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一百九十九章 裂痕扩大

  洛阳户部和吏部必经之路,王可欣带着绿萝,站在远处观望。绿萝时不时往远方眺望,眉头微微邹起:“小姐你从皇宫出来,就一直在这里,傻傻的等着,这样真的值得吗“。

  “身为姐姐,等许久没见的弟弟,不是很正常吗?“。王可欣看向绿萝,好似偷到了,一个心爱之物。嘴角忍不住,泛起一阵笑意。

  绿萝见王可欣微笑,忍不住打趣:“小姐只怕等公子是假,等司马先生是真“。

  “绿萝你在乱嚼舌根,担心我把你许配给别人,免得天天在我面前乱说“。王可欣听见司马先生这两个字,有些不好意思。对着绿萝,一阵威胁。

  绿萝装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对着王可欣连忙请求:“小姐你就舍得,让绿萝离开你吗?这辈子绿萝可是决定了,小姐去哪里,绿萝就去哪里“。

  “女人总是要嫁人的,到那时你又怎么能,在跟着我“。王可欣听见绿萝这番话,想到司马昭,突然心生感慨。嫁人不正是,女人最重要的事情吗?。

  绿萝连忙摇头,拉着王可欣的手:“绿萝不管,若小姐嫁人。你就和姑爷说,把绿萝也收了。这样我就能,天天跟着小姐了“。

  “你啊,没羞没躁。女孩子家,怎么能说出这番话“。王可欣听着心中感动,但还是装出一副没好气的样子,指了指绿萝的额头。

  绿萝见状,连忙对着,王可欣撒娇:“绿萝从小就是孤儿,要不是小姐,大发慈悲收留绿萝。还不知道未来的命运,会有多么的凄惨。反正我不管,这辈子就认定小姐了。你可别想,把我绿萝给甩了“。

  “绿萝你又何必如此,嫁人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大事。你怎么能为了我,委屈你自己。从小到大,我们虽名为主仆,实际上却比亲姐妹还要好上几分。此事我还是请你,慎重考虑。切莫因为这些感念,毁了自己的一生“。王可欣忍不住,对着绿萝一阵劝说。此事并非儿戏,还是慎重的好。

  绿萝听见,王可欣的劝说。用手捂住耳朵,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般:“不听不听,反正这辈子,我绿萝已经认定了。小姐在哪里,我绿萝就在哪里“。

  “绿萝你这又是……“。王可欣看向绿萝的样子,忍不住继续劝说。却不知一时半,会用什么样的理由。

  绿萝见到远处一群人,连忙打断王可欣的劝说,指着他们:“小姐、小姐、小姐你看他们,他们来了“。

  “他们?表弟和司马先生……“。王可欣听见绿萝的话,忍不住发愣,顺着绿萝手指的方向看去。一阵熟悉的,争吵之声传来。

  司马昭看向旁边的王安以及吕青:“王安我承认,户部的账目,能如此只好,你功不可没。你可你想过没有,这些……都是些什么样的钱。多少百姓为此,家破人亡“。

  “王侍郎我们户部这几天,派人前往乡间打探过,百姓深受变法之苦。我户部的钱财,若是用此种方法,不要也罢“。张朝对着王安,苦口婆心的劝说。

  吕青听见两人的一番话,一声冷笑:“司马侍郎、张大人,你们一口一个百姓疾苦。可朝廷的难处,你们难道还不明白吗?新法初行,一时之间有些差错,这都是情有可原的。须知这心急,都吃不了热豆腐,更何况变法这样的大事“。

  “心急、心急,吕青你告诉本官。你还想让百姓、让本官等多久“。司马昭听见吕青满口的套话,忍不住厉声喝问。

  王安听闻微微有些皱眉,忍不住反问:“司马侍郎,变法是朝廷公认的大事。你一直喝问我们吏部,是何道理“。

  “既然王侍郎如此说,明日早朝。本官就直接上报朝廷,廷议此事。到那时可别怪,我司马昭绝情“。司马昭听见王安说出这样的话,一丝恼怒浮上心头。

  王安听见廷议两个字,突然意识冷笑:“司马侍郎,变法国之大事。这满朝之中,不知你我,说出的话。谁的分量,会更足一些。至于绝情之言,还请收回。公私分明,是为官的本分。若一心为公,自然谈不上绝情二字“。

  “此言我铭记在心,公为公、私为私。若论朝中分量,我司马昭自然甘拜下风。只是变法到底,好还是不好,公道自在人心。我以命赵信、李杰二人,在户部整理这方面的账目。明天我将面呈陛下,廷议此事。还请王侍郎,别私下,心存芥蒂才好“。司马昭说完这番话,重重的甩了一下衣袖,带着张朝往前面直走。正好看见王可欣和绿萝两人,心中一软。刚想出言说点什么,想到后面的王安,索性把心一横,也不言语。好似没看见一般,继续往前面走去。

  王安看见前面的也是一愣,见司马昭头也不回的往前面走,一阵怒火。连忙走向,王可欣和绿萝:“表姐你何时来的“。

  “方才刚到,这几个月和太后在外避暑。许久没见到你,想来看看。刚好见到你和司马先生,好似在大吵,这到底怎么了?你们不是至交好友吗?怎么成了这个样子“。王可欣想到方才的场景,心中一阵难过,忍不住询问。

  王安听见这番问话,看向自己的表姐,终究还是不忍,把心中的怒火稍稍平息:“朋友之间磕磕绊绊,在所难免。表姐看我是假,何必不说实话“。

  “表弟何苦打趣为姐,到底发生了什么,还请如实告知“。王可欣听见,王安说的这番话,面颊微红。但想到刚刚的场景,忍不住一阵担忧。

  王安见王可欣追问,微微一叹,忍不住劝慰:“表姐,不过是我和他。在政务之上,有些意见相左而已。这样的磕磕绊绊,不是很正常吗?如今小弟在还有些事情,就先行别过。临走之前,冒昧的劝一句。表姐终归是女儿身,别再外逗留的时间太长,免得家中牵挂,以及流言蜚语“。

  “去吧、男儿自然是公事为重,你说的我会考虑的“。王可心自知此时,王安不想多谈,也不在追问。毕竟出生豪门,这些尺度,还是知道的。

  王安对着王可心一礼,带着吕青直接往前面走去。两人渐渐走远,吕青忍不住摇头:“司马昭自不量力,出身寒门。机缘巧合之下,高做侍郎之位,掌控户部。脚下毫无根基,就想和大人斗。不管怎么看,都还是嫩了点“。

  “此为公事,与出身何干……“。王安听见吕青此言,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吓得他忍不住直哆嗦,心中一阵嘀咕。看来这马屁,拍到马腿上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