的艺术家当中,也存在于艺术学院顶尖的学生之中。
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而苏知用和嵇永康两个人,就分别是学生中对现实流派和超感流派的最坚定的拥护者,恰巧他们两个人又都沾点杠精体质,闲的没事干就辩论一番,拿着自己的作品比来比去的。
虽然是鸡同鸭讲,各自都有各自的评判标准,谁都说服不了谁,但他们还是有着旺盛的战斗精神。
而这种微妙的平衡,在前两天被打破了。
因为《余烬将熄》的出现!
这事说来也巧,上次辩论处于下风的嵇永康非常不服,而就在此时,《余烬将熄》这款超梦突然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火了起来。
嵇永康本来对超梦没什么太大的兴趣,更何况是这种标榜高难度的超梦。
结果在他看到网上对那副宣传图的解析之后,他又找到了原图,立刻就被震撼到了。
看看!这不就是一幅超感流派的杰作吗?
一片氤氲的灰色雾气,雾气后面隐约透出火光。而雾气的种种形状,可以脑补出许多的细节,让人产生丰富的联想。
这不正是完全符合超感流派的理念吗?
于是,嵇永康立刻就找到了反击的点:看看,《余烬将熄》这款划时代的超梦作品,在宣传的时候,也用上了超感流派的艺术手法!
而且,这款超梦如此火爆,玩家们如此喜爱和接受,足以说明超感流派才是主流,更加符合一般人的审美诉求!
至于现实流派?不好意思,这个世界的科技这么发达,随便一个手环拍出来的图,像素都比你们手绘的像素要高得多,你们早就该被淘汰了!
面对着嵇永康的骑脸输出,苏知用当然是不能接受了。
但是,嵇永康的这一套组合拳确实很有杀伤力,尤其是扔出那副100%可以被称之为超感流派代表作的游戏宣传图之后,对苏知用达成了全面压制的效果。
于是,苏知用不服。
他决定约嵇永康一起去这家体验店,体验一下《余烬将熄》,然后找到反驳的办法!
其实以他们的家境,都买得起实体版超梦。但各自在家玩了实体版超梦以后,毕竟不能立刻展开辩论。
还是选在体验店这样一个绝对公平中立的地点比较好。
于是,他们就来了。
表面上是来玩超梦的,但实际上却涉及到了一次艺术流派之争!
……
半个小时后。
苏知用第十五次打消了从超梦游戏舱中滚出来的念头,继续咬牙坚持,踏上征程。
他很想说,这超梦可真特么不是人玩的!
这哪是玩超梦啊?完全就是受虐!
虽然在来玩之前,他就已经听说过《余烬将熄》的赫赫凶名,但那时候他虽然有所警惕,但也没能有一个特别清醒的认识。
他还觉得,不就是个超梦吗?再难能难到哪去?
结果真的上手之后才发现,好吧,还真特么离谱!
如果只是苏知用自己玩,那绝对二话不说撤出来了。锦衣玉食的,谁闲的没事干玩超梦受罪玩啊?
但是看到嵇永康没出来,苏知用又忍住了。
输人不输阵,已经处于劣势了,要是连这点苦都吃不住,岂不是更要被对方给骑脸输出了?
坚持!
而恰好,嵇永康也是这么想的。
于是俩人在超梦游戏舱里,被虐得疯狂蹬腿,但就是牙关紧咬、坚决不出来。
直到坚持了两个小时之后,两个人才离开超梦游戏舱。
刚刚惊魂未定没多久,就再度投入到了唇枪舌剑的战斗之中了。
嵇永康率先发难:“看到没有?这款超梦是不是像李云汉解读的一样,很有艺术性?这样有艺术性的制作人都选择了超感流派作为超梦的宣传图,还不够说明问题吗?”
苏知用冷冷地一笑:“哼,肤浅!”
“你只看到了超梦的宣传图,但超梦里边呢?你再好好想想,超梦里的各种细节,包括破破烂烂的武器和铠甲、坍圮的城墙,种种场景,不都是非常写实的吗?”
“正是因为这种现实的风格,所以才能让这个世界给人一种真实感,制作者才能将许多内容准确地传递到玩家心中。”
“如果全都抽象了,像你们一样神神叨叨的全靠玩家自己脑补,他们能脑补出来几分?”
“所以说,宣传图还是得结合游戏中的现实风格才能发挥作用,还是现实流派更重要!”
嵇永康摇头:“此言差矣!超梦的现实风格确实是基石,这没错,但超感流派才是现实之上的提升!拔高之后孰优孰劣,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苏知用有点恼怒:“辩不过我开始胡搅蛮缠了是吧?我还说超感流派只是表象,现实流派才是主体呢!”
俩人争执不休,互不相让,又再度回到了同一起跑线上。
夏立荣在一旁看着,不由得啧啧称奇。
真别说,这俩人还挺有素质的,虽然争得很激烈,但都压低了声音避免干扰别人,而且再怎么争,也仍然勉强算得上是有理有据,没有进行人身攻击。
眼瞅着双方争执不下,苏知用突然眼前一亮,似乎发现了新的战场。
他快步来到体验店装饰用的置物架旁边,那上面摆满了各种小雕塑。
苏知用一眼扫过,非常骄傲地说道:“你看!这店里摆放的雕塑,全都是无比精致、栩栩如生的,这可都是我们现实流派的风格!”
“这说明,我们现实流派更受欢迎,也更符合隶山科技的品味!”
“否则,体验店里为什么会摆满这种现实流派风格的塑像呢?”
苏知用的突然转进,打了嵇永康一个措手不及。
嵇永康看着这些形态各异、但全都栩栩如生的小雕塑,不由得一时语塞。
他本来想嘴硬一下,用“这只能代表店长的个人口味、无法代表《余烬将熄》制作者的态度”来反驳,但转念一想,这种反驳未免也太无力了,很难起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眼瞅着即将落败,嵇永康突然眼前一亮,找到了突破口。
只见他快步来到另外一处装饰用的置物架,指着上面的雕塑说道:“那这些雕塑你又作何解释?”
苏知用愣了一下,他仔细一看,发现嵇永康面前的这些雕塑,确实跟之前的雕塑有着完全不同的风格!
这些雕塑,看起来会更加抽象一些。
例如,其中有一个雕像就像是在不断膨胀的烟雾。虽然烟雾是气体,雕塑是固体,但这种细致入微的雕工却将每一缕烟雾的特点都表现了出来,虽然是固定的,但却给人一种烟雾正在逐渐扩散的错觉。
这些雕塑都是一些抽象的、无形的题材,但却能够以这种非常具象化的方式表现出来,有着另一种独特的冲击力。
“这……”苏知用愣了,他本来以为店里的雕塑只有写实派这一种风格,结果没想到,也有这种偏向超感流派的风格!
俩人都沉默了,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双方又回到了同一起跑线上,谁都说服不了谁,论据也打了个旗鼓相当,辩论进行不下去了;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们都被这些精巧的雕塑给吸引住了!
俩人各自拿起这些雕塑,小心翼翼地观察各种细节,仿佛在捧着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这雕工,这题材,太完美了,这是真正的艺术品啊!”
“可是,正是因为雕工太完美了,有可能是机器的造物啊。”
“确实,精细程度跟最精密的机器差不多,如果不是机器的话……那这是多么可怕的雕刻技巧!”
“各种题材都有,写实流派的风格和超感流派的风格都能完美驾驭,是谁,这些雕塑是谁做的?”
两个人全都被这些雕塑给深深地吸引了。
因为从他们两个人的评判标准来看,这些雕塑在各自的评价体系里,都是最顶尖的!
在苏知用看来,这些雕塑栩栩如生,技巧完美堪比机器,完全挑不出任何的瑕疵,不是正符合现实流派的风格吗?
而在嵇永康看来,将抽象的东西化为实体,而且抽象的造型中还有这深刻的寓意,让人产生丰富的联想,不是正符合超感流派的风格吗?
如果这些是机器制作出来的工艺品,那么虽然在价值上有所打折,变得不那么珍贵了,就像是失去了灵魂,但光是这个造型,也足以称得上是佳作。
而如果它们都是手工制作出来的……
那就不得了了!
哪位大艺术家藏身在这个小体验店里?未免也太屈才了!
两人不由得看向夏立荣:“请问这些雕像,是从哪来的?”
夏立荣看了看休息区,陈涉所在的方向。
苏知用和嵇永康双眼瞬间睁圆了,他们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争吵,目光全都集中在正在一边低头沉思,一边雕刻的陈涉身上。
两个人不由得很是震惊。
原来这位大艺术家,一直在休息区的角落安静地雕塑?而他们进店的时候竟然没有发现?
周围这群人,真是太不识货了!果然都是一群粗鄙之人!
苏知用和嵇永康赶忙上前,恭敬地说道:“大师!请受学生一拜!”
陈涉下意识地抬头,发现这两个人一躬到地,表情说不出的尊敬和崇拜,甚至有点朝圣的意思了。
陈涉不由得头上飘出几个问号。
我们店里……什么时候来了两个神经病?
“你们……有事吗?”陈涉有些疑惑地抬头看着他们,手上的动作却如同下意识的反应,仍旧快速雕刻着,没有停顿。
苏知用和嵇永康似乎看到了某些极为可怕的画面,双眼圆睁,盯着陈涉的手,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因为本来以为,这些雕刻要么就是用专业的软件设计、用特殊的机器加工好的工业品,要不就是某个大师精雕细琢、耗费了大量心血的产物。
考虑到店里面有这么多的雕像,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后一种可能。
但现在,他们两个震惊地发现,都猜错了。
这些都是一位无情的雕刻大师,像机器一样量产出来的!
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对面俩人完全被震惊到了,许久说不出话来,陈涉则是看他们两个没有回话,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茬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陈涉手上的这个雕像又雕刻好了。
嵇永康赶忙说道:“大师,您的这个雕像,能给我看看吗?”
陈涉随手放在一边:“随意。”
说着,他有拿起一块新的材料,继续雕刻。
嵇永康以一种非常崇敬的姿态双手小心翼翼地捧起这个新的雕塑,睁大双眼仔细观察,随即脸上再度露出震惊的表情。
“神乎其技,神乎其技……”
嵇永康亲眼看着陈涉一边跟他们聊天一边雕刻最后这部分,甚至眼睛都没盯着雕塑,手上的刻刀却丝毫不停,流畅地简直就像是在削土豆一样。
当然,这个比喻不太恰当,这可是充满艺术感的雕塑,怎么能跟削土豆相提并论呢!
但不管怎么说,这种胸有成竹的自信感,确实把嵇永康给震惊到了。
而在看到这个雕像具体的造型之后,嵇永康更加来劲了:“你看,又是一个超感流派的作品!这足以说明在大师的心目中,超感流派才是最棒的!”
苏知用备受打击,但还是不服:“可是大师明明创作了更多现实流派的作品,不信你数一数店里的雕塑,绝对是现实流派更多!”
陈涉一边雕刻,一边纳闷。
这俩人是特么谁啊!
我这正想事呢,你们怎么在我耳边叽叽喳喳辩论开了?
喜欢雕塑你们直接拿走嘛,反正这玩意多得是,店里都快摆不下了,别烦我行不行?
我特么正在想着怎么让世界避免毁灭呢!谁要管你们什么流派之争啊!
两个人争执不下,苏知用对着陈涉鞠了一躬:“大师!冒昧问一句,请问您觉得,当今艺术流派,到底是现实流派更好,还是超感流派更胜一筹呢?”
嵇永康也看了过来,显然,他也很想知道问题的答案。
两个人争执不休,谁都说服不了谁,但这位大师有着如此高超的艺术造诣,他的观点肯定是举足轻重的。
陈涉沉默了片刻,举手指了指。
苏知用和嵇永康看了一下这位大师手指的方向,似乎并没有指向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啊?
“大师,您这是何意?”两人都很疑惑。
坐在一旁的张思睿说道:“我们老板的意思是说,你们太吵了,一边呆着去。”
苏知用和嵇永康面露羞愧,赶忙恭恭敬敬地退下。
只是,他们的疑惑并没有得到解答。
嵇永康手上拿着雕像,有些进退两难,还回去吧,大师才刚让他们滚;不还吧,这么牛逼的艺术品随手放一边,或者拿走了,岂不是很不合适?
然而就在嵇永康面带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苏知用突然眼前一亮,低声说道:“大师根本不是那个意思!他旁边那个保镖一看就是啥也不懂,净是瞎胡咧咧。”
坐在陈涉旁边的张思睿嘴角抽了抽。
虽然苏知用说话很小声,但张思睿毕竟是五级能量波动的强者,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但是宽宏大量的他没有计较,毕竟是体验店的客人。
嵇永康疑惑道:“怎么说?大师什么意思?”
苏知用说道:“你还记得大师刚才指的方向吗?就是这里。”
他一侧身,露出货架角落的一个小雕像。
嵇永康也凑了过来,两个人仔细端详。
从远处看,它就像是海浪。原本是相对抽象的概念,但这个雕像却刻画得相当具象,而且似乎能够感觉到海浪涌动的那种感觉。
但是近距离仔细一看,两个人不由得全都脸色一变,大惊失色。
这哪是什么海浪?明明就是时空兽潮!
时空生物有大有小,最小跟老鼠差不多大。当这些时空生物汇聚到一起的时候,就会形成可怕的兽潮,席卷而过,吞没一切生灵。
远看是浪涛,但仔细看就会发现,那些浪涛中延伸出来的,正是一个个可怕的时空生物,它们就像是长满了触手的大号老鼠,密密麻麻,让人感到头皮发麻!
兽潮和浪涛,两种大相径庭又有些相似的概念,被完美地集中于这个雕塑之上。
只不过苏知用和嵇永康两个人并没有像曾海龙一样被吓得大惊失色,镇定下来之后,他们都对这个雕像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
嵇永康认真端详,说道:“这是超感流派的作品啊!超感流派本来就有很多以时空生物为题材,这种没有固定形体的时空生物非常适合用超感流派来展现啊!”
苏知用立刻表示反对:“不,这明明是现实流派的作品。你看这些细节,多么写实,就跟时空兽潮的真实影像一样,细节都完美还原了出来!”
嵇永康再次摇头:“这哪是还原现实?这个造型,这种抽象化的表达方式,明明就是超感流派。”
苏知用还是反对:“不!绝对是现实流派!”
还是争执不下。
俩人再度齐刷刷地看向休息区正在雕刻的陈涉。
本来他们以为大师是嫌烦,赶他们走,所以诚惶诚恐的。
但是现在看来,大师的意思并不是赶他们走,而是给他们指了这个雕像,让他们自行参悟。
既然如此……是不是说明大师也没有那么讨厌他们?还可以再多问一句?
想到这里,两个人又每人捧着一个雕像,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
张思睿嘴角微微抽动,但什么都没说。
都是顾客,要心平气和一点。
苏知用再度鞠躬,非常恭敬地说道:“大师,请问这个雕塑,到底是现实流派,还是超感流派?”
陈涉正在一边雕刻,一边琢磨事情,看到俩人又来了,心里一阵无语。
我哪知道这是什么流派?
要是让我命名的话,那我会命名为创造者流派,或者干脆叫挂壁流派好了。
但是看样子,不给他们一个明确的结论,他们是肯定要死缠烂打,不会走了。
既然如此……那就随口胡诌一下,给他们一个明确的结论吧!
陈涉一边雕刻,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既不是现实流派,也不是超感流派。或者,也可以说既是现实流派,又是超感流派。”
苏知用和嵇永康都愣了,不知大师这是何意。
陈涉轻轻叹了口气:“你们不如将它理解为‘超现实流派’吧。”
苏知用和嵇永康两个人脸上都露出震惊的表情,显然,他们完全没想到,这竟然是一种全新的流派!
苏知用小心翼翼地说道:“大师,请问这个雕塑您多少钱肯卖?虽然我知道艺术品不能用钱来衡量,但……”
嵇永康则是说道:“大师,我想拜您为师!您看拜师费的事情……”
陈涉不由得嘴角一抽,手上的刻刀停下了。
还给钱?
我特么正愁钱多的不知道该怎么花呢,你们还要给我钱?
滚!
陈涉摆了摆手,意思是我不卖,也不收徒,你们赶紧滚。
苏知用和嵇永康互相看了看,恭敬地退了下去,将雕像重新摆回原位,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才离开体验店。
陈涉叹了口气,感觉自己遇到的怪人越来越多了。
这到底是巧合呢,还是艾普西隆带给自己的事逼体质正在变得越来越严重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