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神通没有管如此多,当务之急,是要锤炼叠加不失败。


这是他跨出霸主之路的居于首位步,也是……关键一步。


如果这一步都不可以不失败的话,既然如此,别说他前面一辈子的辉煌,前面一辈子的神话人物,会化为泡影。


没有思想,品德,修养,人格,气质,学历,武力,没有比别人强大的底牌,你凭什么可以被人称为霸主,你凭什么可以比其他人得到更多?


你凭什么可以过上优越于他人的生活?


没有思想,品德,修养,人格,气质,学历,武力,就没有可能。


司空神通是这般固执的认为。


司空神通是豁出去了。


不不失败,那就成仁吧!自己本身重新来到这个空间,可不是要平凡寻常不突出的。


司空神通心中也是在咒骂,这剑之核心涅槃冲霄真火,真的不是一个善茬!


在重复锤炼叠加一万次的时候,司空神通还云淡风轻,在重复十万次的时候,司空神通略显焦躁。


虽然他在这锤炼叠加的过程之中,也是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但是呢,那只是皮毛,只是绿豆,仅仅有真正的完美锤炼叠加,熔炼,自己本身,才可以真正意义上的跨出那强大的一步!


现在,自己本身还没有不失败,但是呢,自己本身已经重复了百万次!


纵然他是剑之主宰,他在这一刻,司空神通已经是濒临绝对无望。


“难道,我这新的一生,注定要平凡么?既然如此,我为何要得到上天意志之心,我为何有不死之躯,还有,生天大帝,你为何要给我剑之核心涅槃冲霄真火,难道,你真的是在耍我么?”司空神通质问生天大帝。


“不!不对!生天大帝的这般作为,必定是有目的,我虽然重复锤炼叠加这剑之核心涅槃冲霄真火百万次。”


“但是呢,我还可以继续重复的啊,现在,远远还不是绝对无望的那个时间,我,还可以再再坚持啊!”司空神通心中刹那间之间一个流动之声响彻起来。


就在这时,一道亮光在司空神通的心头闪过。


“就连那历史上最伟大的天生奇才,也是重复了千万次,而我,才刚刚开始啊!”


司空神通在这濒临绝对无望的那个时间,最后之时是找到新的出路,他的心灵境界在绝对无望之中得到脱胎换骨的转变。


来到这个空间,就要好好的看着这个空间,来到这个空间,就不要对不起这个空间。


司空神通变得坚定强硬起来,我不会对不起这个空间的,这居于首位步,我会走好的。


如果这居于首位步我都不走好的话,既然如此,这个空间,你抛弃我吧!


在这一刻,司空神通的血管好像都是爆裂起来,他的脑海之中轰隆隆的炸开了。


他的脑子里面装的都不再是平凡的记忆,而是未来那浩浩荡荡,那由他作为核心人物的十个世纪。


未来的十个世纪,是大罗天朝,剑火空间最辉煌的时代,各种开创流派的功法如同雨后的春笋一般开始出现。


各种各样的天生奇才不要命的出现,多如牛毛,人类的历史将会被刷新,神奇的宝藏回一个一个的被发现。


未来的十个世纪,是司空神通绝代巨星一般闪耀的十个世纪。


剑之主宰的名号响彻山河,震动虚空。


那是我的空间啊!


我是核心人物啊!


我怎么可以舍你而去!


司空神通的心灵境界,刷刷刷的再一次提高升级。


………………………………………………………………………………………………………….


有了生天大帝那个老不朽的兢兢业业,不少东西在变,外面那广阔战斗社会的主旋律也在变,每天都有人死,都有人哭。


但是呢司空神通的日子还是照常进行,司空神通有佳人在侧,色,香,味俱佳的好酒加身,司空神通本该惬意无比。


但是呢,这个时候的司空神通心中但是呢有着一座“绝顶之山”,不将这一座“绝顶之山”给移去,司空神是难以甘心!


有了万古唯一的上天意志之心,司空神通几乎是对火元之蛇免疫,一切的火元之蛇,关于司空神通来说,都不可怕!


尤其是大罗天朝的剑炎乱爆,在前面一辈子的时候,在这个年纪,他或许会很忌惮的来到这个天下所谓的四大绝禁之地之一。


但是呢,如今的剑炎乱爆,不是可以要人命,绝生存的机会的火海,在他感觉而言,跟人类空间真正的虚幻之海相差无几。


司空神通,就既然如此的坐在火元之蛇之中,被熊熊阴魔焰焚烧,而没有一丝一毫的感觉。


额,如果说有感觉的话,那就是非常的饿。


但是呢,司空神通已经没有非常的饿了。


这从春天到秋天的日子里,纳兰冰颜也是想尽了办法。


但是呢,这时候的司空神通,依旧还是处在参透领会体悟重复锤炼叠加剑之核心涅槃冲霄真火的状态。


,纳兰冰颜才可以趁虚而入,给司空神通喂食。


在大罗天朝临界的剑炎乱爆旁边双脚盘起,席地而坐,每日与心中最为美丽的纳兰冰颜“温柔缠绵”。


司空神通纵然是在重复的状态,但是呢,他依旧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舒心。


司空神通心中一笑,生哪吒也不离不开既然如此久吧!


司空神通气机气质都有点粗重起来,这是他再生回来之后的真正突破。


不仅仅是火元之蛇的突破,也是战斗流派的真正突破。


作为曾经的剑之主宰,他见识何等了得,自然是了解这意义是多么的重大。


这关键的一步,自己本身走出来了,而且,还走得很好。


司空神通施展《九阳瑠璃乾坤繁华不灭剑诀》。


司空神通心中轻喝:动!


哗哗哗哗!!!!


.剑之核心涅槃冲霄真火与上天意志之心一起动了,而在这个时候,司空神通的手心出现了一道幽蓝的火元之蛇。


司空神通眼中神光湛湛。


苍穹神火,我的孩子,你来自苍穹,我却要你的光芒在人间绽放。


疾!


苍穹神火,我的骨肉,你降临厚土,我自然要释放你该有的炽烈度。


放!


司空神通眼中的神光透体而出。


火元之蛇由花朵大小逐渐变得有荷叶那般大,苍穹神火的光芒,炽烈度都在无尽的绽放。


司空神通看着自己本身手心的火元之蛇,了解现在的程度已经是足够了,如果他再加大程度释放的话,整个大罗天朝都将会有灭顶之灾。


终归这是剑火空间的霸主都无比忌惮的剑之核心涅槃冲霄真火啊!


区区的大罗天朝,自己本身手中的这点火元之蛇,就可以燃烧大半。


但是呢,这火元之蛇已经是被自己本身弄出来了,不会自己本身消失啊!


到底怎么处理呢?


司空神通不想释放这苍穹之火,自然是不想真的一下子将这大罗天朝焚烧大半,终归,这大罗天朝还有着的亲人。


既然如此,自己本身究竟该如何做呢?


司空神通没有怎么沉思,便开始展开计划了:“既然这火元之蛇叫做苍穹之火,既然如此,我便像苍穹之中释放吧!”


放!


一道火元之蛇,冲霄而起,直入云海之巅峰,藏在万象云天深处,此后,澎湃勃.勃的火元之蛇炸裂开来。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震天动地的流动之声响彻起来,司空神通自己本身都是感觉到耳膜还在嗡嗡作响。


整个苍天之森,云层都是被染红。


此后,云层被焚烧掉了,化为液体,落下了磅礴而又连绵不绝无尽的雨幕。


雷之爆鸣,电之疾闪,也是开始。


空间出现了皱折,此后,空间慢慢的开始炸裂开来,形成六元分光磁间,此后,这裂缝不间断地扩大,于是,空间风暴便形成了。


看到可以吞没湮灭一切的空间风暴,司空神通也是勃然变色。


司空神通心中骇然:“没办法想象到,这火元之蛇的威能之力居然歹毒如斯,果然不愧是剑之核心涅槃冲霄真火啊!天下最具威能之力的火元之蛇。”


司空神通心中松了一口气,幸好自己本身没有将这火元之蛇往大罗天朝扔去,不然,绝对要牺牲掉,上百万,上千万,甚至是上亿的人口。


在一番震撼之后,司空神通再一次的投入到了修炼之中。


在这春到秋地时间里面,司空神通领会体悟虚空极致,超越大战王,领会体悟虚空极致,进化为太初始元境界,成为绝顶霸主,本身的气力也发生了变化。


就像蚕蛹脱胎换骨的转变成蝴蝶,蝌蚪变成青蛙一般,司空神通经历的是本质的改变。


当年是大战王境界的时候,司空神通的力量是简单纯一的剑法原力,而达到虚空极致之后,司空神通锤炼叠加沟通了天地之间的天地元气。


这天地元气从天地之间溶动,构成了整个外在的根本,整个外在强大无比,也仅仅有这般强大的外在,才可以满足神化之念核心之火。.


好不允许易,司空神通走出了万里长征的居于首位步。


而司空神通锤炼叠加沟通的这一丝力量,便是开启新篇章的苍穹之火。.


苍穹无垠,阴魔焰无边。同样的,苍穹之火也是前程远大,司空神通是极其看好,就如同他看好自己本身的前程一般。


这苍穹之火,虽然是锤炼叠加过程创造而来,却是和剑之核心涅槃冲霄真火以及神化之念核心火之力都不同,很少,仅仅有既然如此一丝。但是这一丝却是苍穹神火地关键.


脑海之中,无数的星光闪过,司空神通的思绪极其的活跃,苍穹神火的控制秘技刹那便出现在他的眼前。


司空神通闭上眼睛,按照苍穹神火的秘技,那丝‘苍穹之火’开始变化,就这么一丝‘苍穹之火’按照一倒奇异比画形成了一道符篆,旋即一种奇异的感觉便涌上心头。


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但是,司空神通,就是明白意思。


火元之蛇不可怕,可怕的是火元之蛇的爆发,就连星星之火都可以燎原,何况其他。


力量,司空神通体悟感觉到了火元之蛇本身的力量,强大,磅礴,不可预测。


火元之蛇就如同是自己本身的手脚一般,可以自然的使用。


司空神通有种感觉,只要他心意一动,便可以彻底释放自己本身全部的力量。


这一切就是通过那由‘魂力’工程的符篆形成的。


甚至于可以加大吸力,让周围气机气质都被吸收,外人看来,司空神通便犹如黑洞一样,黑洞可以吞没湮灭一切


火元之蛇可以吸收外面的炽烈量,达到自己本身的熔点,此后燃烧。


司空神通看了看那好像虚空生成的符篆一眼,这符篆在外人眼中,可谓是玄奥无比,可在此刻的司空神通看来,也但是呢如此.


此后,他稍微控制了符篆的威能之力,司空神通整个人的气质就变得不同刚才,如果刚才他的气机气质是焚烧一切的火元之蛇的话,既然如此,现在的自己本身只是一堆干柴。


.


这个时候,司空神通的气机气质,已经是绝对的掩饰了。


传说之中的返璞归真境界,差不多便是这般。


但是呢,司空神通的只是差不多而已,要像真的做到返璞归真境界,所要走的路,真的还很长。


“功夫不负有心人,有志者事竟成,这熬出来的成果,让我非常满意。”


体悟感觉着手心的一丝火元之蛇温度,司空神通露出会心的笑容.


“难得呀。”.


.司空神通下意识的感叹道。


“领会体悟了这苍穹神火,恐怕就是超越太初始元境界三个焰级甚至以上的高手我也敢放手一搏吧!”


超越太初始元境界三个焰级甚至以上的高手,说的是湮灭境界,涅槃境界的霸主。


那等霸主,纵然是在大千空间之中,也是中上层次的霸主。


可以将这般的霸主都战胜,可见司空神通关于这剑之核心涅槃冲霄真火,关于自己本身的战斗力是多么的自信了。


.焰级,也就是等级。


形而上境界上升一个焰级,便是太初始元境界。


太初始元境界上升一个焰级便是洞虚境界。


洞虚之后,截杀,截杀之后湮灭,湮灭之后涅槃,涅槃之后衍变,衍变之后不灭,不灭之后冲霄,冲霄之后永恒,这些境界也是如此。


关于纯粹的火元之蛇修士而言,一个焰级就是一个等级,一重境界。


司空神通眼中精光闪闪,满脸的兴奋。.


思想,品德,修养,人格,气质,学历,武力进步带来的自信,野心,豪放气概,足以淹没一个人的理智,就连司空神通也是不可以疏忽略视。


“冷静,一定要冷静。”


.司空神通了解自己本身离不开冷静,他控制住自己本身兴奋的情绪:“绝对不可以因为这一次的收获,而让自己本身的心灵境界出现瑕疵。”


眨眼的功夫,司空神通脸上笑容消失,外在豁然一动,眼前一花,他的身形已经消失在原地了。


不得不说,司空神通自我控制的能力很强,这么短的时间,居然就是做到了良好的自我调节。


此后,他看了看远处纳兰冰颜地身影,粲然一笑,纳兰冰颜的秋波也是盯着司空神通,这一刻,柔情蜜意,在两个人的眼中流转。


此后——


坐在唯一的一块草地上,纳兰冰颜依偎在司空神通的怀抱,跟司空神通一起傻笑着看那金灿灿的夕阳。


至始至终,两个人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但是呢,这个空间有一句话叫做:含情默默。


……..


第九章:伤离别


不少情人都说要永恒的爱,但是呢,终有一天,情人离不开面对现实。


自己本身跨出了霸主的居于首位步,也是关键性质的一步,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呢?


是继续跟纳兰冰颜温柔缠绵下去,直到永久,还是开启自己本身霸主的步伐?


司空神通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


“我可以考虑进入大罗天朝,但是呢,这大罗天朝,固然神奇,我前面一辈子的这个年纪一直在这大罗天朝一处奋斗,但是呢关于别的年轻人来说,很有意思,我却已经是厌烦了。”


“这个空间的霸主体系也是早就明白得很,如果我进入世俗霸主最多的罗天皇城大罗京城,以我的思想,品德,修养,人格,气质,学历,武力,应该也可以排名前几,而如果加上这近乎无敌的苍穹之火,我更是有机会问鼎居于首位!”


“大罗天朝,前面一辈子,我费尽机巧之心的想要成为大罗天朝的战斗流派居于首位人,花费数百年光阴,想不到,这一世,我不花什么体力气力,如此轻松的就可以做到。”


“可惜,前面一辈子我就是那般的生活着,在弱者空间里面耀武扬威真的有意思吗?纵然成为了居于首位人又有什么意思?”


“还不是坐井观天。这一世,我,必须做出改变!我要进入更强大的空间,我要释放……我的炽烈血。”


生而为霸主,我自当横行天下,司空神通!


司空神通可谓是豪放气概勃发,一种叫做炽烈血的情绪在他的心中酝酿,如风摇荡…...


……………………………………………………………………………………………….


伤离别!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风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怪树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许人也说!


……………………………………………………………………………………………………..


犹移了很久,司空神通最后之时是了解,该是做出抉择的时候了!


“纳兰冰颜,是我一生之中最爱的人,十个世纪再聚首,今生我都不会离去冰颜,但是呢,如今的我,却不得不暂时的离去。


“修炼的居于首位步,算是走完了,而不论是自己本身的剑之主宰之路,还是生天大帝的毁天灭地大道帝之路,都还得继续。”


“路如生活,还得继续,但是呢自己本身一定要暂时的离去纳兰冰颜么?一定。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人世间绝对有分离,我无法啊!终归,我不是生天大帝,更何况,生天大帝也有不少事情很无奈!”


“唉!纵然心中有万般的不舍,有万般的牵挂,也得暂时的割舍,我还有新的目标离不开去实现,不论是为了自己本身,为了冰颜,还是为了生天大帝,为了苍生。”


“所以,我要离去,用今日短暂的分,换来以后永久的合。”


司空神通这个样子的问自己本身,而答案是肯定的,不论是为了自己本身,还是为了纳兰冰颜,自己本身都要向前看。


将前面那些扼杀自己本身进步,阻碍自己本身幸福的那些家伙灭杀掉。将那些自己本身这一世必须做的事情,做完,做好。


十个世纪的聚首啊!我是既然如此的不舍,奈何,却必须分离。这,莫非就是命?连生天大帝也无可奈何的命?


司空神通忽然有点沮丧哀伤,这个空间如果不能成为最霸主,还不如放下心态,好好的享受生活,享受生之本质中的每一分钟。但是呢,享受生活,这是司空神通的理想吗?.


司空神通过惯了十个世纪打打杀杀的生活,虽然他已经是逐渐厌恶。


但是呢,这已经是印入到了他的骨髓之中,难以忘怀,如果一天但是呢这个样子的生活。


他感觉自己本身就失去了活着的终极目标,每一天都过得不习惯。


司空神通爱享受?


是,也不是。


司空神通是一个人,是人都有好逸恶劳之心,司空神通也希望过上公子哥似的生活。


但是呢,修炼的绝顶之山压着他,时那个时间刻告诉他,今日的享利欢快实在算不得什么。


为了纳兰冰颜,为了自己本身,还有未来的那些好友们,自己本身必须踏出前进的一步。


这一步时间短暂,过后,自己本身就要迎来庞大的幸福,这便是这一步的为达到某种目的所耗费的物质,精力所作出的牺牲。.


司空神通在心中不间断地告诫自己本身。


你要好好想想未来,司空神通应该是一个为了真理,为了道,而不间断奋斗的人,今日的享利欢快,只但是呢是自甘堕落。


五色令人目盲,五距离冰雪荒原还有很长的距离,从剑炎乱爆到冰雪荒原但是呢有着千万里的距离,想要到达,以司空神通如今的思想,品德,修养,人格,气质,学历,武力,但是呢绝不允许易,至少也得花费十天半月的时间。


修炼了《九阳瑠璃乾坤繁华不灭剑诀》,他本身的外在强度增加很快。


这让司空神通想起了当年那一段被人追杀的日子,每一次都是不要命的奔跑,而导致伤痕累累。


如果自己本身早一日修炼地阶功法《九阳瑠璃乾坤繁华不灭剑诀》,自己本身的伤势就会少一点。


司空神通修养调息了一盏茶的功夫,此后,又向前奔去,现在自己本身的目的,是离去剑炎乱爆,去一个新的所在。


那所在,正是冰雪荒原。


至于去了冰雪荒原之后,再去什么所在?司空神通还没有想好,如果是去大罗天朝的话,自己本身的思想,品德,修养,人格,气质,学历,武力实在是已经超过了大罗天朝的承受能力。


如今的自己本身,爆发出来的威能,虽然尚不可以毁天灭地,但是呢,关于以大战王为基础的大罗天朝,自己本身简直就是核弹一般的存在!


自己本身在大罗天朝好像还有亲人啊,终归,这时候的自己本身还是十六岁,大哥,三弟他们都还在。


嗯,对了,他们都还在十大超级流派修炼呢。


当年三兄弟之中,司空神通是其中天赋最差的,但是呢,没办法想象到司空神通却是三兄弟之中居于首位个达到最高峰的人物。


司空神通也不明白得很这是为什么?


脚下不停止,以千米每秒的速度横行着,而司空神通的思绪,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滞留。


司空神通想了想,难道是当年自己本身十二岁的那一次假死?


与此同时,无数的画面,在司空神通的脑海之中有规则的闪现出来。


一个黑夜,无尽的天雷滚滚,气势滔天,宛如空间末日。


“在没有成为绝世霸主前,我还不想死呀,我还是处男呀!”


虽然时隔十个世纪,但是呢,司空神通依旧是记得无比明白得很,仿入昨日。


大罗天朝建立万年之日,也是灭世之战的一万年纪念之日,是大罗天朝各家各户庆祝欢乐地日子。


但是呢,没办法想象到司空神通会这么的倒霉,居然就这么的被庆祝灭世之战爆发的雷火击中,身死人灭为天下笑。


“我努力了,但是呢,没办法想象到我灭亡了。父亲,我还不了解你在哪里,神远,无生,我祝愿你们成为绝世的霸主,让我司空核心的要命光耀在大罗天朝闪耀,我还不想死去啊!”


这一刻的司空神通还算相对冷静,但是呢他又怎么可以选择性的遗忘当年的泪流满面,大声的呜咽。


在这生之本质的最后一刻,无数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之中闪过,他再也不可以从容。


步伐如飞,司空神通的速度越发的快了,脑海之中的画面,也是跳跃的越发的绵密。


司空神通心中在揣测——


自己本身已经是逆转了十个世纪的时光,回到了现在,现在来说,死亡对他来说并不可怕,也并不诡异奇丽,但是呢,当年他才十二岁,死亡,关于他来说,是一件多么诡异奇丽,多么可怕的事情。


死亡了,他再也不可以来到这个空间,他的神化之念核心将在无尽的幽冥游荡,泡在黄泉水之中,直到永久。


“还有,叔父我敬佩你,我的朋友们,我也不怨恨你们,啊......我要灭亡了,但是呢,我还有好多好多的东西想要说呀......”


司空神通回忆起了当年的那一副场景,十二岁的那一次假死,而在死亡的最后一刻,他稚嫩的脸上有的只是泪水。


而无尽的怨气,积累在头顶的星空之中,绝不消散!!!


我本该在十二岁的时候就死亡,我的天赋原本是不应该走到战斗流派的最高峰的。


到底是谁改变了我的命运?


让我为自己本身展现了一个别样的人生,到底是谁?


心底有着无尽的呐喊,司空神通在思考着脑海之中的种种奇诡怪异迹象。当年的自己本身,心灵彻底被修炼占据,而如今的自己本身,获得了新生,有了不少的机会反思过去。


既然如此,到底是是改变了我的过往,为我逆这天生灭之道.法改这命运呢?


刹那间之间,一个名号闪电一般在司空神通的脑海之中闪过。


剑乾老祖!


是的,前面一辈子自己本身是在十二岁遇到了剑乾老祖,从此,我的命运不再孤寂,悲伤,而是不间断地强大!


前面一辈子,我的命运,是被你剑乾老祖改变的啊!


而如今我已经十六,却还没有遇到你。


看来,前世的因果,还离不开我去解决了。


剑乾老祖!


老朋友,好久不见,现在也是见你的时候了,司空神通嘴唇边上露出一丝笑容。


现在!


我就来救你,给你自由!


前面一辈子你改变了我的命运,这一世,我就给你自由!


你不是就被困在冰雪荒原么?我这次去冰雪荒原,正好来解救你。


司空神通还在不间断的跑着,他的脚,就好像不是人类的脚,根本就不了解一丝一毫的疲倦,根本就不了解累,司空神通的灵肉,在这一刻,都好像分离了一般。


司空神通已经这个样子跑了十天了,不吃不喝不修养调息跑了这个样子十天,司空神通的脸上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疲倦之色。


可以想象,司空神通体能的强大。


继续飞奔,司空神通已经是跑了十五天了,司空神通已经是跑了七百五十万里,距离冰雪荒原,也仅仅有二百五十万里的距离了。


“啊——”


一道流动之声,在司空神通的脚下响彻起来。


司空神通,依旧在不知疲倦的飞奔,而就在这时,司空神通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差点儿就摔倒了。


“人类,你踩到我了。”


就在这时,一道红色身影,从大地表面飞腾而起,长达百丈,遮盖云天,蔽伏耀日。


看到这一道身影,司空神通瞳孔下意识的猛烈之极一缩。


“这莫非就是冰颜所说的那个碧落雷化兽,而且还是碧玉碧落雷化兽?”


“人类,你踩到我了,怎么办?”那碧玉碧落雷化兽说道。


“怎么办?这分明就是你在找麻烦,这大路但是呢五十丈,你的血肉之躯都是长达百丈,很显而易见,你是在挡路。”司空神通说道。


“是又怎么样?人类,我好不允许易等到一份食品,现在,我要吃了你。”那碧玉碧落雷化兽话一说完,便张开大口,猛烈之极的朝着司空神通吞去。


“哼!”司空神通一动,无情的朝着碧玉碧落雷化兽踢去。


“轰隆隆!”司空神通脚一动,一下子,便将碧玉碧落雷化兽的几颗踢掉了。


“好硬的脚,我倒是看走眼了,人类,你领会体悟了虚空极致?”碧玉碧落雷化兽问道。


“正是。”司空神通点头道。


“没道理呀!你这么年轻,就可以领会体悟虚空极致,我但是呢五千多岁的时候领会体悟的,你是什么时候领会体悟的?”碧玉碧落雷化兽问道。


“十六。”司空神通说道。


“什么?”碧玉碧落雷化兽问道,他怀疑自己本身听错了。


“人类,虽然你也是领会体悟了虚空极致,但是呢,你但是呢是太初始元境界,我修炼万年,但是呢达到了湮灭的境界,你相当谨慎一点儿,你的境界跟我比,实在是太低微了。”碧玉碧落雷化兽继续说道。


“我境界太低微了,我修炼的时间也太长了,十六年啊十六年,真的好长啊!”


司空神通也是反击,你骂我境界低微,我承认,但是呢,我才修炼十六年,比起你的万年。


真的是不值一提,你万年又可以如何,论战斗力还不一定比我强大呢,司空神通的心中一狠。


“人类,这条大路乃是我睡觉之处,你为何来这里?”碧玉碧落雷化兽问道。


“散步。”司空神通不爽道。他可不想因为这条碧玉碧落雷化兽而耽误了救剑乾老祖的时间。


“人类,胡搅蛮缠,牙尖嘴利,我比但是呢你们人类,但是呢,我了解,埋骨在这冰雪荒原的一定是你,还有,你的借口真的是太忍俊不禁了。”


“散步,散步,散步可以散到我这死气弥漫,枯血如山的大凶之兽空间,难道你真的以为大凶之兽不是杀人如麻的?”


那红色的庞大碧玉碧落雷化兽的眼睛炽炽烈地盯着司空神通,那眼睛中闪烁的是杀意!


红果果地杀意,这杀意主要聚集汇聚司空神通,而还有部分也是扩散而去。


在大路旁边围观的大凶之兽,体悟感觉到这一股杀意,脸色惨白,汗如雨下,而司空神通,却是面容神色相当冷静,无悲无喜。


司空神通的相对冷静,让碧玉碧落雷化兽面色一变,从来没有人可以在他的威压之下如此相对冷静。


“你的威压虽然强大,但是呢,关于我没有用。”司空神通相对冷静的说道。


……………………………………………………………………………………………………………


碧玉碧落雷化兽心中一震,这个时候,这个人类却是如此相对冷静,既然如此,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这个人类有着可以与他一战的思想,品德,修养,人格,气质,学历,武力。


碧玉碧落雷化兽甚至是不敢要求与司空神通一战了,不知怎么的,他的心中就是不想。


碧玉碧落雷化兽心中闪现一丝惊慌害怕,惶惶不安,身处冰雪荒原这个所在,从来未有人让他如此惊慌害怕,惶惶不安,但是呢,这个时候司空神通的出现却是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震动和心寒。


他心寒的自然不是这司空神通的思想,品德,修养,人格,气质,学历,武力,而是这司空神通的潜在的力与力量,如此年纪,十六岁啊,可以够达到这般的地步。


以后,此人的成长,会达到何种的地步,碧玉碧落雷化兽看着这司空神通,目光闪亮到了极点。


刹那间之间,碧玉碧落雷化兽心中一动。


“人类,我放你过去。”


“你做的很对,但是呢,现在我赶时间,回来,我还会找你的麻烦的。敢不敢留下你的姓名,碧玉碧落雷化兽。”司空神通问道。


“有什么不敢的,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正是东方红叶。”碧玉碧落雷化兽说道。


“东方红叶?”司空神通呆住了,虽然他记忆之中的东方红叶是人类模样,但是呢,这一看之下,司空神通倒是发现了,这东方红叶的脾气跟自己本身脑海之中的那个生死大敌,还真的是有一些相似,莫非是同一人?


如果是同一人的话,既然如此自己本身真的要快速解决了,司空神通看着碧玉碧落雷化兽,目光火炽烈。


“东方红叶是吧!我这便


便走,不久我还会回来,你还在这一条道上么?”司空神通问道。


“老子自然不在了,但是呢,老子的长老,一个叫做夏语天的家伙会帮助老子坚守此处,你如果回来,还这么不明白事理的话,死期就到了。”碧玉碧落雷化兽说道。


“夏语天?”司空神通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