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虚拟尽头 > 第46章 李云汉,归队!

格蕾丝连续碰壁三次,只好换了一个办法:“那不如这样,Lucy,你简单说说自己在制作《余烬将熄》过程中的一些趣事吧。”
她发现林鹿溪十分警觉,完全不上当,也只好放弃。
这个采访总不能冷场,总得继续进行下去啊。
如果林鹿溪没绷住,说出了一些格蕾丝想听的信息,那格蕾丝肯定会继续追问,但现在格蕾丝束手无策,也只能是自己妥协让步。
这个问题属于是让林鹿溪自由发挥的部分,总不能再避而不答了吧?
林鹿溪想了想,说些什么呢?
超梦的设计理念,她肯定是不懂的,也没啥好说的。
那也就只能说说在制作超梦过程中的一些细节了。
毕竟大老远地跑来参加一次专访,身上是背着任务的,总不能一问三不知吧?多多少少还是得稍微透露一点内容。
想到这里,林鹿溪说道:“那我就讲一讲在超梦制作和剪辑中的一些细节吧。”
“其实开头的那段体验型超梦,是我们的总裁陈总亲自录制的。我觉得,陈总的表现,完全不输给那些真正的超梦明星……”
林鹿溪讲得还算是比较详细,当然,自动隐去了跟反抗军相关的内情。
事实上,林鹿溪之前也并不知道《余烬将熄》的剧情跟反抗军的暗示关系,她只是全盘按照陈涉的要求把超梦做了出来,根本没深入地问过,所以压根不存在说漏嘴的可能性。
格蕾丝本来有些遗憾,毕竟她没问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但听到林鹿溪说的这些内容,她又精神了不少。
虽然讲的都是一些很细节的问题,但这些细节也很真实啊!
尤其是初期因为没那么多预算请超梦明星、老板亲自上阵的这一点,不是很适合拿来做文章吗?
格蕾丝的脑海中,出现了很多新闻的关键词。
爆款超梦、女性制作人、因为经费不足老板亲自上阵拍超梦……
虽然还是没能搞到什么特别劲爆、能够揭示《余烬将熄》秘密的消息,但现在的这些关键词,也已经足以撑起热度了。
至少对于时代传媒集团来说,完全不亏。
于是,格蕾丝开始询问更多超梦制作中的细节,而林鹿溪也是选择性地回答了一些信息,两个人相谈甚欢,采访终于渐入佳境。
藤堂裕贵一边认真听着,一边分析林鹿溪的微表情,完全确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而他身边的幕僚还有些困惑,低声问道:“为什么如此确定她就是《余烬将熄》的制作人?而不是陈涉?”
藤堂裕贵回答道:“能够对《余烬将熄》这款超梦的细节知道得如此清楚,显然她确实深入到整个制作过程中,并且发挥了重要作用。”
“而且,谈及这些细节的时候,她的表情很自豪,之前那种拘谨的情绪有所减退,这种状态是伪装不出来的。”
“在主持人问那三个核心问题的时候,她面露犹豫。这有可能是因为她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也有可能是她不便细讲。”
“既然她能讲出这么多的细节,那么前者的可能性就很低了,多半是她出于戒备心理,不想透露这些堪称机密的细节……”
“而陈涉在这个过程中,确实只客串了一下超梦演员而已……”
“虽然他确实圆满完成了演出超梦的任务,但这不足为虑。”
“我之前就怀疑,为什么陈涉会对自家的超梦产业这么自信,现在看来,显然是因为他找到了林鹿溪这个宝藏,所以才坚信陈氏财团的超梦产业一定能翻身……”
“所以,陈氏财团不足为虑,关键是要盯紧这个隶山科技,尤其是盯紧林鹿溪!”
“其他大财阀中应该也不乏聪明人,应该都能看出这个女制作人的不凡之处,所以盯住陈氏财团是没意义的,应该将更多目光集中在隶山科技。”
“只可惜我们最新的研究正进展到紧要关头,没办法抽出太多人力。否则的话,想办法尝试着挖一挖这位女制作人,能够让我们藤堂集团的超梦产业获得长足的发展……”
“这样一来,陈氏财团的威胁可以调低。原本以为新超梦是陈涉制作的,总觉得这个人有些看不透;既然新超梦是这个女制作人做的,那就好办了,她看起来并没有很强的威胁性和侵略性,似乎只专注于超梦制作,心思相对单纯一些……”
藤堂裕贵不由得对当前黎明市的形势有了一些新的预估。
……
与此同时,陈涉在自己的办公室中,再度拿出来三小瓶的时空粒子,倒在手上,慢慢地吸收掉。
自从他在意识世界中创造了自己的仆从“余烬”和奇迹“钟摆”之后,原本吸收的那些时空粒子已经被消耗殆尽,他再度进入到一种极度饥饿的状态。
在这个世界中,时空粒子是用一种特殊的容器盛放的,因为这种粒子一旦暴露在空气中,就会开始缓慢地一边消散,一边凝固、体积膨胀成几十倍的固体结晶。
陈涉现在手上拿着的小瓶,与一个试管差不多。而大约十个试管的量,可以装满一个差不多比听装饮料长一点的类似于沙漏的容器,这就是所谓的“一个单位的时空粒子”。
别看它本身不大,戴在身上就像是随身携带一听饮料,但这一个单位的时空粒子的价值却极其昂贵,因为它与其他的稀有金属融合之后,可以生产出好几吨的特殊合金。
时空粒子有特殊的时空属性,所以能够大量地随身携带。只不过很少有人会愚蠢地把这么值钱的东西全都带在身上。
陈涉在进入二级能量波动以后,对时空粒子的渴望更加强烈了。
因为创造者不论是在意识世界还是在现实世界中创造东西,多多少少都会消耗时空粒子。
陈涉创造仆从和奇迹,这都是消耗很大的行为,但他现在毕竟只有二级能量波动,可以理解为新手保护期,所以那三小瓶时空粒子也勉强够。
但过度消耗之后,这种饥饿感也更加强烈了。
陈涉顶不住,只好再来三瓶。
以隶山科技现在的财力,陈涉完全可以敞开了吃。毕竟《余烬将熄》大火,生产过程也需要消耗大量的时空粒子,现在仓库里存放着不少,而陈涉还只是一个二级能量波动的小渣渣,再怎么吃也吃不了多少。
但陈涉觉得,时空粒子这种东西跟通感能力直接相关,自己如果敞开了吃,肯定也会增强艾普西隆的力量。
所以他也只能是饿得有点难受了,才吃三小瓶。
再度将时空粒子吸收之后,陈涉沉浸到自己的意识世界中。
他已经越来越熟练了,以前进入意识世界有点像是穿越的感觉,但现在他的意识可以同时处理意识世界和现实中的事情,而且互不干扰。
只见意识世界中下起了金色的细雨,这些时空粒子落在雪原上,很快消失不见,与陈涉的精神世界融为一体。
艾普西隆脸上露出了非常陶醉的表情:“啊,如此的美味……”
“谢谢你,我终于恢复了一些与世界的联系。”
嘴上说着谢谢,但艾普西隆显然并没有真的感谢,而是带着一种戏谑的表情。
而伴随着他脸上露出愉悦的表情,周围的黑色浪潮也开始变得汹涌、翻滚起来,像是正在进行一次潮汐。
陈涉能够明显感觉出来,艾普西隆的力量确实有了轻微的增强。
不仅如此,艾普西隆借由自己这个媒介,与现实世界的联系似乎也有所增强。他应该已经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接受一些现实世界的信息了。
陈涉跟艾普西隆在某种意义上共享这种通感能力,所以某些信息也根本瞒不住。
好在他们两个人的想法并不是完全透明的,所以目前处于一种“猜起来比较好猜、但猜的不一定对”这种状态。
陈涉默默地叹了口气,果然和他猜测的一样。
大量吸纳时空粒子确实可以让他的力量增强,缓解自己的这种饥饿感,但艾普西隆一定能从中更多地获益。
所以,疯狂吸收时空粒子吃到饱是绝对不行的,艾普西隆巴不得他这么做。
得控制一下。
陈涉没有跟艾普西隆多说什么,他也在自己的意识世界中具现化出一张茶桌、一把椅子,还有一壶好茶,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看着钟摆悠然地喝了起来。
成为创造者之后,他可以清晰地回忆起自己记忆中的味道,并且轻易地在意识世界中具现化出实体。
当然,在现实世界的话,就难多了,但随着实力的进一步增强,也不是完全做不到。
艾普西隆此时的感觉非常不错,得意地说道:“我就知道没有人能抗拒这种诱惑,强撑着不吸纳任何时空粒子。”
“这种对于时空粒子的渴求,就像是饥饿感一样,是人的一种本能,是不可能靠着意志力挺过去的。”
“而你……”
“等等,你这是什么茶?”
艾普西隆本来正在得意,但是在闻到飘过来的茶香之后,他的脸色变了。
因为他能够闻出来,单单从香味上来判断,这种茶就比他曾经喝过的最好的茶还要更好!
陈涉一边喝着茶,一边默默地叹了口气。
看看这个世界的人,过得是多么可怜的生活。
因为荒野被频繁的时空活动破坏,所以这个世界的农业发生大幅倒退。虽然目前也有一些高科技的农场,能够保证养活这个世界的人口,但像高端茶叶这种东西,就很罕见了。
艾普西隆曾经喝过专门给银星的大人物上供的茶,记下了这种味道,哪怕自己变成了单纯的意识,仍旧念念不忘。
但在陈涉看来,稀松平常。
他前世也没喝过什么太顶尖的茶,但只是一般的好茶,也足以碾压艾普西隆记忆中的味道了。
更何况陈涉现在是创造者,可以将这种味道给强化,所以只是一点香味飘过去,艾普西隆就已经淡定不能了。
他向前走了几步,但是陈涉只具现化了一把椅子,一个茶杯,完全没有邀请他加入的意思。
这让艾普西隆有点尴尬,堂堂时空骑士团的主祭,总不能当场表演一个“真香”吧?那未免也太不像话了!
于是,艾普西隆只好强忍着茶香的诱惑,跟陈涉一起看向那个巨大的钟摆,考虑着要找一个什么样的话题。
突然,钟摆上方代表“知名度风险”的表盘发生了变动,指针猛地一跳,从中等风险跳到了高风险!
受此影响,钟摆的运动幅度也明显加快。
陈涉不由得愣了一下。
……
与此同时,现实世界中。
在林鹿溪返回陈氏财团的总部之后,时代传媒的专访节目也已经准时播出了。
不得不说,时代传媒集团的效率很高,毕竟新闻是有时效性的,肯定要争分夺秒。
而且不仅是专访的视频,时代传媒集团也发了配图的文字稿,显然是用多种途径传播。
陈涉来到超梦研发部,看到刚刚归来准备开始工作的林鹿溪,赶忙问道:“专访一切正常吧?都是按我教你的方式回答的吧?”
林鹿溪赶忙说道:“对呀陈总。”
陈涉点了点头,但心中却更疑惑了。
不对啊,如果林鹿溪真是按我说的回答,那怎么钟摆上显示的知名度风险还会飙升了一截呢?
这肯定有问题啊!
陈涉立刻打开手环查看时代传媒发布的文字稿。
虽然也有专访视频,但视频太长,看起来比较浪费时间,还是看文字稿比较快捷。
结果一看标题,陈涉就绷不住了。
“《余烬将熄》制作公司隶山科技背后的故事:天才女超梦制作人灵光一闪,老板亲自上阵拍超梦!”
再一看专访的内容,陈涉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前边的三个问题,林鹿溪都是按陈涉的叮嘱来的,全都给推掉了。
但坏事就坏在后边这个地方了!
林鹿溪在讲制作超梦细节的时候,大谈陈涉当初拍超梦时的英姿,说当时公司资金紧张,请不起大牌超梦明星,结果陈总决定亲自上阵,扮演劝退哥,而开头那段体验型超梦的情绪全都是由陈总扮演出来的……
而主持人格蕾丝也对这一点非常关注,从标题上就能看出来:一个天才的女超梦制作人、一个为了节省成本豁出去亲自上阵当演员的老板。
这多有话题性!
所以,这篇报道一出来,直接就给想要韬光养晦、降低自己知名度的陈涉一记重拳!
确实有很多目光被引到了林鹿溪的身上,但关注陈涉的人也不少。毕竟劝退哥让玩家们恨得牙痒痒,开头的这段体验型的超梦又奠定了整个超梦的情绪基调,让人印象深刻。
现在知道,竟然是老板亲自拍的,当然要对老板产生浓厚兴趣了!
陈涉有点无语:“小鹿啊,其实我扮演超梦这个事,就是顺手为之,你也不必讲得这么详细……”
林鹿溪眨着大眼睛无辜地说道:“但是陈总您也没说这个事不能说啊?”
陈涉沉默了。
确实,这好像是自己的锅。
本来是不想以制作人而出名,引起太多的关注,结果没想到,因为演员而出名了!
这咋整!
还是没起到韬光养晦的目的啊?
……
意识世界中,艾普西隆哈哈大笑。
“你现在发现你自己的行为有多幼稚,多愚蠢了吧?”
“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你的尝试是徒劳的。”
“因为你身上带着‘诅咒学者’的特殊光环,会对身边的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这种光环会强化身边的人对你的看法。信任你的,会更加信任;害怕你的,会更加害怕。”
“好处是,你哪怕说出一些并不合理的话,别人也不会过多地质疑,而是选择相信;但坏处是,身边人的目光会不自觉地被你吸引,并在一些情况下自然而然地想到你。”
“所以,你想要单纯地通过韬光养晦的方式将自己隐藏起来,是不可能的!”
陈涉默默地喝着茶,表面上无动于衷,实则恨得牙痒痒。
这个艾普西隆,也真是让人很无语。
你好歹也是时空骑士团的主祭,不是五岁小孩,至于这么小心眼地记仇吗?
看我吃瘪一次,你比吃了十块糖还高兴?
但是陈涉又不能表现地太过激,自己要是急了,艾普西隆只会更开心。
现在的情况,就是他跟艾普西隆互相熬,看谁先顶不住。
而就在艾普西隆得意地嘲笑陈涉的时候,突然,钟摆上象征着知名度风险的指针,又往后退了一截。
艾普西隆的笑声,戛然而止。
……
此时,长夜娱乐集团。
罗布·瑞恩正在与黎明市分公司的负责人通话。
“确定了吗?《余烬将熄》到底是隶山科技的老板陈做的,还是那个女制作人Lucy做的?”
分公司的负责人有些不太确定地说道:“我其实更倾向于那个女制作人Lucy只是个傀儡,陈才是真正的制作人,但是……”
“根据我们在藤堂集团刺探到的情报,藤堂裕贵似乎并不这么认为。”
“他认为,Lucy确实是真正的制作人……”
这位负责人甚至还将藤堂裕贵的一些分析给转述了一番,比如,陈氏财团为什么另起炉灶开分公司?这个脱裤子放屁的举动,证明了陈涉对林鹿溪的器重和信任。
而《绝境之战》和《余烬将熄》显然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设计理念,前者更有可能是陈涉设计的,而后者才是林鹿溪操刀的。
罗布·瑞尔也皱起了眉头。
他也完全没想到,仅仅是确定超梦真正的制作人到底是谁,竟然这么费劲。
如果只考虑第一层,那制作人肯定是林鹿溪,区区一个超梦制作人而已,这种事情有必要藏着掖着吗?
但如果考虑第二层,就会觉得林鹿溪是被陈涉推到前台的工具人,陈涉自己则是在刻意保持低调。
可如果考虑第三层,就像藤堂裕贵那样,分析一下另起炉灶成立隶山科技的意图,再分析一下成立这家分公司前后,超梦理念的巨大差异……
又会得出林鹿溪才是真正的制作人这样的结论。
现在问题来了,到底是第几层呢?
罗布·瑞恩考虑片刻之后说道:“藤堂裕贵的想法,更有道理。”
这些大财阀彼此之间都在想方设法地安插内鬼,掌握对方的动向。
不只是长夜娱乐集团在往藤堂集团的分公司里塞,藤堂集团也在努力地往长夜娱乐集团的分公司里塞。
当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这种情况其实压根就是无法避免的。
知人知面不知心,在卧底隐藏得很好的情况下,谁又能一一确定自家这么多员工的真实身份呢?
只有像陈氏财团这种小财团,相对不怎么受关注,才不好塞卧底。
而罗布·瑞恩综合考虑之后,觉得藤堂裕贵的判断比长夜娱乐集团在黎明市分公司的这些饭桶手下更值得相信,而且藤堂裕贵的论据也确实更充分。
作为藤堂集团在黎明市的关键人物,藤堂裕贵绝对不是等闲之辈。罗布·瑞恩正是因为很清楚地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不得不将藤堂裕贵的想法纳入考量。
毕竟他没法自己亲自去黎明市,相较于自己不成器的手下,还是藤堂裕贵的水平更高,判断更准。
考虑一番之后,罗布·瑞恩说道:“既然如此,还是主要盯住这个女制作人Lucy,想办法找到《余烬将熄》真正的秘密!”
……
陈涉的意识世界中,钟摆上代表关注度风险的指针,又往后退了一截。
刚才随着报道的出炉,关注度风险本来从中等偏高风险,突然增加到了高风险,把陈涉吓了一跳。
但紧接着,这个指针却开始不断地往后退。
甚至变成了中等偏低风险,比原本的风险还要更低了!
陈涉默默地喝着茶水,他也在纳闷。
这特么怎么回事?
本来他都有点慌了,自己演超梦的事情曝光了,关注度这么高,风险性肯定会大涨啊!
但现在发现,风险又降下去了,甚至比之前还要更低。
难道说……自己的计划以一种匪夷所思、自己无法猜到的方式成功了?
而一旁的艾普西隆,脸上更是充满了震惊的表情。
在陈涉不断摄入时空粒子、力量增长之后,艾普西隆的力量也在不断增长,与现实的联系不断增强。
他虽然无法与现实进行交流,更无法施加影响,但对于陈涉所能了解到的现实,他也可以获知一小部分内容。
艾普西隆能隐约猜到陈涉的想法,所以在看到关注度风险增长、钟摆速度加快之后,才会如此冷嘲热讽。
可万万没想到,打脸竟然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艾普西隆完全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他再看陈涉,只见陈涉仍旧在默默地喝着茶,并没有太多的表情,甚至在自己冷嘲热讽的时候,陈涉都没有还嘴,似乎在思考问题,完全无视了他。
陈涉的意识世界里,陷入了一种沉默的状态。
突然,陈涉似乎发现了什么,从意识世界中消失了。
“这小子!”
艾普西隆没想到陈涉竟然理都没理他就走了,这种无视让他感到很难受。
关键还是在智商压制了他之后不辞而别,这就更过分了。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更让他难受的事情。
陈涉走了,之前具现化出的茶水也没了!
艾普西隆嘴角微微抽动,仿佛已经快要到了抓狂的边缘。
……
陈涉之所以光速在意识世界中消失、回到现实世界,是因为他注意到,钟摆上的关注度风险虽然降低了,但盈利风险似乎有所波动!
代表着盈利风险的表盘倒是没有一下子变成高风险,但却开始轻微地来回摆动,又增长的趋势。
这说明,现实中可能又出现了一些陈涉意料之外的事情!
果不其然,在陈涉回到现实世界中没多久,张思睿就找到了他。
“陈总,好消息,特大的好消息!”
看到张思睿的这个表情,陈涉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
“什么好消息?”陈涉问道。
张思睿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陈总,你猜是谁来了?”
陈涉愣了一下。
什么叫“谁来了”?
我们反抗军无亲无故的,跟外边的个大财团又不熟,也没什么朋友啊?
是酒吧的吴一粟或者义体诊所的李阿姨来了?也不能够啊,张思睿不至于高兴成这样。
难道说……
陈涉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十分不情愿地猜测道:“难道是李云……”
张思睿很高兴:“陈总果然聪明,猜对了!李云汉来了!”
“现在就在总部地下的会议室,陈总您快来见一面吧!”
陈涉不由得瞠目结舌,整个人僵住了。
好家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之前李云汉就像一个神枪手,千里之外取陈总狗头如探囊取物。
明明在中央联邦区,却可以通过一个超梦直接一发入魂,让《余烬将熄》爆火起来。
现在好了,李云汉不满足于做一个神枪手,他要转职成近战职业,当面动手了!
陈涉考虑片刻之后说道:“带我去看看。”
人都来了,不见也不合适。
李云汉漂洋过海地从中央联邦区跑来北部联邦区,应该也不容易。
陈涉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好好地了解一下他的诉求,走入他的内心世界,然后试着劝一劝,看看靠着自己的特殊光环,能不能把他给劝回去。
你说你,继续在长夜娱乐集团做卧底多好啊?
那边又有资源,又有平台,你在那边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隶山科技是一家小公司啊,我们什么都没有,你跑来干嘛?
陈涉跟着张思睿来到总部底下的会议室,只见赵震和李云汉两个人正相谈甚欢。
这里的安保措施是最高的,可以畅所欲言。
之前陈涉跟李云汉通过手环的全息影像交流过几次,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
真人比手环上的那个全息影像看起来还要帅不少,而且李云汉的身材也不错。陈涉不得不承认,这个金牌制作人,确实有自己几分英俊。
看到陈涉之后,赵震和李云汉两个人立刻站起身来。
李云汉甚至亲切地迎了上来,不由分说地跟陈涉亲切握手:“陈涉队长,我们终于见面了!”
陈涉勉强地回了他一个礼貌的微笑。
众人各自落座之后,陈涉问道:“云汉兄,长夜娱乐集团那边的工作很清闲吗?怎么还有空大老远地跑到黎明市来串门呢?”
李云汉笑了笑:“我已经辞职了!”
“以后就靠陈涉队长收留了,我愿意为隶山科技发光发热!”
他立正了一下,坚定地说道:“李云汉,归队!”
赵震和张思睿也很高兴:“我们都是反抗军,也算是一家人再聚首了!”
对他们两个人来说,李云汉肯来那当然是一件大好事。
李云汉能够凭借自己的真本事在长夜娱乐集团这样人才济济的地方闯出一番名堂,在制作超梦这方面,不论是天赋还是能力,当然都是最顶尖的。
之前张思睿就一直想把李云汉拉过来,但那时候李云汉不乐意。
原因很简单,陈氏财团这个摊子太小了。
李云汉之所以要留在长夜娱乐集团,一方面是因为长夜娱乐集团有足够的资源和广阔的平台,更好发挥,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里有最先进的超梦设计理念,发展前景更好。
李云汉觉得,自己还有提升的空间,所以不是不想来给兄弟帮忙,主要是为长远考虑。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
长夜娱乐集团以罗布·瑞恩为首的高层胡搞瞎搞,制作人的地位越来越低,整个公司的研发导向也在发生变化,李云汉跟他们的摩擦已经越来越激烈了。
反观隶山科技,不仅《余烬将熄》大赚特赚,有了足够的资源和广阔的平台,更关键的地方在于,陈涉的超梦设计理念已经碾压了几乎所有的金牌制作人。
想更进一步?那当然是要跟着陈总混啊!
所以,李云汉一秒钟都没犹豫,也压根没想着待价而沽、跟长夜娱乐集团讨价还价,直接就跑路了。
义无反顾地加入到了隶山科技集团中。
对于赵震和张思睿来说,这当然是一件大好事。虽说陈涉队长的超梦设计似乎突然开窍、变得独步天下,但李云汉也不差啊,两个人联合起来,岂不是能爆发更大的能量?
谁也不会嫌自家的人才太多。
所以,他们三个人再度聚首,都很高兴。
但是陈涉就不高兴了。
怪不得盈利风险增加了呢,李云汉来了!
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陈涉对林鹿溪非常满意,这是一个多么完美的工具人啊!勤勤恳恳地制作超梦,哪怕有疑惑也绝不多问,认真完成自己交代下去的每一个任务。
但是李云汉呢?完全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从李云汉解读《余烬将熄》这件事情,陈涉已经看出来他是个什么货色了。
首先,李云汉有太多自己的想法,不仅有可能会对陈涉的方案提出质疑,还有可能对陈涉的方案进行过度脑补,导致超梦做出来之后的结果,跟陈涉原本的预想相差十万八千里。
其次,李云汉本身就是长夜娱乐集团的金牌超梦制作人,自带粉丝。虽然现在跟长夜娱乐集团分道扬镳了,但名气还在,粉丝还在,跟超梦明星的关系还在!
到时候新超梦出来,他再宣传一下,那还了得?
最后,李云汉这个人还是个游戏高手,《余烬将熄》受死版他都能爆肝打通关,这世界上还有什么高难度的超梦能难住他吗?
陈涉就算想给他制造障碍,都很难!
总之,如果说原本陈涉通过忽悠来控制林鹿溪、进而控制整个超梦研发部的难度是简单模式,那么现在想要忽悠李云汉就是噩梦模式了,这难度何止增长了十倍!
如果这个事情不能得到妥善处理的话,那么后果会很严重。
因为李云汉的到来,目前来看还只是增加了盈利风险,但仔细分析就会知道,未来他一定会让关注度风险、斗志风险也一起提升!
到时候,钟摆上的三个仪表全部暴走,钟摆疯狂鬼畜……
想想都让人无比绝望!
但是直接把李云汉赶走那是不可能的,所以陈涉也只好换上一副和善的表情,想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李云汉改变想法。
“云汉兄啊,你想要来帮忙的这种心情,我十分理解,也十分感动。不过……我觉得你这个决定,是否草率了些?还是要三思而后行啊。”
“隶山科技集团现在还十分弱小,资源不足,也缺乏平台,对你来说,是有点屈才了。”
“虽说大家都是反抗军,都有同样的崇高目标,但我觉得,鸡蛋也没必要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虽然大家的目标殊途同归,但多一种选择,也多一点希望。”
陈涉的意思很明确,一方面是说隶山科技这边条件有限,恐怕李云汉没法像在长夜娱乐集团那边一样尽情施展,可能会限制他的发挥;另一方面也是在强调李云汉继续留在长夜娱乐集团的好处。
鸡蛋没必要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嘛。
李云汉留在长夜娱乐集团,可以继续按照自己的想法探索一条路;而隶山科技这边,陈涉也可以探索一条路。到时候,两条路就算有一条失败了,另一条也还有希望。
可如果很早就并到一起了,最后还是失败了,那怎么办?
李云汉微微一笑:“队长,关于这一点,我其实已经充分考虑过了。”
“从资源和平台上来说,隶山科技确实跟长夜娱乐集团差很多。但是,经过《余烬将熄》的关键一役之后,我们双方的攻守形势实际上已经发生了逆转!”
“隶山科技正在快速崛起,而长夜娱乐集团已经走上了下坡路。”
“而且,我对长夜娱乐集团的很多决定,十分不满。在这里,我能够跟队长你学习很多最新的超梦设计理念,而在长夜娱乐集团,哪怕是最顶尖的金牌制作人们也都开始原地踏步了。”
“既然已经证明了陈涉队长你的这条路是对的,我在长夜娱乐集团的这条路是错的,我又何必继续坚持、浪费资源呢?”
“不如尽早合兵一处,集中优势力量,在超梦产业上再创造新的突破!”
“我相信,随着超梦业务的发展,我们反抗军必然是军费充盈、训练充分、士气高涨,一定能早日完成大业!”
听到“士气高涨”,陈涉有点无语。
因为他又想起了李云汉对《余烬将熄》的解读。
本来陈涉做《余烬将熄》是想打消一下反抗军高昂的斗志的,让他们清楚地了解到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成功几率很低,结果被李云汉一解读,全变味了!
虽然短期来看,反抗军战士们的斗争热情确实降低了,但实际上他们却更坚定、更团结了!
当然,这倒也不能说是坏事,因为这也算是跟陈涉的想法同步了。不是说不能去打大财阀,关键是要先休养生息,想办法增强实力、寻找盟友,不要打无把握之仗,做无意义的牺牲。
但这也足以说明,李云汉对超梦的解读是完全不可控的,谁知道他会解读出什么东西来!
这次的结果虽然是翻转了720度并最终跟陈涉最初的目标差不多,但下一次呢?
陈涉诚恳地说道:“云汉兄,事关重大,你得三思而后行啊。”
李云汉更加诚恳地说道:“队长,事关重大,我已经三思了不知道多少遍了。这就是我最终的决定了!”
陈涉很无语。
不是说好了诅咒学者的光环可以放大别人对自己的感觉吗?不是说我很容易忽悠别人吗?
怎么到这时候了,越忽悠越起反效果了呢?
显然,李云汉现在是认定了隶山科技的这一支反抗军,不论是为了他做超梦的理想,还是为了反抗军的未来,他都觉得自己做出的决定是正确的。
而陈涉不管再怎么旁敲侧击地暗示,都只会让他更加坚决、更加笃定。
终于,陈涉没辙了。
显然,测试员终究还是斗不过狗策划……
但这并不意味着陈涉自暴自弃了,他知道,如果让李云汉留下来胡作非为,那肯定得完犊子。
所以,必须得想办法把这种风险降到最低。
想到这里,陈涉说道:“既然你的想法如此坚决,那也行,我们约法三章。”
“第一,隶山科技这边的超梦研发,跟长夜娱乐集团的流程不同。你刚来,还是以学习、适应为主。新超梦的研发,还是以林鹿溪为主,你给她打下手。”
“第二,虽然你认识很多超梦明星,人脉资源很广,但我们的超梦是以质量取胜,不是靠堆超梦明星,所以在研发超梦的过程中,不要总是想着借助自己的人脉。”
“第三,有分歧的时候要以我为准,少问,多想。”
李云汉点了点头:“那是自然。队长你放心,我初来乍到,肯定还是以学习为主,不会拿长夜娱乐集团那一套硬往这边套。”
听到李云汉如此保证,陈涉稍微松了口气。
既然如此,就先把李云汉给收下了。
至于以后的超梦怎么办?
没关系,陈涉相信自己的实力。
之前《余烬将熄》那是因为自己完全没准备,所以被李云汉给偷袭了,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但这次,李云汉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又真心实意地接受了自己的约法三章,还能掀起什么风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