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司马家闲谈

  此时午睡刚过,司马卿打着哈欠,推开房门。揉了揉睡眼,悠闲的伸了伸懒腰。想想前年,虽说自己有三子,但大儿子和二儿子勤奋好学,需要埋首苦读,不仅不能帮着耕种,反倒需要钱财,供养他们。若非家中,凭借着那几亩薄田,苦苦支持,再加上村中的救济,只怕大儿子的学业,会被中断,自己又何来今日之荣。要是自己的小儿子,能在懂事一些,那就更加完美了。

  此时司马子靑飞快跑来,看见伸懒腰的父亲,露出惊喜的神色:“父亲……大哥回来了,还带着两位朋友,现在就在客厅“。

  “昭儿?回来了?我怎么没收到消息“。司马卿看着一脸兴奋的二儿子,有些疑惑。难道是自己还没睡醒?听错了。

  司马子靑看见,自己的父亲一脸的疑惑,连忙解释:“父亲,大哥他回来了,现在就在客厅等候“。

  “客厅?这是为何?哪里有人,回自家之后,还在客厅等后的道理。靑儿,你别欺骗为父“。司马卿听见儿子再次确认,心中微微有些相信。可当他听到客厅两个字的时候,笑着摆了摆手。估计这是二儿子的恶作剧,昭儿要是真回来,能不先向家中,递一封家书吗?。

  司马子靑看见父亲摆手,知道自己口误,连忙继续解释:“大哥带着两位至交好友,一同归家。此时不在客厅安顿他们,又能去哪里?父亲不管信不信,您还是去客厅看看,免得怠慢贵客“。

  “此言倒也在理,如今昭儿在身居高位,他的至交好友,为父又怎么好怠慢。罢了,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我还是去看看吧“。司马卿听见儿子的解释,点了点头。反正客厅也不远,去看看也好。

  司马昭在客厅之中,和贾福、刘盛按宾主落座之后,贾福看了看四周的摆设,忍不住夸赞起来:“司马昭,我方才好好观看了一下。感觉你家,丝毫不亚于我们刘府。今后你要是在哭穷,可就真是天理难容了“。

  “方才进府之时,我观府上的匾额。落款好似,泉州府知府。由此观之,我朝对士子的优待,可见一斑“。刘盛想到方才,进来的时候。不经意间,抬头看到一块匾额,上面落款的几个字,不由得感叹起来。

  司马昭点了点头,看向刘盛、贾福:“我方才仔细观看了一下年月,如果推算的没错。应该是去岁,我高中进士的消息传来,泉州府特意送的。至于贾福你说的,哭穷之言。等会家父来后,你可以亲自询问。看我是哭穷,还是真穷“。

  “我才不问呢,留点悬念,才更有意思“。贾福听见司马昭让他询问,想起当初在江陵府,遇见司马昭的情景,连忙摇头。当时的情况,是不可能作假的。自己可不想,自找没趣。

  看着摇头不已的贾福,司马昭和刘盛相视一笑。刘盛指着他,笑着打趣:“我看你不是想留悬念,而是想耍赖,装糊涂而已“。

  “什么糊涂?是真如何,是假又如何。难道现在你以为,此时的司马昭,还会和以前一样,手头拮据不成“。贾福想起当初,一同赶赴洛阳,身无分文的司马昭,不由得笑出声来。

  看着大笑的贾福,司马昭好似想到了当初的窘迫样子,不好意思的讪讪一笑:“当初可多亏你们的救济,要不然又那会有,今日的司马昭“。

  “区区小事,举手之劳,当不得你如此感谢“。刘盛见司马昭有些不好意思,笑着宽慰起来。

  贾福听到刘盛此言,想到当初,买房的场景,狠狠的点了一下头:“司马昭你还别说,当初的我们,做梦都不会想到。盛哥儿居然,随身带着千金家财。我得知的那一天,完全就被金子,震撼到了。要我说你当初,还是太仁慈,怎么就不多宰他一些“。

  “千金资财,难怪你贾福能开办步行街,创立麻雀报社以及麻雀商会。原来如此,我当初得知你的举动,可让我疑惑了好久“。司马昭听见贾福说起刘盛,有千金家财的时候。想到去洛阳之后,发生的种种事情,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可是想到,当初在贾家村的时候,去刘盛屋子,好似他也同样是家徒四壁,唯一值钱之物,也就只有那头水牛,这千金之财,又是如何得来的呢?。

  贾福看见司马昭的表情,一会恍然大悟,一会微微皱眉沉思,心中明白他的疑惑,笑起来解释:“当初盛哥儿在村中三年,奇思妙想不断。方圆百里,皆受其恩惠。乡间淳朴,想报其恩,他却拒不接受。时至去年初,得知盛哥儿将要远行,集资千金以作盘资“。

  “难怪那天,依依提议,回长安之时。你父建议我们,在多停留一天。原来是乡间百姓,要为刘盛送行“。司马昭听见贾福的解释,点了点头。看来刘盛开善堂之举,并非一时兴起。而是在那时,便有了这道善念。

  刘盛刚想说话之时,客厅之外,司马子靑带着司马昭卿走来。司马昭坐在主位,正好看见,连忙起身走出迎接:“不孝子司马昭,见过父亲。两年多未见,不知可还安好“。

  “自然是安好,不知你何来,不孝子之言“。司马卿走到客厅门外,看见自己的儿子,询问起来。

  司马昭对着自己的父亲,恭恭敬敬一礼:“父母在而远有,纵有千般借口,也当是为不孝“。

  “不对、不对,我虽一农夫。但也知,进京赶考,金榜题名,是光宗耀祖之大事。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要是听闻,必将脸上有光。此当为大孝,而你方才所言不过小孝,又怎么能相提并论“。由于以前,时常在耳边听闻,两个儿子,讨论学问。在不知不觉之中,司马卿也有了些涵养。

  刘盛、贾福也站起来,走出去对着司马卿一礼:“刘盛、贾福见过伯父,此言当可为警示之语,留于后人“。

  “乡野农夫,只能人云亦云。让你们见笑了、见笑了“。司马卿听见刘盛、贾福两人之语,笑起来对着他们往客厅一指,示意他们重新落座。

  司马昭连忙躬身领命,看向自己的父亲:“司马昭必将,谨记父亲的教诲,多行大孝之道“。

  “伯父先请……“。刘盛见司马卿示意他们进客厅落座,连忙回礼客套。

  司马子靑见刘盛客套,也随对着两人一礼:“你们与父亲一起,我和大哥随后“。

  “何须如此麻烦,大家一同进去就是“。贾福看着直摇头,说完就大步走入。几人见状,想起刚刚说的,那些客套话,忍不住笑起来。也跟着一同,走入客厅。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