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狐狸好久不见

  就在李渺说完的时候,贾福带着赵简、催怀远走来:“狐狸三年不见,有道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来这里可是又看见了那家的鸡,所以……“。

  “呸……什么狐狸、鸡的,小胖子你能不能说人话“。李渺听见熟悉的声音,转身看向贾福。

  贾福左看右看之后,露出一副夸张的表情:“狐狸?这里的鸡,可不少啊,你难道没看见“。

  “没有……小胖子。你要注意影响,怎么能在小辈面前,这么没大没小“。李渺看见跟在贾福后面的催怀远和赵简,两眼放光。

  贾福听见这句,没大没小,一脸的鄙视:“就你还没大没小?你来我们村中,又打算偷什么鸡的“。

  催怀远和赵简听着两人的对话,捂着嘴偷偷的笑,刘盛看见屋外的几人,摇了摇头,继续写书信。

  “看来这个小胖子,是不打算介绍我了。不要紧,我自己来。姓李名渺,以后你们可以叫我,李伯父“。李渺看见贾一脸鄙视,毫无半点介绍的样子,也不生气,大大方方的走向,宝儿他们的面前。

  催怀远和赵简不敢怠慢,连忙躬身回礼:“催怀远、赵简,见过李伯父“。

  “不用多礼,听说你们是穷酸的徒弟。我有一个疑问,想问你们,不知道方不方便“。李渺本来想给见面礼,可是手无意中摸了下衣袖。这才想到,走的太匆忙,连忙把话圆过来。

  催怀远和赵简互望一眼,想到当初杨勇来这里的时候,也是这番问话,不敢怠慢,两忙再次恭恭敬敬一礼:“伯父若有疑问,但说无妨“。

  “你们的志向是什么?“。李渺满意的点点头,一脸严肃的询问。

  赵简听见志向两个字,微微思索,看向李渺:“伯父我和怀远都有一个共同的志向,那就是立志,做一名像战国,李牧那样的将军。统御大军,护我国门,杨威域外“。

  “简哥儿所言,就是我心中所想“。催怀远也连忙附和,如果有一天,能统御大军,杨威域外,才不枉这男儿之身。

  李渺微微皱眉,看向贾福,又转向屋中,一本正经写信的刘盛,略微有些不满:“穷酸你真的,忍心让他们,只当一个武人吗?“。

  “这和小盛叔无关,是我们自己的意思“。赵简听李渺,不满的询问刘盛,慌忙解释。

  催怀远也急了,当初好不容易,说服的父母。要是刘叔反对,做将军的梦想可就黄了:“早在五年前,我和简哥儿,就已经做出了约定。还请伯父成全,不要责怪他人“。

  “你们啊,身在福中,不自知。当将军有什么好的,不仅战场凶险。在国内的地位,还没有文官高,你们这又是何苦“。李渺直摇头,有道是物极必反。昔年五代十国,武人权利巨大。可时至本朝,总结教训,这才定下国策,武人地位渐渐低下,文人地位却渐渐高涨。到本朝之时,甚至有传言。武人的灭国之功,都比不过文人高中状元之荣。

  赵简和催怀远,再次互望一眼,对着李渺又一礼:“伯父文武本相同,都缺一不可。我们怎么能因为武将地位低下,而不保家卫国“。

  “狐狸你这样劝是没用的,他们就是一条筋“。贾福看着直摇头,李渺这样的劝说要是有用,自己早就劝好了。还是盛哥儿说的有道理,既然他们有想法,就让他们去试试。最少他们还年轻,失败的起。

  李渺摇了摇头,一脸的叹息,看向贾福:“小胖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兵凶战危。如果只是战场之道,平白埋没了才华。在我朝武人的地位,确实不如文人,他们又何苦选择这条路“。

  “如今四方异族强大,辽国契丹,更是对我朝虎视眈眈,年年勒索。我辈岂能因个人荣辱,而不行武事“。赵简看向李渺,躬身询问。

  催怀远好像想到了什么,看向李渺:“刘叔和我们说过一个故事,有一个名为宋的朝代,非常辉煌。结果就是因为,武人没地位,军队战斗力不强。只能任异族宰割,其中心酸,让人感伤不已“。

  “宋的朝代?你们能和我说说吗?“。李渺感觉有点意思,向催怀远他们询问。

  赵简听见催怀远提起宋朝,思路也回到了以前,刘盛和他说的那些故事:“伯父当初小盛叔和我们说过,一个名为宋的朝代……“。

  关于宋朝的故事,被赵简和催怀远口中说出来,贾福在一旁满意的点头。

  李渺有些惊讶,怎么感觉这个故事,说的就是大周,不可思议的看向屋中的刘盛:“穷酸这一切都是你根据朝中形势,推算出来的吗?变法成为党争的工具,从此开始一段混乱时期。之后北方出现一个新的敌人,掳走百官以及皇帝“。

  “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李兄何必当真“。刘盛把三封信写完,看向李渺,微微一笑。

  李渺反复推敲,怎么看怎么感觉,那个所谓的宋。就是刘盛根据大周,现在的局势,得出来的。这种推算能力,让人叹为观止:“现在朝中,同党异伐,不就是因为变法?。穷酸这个事情,你要好好,和我说说“。

  “李兄故事只是故事,你要的书信已经写好,这就拿去吧“。刘盛把其中的一封信折叠好,放在桌上。

  贾福看着书信,又看着李渺,露出玩味的笑容:“好你个狐狸,原来你还真是来偷鸡的。老实交代,打算做什么去的“。

  “现在我大周,危在旦夕。辽、西夏、吐蕃、交趾四国,联手同时出兵。为解危局,我只能前往辽国,拖延他们的出兵的时间“。李渺看见贾福的笑容,露出担忧的神色。走向屋中,在桌上拿好书信,放在袖中。

  贾福看见李渺的神色,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收起笑容,露出疑惑的表情:“你是来找我们,要耶律景的书信“。

  “有这封书信,我对辽国之行,也算有了几分把握。北方有我,至于南方。就还请你们,多多费心。穷酸还请你,在这危急关头。放下心中的芥蒂,为国解危“。李渺对着贾福点了点头,随即又看向刘盛,躬身一礼,算作请求。

  刘盛连忙走上前去,扶起李渺:“李兄何必如此大礼,我刘盛不是,不知大局的人。此事我和周兄,一定会倾尽全力,化解南方危局“。

  “有你穷酸这番话,我就放心了。如今形势危急,我也不在久留,此时就起身前往辽国。希望不久之后,我能在北方,听见你们的好消息“。李渺说完不等刘盛几分反应过来,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贾福看着李渺远去,疑惑更加浓厚了几分:“盛哥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福,宝儿、简儿。你们可以,准备行礼。半月之后,我们会前往大理。在周兄的带领之下,攻伐交趾,以解国之危难“。刘盛听见贾福的疑问,看着李渺离开的背影,微微一叹。

  催怀远和赵简,微微一愣,随即大喜过望。战场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地方。(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