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变法开始

  清晨皇宫百官入殿,柴誉端坐龙椅。一阵礼毕,大朝开始。兵部严尚书,从朝臣中走出:“陛下昨日,兵部收到西北战报。西北节度使、经略使杨勇,大破西夏东线兵马,斩首三万敌骑。大军以至无名山脉,兵锋直指兴庆府,昔日西北节度使府光复。辽、回鹘、吐蕃,集结重兵,是有异动“。

  “陛下看来辽、回鹘、吐蕃,想痛打落水狗,乘机瓜分西夏“。一名武将忍不住走出,分析起来。

  又一名武将,连忙走出:“陛下此次大捷,大涨我国威名。只怕现在李昊,在兴庆府坐不住了“。

  “陛下可强令李勇,乘胜追击。以免西夏被三国吞食,战果被他国所抢“。一名名武将,纷纷进言。

  等大殿之上最后一名官员说完之后,柴誉摇了摇头:“在出征之前,眹已经答应李勇,此战由他全权负责。眹不能出尔反尔,我们静等结果就是“。

  “陛下如今重新丈量,全国耕地一事,进展顺利。虽然征收来了不少田赋,但对于国库而言,任然是车水杯薪。因此臣恳请陛下,重提变法“。司马昭见事情已经告一段落,连忙出来请求变法。接着一名名户部官员,接二连三的出来附议。时至今日,借着三部联动,清算耕地之机。已然实现了,当初一举掌控,户部的目的。

  王安见状连忙附议,吏部一众官员,一起走出来:“臣等附议,恳请陛下重提变法“。

  “如今变法时机已到,臣李渺附议“。李渺见时机成熟,连忙站出,礼部官员不甘示弱,纷纷附和。

  百官面面相窥,有官员想出面阻止,许彦平微微点一下头。刑、兵、工三部官员齐声附和:“请陛下,下旨。即日起,变法图强“。

  一名名官员见风使舵,不管情不情愿,都附和起来。顷刻之间,变法以成为定局。

  长安城外刘盛一行人骑马疾驰,看着沿途风景,对着贾福询问起来:“啊福,你确定。前往长安善堂的路线,没有走错“。

  “没有没有,前段时间我还专门写信,询问过他们“。贾福连忙摇头,语气肯定。若没记错善堂应该在城内。

  一行人奔驰入城,走到一处街道,有孩童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嬉戏玩闹。刘盛翻身下马,几名孩童走过来:“几位叔叔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你们的教书先生,贾仁在不在“。贾福听见孩童的发问,翻身下马询问起来。贾仁是贾和的师弟,贾家村人。

  一个小女孩,睁大眼睛看向贾福:“你们为什么,找贾老师“。

  “因为我们是同乡好友,你们能告诉我,贾仁他在哪里吗?“。刘盛见这些孩子,心中已然确定,这里就是善堂。对着他们,温声细语的询问起来。

  几名孩子点点头,转身跑入街道里面。当当当……的声音传来,本来还在玩耍的孩童,顿作鸟兽散。

  贾仁从里面走出来,看见刘盛、贾福两人,连忙行礼:“先生、啊福,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贾仁如今长安,善堂的情况如何“。刘盛回礼,询问情况。

  贾福想起刚刚一群,顿作鸟兽散的孩子们笑起来:“贾仁刚刚那一阵声响,该不是你敲的吧“。

  “只有你啊福,才会弄出这样的事情,你说是不是贾仁“。刘盛听见贾福的询问,笑起来。

  贾仁会心一笑,看向刘盛:“先生说笑了,如今善堂在佛觉寺,那帮大师们的支持之下,一切正常“。

  “佛觉寺,对了,小和尚在不在这里“。贾福听见贾仁说起佛觉寺,不假思索的询问起来。

  贾仁疑惑的看向贾福,表情满是不解:“小和尚?“。

  “就是佛觉寺,小主持“。刘盛看见贾仁一脸疑惑,连忙解释。

  贾仁闻言对刘盛、贾福两人,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先生、啊福你们跟我来,小主持就在里面“。

  贾福、刘盛跟着贾仁往里面走去,此处善堂倒也算别致。一群建筑围成圆形,最中间有一方池塘。细细观看,池塘中间有一根石柱。石柱之上,一朵青莲石雕,栩栩如生。

  “贾仁这池塘之中,怎么没有鱼“。贾福走过去观看,池水清澈可见,却无一条鱼。

  贾仁见两人人疑惑,解释起来:“这池塘才种上莲藕。等来年开春,才会投放鱼苗“。

  “莲藕?这么说,来年夏季。池塘中莲花盛开,应该会很美吧“。刘盛看着池塘中间的青莲石雕,畅想这里夏季的盛景,有一丝丝的向往。

  贾福看着满脸向往的刘盛,一点感觉都没有:“盛哥儿,这池塘一定是佛觉寺,那帮秃驴做的“。

  “不是佛觉寺那帮秃驴做的,而是小僧做的“。此时小和尚,从一间房子中走出来。正好听见刘盛和贾福,他们之间的谈话,笑着走来解释。

  贾福看见小和尚,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小和尚你什么时候来的,偷听别人说话,可不是出家人的做派“。

  “小和尚我既没有眼花,也没有耳背,更没有偷听。只不过刚刚打开房门,看见两位施主,特来打招呼而已“。小和尚看向贾福,一脸正经的解释。

  贾福语塞,刘盛看见他这样子,笑起来解围:“小主持,你说这池塘是你修建的“。

  “这池塘是小僧和一些同门,亲手挖的。这石雕也是我们,自己雕刻的“。小和尚说到这里,指着池塘,一脸的满足。

  贾仁听完点头,连忙作证:“小主持说的一点也不假。这件事情,我和我的师兄弟们,可以作证“。

  “善堂之事,有劳小主持费心了“。刘盛听完,对着小和尚道谢。

  小和尚摇头,谦虚起来:“若非两位施主,又那来的善堂。若非善堂收容疾苦,小僧这些人就算想出力,也不知应该出往何处。要说谢应该是我佛觉寺,谢你们“。

  “套用你们,佛家的一句话。善堂是因,你们是果。种善因,方得善果。不知我说的,对不对“。贾福看见小和尚客气,出乎意料的,说出这样一番话。

  小和尚一愣,想不到贾福,能说出这样的言论。反应过来之后,微微笑起来:“对也不对,两位施主心生善念。出资出人出力是因,善堂建立收容天下疾苦是果。反观小和尚与佛觉寺,只不过是里面,微不足道的一丝因缘而已“。

  “小主持不用谦虚,若非佛觉寺和还真观倾力协助。此时善堂只不过,仅洛阳一地而已。若说其中功劳,我们才其中,最微不足道的“。刘盛见小和尚这么谦虚,想起善堂种种事情,他好像是付出最少的一个。充其量只是,提出设想和规划。其余的事情,好像全部都是,还真观和佛觉寺在操办。

  小和尚见刘盛不敢居功,笑着分析起来:“若说其中功德,非刘居士之功,善堂无法来到世间。若非贾福施主之力,善堂为经济来源。若无周勃施主大力支持,善堂中的孩子们,就无法学习圣贤之道。其次才是还真观,小僧的佛觉寺添居末位,不敢言功“。

  “佛觉寺、还真观、家师以及啊福,若无先生号召,世间又何来善堂。我们虽然有些微薄之功,但这善堂却还是属于先生的。还请先生,不要过多谦辞“。贾仁也在一旁赞同起来,善堂是他刘盛建立的。他们充其量,只是帮手而已。关于这一点,他们早已无异议。

  刘盛见两人一脸正色,也不在推辞。过多的客套,就是虚伪:“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还请先生随小僧去屋中,商议长安善堂一事“。小和尚对着刘盛,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刘盛点头不在过多言语,顺着手指的方向走过去。小和尚、贾仁、贾福也跟着走到屋中,几人落座之后商谈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