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少年的梦

  一只狡兔快速奔跑,穿过一根根大树,赵简催马疾驰。见时机成熟,从背后抽出一支利箭,搭箭上弦,弓开满月。

  破空之声在背后响起,一支利箭从赵简的左边飞过,紧接着狡兔倒在血泊之中。

  赵简疑惑,连忙扭头,往背后看去。只见一名英俊的少年,满含笑意,骑着白马缓缓走来:“怀远,你是什么时候来的。也不提前通知我下,也好早早的迎接你“。

  “要是告诉你,那不是没了惊喜。我刚刚特意,死皮赖脸的,找刘叔把白云借来。就是为了,趁着贾叔不在。我们一人一匹良驹,骑马游猎。快意恩仇,岂不快哉“。催怀远连忙从马上,一跃而下,走到狡兔旁边,把利箭拔下来。赵简见催怀远走去捡兔子,也翻身下马,下意识的抬头,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哈欠:“这只兔子,够我们加餐了。为了它我最少,追了半个多时辰。现在下马,却感觉有些乏了“。

  “别啊,你先别困。我要不容易来一次,你总不能丢下我不管吧“。催怀远把利箭拔出来,正想着莫名的问题,入神之时。听见赵简的哈欠之声,渐渐有些急了。

  听见催怀远不乐意的抱怨,赵简会心一笑,也不管白马直接往前走:“骑马现在有些累,如果你能陪我走走,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骑马打猎。简哥儿你就,陪我打猎好不好。我可是好不容易,出来一次的“。催怀远见赵简往前走,也不管什么白云、雪尘。连忙跟上,就是一阵撒娇。

  赵简见催怀远撒娇,意味深长的一笑:“现在如果骑马打猎,你等会可别后悔“。

  “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催怀远见赵简,意味深长的笑容。渐渐的开始,疑神疑鬼起来。

  赵简听见催怀远的询问,也不言语,只是用上指了指头顶的太阳。

  “午时?难道今天下午,刘叔要为你讲解兵法“。催怀远顺着赵简的手指,看向天空中的太阳,露出惊喜的目光。

  赵简点了点头,一丝会心的笑意,从心底升起:“那你现在,可还有心情,骑马打猎“。

  “天大地大,听兵法最大。简哥儿我其实真的很羡慕你,这些年天天和刘叔早夕相伴,不知学了多少文韬武略。还有哪位神秘莫测的周先生,也时常教导你。只可惜长安离这里太远,我娘只准我每年,待在这里一个月。无法每天都聆听他们的教诲,堪称人生一大憾事“。催怀远想起自己,每年在贾家村中的日子。不由得露出,一副忧愁的表情。要是母亲能让自己,多待一段时间,那该有多好。

  赵简见催怀远忧愁的样子,没好气的开始指责:“你这人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司马叔叔是你继父,他可是朝野上下公认的,有大学问之人。还有杨叔,坐镇夏州,威震西北。兵法谋略,无人能及。朝廷内外,异族诸国,对其盛赞有佳。你有他们二人,悉心教导,又有什么好羡慕我的“。

  “那你为什么不说刘叔,三年前他和贾叔。带着十几骑,前往西北。率军五千,夺取无名山脉天险。把六万敌军,杀的丢盔弃甲,屁滚尿流。从而让夏州得保,西北获得数年的和平。还有贾叔,麻雀商会的脚步,遍布天下已知的诸国疆域。这些年更是,大力扩展海洋贸易。其经商之才,古往今来,无人能及。至于周先生,我虽然不知道,他过往的丰功伟绩。但就凭他能让刘叔和贾叔,心甘情愿的说上一句,不及之言。就可想而知,他的才华是多么的深不可测。你有他们三人悉心教导,我自然羡慕不已“。催怀远见赵简没好气的指着,连忙辩解起来。对着他,就是一阵分析。

  赵简听见催怀远,对刘盛、贾福、周勃三人,一阵分析。微微一笑,故意打趣起来:“你这番话,要是传到了,司马叔和杨叔的耳朵之中。可要当心,他们不高兴了“。

  “不会的,因为这番话。就是父亲和杨叔,闲谈之时说的。只不过当时,被我一不小心,听见了而已“。催怀远嘿嘿一笑,说到一不小心的时候,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显然这一不小心,是有意为之。

  赵简看见催怀远,这番举动,又哪里不知道,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个,一不小心“。

  “我自然是一不小心,走到门外。竖起耳朵,就……就……“。催怀远本来很理直气壮的,可看着赵简,似笑非笑的眼神。突然如泄气的皮球,没了声音。

  赵简见催怀远,越说越不好意思,渐渐的没了声音,突然打趣起来:“原来这就是,你所谓的,一不小心“。

  “嘿嘿……简哥儿,你说我们,到底什么时候,能上战场啊“。催怀远在打趣声中,败下阵来。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连忙岔开话题。

  赵简看见此时的催怀远,突然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一个约定。共同学习兵法,等学有所成,就带着大军救他的父亲。一丝微笑,悄悄的出现在嘴角:“怀远你这么着急,可是想率领大军,去救你父亲。若是真的有这样的打算,那也算我一个。然后我们一同去找杨叔,说不准他一时兴起。还会满足我们,这个心愿“。

  “当初童言无忌,让简哥儿见笑了。如今我学兵法,只是想学杨叔一般。扬威域外,镇守国门。为朝廷为国家,开疆拓土,使我汉人,在外能拍着胸脯说。若你们这些异族,胆敢肆无忌惮的欺负我们,那我大周的军队。旦夕就可擒拿你们,问罪于国门之外“。催怀远想起当初,那番救父亲的言论,脸上微微有些发烫。

  听见催怀远的一番,豪言壮志。赵简心中,微微有些感慨:“要不是当初的约定,我就不会励志,要成为战国时期,像李牧那样的绝世名将。辛得两位长辈以及啊福哥的悉心教导,我对这个理想,才渐渐有了实现的信心。如今我的年纪,已经十七。在过一年,我想前往西北参军。争取早日取得,李牧那样的成就“。

  “参军好啊,等再过几年,我也去参军。不是我自夸,以我们心中的韬略,若能在战场之上,经历一次。我们就可以,完成脱变。到时候,天下间的同龄人。在军旅之上,没有一个是我们对手“。催怀远听见参军,两眼放光。拍了拍胸口,大有一副,藐视群雄的气势。

  赵简微微一笑,在心中升起,一个莫名的念头。若有一天,能和怀远,一同在周先生以及刘叔的账下听令,上阵杀敌,只怕会非常美妙。想到这里,往前面走去。(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