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一百零七章 朝议出兵

  清晨大朝开始,众臣礼毕。柴誉从龙椅上站起来,目光扫视百官:“眹欲出兵讨伐西夏,众卿以为如何“。

  “陛下按理说李昊自立西夏,我朝应该起兵讨伐,可如今局势艰难。辽国数次向幽州增兵,此时我朝,若是出兵西征,只怕内部空虚。若辽人南下,局势将不堪设想“。满朝哗然议论之声四起,一名官员,从朝臣中走出,高声反对起来。

  又一名官员走出来附和:“请陛下三思,如今国库已无力,支撑起一支大军西征“。

  紧接着许许多多官员,站出来,纷纷发言劝阻。口若悬河,引经据典,柴誉脸色渐渐阴沉下来。

  兵部严尚书走出来,恭恭敬敬询问:“老臣敢问陛下,若讨伐西夏。需要发兵几万,又需调遣何处兵马“。

  “兵发十万,难道此事,兵部有困难?“。柴誉看向严尚书,语气有些生冷。

  群臣听后倒吸一口凉气,反对之声更加激烈了几分。

  “陛下十万大军,劳民伤财,并非儿戏“。

  “这些年天灾不断,民生困苦,朝廷举步维艰。若兵出十万,只怕会雪上加霜“。

  “陛下此时我朝与辽国,关系日益恶化。若在西征之时,辽人南下又将如何“。

  群臣越说越激愤,曹高见状,连忙大喝:“肃静,朝议禁止喧哗“。

  “敢问陛下,需要调遣何处兵马“。朝堂渐渐安静起来,严尚书继续追问。

  柴誉看向百官,深呼一口气,吐出两个字:“禁军“。

  “请陛下三思,禁军不可轻出“。听见禁军两个字,本来还未参与劝阻的官员,连忙纷纷走出劝诫起来。一时之间,场面有些失控。

  就在此时一阵脚步声传来,杨勇身披铠甲,带着两名亲兵走入。百官见状纷纷大怒,一名官员站出来,高声呵斥:“杨勇你好大的胆子,区区东宫侍卫,居然敢带兵入殿“。

  “殿前禁卫军何在,此等狂徒,为何不拿下“。一名武将打扮的官员,上前高呼。可殿前禁卫军,却纹丝不动。一时之间,气氛有些怪异。

  杨勇并不理睬他们,直接往前面走去,跪倒在地:“臣杨勇,当代杨氏一脉家主。依祖制世袭西北节度使并经略使,请陛下追认“。

  两名亲兵纷纷跪倒,一名双手捧起佩剑,一名双手捧起官服。曹高连忙走下去,把东西拿给柴誉

  “即日起杨勇就任,西北节度使并经略使“。柴誉当朝下旨,杨勇听完,既不说领旨,也不说抗旨。只是一个劲跪着,群臣目光纷纷投向这里,一个个邹起眉头。

  严尚书看不下,对着杨勇呵斥起来:“杨勇,难道你想抗旨不成。你杨氏一脉,是不是也想学那李昊“。

  “臣不敢抗旨,此次来京,只为一事“。杨勇说完,目光直视柴誉。

  百官一愣,也随着杨勇的目光看过去。柴誉缓缓点头,吐出两个字:“请说“。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欲倾起家中,五万精锐铁骑,直奔兴庆府,报仇雪恨。不知朝廷,准或不准“。杨勇说完,目光转向殿中百官。

  杨勇话音一落,百官沉默。柴誉看见时机成熟,一股豪气涌上心头:“杀父之仇,岂止有你一人。眹欲拨付禁军五万,交于卿一同攻伐西夏“。

  “陛下……“。户部官员中赵信走出来,刚想出言劝阻之时。司马昭看向他,示意他退回去。赵信连忙停住话头,缩了回来。

  看见赵信退回后,柴誉冷冷的扫视一眼百官:“众卿无需多言,此次西征,皆由内库供给“。

  “陛下三思……“此时百官回过味来,一个个争先恐后,劝阻起来。

  许彦平看着眼前的场景,走了出来。百官看见丞相,一个个顿时不在言语,静听他的意思:“本相认为陛下之言有理,尔等认为如何?“。

  “我等附议,支持此处西征“。六部官员纷纷站出,表示赞同起来。反对官员顿时语塞,纷纷起身,返回队列之中。

  朝议结束之后百官鱼贯而出,赵信怒气冲冲的往外走。司马昭带着张朝、李杰快速跑来:“赵兄,消消气、消消气“。

  “司马右侍郎大人,下官不敢“。赵信听见司马昭的话后,重重的冷哼一声。

  张朝看见赵信不高兴的样子,连忙打圆场:“赵兄,你何必生这样的气“。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出去在谈怎么样“。李杰看见许多官员,投来幸灾乐祸的目光,连忙示意他们换个位置。

  四人走到偏僻之地,赵信大发雷霆:“你们说说看,这场战争,我朝可还打得起?“。

  “陛下说了,是内库出钱,不是户部“。张朝笑着解释起来。

  赵信听见内库这两个字,颓然一叹:“如今我们户部连连亏损,要不是这内库之中。有一点财物稳可以定人心,还不知此时会乱成什么样子。如果这场战争打的好,在外大涨国威,在内稳定民心,那自然是好。可这如果是一场败仗,到那时人心不稳,国无储备,只怕后果难料“。

  “以如今的局势,如果不打。只怕到时候,会更加艰难。在说内库属于皇室私财,我户部无权过问,此事非你我能阻挡“。司马昭看向赵信,他说的这些。自己又何尝没有想过,可是想来想去,打比不打要好。也许就和王安说的一样,此时变法,刻不容缓。如今的局势,不破则不立。只有先破,方能有一线生机。

  李杰看向赵信也劝解起来:“司马兄说的没错,此事不是我们能插手的。内库终究,不是我们户部“。

  “彼时若我军大败,内库耗空,人心浮动。国家又遇灾年……只怕会是一场灾难“。赵信一边说,一边在脑海中描绘那样的场景,心中一叹,但愿是他多想了。

  司马昭看着一脸担忧的赵信,继续宽慰起来:“就算我军大败,有没有灾年,也要看天意。如今若不西征,朝廷必会威严扫地,局势更加困顿。不用上天降下灾年,我们又能撑到几时。赵兄此事,我朝不得不为“。

  “你执掌户部,若这些全部发生。这烂摊子,最终还是会,落到你的手上。既然连你都不在乎,我又何苦操这份闲心“。赵信说完这句话,直接转身就走。张朝、李杰见状,连忙跟着追过去。司马昭听见这番话,心中一叹。也不去追他们,反倒转个方向,往户部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