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争端初现

  皇宫御书房之内,难道今天休朝。柴誉苦笑着看着眼前的场景,王安和司马昭为变法,争的面红耳赤。无奈的摇了摇头,方才让曹高去刘盛府中,搬救兵不知道,现在人到了没有。

  “王安睁大你的眼睛,到下面的乡间去看一看。你所谓的变法良方,到底是何物“。司马昭指着王安,就是一通训斥。

  王安听完看向司马昭,强忍怒火,耐心解释:“是药三分毒,变法为良方。朝廷上下急切之间,难免会出现差错,只要我们稍加引导,你说的都不是问题“。

  “引导、引导、引导,你告诉我要多久?现在最为紧迫的,就是把你吏部,对新法的考核废除掉。之后我们,在谈其他“。司马昭见王安渐渐不在怒斥,也尽力的平复自己自己的怒火,目光死死的盯着他。

  王安听见废除两个字,怒极反笑的看向司马昭:“废除考核,司马昭你可知道后果?若没考核,变法岂不是,成了一纸空文“。

  “此毒一日不解,变法就一日不得行于世“。司马昭目光坚定,语气不容置疑。

  王安听见这句话,冷冷的看向司马昭。这两天他算是明白了,此人不罢免新法,誓不罢休:“你可想过如今的局势,你可想过灾民,你可想过西北,你又何曾想过边境“。

  “够了……这里是御书房。不是你们的户部以及吏部,要吵给朕去外面吵去“。一大早上,就听他们两人不停的吵闹,柴誉此时忍无可忍,对着两人一同训斥。

  两人互望一眼,彼此心中满是怒火。听见柴誉发怒,连忙躬身对着他一礼,语气很是不满:“臣等不敢“。

  “两位本至交好友,司马昭泉州一行。你如此作为,到底值得吗?“。柴誉想到从前,心中隐隐约约有些不忍。对着司马昭,忍不住劝慰起来。

  司马昭听见柴誉的询问,微微一叹:“臣与王安,公私分明。此为公事,断然不牵扯私情。至于方才的询问,都是户部之事,这一点王侍郎可以放心。有我司马昭在,户部的窟窿,自然有它法来解决“。

  王安听见司马昭此言,冷冷询问:“它法?敢问司马侍郎。若西夏再起事端,内有灾民,外有波澜。户部空虚,我们如何征发大军,又如何救济灾民“。

  “这是朕的御书房,你们给我滚出去……“。听见两人还要争吵,柴誉暴怒,喝令两人出去。

  两人见在这里,闹下去无益,对着柴誉告辞:“臣等告退“。

  柴誉见两人离开,忍不住把手放在额头上,只感觉一阵头疼。御书房外,曹高带着刘盛往这里走来,看见司马昭和王安脸色不悦,微微一愣。

  两人见到刘盛,刚准备打招呼之上。突然想到对方,意思冷哼,快步往皇宫之外走去。曹高见状摇头,对着刘盛小声抱怨:“一大早这两位,就到陛下面前,吵吵闹闹。老奴估计,他们多半是被陛下,轰出去的“。

  “他们是从今天开始吵的吗?“。刘盛听见曹高的抱怨,忍不住询问。

  曹高点头,目光转向远去的司马昭、王安的背影:“要老奴说,这些事情,有什么好吵的。朝廷本无事,现在被他们这样一闹,指不定还会出现,什么样的波澜“。

  “波澜?也许吧……“。刘盛听见波澜两个字,微微一叹。直接走入御书房,曹高见状,意味深长的笑起来,转身往一处地方走去。

  脚步声想起,柴誉转身,看见刘盛苦笑一声:“朕的耳边,想要清净一下,可真不容易“。

  “我方才见两人,出去的时候,好像意犹未尽。估计等会,说不准还有得争“。刘盛想到刚刚的场景,也是无奈的摇头。

  柴誉想起刚刚两人的争吵,只感觉哭笑不得,往外面一指:“陪朕一同去御花园散散心,这些晦气的事情,不提也罢。好心情都被他们两人,给吵的没了“。

  “若能来点酒,那就更好了“。刘盛见柴誉提议去御花园,想起宫中的美酒,又忍不住提议起来。

  柴誉听见刘盛要喝酒,难得露出笑脸:“这又有何难,等会朕就让人去准备“。

  两人一笑,往御花园走去。虽是秋季,百花凋零,但也别有一番风味。一座小亭中,酒菜摆好。刘盛和柴誉落座。

  刘盛看着一片落叶,端起酒杯亲啜一口,对着柴誉询问:“昨天我在街上,看见太后的銮驾。不知道蓉姐她们,可回来了“。

  “自然已回,昨天母后舍不得她们,特意留在宫中一宿。估计此时,她们应该,已经回到,各自的府中“。柴誉想到昨天去自己母后哪里请安的场景,略有深意的看向刘盛。

  刘盛看见柴誉的眼神,想到方才曹高和他告辞的时候,意味深长的一笑,只感觉一股寒气升起:“陛下我怎么感觉,只从踏入宫门之后。周边的人,眼神都怪怪的“。

  “这是因为,昨天朕去给母后请安。母后给朕,说过一句话,造成的“。柴誉看向刘盛,仔细打量。想到刚刚的场景,良久又突然一叹。只怕从经往后,这王安、司马昭两人之间的矛盾,会越来越大。

  刘盛一阵疑惑,自己好像没有和太后见过:“陛下,到底是什么话?好像我并没有,和太后见过,这……“。

  “母后问朕,你的人品怎么样。于是朕就把你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母后。母后听闻你还未婚,非常满意。好像是在打算,给你说一门亲事“。柴誉一边说,一边注意刘盛的举动。

  “陛下你……怎么太后,就突然考虑起了,在下的婚事了“。刘盛听见是这个事情,顿时露出一副苦相。为什么这些女人,都喜欢说媒。太后久居深宫,也未免太关心自己了吧。

  柴誉见刘盛一脸的苦相,忍不住试探的询问:“如果母后,是想为你和可欣表姐说媒呢?“。

  “可欣?……这、这、这怎么可以。司马昭和可欣两人,情意浓浓。身为友人,只能祝福。又怎么可以横刀夺爱,做出如此惨剧“。刘盛心中一动,瞬间被理智取代,此事万万不可。想到这里,连忙站起身来,看向柴誉。

  柴誉见刘盛反应剧烈,突然一笑:“其实母后分析的也不无道理,只可惜表姐心有所属。我已经说服母后,此事以后再议“。

  “原来如此,在下多谢陛下厚恩。险些成了,不义之人“。听见柴誉说此事押后,心中又是庆幸,又是失落。平复心情,刘盛重新坐下来,抱歉的一笑。

  一阵清风吹过,带着满天落叶纷飞。人生聚散,本就平常事。只希望,王安和司马昭两人,能掌握好尺度,别让裂痕,毁了情谊。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