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隐婚萌妻宠上瘾 > 番外340【大结局】

心里清楚自己因为太过生气,对傅悦铖所指责的话,也随之任性又带有污蔑,如果真要说谁玩弄谁的话,还真是……她把他甩了……
可是,傅安安不甘示弱地反驳说:“就算之前我玩弄了你那又怎样?那你呢,你都已经有女朋友了,你过来欺负我,难道你这种行为就很君子吗?你现在站在我公寓里,对我纠缠不休,我想要请问一下,你的女朋友知道吗?”
傅悦铖突然伸手,一把用力地抓住傅安安的手腕,将傅安安朝他的怀里扯了过来,字字气怒又冷冽地砸在傅安安的头顶上:“傅安安,你少在这里左一句说我有女朋友,有一句说我有女朋友来敷衍我,我的女朋友由始至终是谁,你会不清楚吗?”
说到最后,傅悦铖看着傅安安那一张懵懵的小脸,低沉的声音染上了一抹暗哑的自嘲:“难道这三年来,就只有我一个人日日夜夜的想你吗?”
傅悦铖这低低又苦涩的话语,成功一下将傅安安所有像刺猬一般防备和所有假装给一下全都击败得一个粉碎。
怎么可能会不想?
这三年来,她都不知道哭湿了多少枕头呢!
心里那样的想念他,却不能去关注他的一点一滴,有时候在大街上走着,偶尔看见一个和他有几分神似的人,她都会情不自禁地跟随上去,甚至她也会禁不住常常地想,他在国外,是否也因为一个和她有所相似的背影,而有所停留。
这一切的一切对他的想念,她都只敢在心里偷偷想着,哪里敢对旁人吐露出来半个字。
在这一瞬,傅安安再也强忍不住地“哇”的一声哭了。
看见傅安安大声放肆地嚎啕大哭了起来,傅悦铖所有的气怒和忐忑在这一瞬,全都统统化成了喜悦又无奈的叹息,随后将哭得眼泪鼻涕一起流的傅安安给拥抱进怀里,抬手轻轻拍抚着傅安安哭得一噎一噎的小脑袋,以及哭得一颤一颤的身体。
……
傅安安大哭之后,便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傅悦铖给放在床上。
起床从房间里出来,傅安安便闻到了一股扑鼻的饭香,随即便看见一抹高大而挺拔的身影在厨房里忙活。
傅悦铖听到声响,转头看了她一眼,在触及到她那一双没有穿鞋子的小脚,当即蹙眉低斥:“回去把鞋子穿好。”
傅安安没有听傅悦铖的话,而是走上前去,从后面抱住傅悦铖,小脸轻轻在傅悦铖的背部上磨蹭了几下,嗅着独属于傅悦铖的味道,只觉得如同做梦一般。
接下来,吃饭的时候,傅悦铖可是秉承着“食不言寝不语”的至理名言,从吃饭到洗碗,他都没有说话一个字。
就是静静地给傅安安一一布菜,然后静静地将碗筷给收拾好。
一直到两人坐在沙发上,傅安安窝住在他的怀里,软软糯糯的小嗓子带着一丝的忐忑和不安问:“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公布,结婚,生孩子。”
傅安安;“……”一下被傅悦铖这几个简单粗暴的词语给惊吓到了。
傅悦铖抬手轻轻捏了一下傅安安被吓得一懵的小脸,低沉的语气带着无奈的叹息:“你什么时候才能不像是一个鹌鹑一样,把自己藏起来?再说了,有我在呢,我会让你活得像鹌鹑一样?”
“可是……”
不等傅安安不安地说出心里头的顾虑,傅悦铖低低地一口打断她:“鹿鹿不是问题,粉丝不是问题,爸爸妈妈不是问题,松惠莱莱子不存在,还有赵焌炜他想都别想!”
说到最后,傅悦铖的手指轻轻抚平了一下傅安安微微皱紧的眉心:“真想知道你这一颗小脑袋一天到晚都在装些什么,你明明就有最舒服最安全的路可以走,你为什么非要让自己往死胡同里钻呢?难道你就真的放得下你心里头这么多年的白夜光?”
听到“白夜光”三个字,傅安安突然很敏感地瞪向傅悦铖:“白夜光是什么意思?”
尽管傅悦铖掩饰得很好,但在她突然发问的那一瞬,他还是有所猝不及防地闪躲了一下,这让傅安安一下肯定了下来!
“你偷偷进我的那个群了!”傅安安的身体一下从傅悦铖的怀里起来,目光如炬地瞪着傅悦铖。
傅悦铖是不善撒谎的人,同时也不屑去撒谎,所以在被傅安安看穿之后,他很爽快也很坦荡地点点头:“没错。”
傅安安:“……”
这一下,傅安安的脑袋像被通了电流一样,一下全都通了,也统统全都一下联想了起来。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群里的那一群家伙,但凡只要她一上线,那群家伙就像是约好了一样,蹦蹦跳跳的不住提起傅悦铖,不是说傅悦铖英俊,就是花痴傅悦铖的各种好,当然说得最多就是将来如果谁嫁给了傅悦铖,一定会是这天底下最幸福的新娘和女人!
也怪不得她昨天晚上一说去约会脱单,群里那一群家伙就跟被戳中屁股尾巴一样,一个个对她又是指责,又是劝阻的,敢情都是受他的指使了?
“你,你派人监视我!”
对傅安安这个气急败坏的指控,傅悦铖可不承认:“我没有指派他们,我只是透露出一下我的身份,还有我喜欢你,他们就踊跃说要帮我追到你,不让你被其他男人染指。”
傅安安:“……”那一群叛徒!
傅安安真是越想越气,没想到自己一直偷偷隐藏的秘密,居然全都在傅悦铖的窥探之后。
“说,除了偷偷进我的群,你还背着我干了什么事情!”她指着傅悦铖的鼻子,一脸凶神恶煞地逼问。
傅悦铖坦荡又坦白地回答:“收拾了陈思雨,一年前帮鹿鹿找了男朋友,宫羽。三年前在我的粉丝后援会里公布了你,妈妈是我的眼线,赵焌炜受我威胁。哦对了,还有你平时收到的一些喜欢吃的,大多数都是我的粉丝替我送的,至于其中一些你比较喜欢的礼物,应该都是我亲自给你挑选的。”
听着傅悦铖轻描淡写地将他背着她做的那些事情,一样一样地说出来,傅安安目瞪口呆得整个人如同母鸡一样,完全呆掉了!
敢情……她一直以来,都一直生活在他眼皮子底下。
“还有……”
在听到傅悦铖这一句的时候,傅安安整个人一下紧张了起来,不知道傅悦铖又要说出什么惊人的话来。
却听傅悦铖嘴角含笑地说:“你住的这栋公寓,我没有产业,保安能那么轻易的放我们进来,是因为妈妈跟他们打过招呼了。”
傅安安;“……”故意的!这家伙一定是故意吓她的!
看着傅安安那瞬间一下从紧张当中,变成失望的气鼓鼓,傅悦铖手指轻轻捏了一下傅安安的鼻子,低沉的嗓音带着温柔的蛊惑:“你所担心的,所害怕的,我都在一步一步的解决,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不让你受到一丝伤害的,为什么你还要害怕?还是说,你就真的不能和我共风雨吗?”
最后一句话,傅安安一下就被击到了。
随着眼眶的一下涩疼,她鼻子一酸,扑在傅悦铖的怀里,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是啊,有他在,她还怕什么?
如果有一天她真被伤得遍体鳞伤,那他肯定是已经被伤害体无完肤,为什么她就不能和他站在一起,共同面对风雨呢?
不经历风雨,又怎么会有属于他们的幸福彩虹?
……
第二天一早,傅安安是被各种消息惊醒的。
手机信息上,微信上,却没有一个人给她打电话。
并且手机所受到的信息,全都是祝福的。
傅安安看了谢安琪的消息,当即翻开微博,才知道为什么她会只收到信息,而没有收到一个电话。
因为傅悦铖不仅以傅悦铖身份,还以ICE的身份,在微博上公布了与她之间的恋情。
微博文字内容是——余生有你,真好。嘘,不要给她打电话,发祝福消息就好了。
文字下的配图是她进入沉沉熟睡当中的样子,那样的她,睡得安宁又透着淡淡的幸福,仿佛全世界都充满了星光一样。
然后便是傅镜清、陆非凡、ICE后援会、赵焌炜等人祝福地转发了微博,就连他们A大的官微,以及她系里的教授也转发了微博,祝福她。
在这一瞬,傅安安的眼眶禁不住涌上一股热热的,感觉很甜,很幸福。
这个时候,傅悦铖从外面推开门,看见她又眼睛红红的样子。
知道她为什么又红了眼睛,傅悦铖的眉头却控制不住心疼地蹙紧了起来,在他一走过来,傅安安突然伸手抱住他,在他的怀里闷闷地说了一句:“我们等下回去见爸爸妈妈吧。”
傅悦铖在这一瞬,只觉得眼眶迅速蔓延一股和傅安安一样红红的水雾。
傅安安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一个行动派,说做就做。
从洗漱收拾,到吃完早餐,傅安安用了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
期间傅悦铖不止一次低斥她慢点,但她却对着傅悦铖吃吃的笑,那傻呵呵的样子让傅悦铖看得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
一切妥当,傅悦铖和傅安安刚一起从公寓里走出去的时候,斜对面住着属于傅悦铖死忠粉的门户传来声响,傅悦铖看着微微一呆傅安安,以为傅安安没有做好准备,说:“我们先进去。”
说着,傅悦铖便轻推着傅安安要走回去公寓里。
却感觉自己的大手感觉被一片柔软握住,只听傅安安娇俏的声音,没有一丝忌惮和顾虑地扬起:“你都发微博公布全天下,怎么?现在想后悔?”
傅悦铖握紧了一下傅安安的小手,看着傅安安一张娇俏美丽的小脸,低沉的声音温柔而嚣张:“应该说,傅太太,你跑不掉了。”
这时候,斜对门的公寓门打开了,傅安安微微用力地紧了一下傅悦铖的大手,心里头一片的自然和坦然。
不管发生什么,她都决定和他一起共同面对,一辈子。
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