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一百零六章 尚书李渺

  刘盛、贾福从西市,赶回府中以是傍晚。贾福在庭院之中,看着刘盛:“盛哥儿,在内而亡在外而安,可是出自于春秋的晋国“。

  “不错这个典故,是出自于春秋时期的晋国“。刘盛点头看着贾福,不知道他,到底想问什么。

  贾福疑惑的思索起来,喃喃自语:“盛哥儿,你刚刚的意思,是不是想说。耶律景来洛阳,或许有问鼎,辽国皇位的可能“。

  “也许吧,未来之所以是未来。就是因为它变幻莫测,不可捉摸“。刘盛听见贾福的询问,感叹起来。

  贾福一边分析,一边摇头:“刚刚耶律景的话,你也听到了。他过的如此凄惨,此时又被一脚踹到洛阳。身在敌国,远离辽国都城,想问鼎皇位谈何容易“。

  “不是耶律景想问鼎皇位,而是有一股力量,在为他奔走。出使洛阳,也许仅仅只是他们的第一步,目的是为了保全他。辽国之内,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刘盛听见贾福的问话,在心中思索起来。

  贾福疑惑的看向刘盛,有一股力量:“难道是辽国之内的汉人?“。

  “公子李渺大人来访“。就在刘盛刚刚准备,回答贾福的时候。乙浑走过来,连忙恭恭敬敬禀告。

  贾福以为自己听到了幻音,不可思议的看向乙浑:“你说谁来了?李渺“。

  “贾公子来访的,正是李渺,李大人“。乙浑看见贾福不可思议的样子,语气十分肯定的回答起来。

  贾福看见乙浑,确定来访的是李渺之后,更加疑惑起来:“盛哥儿,你说今天那只狐狸,为什么这么守规矩了。他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戏“。

  “也许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也不一定,走我们出去看看“。刘盛看见贾福疑惑的样子,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乙浑带着两人,往府外走去。

  府外李渺穿着一身,崭新的礼部尚书官服,怎么看怎么喜欢。这可是二品大员,朝中最具有实权的六部之一。多少人对这个位置,望眼欲穿。没想到他李渺,居然也能有机会坐上一坐。想想年前,如在梦中。这一生能当一部尚书,他也知足了。

  “咳咳……“。看着刘盛和贾福走过来,李渺故意咳嗽两声。摆了摆衣袖,在他们两人面前走来走去。

  贾福看见李渺,故意摆显他身上的官袍,摇了摇头:“你这人真没素质,我们都来迎接你了,你居然还当做没看见。要走就走,别走来走去“。

  “你这小胖子,怎么说话的。你看看,你看看,看见没有“。李渺一边说,一边在贾福面前,指着自己穿着的衣服。

  贾福看着李渺,眨了眨眼睛,露出很纯洁的目光:“官服怎么了?我在许伯父府中,经常看见,感觉也没什么“。

  “礼部尚书的官服,朝廷二品大员,你怎么这表情。给你这么好的机会,拍拍马屁,你居然不要“。李渺看见贾福不配合,夸张的叹息一声。

  贾福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不知道许伯父是几品“。

  “好不容易能稍微和你,一起分享下喜悦。你居然这么不配合,真没意思“。李渺听见他提起宰相,顿时泄了气。收起玩笑的心情,摇了摇头。

  刘盛看见两人这番对话,笑起来:“你们两人别一见面,就如同斗鸡一般。李兄其实你今天,应该要好好谢谢啊福“。

  “为什么,要谢这个小胖子“。李渺疑惑的看向刘盛询问起来,好好的为什么要谢他。

  刘盛看见李渺疑惑,解释起来:“要不是前段时间,我们夜入皇宫之时。啊福帮你说好话,只怕今天你还穿不上,这身官服“。

  “原来如此,啊福贤弟。为兄多谢你,仗义执言“。李渺听见刘盛的解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连忙向贾福表示感谢。

  贾福听见李渺的感谢,心中得意起来,装出一副不乐意的样子:“啊福是你叫的吗?要叫也应该叫贾福“。

  “你小子别蹭鼻子上脸“。李渺一听贾福这话,一脸的不乐意。

  贾福此时,再也忍不住了,笑出声来。李渺一愣想起刚刚那些话,也笑起来。刘盛对着李渺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三人走向府中。

  李渺刚刚走入府中,看了看庭院,指着正中的一套石桌椅:“屋中太过沉闷,不如我们就在哪里坐会“。

  “此时天气渐入寒冬,屋中确实比较沉闷“。刘盛点点头,赞同起来。

  三人走过去落座,贾福看向李渺:“狐狸,你今天来,不会是想显摆的吧“。

  “哪能啊,我可是正人君子。不可能故意去做,这么无聊的事情。这段时间朝中事情太多,一直没时间来看你们。今天好不容易有点清闲,就过来看看“。李渺连忙摇头,开玩笑,他怎么可能这么无聊。只是刚刚在府外的时候,一时玩心大起罢了。

  贾福看向李渺,刚要出言反驳。刘盛连忙岔开话题:“李兄,你可知辽国使节,耶律景“。

  “耶律景这个人很苦,刚好你是礼部尚书,主管此事。能不能对他,多多照顾一些“。贾福顺利的,被刘盛的话题吸引住。想起酒楼发生的事情,向李渺请求起来。

  李渺看向刘盛、贾福沉思起来:“耶律景此人我到是略有耳闻,虽然他是辽国皇帝的第三子,却也是一个苦命人“。

  “就请李兄,今后对他多多照顾“。刘盛看向李渺,请求起来。

  李渺再次思考起来,在心中稍微组织下语言:“他们辽人的事情,我们横插一杠,是不是不好“。

  “有一个身上,流着一半,汉人血液的辽国皇子。对于我朝,以及这天下汉人来说,都是一件幸事“。刘盛看着李渺犹豫的样子,劝解起来。此事不管从那个角度看,都有利无害。

  贾福听后连忙赞同起来:“盛哥儿说的没错,你有什么好犹豫的“。

  “说的也有些道理,难得你们求我一次。若不答应,岂不是太不给面子。此事你们就放心的交给我,保证办的漂漂亮亮的“。李渺听见两人的劝解,笑了笑。他顾忌的是为了这件事情,犯不着和辽国再度交恶。可此时,刘盛的分析,到也没错。这说到底,对他只是小事。既然是小事,帮一下,又有何难。

  贾福一听大喜,连忙表示感谢:“多谢李大人给面子,让我感到万分荣幸“。

  “你这人真不会说话,难得你这小胖子,有求我的时候,就不和你计较了。此时天色已晚,家中还有些杂事,以后再来拜访“。李渺感觉贾福感谢的话,前言不搭后语。看了看天色,不想深究,直接请辞。

  刘盛、贾福把李渺送到府外,贾福在心中舒了一口气。他虽然和耶律景,萍水相逢。但谁让他,遇见了这苦命的人。能帮一下,还是帮一下的好。不求什么,只求心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