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六十三章 百花灯

  马车向府中疾驰,不一会以到自家门前。两人下马车,一阵洗漱打算休息。刘盛看着贾福,突然笑起来:“啊福,你可后悔“。

  “你是说刚刚得罪雍王的事情“。贾福疑惑的反问。

  刘盛点点头,微笑的看着贾福:“不错,此时的雍王,炙手可热。在朝堂之上,有不少人已经把他当成了储君“。

  “盛哥儿,说实话。刚刚说雍王的时候,真的很痛快。可现在我后悔了,不知道来不来得及“。贾福看着刘盛,做出一个很夸张的样子。

  刘盛连忙摇摇头,故意一叹:“可惜迟了“。

  “既然已经迟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大不了在回去,最少我在洛阳也体会过,日进千金的感觉。此生早以无憾,在村中这些可都是最好的谈资“。贾福没心没肺,反倒是想的很开。不过想想也是,来洛阳到现在,也才几个月的时间而已。他们没来洛阳之前,可都过得苦哈哈的。

  刘盛听见贾福如此豁达,心中担忧也轻了许多:“你到是豁达,没有说错,大不了我们在回去。雍王,看我们谁怕谁“。

  “不错这才是我认识的盛哥儿“。贾福鼓舞士气般的,拍了下刘盛的肩膀。

  刘盛想了想,看下天色,夜以深天空没有半点星光:“啊福,你说司马昭、王安他们怎么样了“。

  “刑部大牢中,也不知他们过的好不好“。贾福也是一阵担忧,其实担忧的又何止一人。

  刘盛好像想到了什么,勉强一笑:“你说今夜,谁最苦。我现在怎么感觉,他们两人在大牢中,反倒最幸福“

  “难道司马昭和王安,两人不是最苦的吗?“。贾福疑惑,心中想到。在大牢里的人,一定是最苦的,这还有必要问?

  刘盛看着贾福,想到现在反正睡不着,不如好好和他分析:“他们两人在大牢中,我感觉是最幸福的。原因很简单,他们的心没这么苦。比如说太子,自从提议变法后,处境一天比一天艰难。禁足就如同家常便饭一般,此时的他在东宫内心应该有多凄凉。还有你可知今夜最苦的,应该是谁“。

  “最苦的?不应该是大牢里面的人吗?“贾福感觉很糊涂,不过这样分析好像有点道理。

  刘盛看着漆黑的夜空,语气有些沉重:“可欣“。

  “可欣?太子储位摇摇欲坠,王安入狱。他们两人都是可欣的表弟,你这样一分析她确实最苦“。贾福顺着刘盛的话想,突然开始担忧起王可欣来。

  刘盛看着贾福,把他的理由在心中又加了一句。司马昭是可欣的心上人,可欣自然最苦。看着无尽的夜空,想想今夜注定无眠,不如出去走走:“今夜,我睡不着。要不要我们出去走走“。

  “好,反正今夜我也睡不着“。贾福连忙赞同,两人大步走出府门。看着漆黑的街道,乙浑连忙叫出两个家丁,打着灯笼走在前面。

  刘盛看着灯笼,好像想起了什么:“啊福,你可还记得,村中孩子们喜欢玩的百花灯“。

  “我怎么可能不记得,这可是盛哥儿,你的拿手绝活“。贾福想起村中孩子们玩的百花灯,突然怀恋起来。

  刘盛一笑,重新走入府中:“走我们一起做百花灯“。

  “没问题,反正睡不着。现在做点百花灯,我们等会去放。好久没这么玩过了,想想很是怀恋“。贾福一听,也来了点兴趣。

  两人连忙招呼府中还没有睡下的人,一起忙着做百花灯。

  一盏盏百花灯飘向天空,在漆黑的夜晚中,格外迷人。东宫之中,柴雍和段昭蓉坐在小亭中叙旧。看着天际一群群的百花灯,站在左右的侍女都发出惊呼之声。

  两盏百花灯突然掉下来,稳稳的落在前面的草地之上。两名侍女好奇的跑过去,接着惊呼声又大了几分。

  一名侍女好像发现了什么,连忙跑向段昭蓉:“长公主,您快看。这灯和您喜欢放的,一模一样“。

  “蓉姐,这种灯很是奇特。若孤猜测的没错,它应该是在孔明灯的基础之上,加以改进而成“。柴誉看着这两盏灯思索起来。

  段昭蓉好像想起了什么往事,抬头仔细看着天上的灯:“你仔细看一下,天上的灯“。

  “奇怪,这天上的灯怎么都是,同一种花卉,而且每一盏的形态都不一样“。柴誉看着天上一群群的百花灯,感觉到了惊讶,他从来没看见过,如此怪异的灯。

  旁边的侍女看见柴誉惊讶,忍不住插嘴:“我们长公主殿下,每年都会亲手做这样的花灯。每一种花卉,最少可以做出百种姿态“。

  “蓉姐还有如此巧手“。柴誉听后,感觉到惊讶。没想到她,也有如此柔情的一面。

  段昭蓉看了一眼身边侍女,侍女被吓的低下头:“心情烦闷的时候,我会做一些放到天上,思恋友人。这些百花灯,在你们洛阳,很常见吗?“。

  “以一种花卉为题,做出百种姿态,孤闻所未闻“。柴誉连忙摇头,这样的花灯,今天是第一次看到。

  段昭蓉看着天上的百花灯,若有所思。心中一丝期待,悄悄升起:“你说这宫外放灯的又是谁“。

  “也许是路人,游玩所放“。柴誉不假思索的回答。

  侍女把头垂的很低,无聊的观看起,手中的百花灯。突然看见了什么,连忙抬头,一脸的惊奇:“长公主,上面有字“。

  “长公主,这一个上面也有字“。另一边的侍女举起手中的花灯,递给段昭蓉观看。

  段昭蓉一惊,脸上露出期待的表情。难道真的是他?连忙接过侍女手中的百花灯,细细观看。等看清上面的字后,那丝喜悦被击的粉碎。

  “蓉姐,可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柴誉看着一脸喜悦的段昭蓉,突然变了脸色,小心询问。

  段昭蓉把手中的百花灯递给柴誉:“这两盏灯,分别写了两个名字“。

  “刘盛、贾福,原来是他们回来了“。柴誉看着灯上的字,突然大笑起来。

  东宫外,刘盛、贾福带着一群人,不停的放灯。贾福不解的看着刘盛:“盛哥儿,这样有用吗?这偌大的东宫,太子真能看的到“。

  “多放点,他一定看的到。啊福,你可做好了准备“。刘盛看着贾福,询问起来。

  贾福稍微思索,感觉自己没什么遗漏的事情,连忙点点头:“此时报社应该以空无一物,既然得罪了柴雍,我自然要防一手“。

  “走我们回家好好休息去,忙活了大半夜,明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刘盛听见贾福已经准备好,招呼还在放灯的人,回府休息。

  众人把没有放完的百花灯放入马车,翻身上马。刘盛、贾福上马车后,车夫扬鞭。一行人,向府中奔驰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