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虚拟尽头 > 第10章 这家店的位置不错!(新书求收藏求票!)

片刻之后,张思睿打破僵局:“不过陈总您也不用太担心,这个价格肯定是比较划算的,跟内城区的那两家店铺相比,面积增加了一倍不止,而价格却只有不到1/3。”
“只不过唯一的问题在于,后续可能的帮派冲突。”
“安全问题还好说,帮派中只是一些小混混,我们稍微秀一点肌肉就可以将他们吓退。但帮派冲突带来的周边局势动荡,必然让整条街的商业活动都受到影响。”
“我们这家店位置不错,受到的影响只会更大。”
“也就是说,这一带的人流量可能在未来会持续下降,对我们推广新超梦还是有一些不利影响的。”
听到这里陈涉反而放心了。
还以为会有什么危险呢,原来只是少赚钱。
既然这点动荡根本不足以威胁他的安全,相反还会让体验店的客流量变少,那对陈涉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了!
“好,那接下来就是进行前期装修了。”
“大概多久能够完成?”
张思睿大致估算了一下时间:“如果追求最快速度的话,这个月的月底应该就能够全部装修完成,下个月1号可以正式开始营业。”
显然,这个世界的装修速度也比陈涉前世要快很多。
许多模块化的装修材料一进场,在短时间之内就可以让一栋建筑焕然一新!
当然,前提是有足够的资金。
陈涉跟张思睿两个人一直来到这栋建筑的顶层。
对于这栋建筑,陈涉倒是也没什么太多的要求,反正作为超梦体验店能顺利运营、不要大火就可以了。
张思睿来到顶楼之后,倒是一反常态地夸赞道:“现在看来,这家店还是不错的,买得不亏。”
陈涉稍微紧张了一下:“哦?怎么说?”
他以为张思睿是看到了这家店爆火的某种可能性。
张思睿指了指店铺下方的街道:“陈总您看,这家店位于这条街的咽喉地带,能够辐射周围的几个战略要地。”
“只要架起几个重武器,再搭配几杆枪,就可以封锁整个街道!”
“来之前我就注意到它的位置不错,真到了顶楼才发现,何止是不错,简直就是完美!”
陈涉沉默了。
好家伙,原来张思睿说的“不错”是这个意思。
对陈涉来说这倒也算是个好消息,毕竟他是想把这家体验店打造成自己“狡兔三窟”的第二个据点的。
等以后有钱了,优先给体验店配备一些防卫用的重武器,先把安全性给拉满再说!
至于体验店的装修风格,陈涉也不是很懂,但有现成的例子可以参考,只要跟长夜娱乐集团的超梦体验店类似就可以了。
张思睿把随行的两名反抗军士兵留在这里,同时后续还会再派来一些人手负责体验店的装修工作。
随着装修工作的进行,也会订购一批超梦游戏舱,体验店中该有的东西一样都不会少。
这些反抗军战士虽然不像张思睿那么实力强悍,但对付这边的街头混混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全都安排妥当之后,陈涉了却了一桩心事。
但他并没有立刻跟张思睿一起乘车离开,而是决定到附近随便走走,看一看这周围的环境。
“陈总你看,那似乎是一家义体诊所。”张思睿指了指远方角落处一家不起眼的地下商户。
陈涉这一路上已经看过很多的商户,比如酒吧、餐馆、夜总会等等,但义体诊所还是第一次见到。
张思睿一路上都没有大惊小怪,此时却重点指出了这家义体诊所,显然是有特殊用意。
张思睿似乎是触景生情,想起了一些过往:“曾经我在希望市混帮派的时候,经常去义体诊所更换义肢。也正是在义体诊所里,认识了卢德队长,加入了反抗军。”
“我的名字也是卢德队长帮我改的,他觉得张三这个名字太粗俗。希望我做事不要那么鲁莽,要学会动脑子解决问题。三思而后行,所以才将我的名字改成了张思睿。”
“又看到一家差不多的义体诊所,难免有些睹物思人。”
陈涉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张思睿的名字跟他的个性一点都不像,原来这并不是他的本名,而是寄托了一种美好的愿望。
这些事情,陈涉在原主的记忆里并没有发现,很有可能是张思睿第一次提起。
对于张思睿口中的卢德队长,陈涉也有所了解。他是北大陆反抗军运动的领袖,只是在三年前反抗军被企业联合军绞杀的时候,不幸牺牲。
壮志未酬身先死!
从那之后,张思睿才辗转来到陈涉所在的这支反抗军,并一直共事到现在。
张思睿解释道:“一般来说,这种地方不会出现义体诊所。”
“因为义体改造,需要相当高深的医学和机械学知识,甚至不少义体医生本人就是实力强大的机械师。”
“这种地方虽然有一些帮派活动,但这些帮派混混们大多也都是穷鬼。”
“虽说有不成文的规定,帮派成员不能对义体医生下手,但难免有一些狗急跳墙的人。”
“在这种地方当义体医生,不仅危险而且利润微薄,很少有义体医生愿意干这种苦差事。”
“除非这些义体医生有一些另外的打算。”
“例如卢德队长曾经在希望市做义体医生,就是为了想办法在街头混混中找到像我一样的人,拉进反抗军的队伍里。”
陈涉不由得多看了这家义体诊所两眼。
如果真如张思睿所说,那这家义体诊所很可能有着不同寻常的背景,必须重点注意。
不过卢德队长的事情也让陈涉更加确定自己的方针路线是正确的。
这么多厉害的人物都没能对大财阀造成什么根本的损伤,更何况是自己这种普通人呢?
看来反抗军要推翻财阀的目标,实在是遥不可及,千万不能急躁,要从长计议。
陈涉对张思睿说道:“卢德队长是一位真正的英雄。但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不能再做出更多无谓的牺牲,必须选择一条更加稳妥的路线。”
张思睿不置可否,但能够看得出来,他多多少少对陈涉的观念产生了一些认同。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张思睿又指了指一条阴暗的巷道说道:“陈总,那就是一个卖黑超梦的商人。”
“黑超梦和多巴胺芯片是附近这些人主要的娱乐方式。正规的超梦对他们来说已经难以形成有效的刺激,而且价格太高。反而不受欢迎。”
陈涉没有张思睿那么好用的眼神,他向那条幽深的小巷中望去,只能隐约看到一个人影。
关于黑超梦的事情,陈涉也略知一二。
与正规超梦不同,黑超梦往往是一些地下小作坊制作出来的未经审核的危险产品,甚至有些黑超梦干脆就是将市面上的一些超梦进行暴力破解和修改、由超梦剪辑师简单将某种情绪调到最大之后的产物。
相对正规的超梦而言,黑超梦往往有着更强烈的感官刺激,甚至有一些严重违规的内容。
但也因为黑超梦不属于正规渠道,成本比较低,所以售价非常便宜。
至于多巴胺芯片,则更加简单粗暴。只有非常简单和粗糙的场景,但在使用过程中可以刺激大脑内的多巴胺快速分泌,让人在短时间内简单粗暴地获取非常强烈的爽感。
对于相对不富裕的人来说,正规的超梦不仅贵,而且后劲儿不够大。所以在这片区域正规的超梦体验店很少,超梦的销量也不好。
反倒是黑超梦和多巴胺芯片的销路不错。
两个人又走了一阵,终于看到了第一家超梦体验店。
但跟陈涉预想中不同的是,这家体验店里的设备并不是他之前在陈氏财团见过的睡眠式游戏舱,而是坐姿的超梦体验设备,甚至就是一个简单的超梦头盔。
陈涉稍微有些差异。
因为他知道,睡眠模式的超梦游戏舱效果最好,能够带来最高拟真度的体验,并且游戏之后不会觉得疲劳,因为整个过程都是在浅睡眠中完成的,对大脑的负担很小。
但坐姿的超梦游戏舱或者超梦头盔都需要在相对清醒的状态下使用,时间长了很容易产生严重的疲劳感。
而且在拟真度方面,也根本无法和睡眠模式的超梦游戏舱相提并论。
既然是一家体验店,那么主要的体验设备不该是最先进的睡眠游戏舱吗?
张思睿解释道:“这里的大部分人宁可牺牲一些超梦的体验也不想多花钱,再说了,他们喜欢的超梦都是那种极端简单粗暴,能够最大限度造成感官刺激的。用不用睡眠游戏舱,其实区别不大。”
“我之前最喜欢在这些超梦体验店玩的超梦是《古堡逃生》,没想到三五年过去了,现在这些街边超梦体验店,它仍旧是最受欢迎的超梦之一。”
陈涉不由得心念一动,说道:“走,带我去玩一下这个《古堡逃生》。”
……
半个小时之后,陈涉退出了《古堡逃生》,从坐姿游戏舱中起身。
他本来以为这会是一款多么复杂的超梦,结果玩了之后才发现,这款超梦的玩法竟然如此简单!
本来以为所谓的古堡是一个大型的迷宫,结果没想到就只有一条道路从头跑到尾,在过程中会出现各种不同的机关和陷阱。
在超梦一开始,就会自动触发机关。玩家身后有一块巨大的石头不停追赶,而玩家要做的就是在这条道路上不断奔跑,躲开各种机关和陷阱。
在这个过程中,玩家会获得一些特殊的道具,比如弓箭和长矛等等。玩家可以在奔跑的过程中快速破除陷阱,击败怪物。
这款超梦没有通关这一说,跑的时间越久分数就越高。
就是这样一款玩法如此简单的超梦,竟然在许多街边的低端游戏体验店中倍受欢迎,经久不衰。好几年过去了,仍旧很热门。
陈涉瞬间对于这个世界超梦产业的现状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那些容量巨大、玩法复杂的正经超梦,在富人区很受欢迎,尤其是售价很高的实体版超梦能够带来高额的利润。
但也有很多人并不喜欢这种超梦,一方面是他们没有足够的钱去购买,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玩法过于复杂,需要动脑子。
很多底层的人更倾向于简单、直接、粗暴的刺激,比如像《古堡逃生》这样简单直接的超梦,或者是经过破解编辑、砍掉大多数玩法、数值崩坏的黑超梦。
甚至干脆就是简单无脑到极点的多巴胺芯片,不需要太具象的意境,只要能够简单粗暴的刺激玩家的大脑,产生爽感就足够了!
也难怪张思睿对这个选址颇有意见。
很显然,陈涉目前的这个体验店选址面向的人群与隶山科技正在开发的超梦《余烬将熄》,根本就对不上!
这款超梦出来之后,很可能是无人问津的状态。
不过陈涉要的正是这种效果。
不仅如此,在玩了《古堡逃生》这款超梦之后,也想到了那款以小博大赚钱的超梦应该如何设计。
陈涉对张思睿说道:“走,回公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