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虚拟尽头 > 第21章 难道是我不够礼貌吗?

曾海龙出生的地方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小村落。
或者说是小村落的废墟。
曾海龙感到很迷茫,他也不知道现在自己到底应该去哪儿,只能拖着疲惫的脚步在附近的废墟中翻箱倒柜,寻找自己能用的趁手武器。
在尝试过石头、损坏的农具、以及折断的棍棒之后,他总算在一处灶台旁边找到了锈迹斑斑的砍刀。
说是砍刀,实际上尺寸并不算很长,多半是砍柴用的。
它的刀柄跟农具和斧头差不多,都已经朽烂。
锄头和斧头在木柄朽烂之后已经没法用了,但这把砍刀至少还可以用破布缠一缠,勉强有一点战斗力。
做完这一切之后,曾海龙再度陷入了迷茫。
头一次见到新手的武器都得自己动手制作的超梦!
手里拿了把砍刀之后,曾海龙对自己稍微有点信心了,至少有武器了。
而且作为一个小混混,虽然他现在混出头了,有机械义肢和配枪了,但之前他在街头火也是用过很长一段时间砍刀的,曾海龙对自己的刀法颇为自信。
他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向远处天际燃烧着熊熊火光的皇城。
走了一段距离之后,曾海龙发现了不幸中的万幸。
那就是这副身体虽然有一种饥饿感和疲惫感,但是这种感觉并不会继续加强,哪怕他又走了很长的一段路,这种疲惫感始终维持在一个让他有点难受、但又不至于让他坚持不下去的状态。
“还好,我还以为丧心病狂的制作者会想让我体验一下活活累死或者饿死的感觉。”
“奇怪,我现在对这个制作者已经如此宽容了吗?”
“就算黑超梦也没有这么变态的吧!”
曾海龙发现自己对于这个超梦越来越宽容了,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之后,哪怕是这把锈迹斑斑的砍刀,都让他觉得是超梦制作人的一种恩赐。
毕竟这个超梦制作人完全可以不给他任何武器,甚至让他在前行的过程中疲惫感和饥饿感不断加深。
曾海龙毫不怀疑这个丧心病狂的超梦制作者能干出来这种事。
曾海龙走了两分钟,对他来说这是相当漫长的两分钟,因为很单调,也很无聊。
时间虽短,对于精神方面的折磨却一点都不曾减弱。
就在这时,曾海龙突然注意到,前方竟然有一个似乎正在运动的黑影。
他不由得一阵精神,心想着终于有人可以给自己试试刀了!
虽然手上的这把砍刀已经生锈,也谈不上锋利,但曾海龙之前也找了块石头,简单地磨了磨。
而且他觉得这款超梦总不至于让人玩不下去,自己的身体素质这么孱弱,那么面对的敌人应该也强不到哪儿去……吧?
对上人型敌人,曾海龙认为自己会有一定的优势。
毕竟自己是人,而对方只是超梦中的AI。
然而很快,随着那声黑影发出了叫声,曾海龙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妙。
“汪汪!”
一只骨瘦如柴的黑色恶犬双眼泛着红光,快速地向曾海龙扑过来。
曾海龙懵逼了,他本来以为第一个遇上的敌人会是个和自己一样瘦弱的人类,他甚至已经想好了,第一刀应该先捅在哪。
结果没想到,竟然是一条恶犬!
曾海龙慌慌张张地挥刀砍过去,结果却因为不太适应这具身体,一刀砍空,被恶犬狠狠咬住了自己的小腿。
曾海龙感到一阵剧痛传来!
虽然说这款超梦只有25%的痛觉,但曾海龙玩过的大部分超梦痛觉上限也都只有5%而已,也就是说这款超梦相比于其他超梦痛觉翻了5倍!
狗咬一口,跟其他超梦里被炮弹炸断一条腿的痛感差不太多。
出乎意料的剧痛,让曾海龙的意识被严重分散,也让他对自己的身体状态产生了误判。
恶犬的拖拽让他仰面栽倒。
慌乱之中,曾海龙挥舞着砍刀,却砍了个空,而后恶狗扑了上来,一下子咬住了他的咽喉!
他感觉到视线逐渐黑了,身边的痛感渐渐地消失了。
视野中出现了两行鲜红的字迹,扭曲中似乎透着一种倔强:“死亡不是结束,而是从头再来。”
看到这两行字,曾海龙感受到了一丝丝温暖。
画风似乎正常了?
这两行字显然是一种鼓励,毕竟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在超梦中死亡后,玩家受到了挫折,应该鼓励玩家继续玩下去才对。
而从字面意思上来看,这两句话也有一定鼓励的意思,是告诉玩家不要因为在超梦中死亡就放弃这款超梦,还是应该从哪儿跌倒就从哪爬起来,继续自己未竟的挑战。
看起来这个超梦的制作者,还没有丧心病狂到那种程度,连死亡画面都要嘲讽玩家一下,还残留了最后的一丝丝人性。
受到了鼓励的曾海龙决定再给这款超梦一次机会。
他再度复活进入超梦中,发现自己并没有出现在遇到恶犬之前的那个节点,而是又回到了最初的出生地。
曾海龙懵了。
这款超梦难道没有自动存档的功能吗?
之前走了一分多钟的路白走了?
而且他发现自己费了好大劲,才用破布条缠起来的那把刀也已经不在自己的身上了。
曾海龙很无语,他当场就想退出超梦,只是考虑了一下之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和上次一样翻箱倒柜,又找到了之前的那把柴刀,按照老样子用破布缠好。
而且这次他还有意外收获,在之前没搜索过的一个草垛中,他竟然找到了一柄草叉。
相比于那些木柄都已经腐朽、折断的锄头和农具,草叉的长柄竟然还比较完好。
这让曾海龙感到欣喜若狂,这玩意儿简直就是打狗神器啊!
砍刀有点太短了,也不够锋利,对付那只恶犬会很吃力。
但是草叉不一样,只要找准时机就可以离着老远把那只恶犬直接刺穿。
曾海龙很高兴,他把柴刀绑在身上,又拿起了草叉,兴冲冲地快步向前,准备戳死那只恶犬,报仇雪恨。
结果来到上次遭遇恶犬的地方之后,却找不到它的踪迹了。
曾海龙有些费解,难道这超梦里面遇到的敌人还是随机的吗?
就在他感到困惑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似乎传来声响。
他警惕地举着草叉一转身,发现一个形如骷髅、眼中布满血丝、表情狰狞的疯狂村民,正举着匕首向他扑过来!
曾海龙被吓了一跳,他仓促之间想用草叉去刺这个村民,没想到这个村民的身手竟然还挺灵活,不仅闪身避开,左手还一把抓住了草叉的木柄,把曾海龙给拽了过去!
而后一刀直捅心脏。
曾海龙的视线又黑了,那两行字再度出现。
“死亡不是结束,而是从头再来。”
这次,曾海龙开始意识到这两句话,似乎跟他最初理解的意思有些不太一样。
这哪是什么温情的鼓励,明明就是恶毒的诅咒!
这两句话的意思是说:即使死亡了,你的受苦之旅也没有结束,你所经历的一切苦难,都要从头再来一遍!
曾海龙彻底忍不了了。
哪有这么变态,这么离谱的超梦?
那些专门破解黑超梦的都没你这么黑心!
曾海龙还能够回忆起恶犬咬住他的小腿、撕裂他咽喉时的感觉,也能记起那名疯狂的村民用匕首刺入他心脏的感觉。
而那具孱弱饥饿的身体,更是让他有巨大的心理阴影。
关键是这种感觉实在太不公平了!
就像进入一款枪战游戏,你只能拿一把小手枪,而对方全是重武器。让人很想问一句:凭什么?
曾海龙立刻决定断开意识连接,从超梦游戏舱中坐了起来。
结果他刚坐起来,就看到陈涉、张思睿和周雷以及许多的店员们围了过来,面带微笑,似乎要为顾客提供贴心服务。
周雷微笑着问道:“怎么样,对我们的超梦还满意吗?如果有什么意见的话可以提出来,我们会提交给超梦研发部,酌情进行修改。”
看到曾海龙面露迟疑,陈涉试图用自己的微笑缓解他的紧张情绪:“没关系,你只要说出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就可以了。”
曾海龙长出了一口气。
还好,这些人虽然霸道,但勉强还是讲得通道理的。
至少我付了钱,他们还把我当成是一名顾客来看待。
只是他刚想对这款超梦进行吐槽,内心中却突然涌起了一种强烈的求生欲,首先试探着问道:“我能不能先问一句,这款超梦的制作人是哪位?”
陈涉面带微笑:“是我。”
曾海龙即将吐槽的内容瞬间哽住了。
同时心中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妈的,幸亏多问了一句。
这超梦还真是一个心理变态制作出来的,目的不用说了,肯定就是为了报复社会,我就是第一批可怜的小白鼠!
在曾海龙看来,这里面战力最高的人毫无疑问是那位保镖,但最危险最变态的人绝对是那个面带笑容的老板。
这要是实话实说,是不是一会儿就要直接被拖出去,扔到荒野上喂时空生物了?
曾海龙赶忙一缩脖:“没有,我觉得这款超梦哪儿都挺好,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我突然想起来,我家里还有病重的老妈需要照顾,交的钱就不用退了,能不能放我回去……”
张思睿问道:“请问她老人家叫什么名字?”
曾海龙卡住了:“嗯,她叫,她,她叫……”
其实曾海龙脑子里倒是想出了几个女性的名字,只是都没能第一时间脱口而出。
发现自己拙劣的谎言被拆穿之后,曾海龙很无奈地说道:“算了,我还是继续玩儿吧。”
他再度躺回了超梦游戏舱。
陈涉有些费解地看了看周雷和张思睿:“我们有那么可怕吗?”
曾海龙对这款超梦的反馈倒是基本符合陈涉的预期,能够看得出来,曾海龙是一分钟都不想在这款超梦里面多呆。
只是,一个五大三粗的混混为什么会被吓成这个样子,让陈涉有些费解。
难道是因为我还不够礼貌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