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一百九十三章 重担在身

  夜晚宴会散场,刘盛走出相府,耳边响起许彦平他们的话语:三日之后,你陪老夫等人,进宫和陛下,商议辞官之事。

  望着天上的夜空,步履有些沉重。自己身上所背负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善堂、商会、凄苦、静心大师以及现在的江南一系,天下近七成的豪门。自己本是平凡的布衣,何苦如此的沉重。

  “盛哥儿,回魂了“。贾福从夜幕之中,带着杨勇走来。看见刘盛,两眼望着天空,忍不住出言询问。

  刘盛好似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喃喃自语:“啊福,许伯父他们,要辞官了“。

  “辞官?宰相他们要辞官?……“。杨勇显然对这个消息,感到十分的震惊。

  刘盛听见杨勇的声音,回过神来,抱歉一笑:“想的入神,十分抱歉“。

  “抱歉什么啊,我和杨勇可在这里,可等了很久。走、走、走,我们边走边谈“。贾福满是不乐意,往杨勇府邸,所在的地方,指了指。

  杨勇也连忙接过话头,解释起来:“你的马匹,我们都帮你,迁到我家了。看你还敢,不去吗?我可告诉你,杨凡已经摆好了酒席,十几坛老酒,等等着你呢“。

  “才从相府出来,你以为我还喝的下去?“。刘盛无奈的摸了摸肚子,一阵苦笑。

  三人缓步往杨勇的府邸走去,贾福想到刘盛刚刚说的话,忍不住询问:“许伯父他们,真的要辞官了?“。

  “千真万确,三日之后。我会和他们,一同前往皇宫。与陛下商议,他们辞官的事情“。刘盛听见贾福的询问,微微点头。想到方才在相府的场景,忍不住感叹。这人不管是过的好,还是不好。上天永远,都不会让你,完全过的称心如意。

  杨勇听见这句话,思索片刻,轻声询问:“你和宰相一同面见陛下?难道你已经获得,江南一系的认可了?“。

  “三日之后,朝廷之中,将会没有江南一系。只豪门,江南出身的豪门“。刘盛目光,虽然看向,无尽的夜空。可语气,却非常的坚定。

  贾福陷入沉思,不解的询问:“盛哥儿,你是说。三天之后,江南一系,会在朝中绝迹“。

  “他们怎么可能会甘心?难道就不怕,朝廷秋后算账?“。杨勇摇头,很是不解。但刘盛语气坚定,不像有假。

  刘盛听见两人的疑问,想起刚刚宴会的场景,答非所问的感慨起来:“你们说人生在世,真的很讽刺。穷苦的想温饱、温饱的想有钱、有钱的想有权、有权的却充满了危机。人之欲望,无穷无尽。人之恐惧,宽如大海。难怪佛家有言,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因为手中拥有,所以才会害怕失去。有的时候,不是不想放下,而是不能、不敢“。杨勇想到夏州,想到自己,深有体会。人有时候想要很多,同时也背负很多。当你想明白,打算放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双手,早已被牵绊,已然无法放下。

  贾福连忙摇头,对着他们做出打住的手势:“停、停、停,在说下去,你们都要当秃驴了“。

  “一时感慨而已,让你贾福见笑了“。杨勇听见贾福说出这番话,抱歉一笑。方才刘盛的话,勾起他当初,自刭之时的一番感悟。一时之间,心生感慨,才出言附和。

  刘盛转头看向贾福,没好气的看了一眼:“秃驴、秃驴,你何时才能改口“。

  “嘿嘿……盛哥儿,你还没回答方才,杨勇的问题呢“。贾福不好意思的一笑,连忙岔开话题。

  刘盛看着两人的目光,深呼一口气:“自然是被认可了,要不然又怎么会,在三日之后。和诸位伯父,同赴皇宫“。

  “你是怎么说服他们的,还有你方才说,只有豪门,具体是什么意思“。杨勇对这个问题,非常急迫。很想现在就立即,知道答案。

  刘盛听见这个问题,思路回到方才在相府之中,良久看向夜空:“其实很简单,只要打消他们的顾忌。那么这个问题,就很容易解决“。

  “顾忌?他们是豪门,能有什么顾忌“。贾福摇头,感觉顾忌这两个字。用在豪门的身上,很滑稽。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杨勇反倒明白这里面的含义,看向贾福解释:“其实豪门,有很深的危机感。主要来自于,皇室的猜忌“。

  “来自于皇室的猜忌?杨勇这……“。贾福完全不敢相信,皇室还会猜忌他们这些豪门。

  杨勇见贾福还是不明白,良久一阵解释:“昔年仁帝在位,南唐归降。依照约定,许诺宰相以及三部尚书之位,给予江南。天下豪门,散落四方自断根基,以示臣服。可岁月变迁,历经先帝,乃至于陛下。他们又如何,能不疑虑。毕竟他们,并非仁帝。皇室见江南一系,势力庞大,又怎么可能安然入睡。两者都有猜忌,同时也都忌惮“。

  “而我做的,就是说服他们,放下心中的忌惮。其余的事情,自然是水到渠成“。刘盛看向贾福,也解释起来。

  贾福在洛阳这两年,视野开阔,一同就已然明白,不停的点头:“原来是猜忌,盛哥儿,你又是怎么说服的呢“。

  “以我作为他们和朝廷之间的纽带,他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助我兴建善堂,与人为善,他们可得名望。朝中无派系,也有一定的好处。最少皇室,不用****担心。两者之间没了猜忌,其余的事情,那还有什么好担忧的“。刘盛看向贾福和杨勇,一番解释。

  杨勇恍然大悟,对着刘盛伤心打量:“你一直拒绝做官,是不是就是等待着一天。以你特殊的身份,确实可以减少两者之间的猜忌“。

  “特殊的身份?不是官身。原来如此,他们虽然在朝中无派系相护,但依靠盛哥儿,对朝廷巨大的影响力,足以保障他们的利益,不会受到侵犯。同时朝廷和皇室,也能对他们,彻底的放心“。贾福听见杨勇的提示,瞬间想明白其中的关节,忍不住拍案叫绝。从经往后,谁还敢说。他的盛哥儿,布衣宰相的身份,只是一句戏言。

  刘盛也是一阵轻松,看向夜空:“有天下七成豪门相护,善堂无忧。我与他们,各得其利“。

  “是三方得利,朝廷、豪门以及你刘盛“。杨勇看向刘盛,忍不住感慨。只怕三天之后,刘盛一言即出,天下豪门纷纷响应。就算宰相,也比不上这番威势。从经往后,布衣宰相,名至实归。

  刘盛笑而不语,看向前面一座府邸:“你家已到,是不是要请我们进去“。

  “快请……“。杨勇正在心中感慨,听见刘盛此言,抬头一看,连忙请他们进去。两人微笑点头,跟着刘盛缓缓走进府中。(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