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六十一章 李渺来信

  一行人走入府中,崔怀远的读书声在院中响起。催少博任然还在赏花弄鸟,崔依依看见后连忙走过来向刘盛、贾福介绍:“这是家父“。

  “刘盛、贾福见过伯父“。刘盛和贾福连忙对着催少博行礼。

  催少博对着两人一笑:“老了、老了,两位不用如此多礼。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这个老头子,就不去参合了。依依,他们是你的朋友,好好招待“。

  “依依明白,请父亲放心“。崔依依听到自己父亲的嘱咐,心中一笑。自从回来后,父亲对她和蔼了许多。

  崔少博一笑,罢了罢手:“去吧、去吧,如果我这糟老头和你们参合到一起,你们难免会拘谨。你们开开心心的玩,我等会去厨房,吩咐厨子弄点好吃的“。

  贾福三人连忙行礼告退,崔依依带着他们走向另一边。三人的身影一消失,读书声突然停止,催怀远偷偷打开门,小脑袋东张西望。确定催依依她们已经走远,对着催少博一阵挤眉弄眼:“外公,等会有什么好吃的“。

  “有……不对,你快读书去,当心我告诉你娘“。催少博听到催怀远的询问,条件反射似的就要回答。刚出口一个字,才反应过来。他应该在读书,怎么又跑出来了。连忙故意,板起脸来。

  三人落座,有侍女端上水果点心。贾福想起刚刚在府中逛了一圈,赞叹起来:“依依姐,你们府中好气派“。

  “我反倒感觉,你们比以前气派多了。此时谁又能猜测的到,你们在几个月前,仅仅只是那,非常普通的贫苦村民“。崔依依想起昔日在江陵城外,难民营时,一阵感慨。

  贾福想起昔日,他父亲因为欠钱。无奈之下被人抓入大牢,两人赶赴江陵受尽欺辱。时过境迁,短短数月。莫说几十两白银,就是千金在眼中,也仅仅只是一堆可有可无之物:“昔日因为几十两白银受尽屈辱,今日千金在眼中也不过平常。人生之无常,真让人感叹“。

  “千金?“崔依依一愣,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刘盛看着崔依依,错愕的表情一笑:“啊福没说错,现在千金不过平常事“。

  “千金家财,又怎么可能平常事?“崔依依更是不解。

  贾福一笑,连忙把洛阳发生的事情,一一相告。虽然语气很平淡,但还是能从中感受到无数悲欢。崔依依听完后一阵感叹:“没想到你们这几个月中,居然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

  “在我们来之前,杨勇叮嘱我。到了长安见到你,让我替他赔罪。当初先帝病危,太子手书,让他返回洛阳。事情紧急,来不及打招呼,还望依依姐海涵“。贾福想起在东宫,杨勇交代他办的事情。

  崔依依听后,微微一笑:“无妨,许些小事,早已然忘了。没想到昔日施粥的白衣女子,就是你的堂妹,太子的表姐,和杨勇他们一同长大。难怪那些日子,杨勇提起那女子。言语之间,都格外的维护“。

  “也许是那天杨勇不想暴露身份,所以没有告诉我们,他们之间的关系“。刘盛想到那日,可欣在施粥后就再也没有来过,也许是家中有事,她以直奔洛阳。要不然当初的误会,早就已经消除。根本不用等到,佛觉寺再次相遇。

  崔依依听后微微点头,表示赞同:“这世间之事,本就无巧不成书。几月之间,没想到你们,经历了如此多的事情。你们此次到长安,是打算来办报社、步行街和善堂的吗?“。

  “我们是有这个打算,先到此处拜访,在去长安逛逛。看看这长安集市,到底行情如何“。贾福老老实实交代自己当初的打算。

  崔依依看向两人一笑:“我还算对这长安有几分了解,等会吃过午饭带你们去逛逛“。

  “娘,等会你们是出去玩的吗?宝儿也要去,好不好“。崔怀远此时从外面跑来,一听出去玩兴奋起来。

  崔依依看崔怀远又偷偷跑过来,没好气的瞪着他:“不好好读书,你怎么又跑来了“。

  “娘,你看看天色。这次真不是宝儿,偷偷跑来的。外公说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让我来喊你们吃饭。要不然等会饭菜冷了,就不好吃了“。崔怀远一张小脸可怜兮兮的,露出委屈的神色。

  贾福看着崔怀远心疼起来:“贾叔做主,等会带你一起去好不好,你娘他绝对不敢说你“。

  “真的吗?“崔怀远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语气满是惊奇。不一会就把刚刚的不高兴,丢到九霄云外。

  刘盛被逗乐了,看着崔怀远笑起来:“放心,就算你贾叔不行,还有你刘叔“。

  “你们两人一来,反倒把他给宠坏了。罢了、罢了,宝儿等会带你去,下不为例“。崔依依一听两人都答应带他去,想起儿子刚刚可怜兮兮的样子,心一软,也就松了口。

  崔怀远高兴的手舞足蹈,拉着崔依依他们就往屋外跑:“太好了,我们快吃饭去,等会又可以去街上玩了“。

  三人看着兴高采烈的崔怀远,都会心一笑。走到餐桌前,崔少博连忙招呼他们坐下。刘盛看来半天感觉还少一个人:“伯父,伯母为什么没来“。

  “家母前天出去走亲访友,还未归来“。崔依依连忙解释。

  崔少博招呼几人吃饭,端起酒杯:“听小女说,几个月前在江陵难民营,多亏两位照顾。老朽感激不尽,请饮一杯以示感谢“。

  “请“。两人连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贾福喝完酒后:“今日匆忙而来,多有叨扰,还望伯父勿怪“。

  崔少博连忙客气起来:“我听小女说你们此次来长安,住的是酒楼。如此太见外,如果不嫌弃寒舍简陋,等会我就让家丁去酒楼结账,把你们的行礼搬过来。不知道你们,意下如何“。

  “这“。刘盛和贾福互望一眼,崔怀远兴奋起来,小声的对着催少博一阵耳语:“外公等会我和娘他们出去玩的时候,我就偷偷去酒楼。把两位叔叔的行礼,搬来好不好“。

  “好,宝儿就按照你说的办“。崔少博一听催怀远的话,笑出声来。

  崔怀远一听自己的外公,这么大声的说出自己的小秘密。脸一下子红起来,低头不语。贾福一阵错愕:“伯父是什么事情,这么开怀“。

  “宝儿说等会他偷偷去酒楼,搬你们的行礼“。崔少博毫不犹豫的就把崔怀远给卖了,一群人大笑起来。崔怀远听到笑声,更加不好意思的,把头又低了几分。

  崔依依看着崔怀远不好意思,连忙打圆场:“宝儿,你等会吃过饭后,就去酒楼搬他们的行礼。娘向你保证,他们不管阻拦“。

  “真的吗?“崔怀远一听可以搬,连忙抬起头兴奋的询问。

  贾福看着崔怀远一阵好笑:“叔叔保证,这是真的“。

  “公子洛阳急信“。此时乙浑匆匆忙忙跑过来,把信递给刘盛。

  本来欢快的气氛,被乙浑极速的脚步声冲淡。一丝丝不妙,无声的笼罩下来。刘盛迅速的把信打开,上面写到:穷酸,太子禁足。王安、司马昭下狱。储位之战,即将落幕,你自己看着办。

  刘盛把信传递给他们,几天看后。崔依依询问:“这是谁写的信“。

  “礼部左侍郎,李渺“。贾福连忙回答,双眼露出一丝迷茫,出来的时候,他们都是好好的。为什么,几天不见,都成了这个样子。

  刘盛连忙请辞:“朋友有难,伯父。我们先行告退,等风平浪静之后,再来拜访“。

  崔少博连忙起身,知道这样的事情,不可耽误:“既然事情紧急,我们也不便强留,两位请便“。

  几人走向门外一番辞行,刘盛、贾福上马车。马车疾驰,数十骑紧随而后。看见马车渐渐消失的背影,崔少博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礼部左侍郎,储位之战,有点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