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虚拟尽头 > 第41章 超梦产业的一次革命

李云汉的这番话,搭配着眼前看到的宏伟场景,以及内心中涌起的那种复杂感受,给了张思睿一种强烈的心灵震撼。
张思睿相信,任何一个进入这个超梦、体验了整个流程的观众,应该都会跟他有一样的感受。
都会被这种复杂而又强烈的情绪冲垮,感受精神上的升华!
这种复杂的情绪,绝非那些砍瓜切菜、单纯带来感官刺激的超梦所能比拟的。
而且,张思睿从一个底层混混逐渐成长为反抗军战士,对整个背景当然会有更加深刻的感悟。
很显然,李云汉自己也是反抗军,应该也能获得这种感受,所以在讲解的时候,非常隐晦地往这个方向去引导。
对于不是反抗军的人而言,这就是一个很正常的超梦评测内容,讲的都是《余烬将熄》里的事。
但对于反抗军而言,自然而然地就会代入到目前的处境之中,并产生高度的联想!
《余烬将熄》的世界非常令人绝望,而现实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这些反抗军战士们,与那些踏上征程、想要拯救圣火的余烬们,又有什么不同呢?
在这个过程中,无数反抗军的战士牺牲,或者放弃,他们倒在了路上,而剩下的人则是孤独地继续前行,甚至越走越少。
每个九死一生活下来的反抗军战士,都像余烬一样,从笨拙挥舞柴刀的农夫,变成了一个个身经百战、意志坚定的铁人。
但即使如此又能如何呢?
《余烬将熄》中,最好的结果无非是两个。
要么为旧皇朝续命,维持一个腐朽的太平盛世。
或者干脆打崩气运、让全世界再度陷入混乱中,寄希望于未来再度出现一个英雄人物。
而这恰恰也是当下反抗军拼劲全力之后,才能做到的两个最好的结局。
要么在抗争的过程中,与大财阀互相妥协、融合,在一定程度上暂时消弭矛盾,让整个旧土重新回到某种平衡态。
或者将一切都打个稀巴烂,让整个旧土重新陷入完全的混乱状态,寄希望于未来再度出现某个英雄人物能够再造世界。
但是,这个再造世界的英雄人物,多半不会是反抗军。
因为连反抗军自己,也完全没考虑过真的推翻大财阀之后的问题。
这个问题对他们来说太遥远、太空洞,就像是一个美好的幻影,想得多了,就有点像是在做白日梦。
所以,还残存的反抗军战士们,也只能暂时将目光聚焦于眼前,想着下一场战役应该怎么打。
所有人都坚信,只要一直打下去,就会有变化。可从没有人能说明,变化到底会在何时产生,又会以何种方式改变这个世界。
这是一种无解的结局吗?
如果没有李云汉的解析,张思睿可能会认为《余烬将熄》预示着反抗军的悲惨命运,预示着反抗军的必然失败,完全是一种劝退的效果。
但在李云汉的解析之后,张思睿明白,《余烬将熄》其实还有一个隐藏的结局,还寄托着一个美好的愿望。
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只有所有被燃烧殆尽的余烬都能够聚在一起,才能燃起更大的火光,才能积蓄出改变世界的力量!
而在现实中,光靠零零散散的反抗军显然也是完全不够的。
只有将所有想要改变这个世界的人联合起来,未来才不会是在妥协与混乱这两个差结局中二选一!
张思睿不由得开始揣摩陈涉队长设计这款超梦时的心情。
之前的诸般疑惑,也全都迎刃而解了。
“原来……队长还真是用心良苦!”
“他早就已经看到了反抗军必然失败的结局,也看到了最大的问题所在。但他也很清楚地知道,如果直接讲出来,我们一定会抗拒,一定很难接受。”
“因为这等于是在动摇我们的信念、否定反抗军存在的意义。”
“还在坚持的反抗军虽然意志坚定,但在某些方面也已经走向了极端化,就像是一根紧绷的弦,虽然能够射出最快的箭矢,但也随时都有断裂的风险。”
“所以,队长才用这样的方式隐晦地暗示我们,坚持是必须的,但正确的方向更加重要。我们确实应该沉住气,一步一步来,不能操之过急!”
“这应该是每一位反抗军士兵的共识。”
“信念是要坚定的,不能动摇。但是孤立主义、个人英雄主义、军事冒险行为和速胜思想,也是不行的!”
想到这里,张思睿有点热泪盈眶。
他觉得,哪怕《余烬将熄》这款超梦赔得血本无归,也值了!
因为这款超梦存在的意义,早已不再是单纯地给反抗军赚一点军费。
它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对外可以唤起反抗之火,唤醒人们改变世界的渴望;对内可以统一反抗军的思想,消除可能存在的隐患。
而这远比赚军费要重要得多了!
只是让张思睿没想到的是,超梦到了这里还没有结束。
李云汉遥望远方,背对着观众说道:“在最后,我还有一个惊喜要与你分享。”
“很多人在体验了试玩版的《余烬将熄》之后,发现这款超梦对于增强现实中的身体素质,作用明显。”
“它可以增强人的反应速度,提升身法和战斗技巧,很多在超梦中形成的本能反应,可以作用在现实中的身体上,形成肌肉记忆。”
“对于这一点,我本来也嗤之以鼻,以为是某些玩家的错觉。”
“但是在自己深入体验了之后,我才发现,这竟然是真的。”
“刚开始,我很困惑,这与我所掌握的超梦知识完全相悖。虽然从理论上说,超梦确实有这种改变的力量,但以往超梦的这种效果都不甚明显。”
“军事训练类的超梦,效果比一般的商业化超梦要好得多,但也仍旧没有达到《余烬将熄》的这种效果。”
“在事实面前,我也不得不承认,目前我们对于神秘的时空粒子尚有太多未曾解开的谜题。”
“所以,对于这款超梦为什么会有如此立竿见影的效果,我也只能做出一些猜测。”
“而我认为,这恰是《余烬将熄》这款超梦最重要的护城河!”
张思睿不由得一惊。
又对上了!
他清楚地记得,之前陈涉队长也曾经说过,超梦被模仿是正常的,关键是如何建立自己的护城河,让自己的超梦无法被复刻。
《余烬将熄》就是这样的超梦,所以必须投入巨资,将完整版开发出来。
但那时候张思睿不懂,不知道所谓的“护城河”到底是什么。
现在他明白了,这种对现实身体的明显影响,就是《余烬将熄》的护城河!
但问题在于……为什么呢?
隶山科技的超梦研发部门没什么特别的新技术,整个流程都是按照超梦开发的常规流程来的。
那为什么《余烬将熄》会有所不同?
李云汉解释道:“我认为这种奇特效果的产生,至少有三方面的因素。”
“第一,是恰当的难度。”
“第二,是特殊的情绪传递。”
“第三,是整个超梦世界的故事架构。”
“我认为,这三点缺一不可。”
“当然,除了这三点之外,也许还有很多我尚未发现的细节,也许这些细节也会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我才疏学浅,就无从得知了。”
“首先是恰当的难度。”
“众所周知,许多用于训练类的超梦,难度都是很高的,甚至于现实中持平。所以,对于超梦我们一直有一个共识,就是越接近现实难度的超梦,训练效果就越好。”
“当然,越接近现实的训练类超梦,肯定也越不好玩,二者似乎难以兼得。”
“但在《余烬将熄》之后,我的这个想法动摇了。”
“因为《余烬将熄》并未完全按照现实难度来,而是强行给玩家一具孱弱的身体,又安排了强大的敌人。除此之外,超梦中的一些战斗,也不完全与现实中相同。”
“所以我大胆猜测,难度确实会影响超梦的训练效果,但却不是唯一因素。还有一个因素在于,训练的连贯性、可持续性和适度性!”
“高难度确实能够让人挑战自己的潜力,但也有可能因为难度过高而削弱训练效果。所以,难度应该与玩家的水平相匹配,维持在一定的范围内,才能发挥最好的作用。”
“《余烬将熄》的成功也不是绝对高难度的成功,制作人推出懦夫版和受死版,也是希望普通玩家能够从懦夫版开始,经过磨炼之后再进入受死版。”
“其次是特殊的情绪传递。”
“在以往的训练类超梦中,我们都是尽可能将情绪传递削弱,不让这些情绪对训练者造成太大的干扰。但从《余烬将熄》的成功来看,这种理念似乎也是错的。”
“因为精神的抗争,不仅可以提升意志力,还可以提升专注度。在经过残酷折磨之后,训练反而能起到更好的效果。”
“所以,《余烬将熄》所传递的负面情绪,实际上也为这种训练效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而《余烬将熄》之所以在开头放一段体验型超梦,也是为了尽快地在玩家心中建立这种情绪基调。”
“最后是整个超梦世界的故事架构。”
“正是因为这个超梦世界完整而又真实,让人产生了很强的沉浸感,同时又与现实产生了共鸣,所以才让训练效果进一步提升了。”
“以往的训练类超梦,虽然一直在模仿现实,但每个训练者都知道,这是超梦,不是现实,根本没有完全融入进去。”
“《余烬将熄》却恰恰相反,它构建了一个幻想中的东方世界,处处都跟现实世界不同,却又充满细节,反而给玩家一种很强烈的穿越感!”
这一通分析,给张思睿整懵了。
他之前就知道,《余烬将熄》在提升冷兵器战斗能力方面确实有一些独到之处,曾海龙、周雷还有网上的一些评论,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但这个世界上又不是没有冷兵器战斗类的训练超梦。
张思睿原本觉得,《余烬将熄》就算有一定效果,顶多也就是跟那些超梦齐平而已。
但现在才发现,原来《余烬将熄》这么牛逼!
李云汉转过身来,继续说道:“所以,我才被这款超梦所深深地震撼了。”
“因为它不仅颠覆了超梦制作的基本原则,甚至颠覆了超梦制作的基本原理!”
“不仅是一种理念上的革新,更是一种技术层面的革命!”
“这款超梦,完全颠覆了我们之前对于超梦的根本认知,推翻了构建在之上的一切理论。也许我们必须重新研究时空粒子到底如何在超梦中起作用,又如何能将这种效果最大化。”
“最开始的时候,我为《余烬将熄》感到惋惜,因为它跟《刀锋之下》是同期,撞上了这样一款投入十倍于它的庞然大物。”
“但现在,我为《刀锋之下》感到惋惜。”
“因为它撞上了一个开启超梦新时代的怪物!”
“我是李云汉,一个梦想着用超梦改变世界的人。我们,有缘再见!”
李云汉冲着观众挥了挥手,全身再度隐入雾气中,而这些灰色的浓雾则是逐渐显现,将观众重新包围了起来。
张思睿知道,李云汉制作的这款超梦全部结束了。
同时,也宣告了《刀锋之下》的命运!
之前大家还在担心,《余烬将熄》跟《刀锋之下》撞上了该怎么办。
但现在按李云汉的说法,反而是《刀锋之下》该担心,跟《余烬将熄》撞上了该怎么办!
突如其来的幸福,让张思睿有点晕。
但是他又有点不敢相信,毕竟双方实力差距太大了,光靠李云汉一个超梦就翻盘?总觉得不太现实。
想到这里,他退出了超梦游戏舱,而后给赵震发了一条信息。
“赶紧,给所有兄弟的训练项目都加上李云汉的这个新超梦!”
……
长夜娱乐集团。
科雷所在的超梦研发组表面上气氛融洽,普通职员们正沉浸在《刀锋之下》数据的快速增长之中。
但实际上,在紧闭的门口,会议室内的气氛已经降到了冰点。
“这是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科雷陷入了一种无能狂怒的状态,正在大发雷霆。
在《刀锋之下》刚发售的时候,本来一切都按照剧本走得好好的。
初期凭借着长夜娱乐集团给到的大量资源,《刀锋之下》直接展开宣传攻势,大把大把的资金砸下去,几乎垄断了几乎所有渠道的关键位置,大批玩家涌入。
有些是被宣传吸引进来的,有些是被渠道骗进来的,当然,也有一些是看准了长夜娱乐集团和科雷金牌制作人的名气才来的。
毕竟《刀锋之下》是近期话题度最高的新超梦,总要体验一下。
各大城市的长夜娱乐集团体验店也全都爆满,许多人争先恐后地想要体验《刀锋之下》的实体版超梦。
而在长夜娱乐集团内部,《刀锋之下》的实体版超梦也在不断的生产中,之前的大批备货已经运到各大城市,销量火爆。
当然,有一些小插曲。
比如网上的评分并不高,有不少人都对这款超梦表示了失望。
倒不是说体量不够或者超梦明星不够多,关键是相比于之前的超梦并没有非常明显的进步,变化不大。
这都不能说是不思进取了,因为不思进取好歹还能吃一吃老本,而这次《刀锋之下》的行为更像是摊大饼,什么都想要,但什么都没有做得特别出色,甚至原本的一些优势都被抹平了,有点配不上它初期的宣传。
但这都无所谓,因为对科雷来说,都是很好解决的问题。
只要稍微压一压负面舆论就行了,关键在于,同期没有任何能对《刀锋之下》构成威胁的超梦,就算玩家们不满,也压根没有其他的选择。
既然如此,这种简单的抱怨又能产生什么影响呢?其实无伤大雅。
更何况《刀锋之下》的品质也谈不上烂,毕竟是用钱砸出来的,该有的大场面都有,超梦明星的阵容也非常强大。玩家多了,总有那么一批人喜欢,而这种声量足以推动《刀锋之下》拿到一个不错的销量。
原本这个剧本是很舒服的,但是随着李云汉的那个超梦一发布,情况完全变了!
当然,现在看来,即使没有李云汉的那个超梦,迟早也会有人发现《余烬将熄》的特别之处,只不过这个过程可能会非常缓慢,甚至等《刀锋之下》的热度完全过去了之后,被压制住的《余烬将熄》才有翻身的机会。
但李云汉的这个超梦,毫无疑问如同一道惊雷,直接把这个过程提前了!
《余烬将熄》原本埋没在《刀锋之下》的宣传攻势下,但现在它崭露头角,跟《刀锋之下》登上了同一个舞台。
短短的几个小时过去,李云汉的这个介绍《余烬将熄》的新超梦,已经形成了一股无法忽视的潮流,积累了十分恐怖的热度!
在科雷开发组会议室的大屏幕上,实时滚动着网上对《余烬将熄》和李云汉的这款新超梦的热门评论。
每一条评论,都像是落在科雷,乃至于整个长夜娱乐集团阵地上的一颗重磅炸弹,将他们之前的从容和自信炸得一点不剩!
“这超梦真的是与众不同,跟我之前玩过的超梦完全不一样!”
“如果不是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个开局难度我是真顶不住。不过坚持下来之后就觉得还不错,也不是不能接受。甚至在战胜强大敌人之后,会有一种莫名的爽感,甚至比其他堆砌大场面的超梦更加明显!”
“故事背景真的很新颖,虽然没有太多剧情,但包括劝退哥在内的许多角色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毕竟都杀了我几十次。”
“跟《刀锋之下》对比一下,《刀锋之下》看起来什么都有,但实际上什么都没有;而《余烬将熄》看起来什么都没有,但实际上什么都有!”
“是啊,《刀锋之下》砸了这么多钱,堆了这么多大场面,可要说真的很爽吗?也就那样。反而是《余烬将熄》开头压得那么厉害,到后来情绪又直线上升,甚至退出超梦之后这种感觉还能不断延续,这才是真正的爽啊!”
“长夜娱乐集团吃老本不是一天两天了,让我觉得比较可惜的是科雷也不顾一世英名,给长夜娱乐集团做这么没进取心的超梦。”
“长夜娱乐集团这个名字,本来是说让玩家能够用超梦快乐地度过漫漫长夜,但现在我觉得,它越来越像是整个超梦产业的长夜本身了……”
“隶山科技简直是异军突起,是近期最让人眼前一亮的超梦研发公司!我才知道原来《闲庭信步》也是他们做的。”
“本来以为《闲庭信步》的意外火爆就是他们的巅峰了,毕竟对这样的初创公司来说,做一个爆款的小体量超梦已经很不容易了。没想到还能带来更大的惊喜啊!”
“网络版超梦都已经这么给劲了,实体版超梦那得是啥样?有没有人能搞到《余烬将熄》受死版的实体版超梦?我高价收!”
一条条评论滚动而过,会议室内的所有人都能够清楚地看到网上舆论对《余烬将熄》评价的变化。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很多玩家都不信。
因为李云汉说得太玄乎了,不仅吹《余烬将熄》颠覆了超梦设计的技巧,还吹它颠覆了超梦设计的原理,甚至比专门的训练类超梦效果还要更好……
这显然完全不符合大家的认知。
但李云汉是金牌制作人,在网上有很高的知名度,他总不能信口开河地胡说八道吧?
所以,还是有很多人信了,并且进入《余烬将熄》去体验,想要看看李云汉说得到底是不是真的。
有了李云汉的这个超梦做铺垫,玩家进入《余烬将熄》之后的态度就全变了。
因为他们已经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知道这超梦很苦、很难,但只要坚持下来,就可以看到这个世界的全貌,就可以收获极致的爽感和快乐,当然要尽可能地坚持下去。
而这恰好解决了《余烬将熄》初期严重劝退的问题!
于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真的深入到这款超梦中,按照李云汉的介绍,细细品味这款超梦的种种细节。
这一品才发现,果然跟《刀锋之下》这种妖艳贱货有着本质的区别!也跟目前市面上的超梦完全不同!
新奇的东西,总是具有极佳的话题性。
这个世界的网络很发达,超梦产业作为娱乐产业的顶端,更是天然就有极高的话题度。
所以,《余烬将熄》这款超梦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就从一个无人问津的扑街作品,变成了当下最为热门的新潮流代表作!
甚至很多超梦制作人,已经开动起来了。
他们震惊于《余烬将熄》这种全新的理念,虽然尚不确定这种理念会不会真的成为未来的超梦设计潮流,但制作人们肯定要立刻开始研究和学习,生怕自己落伍了。
战场形势,似乎瞬间发生了逆转。
科雷发现自己刚开始还在指挥大军战无不胜,下一秒钟却已经烽烟四起、四面楚歌!
而且打赢他的还是一家没听说过的公司、一个没听说过的制作人,这怎么能接受?
当然,李云汉在其中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因为李云汉本来也不喜欢《刀锋之下》、不赞同长夜娱乐集团高层的做法,巴不得《刀锋之下》死的透透的,从而证明自己超梦设计理念的正确。
但李云汉的作用只是个催化剂,不起决定作用。
哪怕李云汉再怎么吹,如果玩家进入《余烬将熄》之后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这热度也根本不可能起得来。
但现在,热度不仅起来了,还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席卷而来,这足以说明李云汉说的确实是真的,确实引起了大多数超梦玩家和观众的认同!
科雷眼睁睁地看着《余烬将熄》的热度越来越高,却根本无能为力。
因为在这种划时代的超梦面前,任何挣扎都没有任何意义。
就在这时,科雷的手环响了,是长夜娱乐集团的高层让他去一趟。
科雷双手撑着会议桌,头颅深深地垂了下去。
他很清楚,这次《刀锋之下》的失败,对于长夜娱乐集团来说是不可接受的,他很有可能成为背锅侠。
但这并不是最关键的。
因为科雷在选择了这条路的同时,就已经做好了承担风险的准备。他有可能因此成功,成为长夜娱乐集团力推的工具人,名利双收,自然也有可能一败涂地。
对于这些,他还比较看得开,毕竟大多数金牌制作人都有巅峰也有低谷,重要的不是一辈子在巅峰,而是跌倒后还能想办法爬起来。
他担心的是,超梦的新时代,将要来临了。
而像自己一样无法跟上新时代的人,会被历史的车轮给无情地碾过!
……
……
“变了变了,曲线又变了!”
隶山科技的超梦体验店中,许多人都在盯着大屏幕上《余烬将熄》的预估数据曲线图,一个个的表情都十分专注。
每当曲线图出现一点波动和变化时,就会引发一阵惊呼。
陈涉坐在沙发上,一边黑着脸继续雕刻,一边在心里吐槽:“这群人怕不是脑子都有问题吧?这超梦赚的钱又不分给你们,你们搁这瞎激动啥呢?”
“烦死了!”
陈涉越想越气,手上雕刻的动作也逐渐加快。
自从李云汉的那个解析超梦出来之后,《余烬将熄》突然就火了!
这种可怕的数据变化速度让所有人都震惊了,林鹿溪、张思睿、赵震、周雷等人一致决定,将《余烬将熄》的数据变化曲线放在总部大屏幕上,放在体验店的大屏幕上,让所有人都能共享这种喜悦!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奇景。
体验店已经爆满,排队的人没事干,就只能盯着《余烬将熄》的曲线变化,然后隔三差五地就喊一句:牛逼!
《余烬将熄》现在的曲线变化,离了谱大了。
刚出懦夫版和受死版的时候,它的曲线变化已经有点缩回去的趋势了。但现在,随着热度的全面引爆,每天涌入的新玩家都在呈指数级增长,以至于《余烬将熄》的数据变化情况完全没有了可参照的模型。
这就导致系统预估的数据曲线变成了一个诡异的指数函数,不仅没法预估这款超梦整个生命周期的最高点数据和总销量,甚至就连纵坐标的数值都在不断变化之中!
目前唯一有所限制的,是实体版超梦的产能和运力。
在《余烬将熄》的网络版爆火之后,对它实体版的需求也激增。
好在之前陈涉要求大量备货实体版,才勉强顶住了第一波的需求。
之后肯定还会有需求的缺口,陈氏财团的代工厂正在抓紧时间赶工,将能买到的时空粒子全都抢购一空,尽可能保证实体版超梦的供应。
眼瞅着所有人都忙碌了起来,陈涉反而变得清闲了。
因为他确实没啥事干了。
对于其他人来说,陈总清闲是很正常的,也很合理的。
毕竟陈总真的做出来了超级爆款,而且还是一款训练效果如此卓越的超梦,最艰难的部分已经完成了,休息休息怎么了?
接下来的琐事,交给手下人去做就好了嘛!
陈总只要坐在沙发上悠闲地刻一下雕像就行了。
但只有陈涉自己知道,他其实烦躁得很,而且很想做点什么。
眼下这段时间倒是没什么危险,因为反抗军上上下下都赚钱赚疯了,一心想的都是抓紧时间生产更多实体版超梦。有这样一个迫切的目标推动他们,短期内应该不会想造反的事。
可这也不是什么长远之计啊!
这么一大笔钱进账,反抗军的腰包一下就鼓起来了,以前买不起的武器装备能买得起了,以前买得起的武器装备能买更多,这还了得?
之前账上才那么点钱,这些人就敢制定计划打藤堂集团的分公司。
有了这么多钱,还不得直接去端了冰原防务集团的总部?
陈涉丝毫不怀疑,这是反抗军能干出来的事。
所以陈涉现在每天都在有新的花钱预案,然后每天都在推翻重做。
因为他做方案的速度跟不上《余烬将熄》的增长速度……
越想越气,只能拿雕像撒气。
就在这时,陈涉心头突然出现一种异样的感觉。
他抬头一看,只见体验店门口,有一个人正在人群后探头张望。
是之前的那个流浪汉,夏立荣!
陈涉之所以一眼就认出了他,是因为夏立荣身上仍旧散发出淡金色的光芒,在一众体验店的顾客中显得颇为显眼。
陈涉愣了一下,放下手中的雕塑。
此时的夏立荣已经不再是一副流浪汉的打扮,而是穿着常服,全身上下看起来干净利落,像个正常人了。
“难道他不是被时空骑士团抓走了,而是确实放了我的鸽子?也不对,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为什么要回来呢?”
不管怎么说,陈涉还是挺高兴的,至少夏立荣没有生命危险。
然而他刚打算去迎接,就被张思睿给拦住了。
只要陈涉在体验店,张思睿就寸步不离地保护,自然也对周围发生的一切事情都高度警惕。
陈涉愣了一下:“他有问题?”
张思睿微微摇头:“他应该没问题,但总感觉有一种被注视的危机感。感觉……他有可能是个诱饵。”
“但我没办法锁定对方所在的位置,不排除时空骑士团有人跟来的可能性。”
陈涉考虑片刻之后说道:“让周雷把他请进来,体验店里有时空活动抑制器,相对安全。”
他有些担心地看了看体验店内部,虽说体验店本身固若金汤,安保措施完全超标了,又有张思睿这样的高手在,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但毕竟还有那么多无辜的平民。
时空骑士团是一群疯子,谁也不敢保证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
陈涉的大脑快速转动,将整个事件捋顺了一遍。
现在看来,夏立荣多半是真的被时空骑士团给抓走了,但此时被放出来,确实很不合常理。
也许是时空骑士团发现了有人在追踪他们,所以反向锁定到了这边?并利用夏立荣作为诱饵,想要干掉我?
但是这也并不合理。
因为夏立荣失踪看起来是个偶然事件,时空骑士团的这些人又是如何确定正在调查他们的人跟夏立荣有关呢?
他们每天都在掳走一些新的流浪汉,怎么能准确地定位到夏立荣有问题呢?
除非有人能未卜先知。
陈涉坐回沙发上,继续雕刻。
主要是他现在稍微有点慌,雕刻能够让他心中安稳许多。
站着也没用,他就是个普通人,真发生点什么想跑也跑不了,只能踏实坐着,相信张思睿,相信自己花重金砸出来的体验店的安保措施。
与此同时,体验店内的所有店员全都如临大敌,严阵以待。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他们已经全都进入了战斗状态。
夏立荣进入体验店之后,立刻就兴奋地来到陈涉面前:“陈老板!实在抱歉,之前不是我想爽约,是我……我被人绑架了……”
陈涉不由得心中一沉,看起来还真如自己猜测的一样。
但问题是……既然被绑架了,为什么又要毫发无伤地放回来呢?
陈涉问道:“你还记得是什么人把你绑了吗?”
夏立荣摇了摇头:“我……我记不清了,这几天感觉迷迷糊糊的,今天一醒来就在大街上,然后我就一路找了过来……”
陈涉微微点头:“嗯,我之前说的还算数,给你一份工作。”
“不过,你的职位还没准备好,先在体验店里帮几天忙,然后再给你安排。”
夏立荣赶忙点头:“好的,全凭您安排!”
他显然觉得无所谓,有份工作就行了,具体干什么根本不重要。
陈涉看了看张思睿,张思睿微微摇头,似乎是在说夏立荣并没有什么威胁。
其实陈涉本来打算把夏立荣跟曾海龙一样,都安排到新的代工厂去。
毕竟代工厂不全是工人,也需要一些文职人员,夏立荣之前在藤堂集团工作过,看起来人也比较靠谱,应该能胜任。
但问题在于,他现在身份不明。
虽然表面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被抓走这段时间万一被时空骑士团埋了什么坑,那怎么办呢?
所以,还是先放在体验店观察一下,真出现什么问题也能及时解决。
夏立荣很高兴,立刻在一名店员的指引下开始熟悉工作了。
其他店员们也松了口气,继续接待客人。
毕竟体验店的生意这么红火,不能怠慢了顾客。
但张思睿却仍旧保持着高度警惕,他眼光四下扫荡,却始终无法定位这种危机感的源头到底在哪。
终于,他紧绷的神经也稍微放松了一点,似乎那种被注视的危机感渐渐褪去了。
而就在这时,陈涉一边全神贯注地雕刻着手上的雕像,一边说道:“两位既然来了,就坐下聊一聊再走吧?别说我招待不周。”
张思睿愣了一下,有些不懂陈涉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他压根没发现这种被注视的紧张感到底源自于哪,更何况刚才这种紧张感都已经逐渐消失了。
随即他醒悟过来,难道这是兵不厌诈?故意用这种方式,试探有没有敌人潜入?
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不见得会有什么用,因为对方不一定来到体验店里面了,也有可能是在外面的某处用一些特殊手段观察。
更何况对方又不傻,怎么可能被试探一下就自己暴露了。
然而张思睿刚准备放松警惕,就看到两个刚才走到体验店门口打算离开的顾客,缓缓地转过身来!
他有些震惊,完全不懂陈涉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陈涉闷头雕刻,默默地叹了口气。
这特么能看不出来吗?
这俩人简直就是两个蓝色的灯泡,我想注意不到也不可能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