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耶律醉酒

  皇宫之中一直闲聊到深夜方才散场,刘盛坐在马车之上返回府中,行驶到半路打开窗帘。看见漆黑的夜晚,对着一旁的曹高闲谈起来:“今夜多谢公公相送“。

  “先生客气,这本就是咱家分内之事。此时以是冬季,夜晚寒冷。还请放下窗帘,以免着凉“。曹高看向车外,一股寒意顺着窗帘飘进来。

  刘盛闻言放下窗帘,看向曹高:“寒风刺骨,可以提神醒脑,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听闻公公和李渺兄有旧,不知是否为真“。

  “惭愧咱家和李渺本就是同乡,在这朝中自然有几分香火情。他也是时运不济,要不是巧遇先生,只怕任然还在潦倒之中“。曹高想起李渺这大半生的官运不紧感叹起来。

  刘盛看着一脸感慨的曹高,心中一愣。宦官在史书之上,劣迹斑斑。可眼前这位,怎么感觉不像:“没想到公公,到也是一位,有情有义之人。李兄能有今日,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公公在后面撑着。要不然他,哪里会有,今日的风光“。

  “多谢先生抬爱,咱家这张脸。有多少分量,咱家自己知道。他能高坐尚书之位,并非是咱家所能办到的。在说宦官干政那是大忌,就算官家顾恋往日情分,爱惜我等。可那宰相却没这么多顾忌,一道指令,我等就会粉身碎骨“。曹高说着说着,连忙谦虚起来。本朝优待文人,恒古未有。就政务而言,文官权柄之大,匪夷所思,更何况那文官之首的宰相。开国太祖有言,为防止宦官当权,宫中宦官升迁任免一事,宰相有权参与。大周一朝,宦官畏惧宰相如虎。

  刘盛若有所思,良久问出一个,在心中埋藏许久的问题:“当初在下不明白,为什么李兄的后面有公公之撑腰,却还是备受打压“。

  “先帝在位不过一年,咱家之前,只是区区东宫的一名普通宦官。又有什么能力,能帮他李渺。今年初先皇登基,文官为敲打老奴,这李渺自然成为祭品。若非如此,他们又何必,大费周折。为难一位,礼部郎中“。曹高说完满脸的苦涩,观遍史书,他们这些宦官,算是最可怜的一群人。不敢奢求什么********,耀武扬威。只求能在这些文人的目光之下,得到善终,那也就算最好的结果。

  刘盛听完曹高这些话,想起当日第一次遇见李渺的场景:“人生最妙不可言的地方,就在于未来的不可预知。事情尚未发生,一切皆有可能“。

  “谁说不是,当初要不是先生的一番言辞。李渺又怎么可能,放下心中的包袱,为先皇分忧。之后又怎么可能,进入陛下的眼中。这桩桩件件,要不先生,若有若无的出手筹谋。只怕他早已臭名远扬,罢官返乡。此时更别说,那礼部尚书之位“。曹高对刘盛钦佩有加,想到这些事情。不可否认,是他改变了,李渺的人生轨迹。他虽然不在朝,也无根基,却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天生,就是上天的宠儿。陛下称呼他为布衣宰相,确实名不虚传。

  刘盛看见曹高一脸下钦佩之色,谦虚起来:“其实这一切都只是天意,在下只是一介布衣,并没有这么大的力量,能改变李兄的人生轨迹。公公,过誉了“。

  “天意也好,有心也罢。先生之功,李渺不得不承认。正是那日,他的人生,才有了转机“。曹高见刘盛谦虚,连忙肯定起来。

  刘盛不急着答话,只是打开马车中的窗帘。一道寒风吹到脸上,丝丝凉气,让人精神一震。前方街道灯火通明,人群往来,一片繁华。一个人影手提酒坛,走路踉跄,心中不由得一惊:“公公请停车“。

  “先生此地距离贵府,还有一段路程,为何?……“。曹高听见停车两个字,惊讶的询问刘盛原因。

  刘盛看向曹高,在心中寻一个理由解释起来:“在下想独自,走走这段路程“。

  “夜晚闲逛只怕万一,有歹人对先生不利,要不咱家陪先生走走“。曹高思索片刻,试探着询问起来,如今可是深夜。

  刘盛不假思索,直接拒绝曹高的好意。若他没看错,只怕是耶律景。带着曹高恐怕,多有不便:“难道公公对这洛阳,天子脚下的都城,还不放心“。

  “那是咱家失言,先生请便,若有他事可找巡城官兵“。曹高感觉刘盛这话说的在理,直接吩咐车夫停住马车。车夫听后连忙拉住缰绳,马匹嘶鸣一声,停止脚步。曹高陪着刘盛,走下马车。

  刘盛对着曹高行礼告别:“多谢公公相送“。

  “先生客气,如今半路而回,咱家心中惭愧。深夜行走,还请先生多加小心“。曹高看向刘盛,小心叮嘱起来。见刘盛点头,也就不在多说什么,转身返回马车。

  车夫调转马车,向皇宫疾驰而去。不远处,耶律景晃晃悠悠,满脸的苦涩,看见迎面走来的刘盛一愣,感觉自己好似在梦中。

  刘盛毫不客气,从耶律景手中拿过一坛酒。感受着满天的寒风,打开酒坛闻着酒香:“耶律景别来无恙,想不到你居然还有如此雅兴“。

  “我也没有想到,你刘盛也有不客气的时候“。耶律景起初一愣,看见刘盛的举动之后,苦笑起来。

  刘盛故意装出惊讶的表情,认真打量耶律景:“看来你是不乐意了?“。

  “岂敢,荣幸之至“。耶律景连忙笑着,示意他喝酒。

  刘盛看向夜空,拿着酒也不喝:“这大冷天,看着夜空,喝喝酒也不错。当初你回使馆之后,那些人没为难你吧“。

  “说来也巧,我回去之后,不到一天。礼部的人,就给我单独安排了居所。就为这事,那帮侍卫,吵吵嚷嚷。还闹出了一阵,不大不小的风波。要不是贵国,礼部尚书出面,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样的麻烦“。耶律景想起那天之后发生的事情,也是一阵感叹。人生有时候,真的很奇妙。

  刘盛看向耶律景笑起来,指了指他手中的酒:“那你又为何,深夜买醉?“。

  “你不问我到忘了,你是怎么发现我的“。耶律景不回答,反倒是反问起来。

  刘盛看见不解的耶律景,笑着解释:“刚刚有人用马车送我回府,在这途中,一不小心就看见了你“。

  “如此说来,我们到也是有缘“。耶律景一听,感叹人世间的缘分,真的不可捉摸。

  刘盛重新把手中的酒坛,还给耶律景:“既然有缘,这一坛酒就赏给你“。

  “本来就是我的好不好“。耶律景接过酒坛,没好气的看向刘盛。

  刘盛笑着往前面一指,看向耶律景:“此时天公作美,让我们深夜相遇。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陪我散散步,聊聊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