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五十七章 赴东宫

  上午一辆马车在东宫之外停下,刘盛、贾福下马车,有一名侍卫早已等候多时:“两位先生,殿下已经等候多时,请随我来“。

  东宫校场震耳欲聋的喝彩声传来,柴誉和杨勇正在比剑。两人看见刘盛和贾福纷纷收手,宝剑回鞘递给一旁的侍卫。侍卫接剑后,躬身退下。

  刘盛看见此情景,微微一笑:“殿下、杨勇,两位好雅兴“。

  杨勇、柴誉闻言连忙走过来,柴誉看着刘盛:“今日上午无事,索性活动下筋骨“。

  “杨勇平日见你没什么感觉,今日一观,没想到你竟然有如此好的身手“。贾福想起刚刚杨勇和柴誉,比试的场景一阵感叹。

  杨勇听见贾福的夸张不好意思的一笑:“那是殿下承让“。

  “杨勇你不必过谦,其实要说深藏不露之人,反倒是你贾福“。柴誉转头看着贾福。

  贾福一阵错愕,挠了挠头:“我又不会舞枪弄棒,怎么可能深藏不露“。

  “你有一把好刀,杀人于无形“。柴誉看着贾福故意调侃到,看着贾福一脸的不解,轻声笑出来。

  贾福看着柴誉,对着几人连忙摇头:“我是立志做商贾的人,怎么可能有刀“。

  “你有报社,万千士子为你所用。他们口诛笔伐,难道这把刀,还不厉害“。柴誉对贾福办的报社,是由衷的佩服。

  贾福一听报社,连忙否认:“这都是盛哥儿的主意,我仅仅只是一个打杂的“。

  “殿下今日相邀,所为何事“。既然相视一笑,刘盛连忙替贾福解围。

  柴誉看着刘盛一笑:“孤这段时间出门,多有不便。前几天听人来报,说你们兴办报社。孤心中欢喜,和杨勇商议,决定约你们来东宫,为你们庆祝一番“。

  “承蒙殿下抬爱,在下感激不尽“。刘盛连忙回礼。

  柴誉好似想起什么,感觉这里总归不是说话之地:“花园有不少花,如今开的正艳。诸位不如陪孤,去花园好好走走,赏赏花“。

  话音一落,柴誉和杨勇就直接往花园走。刘盛、贾福连忙跟在后面。

  花园之中,百花齐放,鸟语花香。一阵清风扫过,带起扑鼻的清香。贾福看着满园花卉,一阵羡慕。随手指起,不远处的一群花海:“现在已是夏季,殿下这园景真让人羡慕“。

  “你手指的这些花,既不是中原之物,也不是我们所栽“。柴誉顺着贾福的目光看去,一阵摇头。看着这些花,一段往事浮上心头。

  贾福疑惑,难道这东宫还有花卉,不是皇家所栽的:“这东宫之物,不是你们栽的?那是谁“。

  “杨勇你可还记得此事,这些花种在此处,已有一十三年,当初她们离开的时候,仅仅只栽了两株“。柴誉不回答贾福的问题,而是转头看向杨勇询问。

  杨勇看着园中的花,年少时的记忆浮上心头:“如何能忘,殿下说的可是蓉姐,他们姐弟二人。十三年前他们返回大理,在此处一人种下一株鲜花。十年前大理先皇离奇驾崩,在发丧的前一夜。蓉姐调动禁军血洗大理国都,扶幼弟登基。家父接到这些消息,对蓉姐赞不绝口。算算时日,蓉姐摄政已有十年,其弟今年已满十八,也到了亲政的年龄“。

  “前日大理发来国书,言称蓉姐归政其弟,特来洛阳探望其舅父,大周皇帝。人在路上,不日就到“。柴誉把自己知道的消息告诉杨勇。

  杨勇一听,喜笑颜开:“十三年不见,不知蓉姐现在如何了“。

  “殿下你们原来都在这里“。王安从不远处,匆匆忙忙的跑来。

  几人看着满头大汗的王安一愣,柴誉试探的询问:“王安,你为何跑的这么匆忙“。

  “殿下大事情,你快看“。王安连忙把袖中两卷纸张递给柴誉。看完后,柴誉把手中的两卷纸,递给刘盛、贾福、杨勇。等他们三人看完后,一阵议论。

  贾福直接开骂:“这样的人死不足惜,殿下还等什么。直接面奏陛下,治他的罪。身为尚书,利用职权收受贿赂。吞并大片田产,其罪当诛“。

  “可有人证?“。柴誉看着王安询问,这些人不杀,不足以泄民愤。

  王安点点头,看着柴誉:“前几天我已经委托安州的友人,秘密遣送苦主来洛阳,此时应该在路上“。

  “只要证人一到,孤就立即禀明父皇“。柴誉想到刚刚看到的东西,心中一片发寒。

  刘盛一阵思索,略微摇头:“请问殿下,如果禀明陛下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如果证据确凿,罢官在所难免“柴誉语气十分肯定。

  刘盛摇头看向这两卷纸:“一部尚书若要被被罢免谈何容易,其中关系网络盘根错节。就算殿下据理力争,吏部尚书罢官又如何。如今立志改革的官员一个个闲赋在家,殿下能保证继任者就是一个好官吗?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那你说,孤应该如何?难道听之任之“。柴誉不满的看着刘盛。

  刘盛摇头:“此时不宜声张,仅仅这一件事情远远不够,殿下还要收集更多的证据,同时想办法起复变法官员“。

  “起复变法官员谈何容易……“柴誉一阵苦笑,这段时间他受尽苦楚,除了自己这东宫之位越来越不稳之外,别的一无收获。

  贾福反倒没什么感觉:“殿下安心等待就是,等证据足够,在面奏陛下也不迟“。

  “只怕如今的局势,等不起“。杨勇回想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良久一叹。

  王安思索片刻,眼神中出现跃跃欲试的光芒:“六部中,吏部、户部已经投靠雍王。如果此事能扳倒吏部尚书,则雍王元气大伤。我们或可一试,不管继任者是谁,最少可以让,如今的局势稍微好转些“。

  “不管如何,我们都不会有损失“。杨勇连忙赞同。

  刘盛见他们三人对这件事情,兴致勃勃决心不在掺和。储位之战也不是他和贾福,能轻易插手的:“殿下时辰已经不早,明日我们还打算赶赴长安,就先行别过“。

  “长安?为何好好的跑去长安“。刘盛的话打断了几人的话题,柴誉疑惑起来。

  刘盛和贾福连忙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一述说。柴誉感叹:“难怪,原来你们想去长安,建立善堂、报社和步行街。你既然和可欣表姐有约,孤也不在强留。此去长安,你们多久回来“。

  “长则半月,短则十日“。刘盛看着柴誉,心中思索片刻。

  杨勇好像想起了什么:“可别忘了,拜访一下依依姐。替我问声好,就说上次不告而别,实在是迫不得已“。

  “杨勇你就放心吧,依依姐不是这么小家子气的人“。贾福大包大揽的开解杨勇。

  刘盛欲言又止,良久忍不住,小心劝告:“殿下凡事,三思而行“。

  “孤明白你的意思,不会冲动“柴誉对着刘盛点点头。

  几人一阵辞别,刘盛、贾福缓缓走出东宫,一抹忧愁悄然涌上心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