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四十三章 周勃来信

  刘府大门外一群人分列两旁,一个个全是江湖侠客打扮。人手各牵一匹健壮的好马,全身上下有浓烈的血腥味。最前面站着二十多名士子打扮的人,贾和就站在最前面。

  此时刘盛从远方跑来,看着门前的人群一愣:“贾和,这些人……“。

  “都是昔日家师的朋友“。贾和对着刘盛解释,站立在两旁的人群,听见贾和提起他们连忙齐声行礼:“奉庄主之命,春秋卫。应到一百人,实到一百人,听后先生调遣“。

  百名侠客齐声高呼的气势,让府中的吐蕃侍卫一阵胆寒。刘盛看着眼前的场景一阵思索,昔日好像听明逸道长提到过:“春秋山庄,春秋卫“。

  “这是家师的亲笔书信,先生的疑惑信中已有交代“。贾和连忙把衣袖中的一封信,恭恭敬敬递给刘盛。

  一封信缓缓打开只见上面写道:贤弟,前几日收到你的来信。你和我说造纸术,活字印刷术。让为兄套用一句,你曾经说过的话来形容。这两样技术利国利民,你所言说思,让为兄叹为观止。若这两样技术刊行天下,我朝寒门学子,可省却多少苦楚。有感此事重大,为兄不敢怠慢。随后为兄又听闻洛阳城中,形势诡异,储位之战或将开启。你手中之物一个不慎,或会毁于一旦。每每思到此处,不胜忧愁。恰逢为兄记起往昔一些事情,原来我本春秋山庄当代庄主。前些日子我回到山庄,见山庄颇有人手,于是遣弟子一百人,去洛阳听候你的调遣。如此一来也可以,稍稍安我心。今日贤弟又来一信,言洛阳城中贫民窟内,有不少孤儿孤老。想兴办善堂收养,让其老有所依,幼有所教。只可叹手中没有人手,特休书一封请为兄来洛阳教导孤儿。可惜世事难料,为兄此时已经身在春秋山庄之内,尚有些琐事无法应邀。遣弟子贾和二十余人去洛阳,随你新办善堂。望你好自珍重,期待有一天,你再次归来。我们兄弟二人叫上明逸道长,一同逍遥世间。另外为兄一切都好,勿念。

  刘盛看完书信感叹不已:“周兄可是已经记起,往昔的全部记忆“。

  “家师还有一事不知,就是每次想到一位女子,都会头痛欲裂。除此之外,其余事情,家师已经全部记起“。贾和连忙恭恭敬敬的回答,对于刘盛贾和是由衷的佩服。

  刘盛回想这些年和周勃所经历的事情,一幕幕在眼前回放:“周兄以前和我说过,他影影约约感觉,这件事情很对他来说很重要“。

  “还有明逸道长让我带一句话给你“。贾和不接刘盛的话,好像又想起了什么。

  刘盛听到明逸道长有话带到,双眼中闪烁出期待的光芒:“他到底怎么说的“。

  “刘盛这小子就是鬼点子多,贾和你此去洛阳告诉他。老道说的,他要求的事情贫道准了。但是他回来后,一定要给老道我倒十次洗脚水,记住了,一定要十次,少一次都不行“。贾和有模有样的,学着明逸道长的样子,把话说出来。

  刘盛开心的大笑起来,情不自禁的看着天空:“明逸道长,倒就倒。我们看看,到底谁更舒服“。

  就在此时王可欣的侍女绿萝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看见此地的场景一时之间愣住了。一群江湖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丝丝血腥味,恭恭敬敬站在两旁。刘盛低看着书信,不知道和前面一位先生说什么,仰天大笑。如此场景,作为一个富家小姐身边的丫鬟,如何看见过:“刘、刘、刘先生“。

  “绿萝,你怎么来了?“。刘盛此时还没意思到,此情此景对于一个平常人的内心,有多大的冲击。

  一句平淡的问话,绿萝却感觉此时充满威严:“小姐、小姐他们出事了“。

  “什么?“听到可欣出事,刘盛感觉心中天塌地陷一般。连忙平复下心情,此时最重要的是让人先过去,而不是在这里露出没必要的情绪:“你可会骑马“。

  “以前小姐曾经教过绿萝骑马“。绿萝好像记起自己以前学过骑马。

  刘盛连忙示意乙浑从府中牵出一匹马,对着绿萝说道:“你骑马速去,为他们带路“。

  门前站立在两旁的春秋卫,连忙翻身上马。绿萝上马后,一甩缰绳。马蹄疾驰,随后一百骑密集的马蹄声响起,消失在眼前。

  刘盛看着绿萝他们远去,内心一阵苦笑。可叹自己不会骑马,如此情况真让人心急:“乙浑速备马车“。

  不多时,一辆马车停在门前。刘盛上马车,车夫一甩马鞭,马车疾驰而去。

  洛阳一处街道之上,一群人正在殴打司马昭。远处绿萝,带着一百骑疾驰而来。对方眼疾手快,丢下司马昭一哄而散。等绿萝跑到之时,他们已经钻到人群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王可欣和一群孩子,连忙把司马昭扶起来坐在一旁。街道上的人群,看见这一百名凶神恶煞的江湖人士。一个个连忙闪开,唯恐惹祸上身。

  此时春秋卫中突然冲出一人,跑入人群之中。一个管家打扮的人,被抓了出来。此人慌慌张张,手足无措。

  管家指着绿萝后面的春秋卫,手指哆嗦:“你们……你们是什么人,可知我乃是雍王府的管家。这里是洛阳,不是江湖,容不得你们撒野“。

  就在此时马车疾驰而来,马车停下后。乙浑连忙跑下马车,掀开车帘。刘盛从马车上走下来,百名春秋卫行礼。人群纷纷侧目,司马昭鼻青脸肿的看着他,双眼显露出迷茫。有些胆小的孩子一直在低声哭泣,看到马车上下来的刘盛,一个个收起了泪水。

  刘盛下马车后看着这群孩子,一个个站在王可欣哪里低低的抽泣。又看着鼻青脸肿的司马昭,以及在他身旁满脸担忧的王可欣。心中不自觉的一酸,两眼直逼雍王府的管家:“身为雍王府管家,你带人无故殴打朝廷命官。心中可还有朝廷,可还有陛下、可还有王法?你们意图调戏王可欣小姐,你们眼中可还有东宫太子“。

  “你……你……“雍王府的管家,语气哆哆嗦嗦就是说不出话来。心中如闪电一般,难道他们是东宫派来的人?不可能这里距离东宫还比较遥远,就算太子得到消息也不会来的这么快。难道是东宫的江湖势力,也不对。东宫在位不足一年,如此短的时间怎么可能会有江湖势力。不好,难道我们此番谋划。过于冲动,遗忘了什么重要的消息。如果是这样那就是我们失算了,多树一敌。王爷虽然不怕,但终究也是麻烦。

  刘盛看着雍王府的管家一阵气急:“滚,回去告诉雍王。阴谋终究只是小道,令人齿寒“。

  人群中走出几个人慌慌张张,拖着雍王府的管家就跑。

  “雍王,可笑。我等就如那蝼蚁之辈,随手就可以被碾为粉碎“司马昭看着雍王府,一群人消失的背影,一阵苦笑。

  王可欣看着司马昭的样子心中一阵难过:“司马先生别这样说,可欣心中难受“。

  刘盛看着两人默然不语,有时候成全,或许也是一种完美。绿萝从远处叫来一辆马车,缓缓走向这里。

  “可欣谢过盛哥援手,这些孩子麻烦盛哥带回贫民窟中。司马先生这幅模样,可欣看着心中难受。想带他回去调养,不知盛哥意下如何。还有此事万万不要告诉太子,现在朝堂局势微妙,不可因小失大“。王可欣连忙和刘盛打招呼,请求到,语气有丝丝愧疚。

  刘盛默默点点头,王可欣连忙搀扶司马昭上马车。不一会马车疾驰而去,只留下一个渐渐消失的背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