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虚拟尽头 > 第43章 “创造者”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陈涉坐在银灰色办公桌前,将三小瓶时空粒子放在桌上。
这是他从库房拿的,理由是“做些研究”。
其实这么说倒是也没毛病,只不过不是研究时空粒子,而是研究他自己。
陈涉怀疑,原主的那个仪式并没有完全失败。他身上出现的种种古怪的现象,就是证明。
但目前要说这个仪式成功了,似乎也有些草率。
毕竟陈涉似乎还没有成功获得任何一种职业,仍旧是个战五渣。
虽说他确实有了强大的通感天赋,但他的在灵能方面的能力已经完全感觉不出来了,不论是用意念操控物体还是用意念影响人的精神,全都无法做到。
对于具备通感能力的人来说,时空粒子就是一种强大的补剂,确实可以进一步增强通感能力。
当然,随着用量的增加,也可能会有失控的风险。
所以陈涉也没敢拿太多,只是拿了三小瓶,想尝试着吸收一下,看看自己的身体会不会因此而发生一些变化。
他依次打开三个小瓶,把时空粒子倾倒在自己的掌心。
和之前一样,这些时空粒子很快汇入了陈涉的掌心,并且逐渐融入到他的身体中,给他带来一种莫名的舒适和惬意感。
这种感觉,有点像是一个饥肠辘辘的人,逮到美味大快朵颐。
不过,在三小瓶时空粒子全都吸收掉之后,陈涉不仅没有强烈的满足感,反而有点感觉不够。
就像是一个饿了很久的人,稍微吃了点东西之后,饥饿感反而更强烈了。
“不能再吃了,怎么还贪得无厌了呢?这玩意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吃太多失控了怎么办?”
这种没吃饱的感觉让陈涉有点难受,但他还是强忍住了。
因为理智告诉他,目前他对时空粒子的了解还非常肤浅,既然知道这玩意摄入过多有失控的风险,那就绝对不能过量。
为了转移注意力,陈涉开始认真考虑明天开会要讨论的手环和超梦游戏舱产品。
对于这两个产品,陈涉目标很明确:小众,且小赚。
这两个产品最好是赚钱的,因为如果不赚钱,那么反抗军肯定还是会继续回到之前的代工业务老路上去。
但它又不能太赚钱,因为《余烬将熄》的爆火,让隶山科技备受瞩目,知名度已经远超它的承受能力。
如果只是一家普通公司的话,当然名气越大越好,但隶山科技不是啊!
这可是个反贼窝,名气越大意味着有越多的人关注,各大财阀也都是越盯越紧,这不是更容易暴露了吗?
而且,陈涉希望制造业这条线缓慢而稳妥地推进。
因为制造业这条线的最高点,一定是高端军械制造,而制造业赚钱越多、赚钱越快,抵达这个最高点的时间就越短。
一旦反抗军开始生产自己的军械,那么离他们真的跟大财阀开战就不远了。
考虑到《余烬将熄》的成功已经给隶山科技带来广泛的关注度,陈涉觉得,只要自己生产的手环和超梦游戏舱还过得去,就肯定会有热度。
所以,手环和超梦游戏舱这种东西,还是得尽可能怪一点,设计得小众一点,才能符合他的要求。
好在陈涉现在绘画技能很强,在经过一番审慎思考之后,很快就画好了这两种产品的原型设计图。
在完成这一切之后,陈涉感觉到一阵困意袭来,洗漱之后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
在无边的荒原中,陈涉正在独自一人,孤独前行。
天空中飘落着时间雪,洁白的雪花覆盖在荒原上,在光的照射下发出某种淡蓝色的光泽。
“……又来了!”
陈涉相当无语。
他能够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是在梦中,又是那个曾经做过很多次的噩梦。
陈涉闭上眼睛,努力了一番,但他发现自己没办法醒来。
无奈之下,他只好再度睁开双眼。
这里的一切都极度真实,而且与之前几次相比,似乎又有了一些变化。
原本他记得天地交汇处的远方什么都没有,只有辽阔的天际线,但此时,远方似乎出现了城市的遗迹。
仿佛超大型的城市才刚刚遭受了灭顶之灾,摩天楼宇只剩废墟,看不到任何人类活动的迹象。
也许在时间雪的侵蚀作用下,这座庞大的城市遗迹很快就会化为废墟,又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完全消失在时间雪之下。
而之前看到的那种恐怖的黑色时空兽潮并没有出现,周围显得非常安静。
就在这时,陈涉突然发现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看起来相貌儒雅的西方人,此时他正在按部就班、十分耐心地……泡茶。
在无边无际的荒原中,天空还在下着时间雪,而这个人却在悠闲地泡茶,整个画面有着说不出的违和感。
不过,茶桌对面还有一张空椅子,似乎是为陈涉准备的。
陈涉迈步向前走了几步,正在考虑要如何开口,就听到这个中年人说道:“终于来了。”
“你来得比我预想中的要晚了太多。”
“先坐吧。”
陈涉在中年人对面坐下,而后中年人抬手示意他可以品尝一下茶桌上的茶水。
在梦里陈涉也没什么好怕的,端起来品了一口。
中年人微微笑道:“这是银星上的大人物特供的茶,我尝过一次,记住了它的味道。怎么样,还不错吧?”
陈涉如实回答:“一般。”
“能不能先为我解释一个问题?”
中年人点点头:“你问。”
陈涉:“为什么旧土上的头脑通缉犯、时空骑士团的主祭艾普西隆,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艾普西隆有些疑惑地看了看他,似乎觉得陈涉问的这个问题非常莫名其妙。
但陈涉的表情相当诚恳。
艾普西隆说道:“这并不是梦,而是你的意识世界。”
“是伟大的时空联系将我们牢牢地绑在一起,让我们一起改变这个世界,你忘了吗?”
“看来那个仪式对你造成的损伤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一些,怪不得我在你的意识世界里呼唤了你很多次,你都没有回应。”
陈涉跟艾普西隆大眼瞪小眼,场景一时间凝固了。
陈涉发现即使是在梦境状态下,自己的思维转的也很快,一瞬间联想到之前的种种怪现象,有了很多种猜测。
在第一眼认出艾普西隆的时候,陈涉的内心是崩溃的。
夭寿啊!
这个噩梦越来越离谱了,还梦见了时空骑士团的头子,这是不是预示着自己要在反贼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先是反抗军,又是时空骑士团,照这样下去,自己应该很快就能取代艾普西隆,成为旧土上的头号通缉犯。
毕竟这两个终极反贼组织之前一直是水火不容,还从未有人能同时跟它们二者搭上关系。
从这一点上来说,陈涉也算是个香饽饽了。
可是,艾普西隆作为七级能量波动的终极大佬都被财阀联合起来给收拾了,自己只是个除了雕刻之外什么都不会的普通人啊!
而且陈涉很快发现了更加糟糕的事情:这似乎不是梦,因为他竟然还能跟艾普西隆交流。
而且看这个艾普西隆的样子……似乎跟自己很熟?
还说要一起改变这个世界,谁跟你约好了?
难道说……
陈涉突然意识到,艾普西隆绝对跟原主的那个仪式脱不开关系!
因为这种仪式肯定需要非常复杂的通感知识,原主在反抗军里压根没有接触到这些知识的途径,也没有任何的通感天赋,这些知识是哪来的?
只能是从艾普西隆这来的!
也就是说……艾普西隆一直都在自己的意识世界里潜伏着,之前的噩梦,其实就是艾普西隆在向自己传递信息?
但是因为自己的精神受损,没办法准确接收这些信息,于是就以噩梦的形式展现了出来。
如果是原主的话,肯定能立刻联想到艾普西隆,并尽快收集时空粒子增强自己的通感能力,很快就进入意识世界跟艾普西隆直接交流。
但陈涉不知道这一点,所以完全无动于衷……
这种情况,有点像是艾普西隆不停地发弹窗,“在吗在吗你还活着吗”地问个不停。
但陈涉完全不知道是有人在呼唤自己,只以为是电脑出bug了,来来回回杀了好几遍毒,也没找到问题到底在哪。
这就挺尴尬的。
陈涉沉默了片刻,说道:“能不能重新给我讲一遍到底是怎么回事,仪式之后我的记忆受损,什么都不记得了。”
艾普西隆喝了口茶水,然后点头:“可以。”
陈涉有点意外,没想到艾普西隆答应得这么干脆。
因为在陈涉从网上获得的信息来看,艾普西隆绝对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心理变态,和自己这种别人误以为的心理变态,有着本质的区别。
作为时空骑士团的主祭,时空骑士团的终极目标“将人类的生命形态改造为时空生命”就是他提出来的。
他被称为旧土上最危险的通缉犯,虽然最后被大财阀联合起来干碎了,但在这之前他至少坚持了十几年。
这样的人,绝对是阴险狡诈、手段狠辣,满肚子都是坏水。
没想到竟然答应的这么干脆,就此同意把这些信息透露给陈涉。
不过陈涉转念一想,动机倒也说得通。
首先,艾普西隆对原主应该是利用或者互相利用的关系,如果想要继续利用,那就得把一些事情说清楚,否则陈涉不会合作。
其次,艾普西隆很有可能已经没有了实体,只能寄居在陈涉的意识中。
或者,艾普西隆的意识实际上存在于时空界,目前陈涉看到的形象,只是一个类似于全息投影一样的东西。两个人只能通讯,艾普西隆无法对陈涉的精神施加影响。
他想做的大多数事情,都需要陈涉的配合。
所以,艾普西隆必须先把这些内容告知陈涉。
当然,他说的话也绝对不能全信,这里边肯定有很多信息是忽悠人的,得注意甄别。
陈涉默默地提高了警惕,一边装模作样地喝茶,一边听艾普西隆讲述。
艾普西隆平淡地说着,语气没有太多起伏:“企业联合军虽然消灭了我的身体,但我的精神成功地逃脱,穿过时空裂隙,游离在时空界。”
“我在里面获得了很多知识,也在不断地寻找重返现实世界的方法。”
“时空界的时间流速与现实世界完全不同,在经过漫长的时间之后,我终于发现了你。”
“你拥有强大的精神力量,所以,我尝试和你建立联系。我们发现,彼此之间的一些观念高度契合,都有着改变世界的强烈愿望。”
“于是,我们共同制定了一个计划,一个成为只存在于理论中的职业‘创造者’的计划。”
“而我们成功了。”
陈涉直呼好家伙。
果然,这个仪式不可能是原主自己琢磨出来的,是艾普西隆在背后指使!
而原主做这件事情的动机,应该是出于改变世界的强烈愿望。
其实陈涉一直有一个疑问,按理说原主这么聪明,跟张思睿这种莽夫和周雷这种新兵蛋子完全不同,怎么会看不到反抗军的行动毫无成功的可能性呢?
如果说原主因为信仰而坚持倒也说得通,通过陈氏财团腾笼换鸟的方式给反抗军赚军费也算是一条正确的路,但在这种环境下,如果不发生什么特殊情况,陈氏财团就算是再赚上百年的钱,也不见得能真的打赢大财阀。
所以,陈涉一直觉得,原主肯定有别的计划。
现在他明白了,正是因为原主觉得目前的这种状态也根本不是长远之计,所以才最终决定铤而走险,跟艾普西隆合作,与虎谋皮!
按照他们的计划,这个仪式完成之后,可以将自己变成只存在于理论中的特殊职业“创造者”。
如果这真是一个极度稀有、极度强大的特殊职业,那么原主自然可以获得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强大战力,那么推翻旧土上的所有大财阀也就变成了可能。
艾普西隆继续说道:“只不过在仪式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些意外。”
“虽然我是这个世界上掌握时空知识最多的人类,但也仍旧有一些意外情况是我难以预料的。”
“所以,我只能尝试着弥补,在你的精神即将被撕裂的时候,从时空裂隙中寻找一些东西来填补,尽可能地保住了你精神的稳定。”
“从目前的结果来看……仪式大体成功了。”
陈涉不由得暗自腹诽,确实,大体成功了,只不过原主的精神已经被你给玩死了……
显然,艾普西隆为了拯救原主被撕裂的精神,从时空裂隙中找了一些东西来填补,但他不知道的是,原主其实已经没了,陈涉莫名其妙地穿了过来。
但仪式确实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最初的预期。
之前张思睿说,主灵能副通感的职业之所以只存在于理论中,就是因为灵能的精神力量来自于人本身,而通感的精神力量来自于神秘的时空力量。
通感天然就强于灵能,所以要达成这种状态,就需要一个通感知识特别强的人,通过一定的手段把通感能力压制住。
这种事情,也就只有原本是七级能量波动的诅咒学者艾普西隆能做到了。
显然,之前那个仪式,其实就是艾普西隆改造了原主的生命形态,让他获得了通感能力,同时又将通感能力压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才成功让“创造者”这个只存在于理论中的职业在陈涉身上出现了。
陈涉沉默了片刻,说道:“所以,我身上发生的那些诡异的现象,其实都跟这个职业有关?”
“是因为我的力量逐渐觉醒,所以才获得了这些特殊的能力?”
艾普西隆说道:“也有一部分是来自于我的职业‘诅咒学者’的特殊能力。”
“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身边人对你有一种特殊的信任和崇拜?为什么你哪怕说出一些略显牵强的话,也能让所有人都同意你的看法?”
陈涉愣了一下,随即有些惭愧。
抱歉,我还真没觉得这些有什么不妥!
其实陈涉自己都知道,自己忽悠反抗军的那些话,有些经不起太仔细地推敲,但每次自己的想法还是推行下去了。
刚开始陈涉以为,这是因为公司上上下下都对原主十分信任,所以自己也能跟着沾光。
自己好歹是个穿越者,自带一点王霸之气不是挺正常的么?
大部分书里都是这么写的,也没人深究为什么啊。
但是现在仔细想想,确实不太合理。
事情显然没这么简单!
艾普西隆喝着茶水,说道:“凡是与通感有关的职业,都可以自行获得本职业的特性信息,虽然一些细节无法做到特别精确,但该了解的能力都可以了解。”
“你摄入的时空粒子太少,所以直到现在才刚刚达到二级能量波动。”
“很多事情,你可以自己想清楚答案。”
“好了,现在没必要纠结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仪式已经完成了,你我的之间的联系也已经重新建立。”
艾普西隆眼神中透出一种狂热的神采:“你现在已经同时兼具‘创造者’和‘诅咒学者’这两种最顶尖的稀有职业,你生来就是为了创造一个新世界而生的!”
“有了这两种职业,你想做的一切事情,都能在举手投足之间,轻而易举地完成!”
“不论是推翻所有大财阀、重建旧土的伟业,还是改写所有人类生命形态、拥抱时空生命的尝试,都将在你无所不能的手中变为现实!”
陈涉沉默片刻,反问道:“那么,代价是什么呢?”
艾普西隆愣了一下:“代价?你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为这种伟大的图景而感到兴奋,反而是在考虑代价?”
陈涉仔细端详着艾普西隆,他显然并没有被艾普西隆描绘的图景所吸引,反而感觉这里边问题很大。
一个危险人物出现在自己的意识世界里,疯狂蛊惑自己完成他疯狂而又邪恶的计划,这已经有大问题了!
很显然,艾普西隆的肉体已经没了,他应该在时空界苟延残喘,无法对现实世界造成太多的干涉。
好不容易找到了陈涉这么个跳板。
所以,陈涉认为,艾普西隆应该只能通过向自己传递一部分知识或者一部分力量的方式,来以自己作为媒介,完成他的计划。
而对陈涉来说,自己对于艾普西隆而言只不过是个工具,如果可能的话,他毫不怀疑艾普西隆会直接强占他的身体,直接用自己的身体复活,纠集所有时空骑士团的成员,完成毁灭全人类的邪恶计划。
现在艾普西隆之所以对自己这么客气……多半是因为艾普西隆被困住了,没有自己的配合,他就不可能对现实世界施加太多影响。
可是,艾普西隆明显只是把自己当工具人,说的话没有任何诚意。
陈涉怀疑,艾普西隆估计是隐藏了九成的信息,只把最具有蛊惑性的那一成信息说出来了。
自己要是真的信了他的鬼话,估计被忽悠瘸了还替人数钱。
活着不好吗?谁要跟这种反人类的疯子合作啊?
陈涉把茶杯放下:“我拒绝。”
艾普西隆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陈涉竟然如此干脆地就拒绝了。
因为艾普西隆记得,之前这个人虽然很聪明,但那种强烈的、想要走捷径拯救整个世界的愿望就是最大的弱点,而自己只要利用好这一点,就可以让一切按着自己的计划推进。
其实在仪式之前,原主并不信任艾普西隆。
但为了成为创造者、为了能够获得带领反抗军逆天改命的力量,原主最终还是铤而走险了。
对于这一点,艾普西隆也心知肚明。
所以此时的艾普西隆才会很疑惑:怎么仪式完成了之后,这人反而性情大变、翻脸不认人了呢?
这什么情况?
很显然,现在的陈涉跟之前相比,有了巨大的变化。
没变得更聪明,但对于艾普西隆来说,更难忽悠了……
因为现在的陈涉,似乎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执念,所以艾普西隆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无从下手。
艾普西隆沉默片刻之后说道:“你这是在浪费自己的天分,也是在浪费全人类的前途。当一个救世主不愿意背负他的命运时,绝不仅仅是他个人的悲哀,更是整个世界的悲哀。”
陈涉直呼好家伙。
老艾你也是不讲武德,蛊惑人心不成,就直接开始搞道德绑架了?
但是艾普西隆越是这么上心,陈涉越觉得这里边问题很大。
就像当初体验店老板越是降价、张思睿就越是觉得这家店有问题一样。
陈涉觉得,忽悠自己对艾普西隆而言一定有很大的好处,甚至是艾普西隆达到某种目标的唯一途径。
所以,绝对不能信!
这种情况下,谁信谁傻。
陈涉沉默片刻:“拯救世界这个事情,超出了我的能力范畴。更何况,即使可以,我也更想用自己的力量,而不是被别人当成手中的棋子。”
艾普西隆脸色一沉,显然是生气了。
他已经明显变得不耐烦,冷笑一声说道:“你自己的力量?”
“你真以为你的成功都是靠你自己?你根本想象不到这个仪式给了你多么强大的力量!”
“创造者的身份让你拥有无与伦比的艺术天赋,你可以精确地创造出你想象中的任何事物,并且你可以从自己的造物中直接获得力量,甚至可以借助自己的造物,对其他人施加影响。”
“否则,你制作出来的超梦凭什么有远超其他超梦的训练效果?”
“而诅咒学者的能力,让你会在其他人眼中自带光环,会增强你说的每一句话的信服力。信任你的,会更加信任;害怕你的,会更加恐惧。你哪怕是个普通人,也会成为天然的领袖!”
“否则,你为什么能让手下无条件信任、让敌人感到恐惧?”
“更何况,诅咒学者的力量还让你能够看清自己与其他人的时空联系,能够一眼看出谁对你忠诚、谁对你有威胁。”
“有了这些强大的力量,你竟然不愿意去使用?而是要用自己的力量、自己的方式去拯救世界?你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样的蠢事吗?”
“你简直就是拥有一座金山,却要用它来玩泥巴!”
陈涉默默观察着艾普西隆的表情,显然,他急了。
陈涉有些纳闷,心想,我不就拒绝了你两次吗,怎么还急眼了呢?
你这一点幕后黑手的风度都没有啊。
看起来,这个大boss,脑瓜子也不像是那么灵光的样子……
一番试探之后陈涉确定,这个艾普西隆虽然很危险,但他似乎在某些方面有着致命缺陷。
比如,他似乎很容易被激怒,情绪不太稳定,也没有表现出特别令人害怕的智慧。
陈涉猜测,或许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艾普西隆本来也不是一个洞悉人性、绝顶聪明的人。
他之所以能建立时空骑士团,还在大财阀的围剿之下坚持了那么长的时间,不见得是因为他足够聪明、足够狡猾,而是因为……他有挂!
按照艾普西隆的说法,诅咒学者的能力是自带光环,让信任自己的人更加信任,畏惧自己的人更加畏惧。而且,还可以看到自己与其他人的时空联系,一眼看出谁比较忠诚,谁可能背叛。
在这种情况下,艾普西隆根本用不着耍心眼,他就跟开了全图挂一样。
既然他不需要任何权谋和智慧就能坐稳这个领袖,自然也没机会、没动力去施展太多阴谋诡计。
第二种可能,艾普西隆已经在时空界游荡了那么长时间,已经很久很久没能跟人正常交流了。
普通人关禁闭都有可能精神崩溃,更何况艾普西隆在时空界那么就,别说跟人交流了,只能以纯精神的方式与时空生物为伍,估计多多少少也会受到影响,脑子变得不大灵光,性格也变得极端。
而在陈涉自己的精神世界中,艾普西隆的外挂不好使了。
陈涉不会像时空骑士团的那些人一样敬畏他、崇拜他、脑补他的每个行为和每句话。
所以,艾普西隆发现自己一番忽悠之后,陈涉完全没有上当,反而还跟自己预期的目标渐行渐远,自然是怒不可遏,像个巨婴一样,急了。
很显然,对现在的状态,他完全无法接受。
在时空界中默默谋划了许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重返现实的机会,距离最后的成功就只有一步之遥了,却功亏一篑?
是个人都很难顶得住。
陈涉稍微松了口气,并且决定再接再厉,再试探他一下。
争取能薅出更多的真相。
“抱歉,你说再多也没用,我是不会按你说的去做的。”
“因为对我而言,大财阀虽然也很可恨,但至少把普通人当韭菜,让他们勉强活着,这样才好赚他们的钱。在大财阀的统治之下,普通人虽然活得比较艰难,但好歹还能活着。”
“但如果你的计划得逞,那就是人类大灭绝了。”
“再见吧,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了。至于拯救世界……我会想办法用自己的方式去完成。”
“即使最后完不成,我也不会后悔。因为我不能以拯救世界的名义,把整个世界推入另一个更大的火坑。”
“一路走好。”
陈涉尝试着用自己的精神力量排除艾普西隆的影响,结果发现无法将他彻底驱逐,似乎两个人的精神已经产生了某种牢不可分的密切联系。
只能将艾普西隆完全封闭起来,跟自己的意识世界隔绝。
发现陈涉真的要把他封闭起来,艾普西隆双眼圆睁,彻底震惊了。
但是他并没有气得破口大骂,反而笑了。
“好吧,既然你不想幸福地体验一把救世主的瘾再死,那就让你知道真相以后再痛苦地去死好了。”
“无所谓,你不就是想知道真相吗?我可以告诉你全部的真相。”
“但知道真相之后,你只会更绝望而已。”
陈涉停下了将艾普西隆封闭起来的尝试。
艾普西隆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显然在彻底摊牌之后,他也没必要再装了,脸上既没有了蛊惑也没有了恼怒,只剩下了胜券在握的无所谓。
“不论你做什么,我都会逐渐占据你的身体,并继承创造者的全部力量。”
“到时候,同时获得创造者和诅咒学者两种能力的我,可以在短时间之内达到八级能量波动,并召集所有时空骑士团的成员,横扫整个旧土,完成我的目标。”
“让人类以时空生命的形态,迎来新的纪元!”
“就算你想阻止,也是没有意义的。”
“因为我的存在,你体内的通感力量会自然而然地超越灵能,而这些通感力量都可以为我所用。”
“所以,随着你能量波动的自然提升,我在你体内残留的力量会越积越多,最终成功夺取这具身体的控制权。”
陈涉的表情也不由得凝重起来。
果然,就说艾普西隆没事献殷勤肯定有大阴谋,果然还是在图谋自己的身体!
而且,形势已经非常严峻了。
如果艾普西隆真的成功“夺舍”自己并复活,那可就真的是末日浩劫要来了。
到了那一步,陈涉就算是自杀,也不能让他成功。
似乎是猜到了陈涉的想法,艾普西隆冷笑道:“或许你在想,大不了就自杀?战死?一了百了?”
“但很可惜,你已经通过仪式跟我建立了联系,哪怕你死了,我也可以通过时空联系将你的身体重塑。而且你每死亡一次,都会让我的力量大幅增强一次,只会距离最终的目标更近一步!”
“或许你在想,可以躲起来,不被找到?”
“但很可惜,因为你拥有强大的通感能力,与时空活动有极高的亲和度,所以你会自然而然地吸引具备通感能力的人,或者时空生物。”
“不论你藏在城市,还是逃往荒野,都会麻烦缠身。而总有一天,你会被时空骑士团发现,或者被各大财阀注意到。”
“所以,不论你做什么,最后的结局都是注定的:你的身体必然会被我占据,而我的计划也会如愿完成!”
“只不过是早一些和晚一些的差别,我的时间很多,我可以等。”
艾普西隆又重新掌握了主动权,有些得意地说道:“如果你不刨根问底的话,这一切本来可以自然而然地发生。”
“你继续完成自己的目标,承担一个救世主的角色。在某个合适的契机,我会接替你,完成你未竟的任务。那样对你来说,会更仁慈一些。”
“但既然你不想接受这种命运,那就只好接受另一种更加残酷的命运。”
“你可以随意挣扎,做出一切徒劳的尝试,但最终结果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不过你可以看开一些,就当是体验了一场漫长而又真实的超梦。我向你保证,所有人类都变成时空生物的未来,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甚至可以说,这才是人类必将迎来的命运,而我只不过是将它向前推了一步而已。”
陈涉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再见。”
……
将艾普西隆从自己的意识中屏蔽掉之后,陈涉醒了过来。
此时,距离他睡着并没有过去多少时间。
在成为创造者之后,陈涉发现自己的思维速度明显增加了许多,在自己的意识世界中经过了很长的时间之后,现实中也仅仅过去了一瞬间而已。
所以,在现实中他也可以充分思考之后再做出决定,无需担心因为深思熟虑而错失良机。
这也算是他获得的开挂一般的能力之一了。
陈涉从床上翻身坐起,洗了把脸,认真思考了一下现在自己的处境。
之所以他赶紧把艾普西隆关起来,就是不希望自己焦虑的状态被艾普西隆捕捉到。
毕竟陈涉已经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原来我身上发生的那些诡异的事情,每一条都是有原因的。”
“也就是说,我确实获得了一个无比强大的金手指,只不过这金手指带来的副作用未免也太大了……”
陈涉发现,在自己成功进入到二级能量波动的状态之后,他自然而然地获得了关于“创造者”的全部知识,以及“诅咒学者”的部分知识。
凡是与通感能力有关的职业,都可以自动获取本职业的知识。
而“诅咒学者”这部分的力量毕竟是来自于艾普西隆,所以陈涉只能动用其中的一部分。
“原来之前一直做重复的噩梦,是艾普西隆一直在我的意识世界里尝试着向我发出信息,但被我完全无视了。早一点吸收时空粒子的话,我就可以早一些进入二级能量波动的状态。”
“但实力的提升,也意味着我距离‘被夺舍’的命运更近了一步。”
“之所以我可以很轻易地忽悠住其他人,不全是因为原主有着极高的威望,还因为我带有诅咒学者的光环,放大别人对我的感觉,信任我的会变得更加信任,害怕我的会变得更加害怕。”
“至于我看到的光芒,代表着关系亲近的人与我的时空联系。淡金色代表着紧密、安全、信任的时空联系;橘红色代表着警惕、不稳定的时空联系;而淡蓝色则代表着一些特殊的时空联系,目前来看多存在于一些与时空骑士团有关的人员身上。”
“夏立荣虽然是个乞丐,跟时空骑士团没什么关系,但借由他,时空骑士团跟我搭上了线,所以也可以看成是一种特殊的时空联系……”
“而创造者的能力,赋予我强大的精神力量、强大的艺术天赋,可以将脑海中想象中的事物变成现实。”
“除此之外,创造者的提升方式和战斗方式,与其他二十四种职业都完全不同,也难怪原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成为创造者。”
“这是因为创造者确实拥有改变一切的强大力量。”
“原主本来的职业是超能力者,虽然也很强大,但只能在战争中发挥作用,而且是玻璃大炮,优点和缺点都十分明显。但创造者却非常全面,可以在很多领域化不可能为可能。”
“只有成为创造者,才在理论上获得了推翻这些大财团的可能性。”
“但是……代价未免也太大了!”
“艾普西隆实际上寄生在我的体内,不论是我的能力快速提升还是死亡,都会导致他的力量逐渐增强。一旦他的通感力量完全胜过我原本的灵能力量,就会将我的精神给吞噬掉……”
“而且不仅是我完了,反抗军乃至于整个世界就都完了!”
“艾普西隆一定会将创造者和诅咒学者的力量运用到极致,再加上时空骑士团,恐怕这次没人能赢他……”
“所以说,我不能快速变强,不能死太多次,甚至苟也不一定能苟得住,因为按照艾普西隆的说法,我已经变成了事逼体质……”
“怪不得艾普西隆被气急了就自信地跟我摊牌,显然在他看来,他完全没有任何输的可能性!”
陈涉万万没想到,在自己还在头疼反抗军的事情时,命运给他抛来一个新的问题!
之前,如果他玩砸了,结果无非是反抗军全军覆没,他也挂掉。
但现在,如果他玩砸了,艾普西隆就会被释放出来,整个世界都要一起陪葬!
“尼玛……什么意思啊,觉得我难度不够,还要给我来个超级加倍是吧?”
“让我背负一支反抗军的命运还不够,还得再背上全人类的命运?”
“我特么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游戏测试员啊!”
陈涉发现,自己的主线任务目标再次刷新了。
之前的目标是,苟住。
因为苟不住的话,这些反抗军跟他就一起GG了。
虽然对于这些反抗军战士来说,在对抗大财阀的过程中牺牲算是求仁得仁,但陈涉觉得,这样纯粹的理想主义者死一个少一个,当然要尽可能避免无意义的牺牲。
现在的目标仍旧是苟住。但苟不住的结果,已经变成了自己被艾普西隆夺舍,全人类一起GG。
倒时候就不是反抗军战士这样的理想主义者牺牲不牺牲的问题。
而是这个世界将会只剩下一群疯子的问题!
陈涉努力让自己重新恢复镇定。
“冷静下来,作为一名专业的游戏测试员,一定要坚信,只要有规则,就一定会有bug。”
“而解决方法,很可能就存在于细节之中。”
“按照艾普西隆的说法,我现在处于求死不能的状态,因为即使死了,他也能将我复活。不确定这是不是在诓我,但我又不可能真的去试……”
“我不能存在侥幸心理,万一这是真的,那就出大问题了。”
“想要单纯的苟住也很难,一方面是因为我现在是事逼体质,会自然而然地卷入一系列事件;另一方面我为了自保,在提升战力的过程中,艾普西隆的力量一定会增长得比我更快。”
“我体内现在有两种力量,一种是我自己的灵能力量,另一种是艾普西隆的通感力量。目前是灵能压制着通感,所以我作为创造者掌握着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但通感力量来自于艾普西隆,来自于时空界,并且非常容易获取。所以通感力量迟早会超过灵能力量。”
“唯一的办法就是……”
“想办法压制住通感力量,让通感力量的成长永远慢于灵能力量的增长!”
“如果我能做到这一点,让自己的实力缓慢地提升,不被意外情况打乱自己的规划,那么等我真的到了七级、八级能量波动甚至更高的时候,我的力量不就可以完美压制住艾普西隆了么?”
“妈的这个目标好遥远。”
“就像是在走一条很长很长的钢丝,踏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也怪不得艾普西隆那么自信,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一条不可能走通的路。”
“但仔细想想,倒也不能说完全陷入了绝境……”
陈涉眉头紧皱,陷入了沉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