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一百二十章 苦情耶律

  两人散步,走到一条相对来说,人烟稀少的街道,感受着寒风。刘盛看着边走边喝酒的耶律景,不仅笑着询问起来:“耶律景,你一言不发。我怎么感觉,你在喝闷酒“。

  “有吗?只是你不说,我不说而已“。耶律景摇头,看向刘盛,接下来又是一口酒。

  刘盛见耶律景不想说也不在追问,一阵寒风吹过,带起衣袖。两人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耶律景忍了半天,还是忍不住吐露出心事来:“刘盛你可知,她就要订婚了“。

  “她?“。刘盛疑惑,此时心中明白,耶律景要的不是安慰,而是倾听。

  耶律景听见刘盛的问话,好似回到了以前:“她姓萧,单名一个嫣字。是草原上最美丽的花朵,萧氏一族最珍贵的明珠。从小我们青梅竹马,一同长大。嫣儿她太美丽,举止端庄,身世高贵。可惜偏偏我,却配不上她。刘盛你说,这世间之事,是不是很讽刺“。

  “世间之事,本就如此。你出身高贵,又怎么能说配不上她呢?“。刘盛看着一脸,自贬模样的耶律景开解起来。

  耶律景听见刘盛说他出身高贵,凄苦一笑。这对他来说,就是天下间,最好笑的笑话:“出身高贵?可惜我的存在只是一个错误。他没有让我消失,就已经是莫大的仁慈。我还能对他奢求什么?萧氏最美丽的公主,世世代代,只会嫁给辽国的皇帝。在我大辽,耶律氏做皇族,萧氏做后族。这是朝野上下的共识,从未改变过。可惜我耶律景,却给不了她皇后之位,萧氏是不会把嫣儿给我的“。

  “那她和谁订婚了“。刘盛看着耶律景一脸凄苦的模样,顺着他的话询问起来。

  一股凉气袭来,耶律景深吸一口气:“我的大皇兄,辽国太子。依祖制一旦太子与萧氏定亲,则表示太子的东宫之位,再也无法被动摇。当太子登基之时,也就是迎娶之日“。

  “不对,既然辽国太子已经定亲,那你的二皇兄呢?“。刘盛听着耶律景的述说,突然抓住一个关键的问题,也许事情还有转机的可能。

  耶律景不假思索的摇头,看向刘盛语气坚定:“如果不出意外,二皇兄已经落败,被贬出上京,前往属于他的草场“。

  “什么是草场?是不是封地的意思“。刘盛对这个词很疑惑,询问耶律景,这两个字的具体意思。

  耶律景点点头,心中一叹万事以成定局。看向刘盛,语气倍感凄凉:“就是封地,二皇兄落败,已经返会封地。如今大皇兄地位稳固,只希望他能忘了,我这个三弟。也好让我在这洛阳之中,苟延残喘,过完这一生。可是他为什么,要夺取我的嫣儿,为什么……“。

  “有一句古话说的好,否及泰来,万事物极必反。今日我就把这句话送给你,只要你大皇兄,还没有登上辽国的皇位。那么所谓定局,都还为时尚早“。刘盛看着眼前的耶律景,感叹不已。这哪里是一名皇子,分明就是一个可怜人。也许论语上说的对,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劳其筋骨苦其心志,饿其体肤。若他在这样的环境之中,都没有迷失本心,那么等他登基之后,想不成一代明君都难。

  耶律景苦笑摇头,物极必反。不管运道在怎么反,他也坐不上辽国的皇位。他最心爱的嫣儿,还是会成为,别人的皇后:“就算大皇兄失去东宫之位,那接替他的一定会是二皇兄。而我只是一个,无人问津的错误。连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都保不住。只能躲在洛阳,苟延残喘“。

  “切莫太过于悲观,你不要忘了。你身上有一半,是流着我们汉人的血液“。刘盛看见耶律景此时的样子,心中也是替他一酸。忍不住委婉的提示一下他,在辽国还有着,一股巨大的潜在力量。

  汉人血脉,这四个字。在耶律景心中划过,看向刘盛深深一叹:“就是因为汉人血脉,我天生就对汉人格外亲切。我很向往汉人的国度,可我是耶律景,辽国的皇子。这四个字,却反到成了,这一切的祸端的根源“。

  “那你恨吗?“。刘盛见耶律景,没领悟到他的意思,也不在强求。只是顺着他的话,继续询问下去。

  耶律景听见这句问话,看向刘盛语气坚定:“我不恨,反倒欣喜。因为我的母亲是汉人,我的师傅、朋友也是汉人。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是汉人帮助了我。而契丹人,却只知道欺凌我“。

  “那你为什么还说,汉人血脉是祸根“。刘盛看着此时的耶律景惊讶起来,他不仅不恨汉人,还反倒感觉到欣喜。

  耶律景看着刘盛,摇头解释起来:“我说的祸根不是指汉人血脉,而是歧视。我曾经有两个梦想,其一就是和嫣儿白头偕老,不离不弃。其二就是消除契丹,和汉人之间的歧视与隔阂。让两者地位平等,真正的成为一家人“。

  “耶律景如果你真得,能登上辽国的皇位。并且努力实现你的梦想,那么你必将会成为一代圣君“。刘盛听完这番言论,看向耶律景,由衷的感叹起来。

  耶律景听见刘盛的赞叹之言,难得露出一丝笑容:“若真有一天我登上皇位,并且实现这两个梦想。那我也不是圣君,充其量也只是一个,怀着私心的皇帝而已“。

  “消除隔阂,让汉人和契丹人不分彼此。这样的功绩,都不算圣君?那你和我说说,古往今来,还有什么人,有资格算圣君“。刘盛看着谦虚的耶律景,故意询问起来。

  耶律景思考起来,想了片刻对着刘盛解释:“观遍历史,除了不可考的上古之外。其实没有一个,算得上是真正的圣君。充其量只不过是他们的私心,比较符合国家利益罢了“。

  “你这观点倒也稀奇,不过说的也在理“。刘盛看见耶律景说出这样一番话,连忙表示赞同,他说的也不无道理。

  耶律景继续往下解释:“以我自己为例,因为我母亲是汉人,生下我之后就被赐死。由于我从小身体之中,有一半汉人的血脉,所以我在宫中受尽屈辱。我的情况尚且如此,更何况那些世世代代,生活在我朝之内的汉儿“。

  “你有此心,是辽国内汉人的幸事。只要辽国太子一天没登基,那么此事就不算是定局。事情真实的情况,或许没你想的这么悲观。因为上天从来都不会亏待,你们这些坚持寻梦的人“。刘盛看向耶律景,继续开解鼓劲起来。

  耶律景听完不在过多言语,良久之后喃喃自语:“上天真的不会亏待,坚持寻梦的人吗?也许吧,可登上皇位,难入上青天“。

  “答案到底如何,就留给时间来回答。未来之所以迷人,就是因为它是,不可琢磨的未来“。刘盛听见耶律景这番话,反倒感慨起来。

  也耶律景深呼一口气,目光看向无尽的夜幕:“从今天起我不担忧,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我只会做好今天的自己,并且期待未来的答案“。

  “那我们就一起期待,看上天在未来之中。能否助你登上,那辽国的至尊之位“。刘盛语气格外坚定,感受着深夜的寒风,在心中下定一个决定。他要加快步伐,商会必须成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