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一百六十一章 题字状元楼

  屋中的几人听见声音,纷纷看过来。见是柴誉,连忙站起来,躬身行礼:“陛下到来,我等未能远迎,还望恕罪“。

  “今天来的是你们的好友柴誉,而非大周皇帝,你们又何罪之有。来来来,我们一同喝酒“。见五人行礼,柴誉微微一笑,走过去,直接坐好。示意几人坐下,端起一壶酒,为他们一一添满酒杯。

  几人见状,相视一笑。贾福乐不可支的,端起一杯酒,一声感慨:“天下间有几人,能喝上皇帝为他亲自酌的酒。为了这个,我们大家,干一杯“。

  “此言在理,不过据朕所知,如今耶律景马上就要回国,当上辽国太子。等辽皇驾崩之后,你贾福可以让他,也为你酌酒几次,到时候你在说出去。这面子不就会,更加大上几分“。柴誉见贾福,端酒说出这样一番话,笑着打趣。

  几人纷纷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杨勇对贾福,调侃起来:“两位皇帝亲自酌酒,给你贾福喝。这天下间,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会比这件,更加让人有面子了吧“。

  “当今天下,唯周与辽最强。两位皇帝酌酒,不敢说后无来者,但最少也是前无古人“。王安也忍不住,插言打趣。

  贾福听完后,两眼笑起来:“你们还别说,耶律景他欠我三十年的饭票。酌酒这样的事情,应该没什么问题“。

  “陛下何时来的,我估计应该偷听一会了吧“。刘盛此时还在回味,刚刚柴誉进来时,说的那句话。

  柴誉听见刘盛的询问,有些尴尬的一笑:“也没多久,就是你们在说西拓的时候,朕不忍打扰,侧耳倾听了一会“。

  “陛下这就是你不厚道了,必须罚酒一杯“。贾福可不管他是不是皇帝,直接出言罚酒。

  柴誉听后,端起酒杯,对着几人:“朕认错,甘愿受罚“。

  “不知陛下对西拓的看法如何“。杨勇见柴誉喝完酒之后,询问起来。

  柴誉思索片刻,点了点头:“你们所言,句句深得我心。有你们相助,朕何其之辛“。

  “打住,不谈政务。今天只是为了,给杨勇接风洗尘的。你们要是还谈,我贾福直接,拍拍屁股走人“。贾福看着他们,还打算继续往下说,立刻打岔。

  刘盛见状想起一件事情,看着几人:“你们可还记得,去年我们初入洛阳的场景。可多亏这状元楼,要不然还不知道,要去何处落脚“。

  “要不是当日士子们舆论滔滔,我与王安逃难,又怎么可能会在次遇见你们“。杨勇也想起当初的场景,他和王安两人,一脸狼狈走入这状元楼,才和刘盛三人巧遇。人生的缘分,真的说不准。

  王安也点头,当初几人一见如故,现在想想,心中还是有几分温馨:“闲谈之时,发现你们胸中各有千秋,我们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朕当初听闻你们的名字之时,也是有些惊讶。王安平时,眼高于顶,很少推崇过别人。见他如此推崇你们,朕就萌发了,想见你们一面的想法“。柴誉也想起,当初第一次听闻他们名字时候的场景。说来还真是这状元楼,带来的好运。

  司马昭听见柴誉说是由于王安的推荐,对着他感激似的一笑:“当初科考,又哪能想到如今的场景。我之所以把相聚的地点设在这里,就是想缅怀一下以前“。

  “司马昭你还别说,当初你高中之时。我可是替你答应过,这状元楼的掌柜。若有朝一日,你功成名就,需要在来题字。现在你以是高官,等会必须留下墨宝,要不然就是陷我贾福于不义“。贾福听见司马昭说怀恋,忍不住插言,为掌柜讨要墨宝。

  柴誉一听有些意动:“要不是状元楼,朕也不会和你们相识。看来朕也需要感谢一下,等会朕也题字,表示一下谢意“。

  “何须如此麻烦,等会司马昭写完之后,我们都去署名,不就好了“。贾福听柴誉也想题字,表示谢意。偷偷对着刘盛一笑,好似做完坏事,却又没被发现的小孩一般。

  王安、杨勇听闻之后微微点头:“此事倒也行,等我们散场的时候,在留下笔墨“。

  “我和盛哥儿,从西北回到洛阳之后。在这两个月里,都没有看到过蓉姐和可欣,不知道你们看见了没有“。贾福想起这件事情,忍不住询问。这两个月,好像突然就没了她们的消息。

  柴誉见贾福疑惑,笑着解释:“原来你们还不知道,两个月前。母后感觉洛阳闷热,带着表姐和蓉姐两人。去行宫避暑,至今未归“。

  “难怪我和盛哥儿,都没有看到她们,原来是和太后避暑去了“。贾福听见柴誉的解释,恍然大悟,连忙点头。

  刘盛看向司马昭:“前段时间,我接到来信,言善堂在江南,已经全部修建完毕,约我去泉州一观。不知你有没有时间,一起去一趟“。

  “泉州,不知家中之人可还好“。司马昭听见刘盛提起泉州,想到自己前年出门,被卷入灾民之中。去岁高中进士,如今更是摇身一变。以侍郎之身掌控户部,好似梦中一般。如果真的要细算,这一切多亏当初遇见刘盛、贾福两人,这才有了此时的成就。

  柴誉看了看司马昭,也在心中盘一些事情,良久微微一笑:“方才朕仔细想了一下,朝中这段时间,应该没什么大事。司马昭你若思念亲人,朕可准你休假一月,回乡探亲“。

  “臣司马昭多谢陛下大恩,刘盛我们后天就出发,前往江南泉州“。司马昭一听,柴誉许他一个月回家探亲,大喜过望。忍不住当场,就和刘盛定下归程。

  看着一脸欣喜的司马昭,几人纷纷大笑起来。王安忍不住打趣:“人人都说司马昭稳重,想不到你也有,如此急躁的时候“。

  “思念亲人,想回乡尽孝道,这本是人之常情“。杨勇看见司马昭的样子,想起自己的父亲,忍不住一阵感叹。

  贾福见杨勇突然一脸伤感,忍不住劝慰:“杨勇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司马昭可以回家进孝道。难道这洛阳城杨府之中,你就不能进孝道吗?“。

  “伯母任在,你要是愁眉苦脸的回去,指不定会让她如何伤心“。******着贾福的话,接着往下劝慰。

  刘盛感觉这个话题有些沉闷,灵机一动,岔开话题:“要我说不如现在就题字,你们认为如何“。

  “司马昭主笔,我们署名,这一次我贾福的名字,一定要比他的大“。贾福连忙附和,说完想起那面墙壁,狠狠的看了一眼司马昭。

  几人看见贾福如此,忍不住笑起来。司马昭没办法,只能出去叫掌柜,拿些纸墨。不多时掌柜带着两名小二,捧着笔墨纸砚,满脸堆笑的走过来。几人收拾一下桌上的饭菜,把纸铺上去。

  一切弄好之后,司马昭提笔写上状元楼三个大字,接着几人纷纷署名。贾福看着,自己故意写大的名字,满意的点点头。掌柜千恩万谢,拿着这副字走了出去。

  “哈哈哈……,今天终于出了口恶气“。贾福见几人重新坐好,想起刚刚题字的时候,自己刚刚写的名字,就一阵舒爽。

  王安见贾福傻笑满是不解:“恶气?怎么说“。

  “他是在报复我,你们等会下楼,去看那面墙壁上的名字。我当初是按照规矩,把他和刘盛的名字,用细小的字体,写在我名字的下面。可没想到他从那时起,就开始对此事,怀恨在心“。司马昭看着傻笑不已的贾福,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的心思。想到这里,无奈的摇了摇头。

  柴誉刚准备说话的时候,曹高推开门走来:“官家刚刚宫中来报,如今辽国使节已经入京,不知您何时召见“。

  “国事繁忙,本来朕打算,和你们好好相聚一下午,可没想到辽国使节又到了……“。柴誉感觉很郁闷,国事为重,只能起身请辞。

  刘盛看向柴誉一笑:“陛下国事为重,我们可以改日再聚“。

  “恐怕这些辽人,是来接耶律景的。王安、司马昭、杨勇你们也同朕,一起去会会,那些辽使“。柴誉感觉头疼,想了想叫上他们三人,一同前去。

  三人闻言,连忙起身对着刘盛、贾福抱歉一笑,几人相互告辞,转身走出门外。贾福看着他们几人走去,无奈的摇头:“盛哥儿,你说这辽使,来的可真不是时候。好好的一次聚会,就这样散了“。

  “我们也快些回府,说不准耶律景。早就已经等候多时“。刘盛想到耶律景即将回辽,连忙催促贾福一同走下楼去。两人走去酒楼,上马车直接往府中赶去。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