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虚拟尽头 > 第37章 旧土与银星

陈涉默默地喝了口酒,没有说话。
他能够理解吴一粟的心情和这种执念。
其实早在陈涉穿越过来之后不久,就曾经有所疑问:为什么这个世界的日期要以银星历来命名。
现在是银星历153年,而银星历元年就是世界各地频繁出现时空活动,并对整个世界造成深刻影响的年份。
银星,是距离旧土最近的一颗行星。
这种感觉其实有点类似于陈涉前世蓝星和火星之间的关系。
银星很贫瘠,唯一的优势在于,不会受到时空活动的困扰,很安全。
每隔两年多的时间,银星与旧土的距离达到最近,而此时旧土上的人类就可以通过最新的科技,向银星进行大规模迁徙。
最大的航空基地就设在中央联邦区。
之所以日期要以银星历命名,道理跟黎明市等大城市命名的原因差不多,都是寄托了人类某种美好的愿望。
在旧土爆发频繁的时间活动、天空中下起时间雪、人类的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劣之后,当时的联合政府高层认为旧土已经不再适宜人类的生存。
他们决定通过漫长的时间,逐渐将人类转移到银星上面,建设新的家园。
原本以旧土的科技水平而言不可能完成这个目标,但随着时空活动的出现,围绕着时空粒子,旧土的科技发生飞跃,在短短的几十年之内,人类就初步获得了向银星大规模迁徙的条件。
当然,由于旧土上的资源有限,只有极少数人能成为第一批去往银星的幸运儿。
经过了长达上百年的漫长迁徙,目前原本联合政府的所有高层官员、旧土上的顶级富豪家族和各领域的顶尖人才都已经陆续搬迁到了银星上面。
对于旧土上的普通人来说,银星就是人类梦想中的天堂,在那里没有贫穷,没有饥饿,没有暴力犯罪,更没有时空活动的威胁。
每个人都以拿到通往银星的船票为最终目标。
而旧土之上的大财阀们,基本上每一个背后都站着一位银星上的高级议员。
银星实际上在通过这些大财阀统治旧土,他们制定了《企业特别法》,一方面让大财阀之间互相制约,另一方面又对新兴的小公司进行保护,让旧土上的生产力水平始终维持在一定的程度。
而旧土上不断产出的时空粒子和各种珍贵的资源,则是每隔两年多,在旧土和银星的距离最近时,被源源不断地送往银星。
这些材料,被用于建设那个所有人类共同拥有、但只有一小部分人可以享受的未来天堂。
同样,每隔两年多的时间,银星都会从旧土中选拔一些优秀人才,给予他们前往银星的船票。一些失去了价值的银星原住民,也有可能被驱逐回旧土。
对于很多底层的人来说,虽然他们没有去过银星,甚至没有看到过太多关于银星的报道,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对那个世界充满了向往。
陈涉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在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已经见过各种各样不同的人。
有像张思睿和周雷一样的反抗军士兵,有吴一粟一样的小商贩,有李阿姨这样神秘的义体商人,还有曾海龙这样的小混混。
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都有不同的目标。
而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他们的人生与这个世界真正的上层人似乎已经被完全割裂了。
不仅如此,这些群体之间互相也根本互不了解,互相看不起,互相保持冷漠。
陈涉感觉自己就像是身处一个巨大的鱼塘,不同种类的鱼在不断争抢地盘,打得头破血流。一些强壮的鲨鱼在周围游弋,不断地将各种遍体鳞伤的小鱼吞入腹中。
但在更高处,在水面上,捕鱼人正张开大网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这一切,只要等到时机成熟就将水中的鱼给一网打尽。
陈涉越发感觉前途未卜。
就在这时,陈涉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他转过头看向吴一粟,发现吴一粟的身体边缘似乎亮起了一种特殊的光芒。
整体是淡金色的底色,似乎又微微透出一些橘红。
陈涉愣了一下,以为是自己喝多了,可是他此时并没有任何醉意。
陈涉集中注意力之后发现,这种特殊的光芒似乎会随着自己的想法而显现或消失。
如果他不想被这种光芒干扰的话,就完全看不到。
不过这种光芒的颜色不会发生任何改变,不论陈涉怎么看,吴一粟身上的光芒都是淡金色的底色中透着一点点橘红。
“这是什么情况?”
陈涉非常费解。
他又看向在不远处站着的张思睿,发现张思睿身体边缘的颜色是一种纯粹的淡金色。
吴一粟已经有些醉了,对陈涉说道:“陈老板,不打扰了,我要回去休息一下,晚上还要照看酒吧那边的生意。”
陈烁点了点头,把吴一粟送到体验店的门口。
在路上,他又看了一下身边的其他人。
假扮成店员的反抗军士兵们跟张思睿差不多,都是淡金色。而那些来来往往的顾客身上则是没有任何颜色。
陈涉眉头微皱,陷入沉思。
“自从穿越过来之后,我的身上就接二连三地发生了许多怪事。”
“刚开始只是做噩梦,后来发现在绘画和雕塑方面有了不错的天赋,现在甚至连视野看到的东西也发生了变化。”
“难道这些变化跟原主有什么关系吗?”
“这些人身体周围出现的光芒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是在表明他们的身份,还是表明他们的某种特质呢?”
“目前看起来,好像只有跟我关系比较亲近的人才会有这种现象,体验店里跟我没什么交集的一般顾客,就不会有类似的光芒出现。”
“回头去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看看自己的身体有没有出现什么特殊状况。”
“暂时还是尽量不要把这种信息透露给任何人,先自己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解开谜团。”
“实在不行,再考虑旁敲侧击地问一下赵震和张思睿。”
现在陈涉身边并没有一个完全信得过的人。
虽然这些反抗军士兵整体上来说值得信任,但陈涉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的这种特殊情况到底代表着什么,对后果难以预估。
他来到体验店的门口,看向对面的商铺,又看向大街上的行人,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想要找到一些新的颜色。
突然,他在不远处街角旁的垃圾堆中,看到了一抹淡蓝色。
他仔细一看,那似乎是一个蜷缩在垃圾堆旁边的乞丐。
陈涉有些意外,因为到目前为止,他看到发光的人都是自己的熟人,而这个乞丐明明是一个陌生人。
想到这里,陈涉把张思睿喊上,一起来到这个乞丐的身边。
看到有人过来了,乞丐有些害怕地往里面缩了缩。
陈涉就像对其他乞丐说话一样,跟他打了个招呼:“你好。”
这个乞丐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看,以往遇到其他人对他不是拳脚相向,就是出言咒骂。而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虽然穿着光鲜亮丽,却对他很是客气。
乞丐有些受宠若惊地回道:“你好。”
陈涉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为什么会流落街头的?”
乞丐不明所以,他似乎已经有很久没和人正常交流了,愣了一会儿之后才回答道:“我叫夏立荣,本来是藤堂集团的职员,两年前丢了工作,慢慢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简单聊了两句之后,陈涉发现这个夏立荣和其他的乞丐似乎有些区别。
虽然似乎因为太久没有和人交流,导致他说话稍微有些磕磕巴巴的,但能够感觉出来他头脑灵活思路清晰,跟正常人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他之所以成为乞丐,是因为之前在藤堂集团做职员,身上背了很多的贷款和负债,结果失业之后再也没能找到工作。连锁反应之下,生活进入恶性循环,原有的资产全部归零,最终无奈流落街头。
陈涉没想到,自己之前出门天天跟街边的乞丐打招呼,却从没有收到过回应,今天竟然真的遇到了一个符合条件的人。
他看向张思睿:“你身上有现金吗?”
这个世界的很多交易都可以通过手环来直接完成,所以许多人已经完全不会带现金出门了。
只不过张思睿因为个人习惯,还是会在身上带一些企业联合债券或信用点的现钞。
陈涉从张思睿手中接过500信用点的现钞,递给夏立荣。
“拿这笔钱去找个旅馆睡一觉,好好休息一下,洗个澡再换身衣服。”
“明天这个时候,还是在这个地方等着我。”
“我给你一份工作。”
夏立荣有些难以置信,似乎根本想不到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愣了一下之后,他才伸手接过,千恩万谢。
陈涉注意到他身上的那种光芒似乎也发生了变化,从原本的淡蓝色逐渐变化成淡金色,只不过相比张思睿他们身上的颜色要浅了很多。
回体验店的路上陈涉不由得猜想:“难道我看到的颜色是别人对我的信赖程度?”
“张思睿和反抗军对我都是非常信赖的状态,所以是淡金色。”
“吴一粟虽然对我很感激,但他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所以还有一点点的警惕。”
“至于这个叫夏立荣的乞丐,在我向他伸出援手之后,他对我也变得非常信任,所以颜色也变成了淡金色。”
“但是这样似乎也不对。”
“同样是跟我不认识的人,为什么体验店的那些顾客身上就没有颜色,而夏立荣一开始身上就有淡蓝色呢?”
“难不成还有更加玄学的解释吗?”
陈涉还是有些想不通,总觉得自己应该是漏掉了一些关键的已知条件。
他隐约觉得,只要这些已知条件能够补全,他这段时间的所有迷题就能够全部迎刃而解。
想到这里,陈涉对张思睿说道:“三哥,跟我回一趟公司总部,我想做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
虽然之前就已经做过类似的检查,检查的结果是陈涉的身体和精神都非常健康,查不出任何异常。但陈涉觉得还是再检查一遍比较放心。
万一这段时间又出现了什么变化呢?
……
……
3月18日,周二。
陈涉再次从噩梦中惊醒。
只不过这次他倒是没有太惊慌,甚至都有点习惯了。
“我真是纳了这个闷了。”
“我到底为什么一直做噩梦啊?而且这噩梦竟然是连续剧,剧情还能连起来就离谱,能不能有人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算了,忍不下去了。我只能找个机会去问一下张思睿和赵震了。”
陈涉有点小烦躁。
昨天回到总部之后,他又进行了全面的身体检查,结果还是和之前一样。
不论他的身体和精神没有任何问题,非常健康。
陈涉又特意做了一下眼部和大脑的检测,仍旧没有找到任何异常,无法解释他为什么会看到众人身上携带的特殊光晕。
全面检查之后,陈涉本来踏实了不少,可没想到当天晚上就又做噩梦了。
内容还是和之前的噩梦一样,但是后边又出现了新的内容。
他在茫茫的雪原中独自行走,天空中飘着时间雪,紧接着地上的白雪变成了黑色的洪流,而这次黑色的洪流向陈涉扑来,让陈涉得以看清楚细节。
那些黑色的洪流虽然看起来像是沥青或者原油,但实际上却并不是某种液体。
仔细看就会发现那其实是由无数拳头大小、有点类似于老鼠的时空生物汇聚的可怕兽潮!
陈涉曾经玩过一些游戏和电影,在黑死病和鼠疫等灾害流行的时期,无数肥硕的老鼠像潮水一般漫过街道,所到之处牲畜和人的尸体被迅速地啃食一空。
这些场景让陈涉印象深刻,甚至留下了一点心理阴影。
但他在噩梦最后一幕看到的情景比这更加恐怖。
不过陈涉虽然被噩梦吓醒了,但睡眠质量却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精神状态也比较正常。
顶多也就像是被闹钟吓醒了一样,当时感觉心脏骤停,但很快就恢复了。
但这也让陈涉打定主意,决定到下次反抗军例会的时候,问一下赵震和张思睿。
他们两个人见多识广,有可能会知道。
起床洗漱之后,陈涉再度跟张思睿一起来到体验店。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去体验店,而是先到了跟那个流浪汉夏立荣约好的地点等着。
只是过了约定好的时间,夏立荣却并没有来。
陈涉看了看手环上的时间,不由得眉头微皱,对夏立荣的不守时感到很不满意。
张思睿似乎对此早有预料,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陈总,其实我一直都想说,您没必要把这些流浪汉当做正常人来看待。他们手脚健全,但凡稍微勤劳一点,目光长远一点,都不至于流落街头。”
“那个乞丐肯定是拿了钱就跑了,500信用点对他们来说也算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了。甚至可以找一家黑超梦的体验店,体验多巴胺芯片直到猝死。”
虽然陈涉并不认同张思睿的说法,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是被放鸽子了。
只是陈涉有些费解,因为那个流浪汉最后的感激之情并不像是假的,流浪汉身上的光也变成了淡金色。
难道说这个流浪汉其实是一个演技派,而自己看到的金色光芒也并不代表好感度,而是代表其他的东西?
陈涉总觉得这事似乎充满了疑点。
如果这个流浪汉不是不想来,而是不能来呢?
但是转念一想,作为一个一无所有的流浪汉,又有谁会算计他呢?似乎没什么道理。
陈涉等了一会儿,仍旧没看到夏立荣的影子,只好离开。
就在这时,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问道:“在等人吗?”
陈涉转头一看,只见吉尔·李正靠在不远处的义体诊所的门口,一边抽烟一边看着他。
自从上次带着周雷去义体诊所修好了机械义肢以后,陈涉就没再跟李阿姨打过交道,而是专心经营自己的体验店。
转眼间半个多月过去了,隶山科技的体验店并没有像李阿姨预言的那样快速凉凉,反而发展得越来越好,附近的帮派也被清扫一空。
而今天的义体诊所似乎没什么生意,可能跟附近的帮派活动被肃清了有一定的关系。
陈涉看了一下李阿姨身上的光环,跟吴一粟差不多,也是淡金色和橘红色混合之后的效果,只不过橘红色的感觉更加强烈一些。
而李阿姨的表情似乎也对陈涉和张思睿有一定的警惕。
很显然,她原本以为陈涉只是一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富二代,来这种街区想要从穷人手里挣铜板是一种很愚蠢的行为,绝对不可能成功。
但在体验店开业之后,陈涉不仅把生意做大了,还肃清了周围的帮派,让整片区域有了很大的变化。
在李阿姨看来,她当然要推翻自己之前的判断,重新审视起陈涉和张思睿来这里的目的,以及他们的真实身份。
她开始觉得,陈涉恐怕并不是一个思想单纯的富二代。
陈涉则是在想其他的事情。
“这种光芒似乎印证了我之前的猜测。”
“淡金色代表好感度比较高,而橘红色则代表着一定程度上的敌意和警惕心理。”
“那么蓝色又代表着什么呢?”
“又或者,这种颜色代表职业?淡金色透着橘红色代表商人?不太可能。还是前一种推测的可能性更大。”
陈涉根据目前看到的颜色大致做出了这样的推断。
不过考虑到李阿姨对自己并不是完全的敌意,而是还留有一些友善,所以陈涉也没有直接将她视为敌人,而是回答道:“请问,有没有见过这附近的一个流浪汉?”
李阿姨重新审视了他一下,笑了笑:“这附近有那么多流浪汉,你具体说的是哪一个?”
陈涉说道:“他叫夏立荣,在乞丐里面长得还算挺帅的,四肢健全,说话的条理也比较清晰。”
李阿姨收敛了笑容问道:“你找他做什么?”
她似乎没想到陈涉竟然会如此详细地描述一名流浪汉,而且还叫出了这个流浪汉的名字。这说明陈涉对这个流浪汉,有着最基础的尊重。
陈涉如实回答:“没什么,只是想让他做我的员工。”
李阿姨审视了陈涉一番,似乎在确定他说这句话的真实性,而后说道:“黎明市每天有流浪汉失踪,建议你还是不要太过深究,否则迟早惹祸上身。”
“如果你好奇心很重非要刨根问底的话,建议你先加强一下自己身边的安保。”
李阿姨说完,手上的烟也抽完了,转身返回义体诊所。
陈涉微微皱眉,仔细思考着李阿姨这句话中的深意。
“看样子她似乎知道些什么。”
“黎明市每天都有流浪汉失踪,难道是有人有计划地绑架这些流浪汉吗?”
“而且,她让我加强一下安保,意思是遇到的危险连张思睿都无法解决?不,不一定,也有可能是在说张思睿自己没事,但很难保得住我?”
陈涉细细品味着李阿姨说的这番话,突然有些细思极恐。
如果李阿姨不是在故意诓他的话,那就说明这个事情的水很深!
黎明市外围的治安并不好,帮派火并这种事情DCPD都根本不管,更何况是流浪汉失踪这种小事。
也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黎明市到底有多少流浪汉,偶尔失踪几个人,也根本不会引起任何的注意。
陈涉考虑片刻之后,对张思睿说道:“安排几个机灵点的兄弟,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稍微查一查这个事情。”
“我隐约觉得这件事情,有可能跟藤堂集团这样的大财阀或者时空骑士团有关。”
“尤其是时空骑士团。”
“考虑到前段时间出现的那个特殊的标记,他们可能会对体验店的安全构成一些威胁,我们不能无视。”
陈涉仔细考虑了一下,如果真的有人在秘密地绑架这些流浪汉,那么唯一有可能的就是进行某些邪恶的神秘实验或者人体实验了。
这种事情不用说,多半跟大财团或者时空骑士团这样的组织有关系。
张思睿也很清楚这件事情的危险性,但作为反抗军,总不能因为有危险就要退缩。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只有全面掌握对方的情报,才能掌握主动权。
陈涉虽然也有点在意那个流浪汉的安危,但也不可能动用太多资源去找。
一方面,他也不确定对方到底是放他鸽子,还是真的被抓走了。
另一方面,《余烬将熄》的完整版马上就要发售了,陈涉手头的事情太多,实在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关心其他事情。
让几个反抗军的兄弟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试着去调查一下,这样对待一个陌生人,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希望是真的被放鸽子了吧!
……
……
3月28日,周五。
陈氏财团总部地下,反抗军例会。
各部门负责人依次汇报近期的情况。
林鹿溪说道:“队长,《余烬将熄》的完整版已经开发完成了,目前就只剩初期的宣发工作。”
“虽说《余烬将熄》的试玩版已经在网上取得了一定的热度,但之前我们强行把超梦分成了两个版本,引发了很多老玩家的强烈不满,评分跌得很厉害。”
“这次正式版发售,我觉得还是应该好好规划一下前期的宣传工作,毕竟我们囤了那么多的实体版超梦,不容有失。”
陈涉微微点头:“嗯,宣传的事情,我好好考虑一下。”
周雷说道:“体验店的改造已经全部完成了,安保等级相比与之前又有了很大的提升。”
“这次除了常规的安保措施,比如安全屋、反窃听装置、武装无人机和各种隐藏式微型炮台之外,还加装了时空活动抑制器。主要是按您说的,未雨绸缪,提前应对时空骑士团可能构成的威胁。”
所谓的时空活动抑制器,是一种特殊的防御装置。
时空骑士团的成员,具备操控时空生物、制造时空活动之类的能力,而在时空活动抑制器的周围,他们的这种能力将会被全面限制,无法发挥全部威力。
陈涉早就了解到,时空骑士团的这种诡异的能力非常危险,常规的手段很难提防。
所以在双方尚未发生接触之前,就要求周雷提前做好准备,花重金购置了时空活动抑制器。
如此一来,《闲庭信步》赚来的钱直接砸到《余烬将熄》的完全版开发和体验店的改装上了,被消耗了七七八八。
张思睿说道:“队长,关于之前那个乞丐的事情,我让几个比较机灵的兄弟去查过了。”
“黎明市中确实存在乞丐离奇失踪的情况,现场确实发现了一些残存的时空活动的迹象。”
“也就是说,这些乞丐的离奇失踪事件,确实可能牵扯到时空骑士团。”
“事实上,时空骑士团在很多大城市都曾经犯下绑架案,他们非常热衷于‘招募’各种新人加入,来者不拒。最终目标,就是改造这些人的‘通感’能力,让他们成为时空骑士团的教众,去为他们的恐怖活动做炮灰。”
“不过兄弟们按照您的要求,以自保为第一要务,所以没敢追查得太深,几天下来只有这点进展。”
听到这里,周雷脸上露出恍然的表情。
“怪不得队长在最开始就强烈要求给体验店加装时空活动抑制器呢!我原本还觉得,就算街道上出现了时空骑士团的标志,在我们双方没有直接冲突的情况下,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可是队长想的更远,已经提前未雨绸缪,做好万全准备了。”
“甚至……队长可能想得更远?”
“加强体验店的安保措施,又对时空骑士团进行调查……这是不是意味着队长其实已经打定主意拿时空骑士团开刀?先下手为强?”
“倒也不失为一步好棋,时空骑士团的那些疯子虽然危险,但他们不像大财阀,不受旧土上的法律保护。如果真的在准备万全的情况下将黎明市的时空骑士团据点给拿下,应该能将他们囤积的时空粒子给一网打尽……”
“那就爽了!”
周雷不由得做出了一系列的联想,仿佛已经看到了反抗军战士们在陈涉的带领下直捣黄龙、带着大量的时空粒子满载而归的场景了。
而陈涉此时则是暗自庆幸。
我就说稳健一点是对的!
其实他最开始要求给体验店加装时空活动抑制器的时候,并没有刻意针对时空骑士团的想法,单纯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顺便能多花点钱。
可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目前对这个神秘的时空骑士团,陈涉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只知道他们的首领叫艾普西隆,目前生死不知,至于这个骑士团的性质……单纯定性为脑子有点问题的恐怖组织就没错了。
所以陈涉也不敢让反抗军士兵调查得太深,万一引起时空骑士团的警觉,被反向定位,那就出大问题了。
这些时空骑士团所掌握的能力叫做“通感”,顾名思义,就是与神秘的时空生物进行通感的能力。
一些高阶的时空骑士团成员,可以驾驭、操控危险的时空生物,制造小范围的时空活动,而哪怕是一些刚刚被强行“招募”的教众,也可以使用通感能力改造自己的身体,搞一搞自杀式袭击。
这种组织就像是一滩烂泥,粘上了怕是甩都甩不掉,陈涉绝对不想招惹。
最好永远不跟他们扯上关系才好。
唯一让陈涉有点在意的,是那个流浪汉夏立荣。不仅仅是出于一种同情的心态,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夏立荣最初身上是一种淡蓝色的光,陈涉目前只在他身上见到过,不知道这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陈涉问道:“这些流浪汉如果真的被时空骑士团掳走了,会怎么样?会有生命危险吗?”
张思睿回答道:“短期内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时空骑士团虽然都是一群疯子,终极目标是让改造所有人的生命形态,让人类拥抱时空生命,但他们倒是没有滥杀无辜的习惯。”
“当然了,这不是什么人文情怀,单纯是因为他们将普通人视为资源。”
“如果是通感能力强的人,他们会想方设法地发展成为骑士,吸纳成为自身战力;通感能力差一些的人,可能会发展成为教众,必要时为骑士团牺牲;实在没有任何通感能力的人,就留下来做一些苦役。”
陈涉稍微放心了一些。
按照张思睿的说法,即使那个叫夏立荣的流浪汉真的被时空骑士团抓走了,短期内应该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这件事情不必着急,可以从长计议。
赵震最后说道:“目前,隶山科技集团的新工厂和生产线已经快要正式完工了,完工之后,就可以将曾海龙等帮派混混全都迁过去。”
“新工厂和生产线按照您的要求,采购的是最新型的MK-6型制造机。能够满足绝大多数设备的生产需求。”
“那些小混混们,也已经按照您的要求,进行了初步的整编。对于那些冥顽不灵的,都扭送到DCPD去了;像曾海龙一样比较配合的,就继续让他们在工厂里工作,看看能不能慢慢地扭转他们的思想。”
“唯一的问题在于,这个新工厂生产什么?”
“按照我的想法,跟我们陈氏财团目前的代工厂共用生产计划就可以了。”
“一方面,这些混混对类似的工作已经逐渐熟悉了,生产效率有一定提升;另一方面,我们推行八小时工作制以后,兄弟们的训练时间倒是保证了,但工作时间的缩短,让我们拿到的代工订单缩水了,需要继续扩大订单业务。”
赵震所说的MK-6型制造机,是维尔福德重工集团生产的一种新型常规制造机。
这个世界的工厂形态,因为科技线的不同,跟陈涉前世也不一样。
这些制造机更像是某种3D打印设备,只要提供原材料和时空粒子,就可以根据图纸自动制造特定的设备。
越高级的设备,需要人工的环节就越少。
当然,一些高精尖的产品,例如芯片或者高级机械义肢等,造不了。因为这些东西不仅需要特殊的设备,还需要高度保密的图纸以及许多特殊材料。
但低端枪械、低等级的冷兵器、常规的机械义肢和数码产品等等,都能造。
所以,这家工厂具体拿来造什么,还是要陈涉来决定。
陈涉立刻否定了赵震的想法:“肯定不能再生产原本的这些东西。低端代工利润太低,还影响兄弟们的训练时间,本来就是我们决定了要逐步淘汰的东西。”
“开了新的生产线还搞这些,那肯定不合适。”
“不过具体造什么,我暂时也没太想好。这样吧,等《余烬将熄》正式版发售了之后,我再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
陈涉故意留了这个口子,也算是未雨绸缪。
因为他得做两手准备。
如果《余烬将熄》的正式版如预期一样扑街了,那他就得拿这条生产线想办法搞点能赚钱的东西,弥补一下损失。
可如果《余烬将熄》的正式版意外地火了呢?那这条生产线就得生产点亏损的东西,让盈亏重新回归平衡状态。
赵震点了点头:“可以,这件事情比较关键,队长你慢慢考虑。”
“既然没别的事情了,那我们就……散会?”
“最近没什么军事行动,可能有些兄弟会有一些急躁情绪。大家多多劝解一下,实在不行,就给他们在《余烬将熄》里面加点训练量。”
大家都发现了,《余烬将熄》这款超梦在搞心态方面,确实是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这些反抗军战士们原本个个都是好战分子,天天就想着怎么去干一票大的,不是在琢磨打这个大财阀,就是在打那个大财阀。
原本张思睿他们这些带头的也很发愁,只能是每隔一段时间就去荒野上干一票,排解一下这些反抗军战士们的急躁情绪。
但是在安排《余烬将熄》作为训练项目之后,大家惊讶地发现,反抗军战士们急躁的心情似乎得到了很大的缓解,也不整天嚷嚷着要去荒野了!
有的反抗军战士训练完了之后,陷入了轻微自闭的情绪,觉得自己连超梦里的敌人都打不过,这么白给的自己去挑战大财团,又有什么胜算呢?
而有些反抗军战士则是认识到了自己技巧的不足,觉得自己还要花更多时间在《余烬将熄》种进行磨炼才是。
还有一些反抗军,可能单纯就是沉迷了……
但不管怎么说,这倒也不是什么坏事,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陈涉队长的说法,认可了短期内的目标是快速发展经济,那就要尽可能地减少军事摩擦,减少暴露的风险。
众人纷纷点头,起身准备离开。
陈涉说道:“赵叔,三哥,你们两个留一下,我有问题要问你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