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霸王脚步急,心里头也更急。想到你知微现在的处境,想到也许正如袁远捷所说。

知道她为什么会嫁给你吗?

那是因为是他所希望的。

该死!该死!嫉妒的怒火差点没有把他烧毁!

理智、理智。

理智你个头!

小霸王顾不得什么,就想往家里头赶。

突然、他顿下脚步。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爷爷应该是站在他这边的……

小霸王眯着眼睛,用仅剩的理智来分析目前的状况。如果事情真的有那么糟糕的话,爷爷不可能如此直接公开的违背涣止说的话。

脑海里头,闪过了一场大火……

那作为警告,但实际上并没有伤人。不是施涣止对萧家尚有几分忌惮,就是另有别的隐情……

小霸王转过脚步,往另一个方向奔去。

夜深了。

明月城中的灯火渐渐的暗了下来。

一片安宁沉睡……

萧家外头,一辆马车轻轻的滚动着轮子驶开……步入夜色之中,踏进一片黑暗。

知薇的院落里,屋里头的烛台未熄,院子外头的人借着那微弱的烛光,一点一点地倾倒手中的酒。

知薇倚身在石桌上,已是染了七分醉意。冬天的夜里很凉,那石桌更是冰冷,可是她似乎半点不察,只是一个劲地往杯子里头倒酒。

小霸王从萧老太爷那回来,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美人醉酒图。

当然!如果这个美人是别的什么人的话,他也许还能欣赏上两眼!

“你知微!”小霸王差点没被气死。

他走到石桌旁一把夺过知薇手中的酒壶。

知薇眨了眨眼,醉得有些迷糊的她努力的眯着眼睛想要看清楚眼前的人。“萧梓辰……呵呵……是你啊!”

没有小霸王原先所想的失望,知道倒是非常高兴的一把抱着他靠在他的身上。小霸王站在一旁手里拿着酒壶,有点尴尬。

该死的你知微!总是不按常理出牌!

“为什么在喝酒?”小霸王问出的话有些酸酸的。

爷爷说,施涣止在压抑。

爷爷说,施涣止在忍耐。

他不会伤了她,不会伤了她所在乎的任何一个人。

这样的答案令小霸王措手不及。情爱主导可比功利为主更加棘手。他倒宁愿涣止是在利用你知微,这样也让他留人留得有借口些。

小霸王无奈的放下酒壶坐了下来,知薇倒是会摸索,直接就往小霸王怀里头钻,坐到他腿上了。

“你知微!我可不是施涣止!”什么时候她这么主动的往自己腿上坐过啊!除了这个理由他真的是想不出来了。

知薇双手环过小霸王的脖子,笑呵呵的在他下巴上印了个吻。“吃醋啦!我不会亲他的。”

瞧瞧这软绵绵的撒娇样!小霸王迷离着眼睛,魂又被勾去一半了。

“可是他们说你喜欢他。”

“才没有呢!”知薇没有松开双手,努力的在小霸王的怀中摇脑袋。

小霸王觉得,如果是假话他也就认了!

看看怀中人可爱得像小猫一样的模样,真是令人心痒痒。

“我非常、非常、特别、特别的喜欢他!”

“……”

知薇嘟着小嘴,完全无视身边人的黑炭脸。松开一只小手晃啊晃,好像要比出到底有多‘非常’一般。

“你知微!”他是嫌他不够恼是不是!

别以为他不会对她生气,小心他真的像爷爷建议的一样把她就地正法了!

知薇迷茫的睁大双眼去看他,说出话的语气溢满了哀伤。“我对不起他……我爱上你了……”

这、这算什么!

酒后吐真言吗?!

小霸王只觉心跳得厉害,一个劲地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我对不起他……”知薇说着说着眼泪就往下掉,往小霸王怀里头钻的样子让人倍感怜爱。

不过,这种关键时刻小霸王才没有那么好忽悠呢!“你知微!”他咬着牙,下一刻却红完了脸。“你说你爱谁……”

知薇愤怒的扬起小手往小霸王胸膛招呼,不过那喝醉酒的娇柔……力度跟撒娇玩闹没什么两样。

“占了便宜还不让人说话!”

小猫两只大眼睛挂着泪,可怜兮兮的用小手抹着。

小霸王好像听到了自己大声咽口水的声音了。

“他好可怜……你知道吗?他连名字都没有……我见过他的那些兄弟,一个个跟豺狼虎豹一样!全部都在欺负他!”

知薇愤怒地挥打着小手,好像那些令她生气的人就在眼前一般。

“他的爹,只是让他活着,半点心思都不愿意分给他,那些兄弟,全部都想要杀死他……他明明都那么可怜了,却还得对着自己的杀母仇人喊娘……”知薇越说哭得越惨,连抱着她的小霸王都不忍心喝醋酸她。

“我想陪着他的,我本来想陪着他的……可是那是同情,那不是爱……我却是知道的。”

知薇醉得糊涂,没有感觉到当她说陪着涣止的时候小霸王抱着她的双臂搂得更紧了些。她不会知道,若不是有那么后半句话,也许小霸王真的就会这么疯掉。

“他总是云淡风轻的在笑……但是我知道他过得不好……我骗了他,我一点都不喜欢出门。我只是想带他游这天下……我只是想让他快乐……好不容易他同意走了,可是我却收回诺言反悔了……你没有看到他哀伤的表情……他一定难过死了。”

知薇大声的哭泣,将脑袋在小霸王怀里头埋得更深。“我是坏人,我对不起他……我把他丢下了……丢在那个冰冷的皇宫了……”

小霸王想,他是有话要说的,可是他竟半句都吐不出来。想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安慰怀里的人,却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他只能借她拥抱,努力的把身上的温度传给他。

“我答应了要给他取名字的,可是我却没有给他。他在求我,求我随便给他一个名字也好……你知道吗……”知薇狠狠的揪着小霸王的衣服,好似不这样的话就无法分出负担撑下去一半。“他在求我!”

“不是求我爱他!不是求我跟他走!仅仅是求我给他一个名字!”

“我答应了的!但是却没有做到!我害怕……我害怕把他拉下去!我害怕他用那个名字,他会想起我的,只要别人喊他,他一定会想起我的!”

“我不希望他陷进去!我真的不希望他陷进去!”知薇哭得像个丢在海里迷了路的小孩,仅仅的抱住最后的一根浮木。

“我是个坏人!我是个坏人!”

“你没有!”小霸王将她的脸摆正,在她的眉间狠狠地一吻。却不想,让知薇哭得更伤心了。

“他也吻了我,他说要把它印在我的眉间……下辈子要到那等我……”

此时……小霸王已经说不出来自己心里头是什么感觉了。

凭什么,自己心爱女子的下辈子就这么被等走了?可是……他又好像赢了这一辈子……

“萧梓辰!我是个坏人!你也一定很讨厌我吧!”

“我没有!”小霸王收紧怀中的人将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的脸上。“我才是坏人呢!你别嫌弃我就行!”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霸王帮帮主!你存心就是在说,萧梓辰是个霸王!”虽然后来察觉得出她是在为他建立人脉,但想起他在她心目中的想法还是另自己生气不已,最后一气之下把那霸王帮给解散了。小霸王嘟着嘴巴越想越不满,硬是将一吻重重的落到了知薇的唇上。

那微妙的酒香,好像连他也被迷醉了。

知薇此时情绪也慢慢的缓和下来了。她哽咽着声音,胡乱的用小手去抹眼角的眼泪。“哪有!我才没有那么想你呢!”

“没有吗?我怎么觉得就是了?”小霸王倾近身子逗弄着怀里七分醉的小猫咪。

“没有!”知薇懊恼的嘟着嘴巴摇头,双手再度环上了小霸王的脖子,在他的脖子间重重的咬了一口!

“你知微!你谋杀亲夫啊!”小霸王装着样子大叫。

知薇放开他,用异常坚定的语气说着:“你这么可爱!我才不会叫你霸王呢!我都是叫你小霸王的!”

小霸王一愣,嘴角浮现的笑意更加明显。“呵呵,原来是小霸王啊!”

某个喝醉酒不打自招的小猫咪还异常可爱的点着头!

“你都叫我‘你知微’呢!人家都没有骂你……”知薇撒着娇就要去抓酒壶。

小霸王眼明手快的夺了去。“你没有骂我,但是我总觉得你在耍着我玩!”他又不是傻子!早就感觉出来 两人相处之间的异样了。几乎是每次!他都被怀里头的人整得慌乱。

也就只有她喝醉的时候才能占占便宜了!

“呵呵……”知薇低着头嬉笑,看上去就像偷腥成功的小猫,调皮得要死。“你发现了哦!”

“是啊!”小霸王恨恨的将脑袋埋在知薇的颈间,学着她的样子也咬了一口。

“好痒哦!别玩!”

终究舍不得下重口,只能是让人家当挠痒了。

“我就栽到你身上了!”

“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不安分又不懂礼节!还老是把自己开得茂盛一心想要红杏出墙!”害得他只能是爬梯子拿剪刀随时准备着!

“那你呢!”小人儿不干了!“你也不好!脾气不好,还要纳妾!哼!”

瞧这声‘哼’啊!看上去就像十足的妒妇一般。

“好啊!你把那个涣止叫走,我就把那……王什么来着?我就把她也赶走!”小霸王特别会做生意。乘着人迷迷糊糊的就要下套了。

他还在琢磨着要不要弄张纸来,让你知微画画压。

“不用了……”知薇被冷风吹得有些难受,埋在小霸王温暖的怀中睡意就上来了。“他走了……”

“什么?”小霸王疑惑的问。

“他走了……”

此刻,明月城城门大开,送走城中最尊贵的客人。他靠在马车里,惨白着脸嘴角却带着笑。

丫头,你到底还是太嫩了。

这喝醉酒就说实话的性子是个十足的弱点啊!

涣止面上满含宠溺的从怀中掏出一张纸,上面带着凌乱却又不失秀气的墨迹。

‘如风’么……

真是一个好名字……

在那个狭小的马车车厢里,这个年轻的未来帝王,留下了他最后一抹笑……

一个月后,四皇子如风继位,改国号大兴,推奉商制,划边城贸易,修路、凿河……开始了整个皇朝商业繁荣的全新一代……

咳咳……

没完……

“你知微,我爱你,你听到了没有?我爱你!”

“……”

“不许睡觉!”

“你知微!你给我起来!”

“听到了没有?我爱你!我很爱你!”

“喂!听到了没有!萧梓辰爱你!”

知薇非常勉为其难的眯着眼睛看他。“我要睡觉!”

“不行!你必须听我说!”

“我爱你,你知微,我爱你!”

“……知道了。”

“你也得说!”重点在于回应好吗!他刚刚没有听清楚!

“爱你、爱你啦……”

“不行!没有诚意!”

“……”

“没有诚意!你知微!没有诚意!”

“不许睡觉!不许睡觉!”

“猪!你个懒猪!”

“你知微!懒猪!懒死算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