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三十九章 乔迁之喜

  次日清晨刘盛、贾福早早起来在门外守候。贾福不乐意的看着刘盛:“盛哥儿,你为什么买这么大的豪宅。这个宅子最少可以住几百人,你看看。现在就我们两个,一个守门的都没有。唉,就我们命苦啊“。

  “嘀嘀咕咕什么呢?房子大也不好“。刘盛看着贾福,没好气的瞪着他。

  贾福感觉到一丝委屈,继续抱怨:“大早上的,我们应该好好睡睡觉。可这房子又大又多,敲门声怎么可能听的到“。

  “要不然我们怎么可能站着这里?少废话继续等“。刘盛看着贾福抱怨,没好气的看着他。大早上的谁又不想多睡会,这家伙从起来到现在就一直喋喋不休。

  一队马车缓缓而来,在门前停住。柴誉、杨勇、王安、王可欣、司马昭五人下马车,向刘盛、贾福两人见礼。

  柴誉对着刘盛两人露出满脸的苦笑:“孤这段时日,整日禁足在东宫,好生烦闷。你们二人却整天在外面逍遥,真让人羡慕“。

  “殿下为何事禁足?“贾福疑惑,表示很不理解。

  王安摇了摇头看着贾福,露出一副苦瓜脸:“都是我的错,我们那天分别后,在东宫和太子吵了一架。太子第二天为表示自己的决心,提议变法,陛下大怒下令禁足东宫“。

  “本来只需要禁足十日,不想有一天陛下和雍王突然夜访东宫。听见太子和王安正在谈论,变法的详细内容。陛下大怒,禁足令再次延长。这一次都是我们偷偷摸摸,跑出来的,等会还要回去“。杨勇想到这几天,只感觉暗无天日。

  此时柴誉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招手。后面的马车陆陆续续走下二十人。其中十人家丁打扮,十人侍卫打扮:“昔日刘盛你提议水上丝绸之路,前段时间孤已经禀明父皇。父皇说此事重大,若非确切消息,不适合朝议。先派遣船只规划海图航道,等此事确认无误后在行嘉奖。前两天表姐和孤说你这里有一栋宅院,缺少人手。恰好吐蕃部族给东宫送来奴隶,孤就一并将他们交给你,就算孤给你的乔迁之礼“。

  “谢过殿下“刘盛连忙上去道谢。

  二十名吐蕃人连忙向前跪地表示臣服,贾福向他们摆摆手。十名家丁打扮的吐蕃人,连忙走入宅院清扫收拾,十名侍卫打扮的吐蕃人,连忙在大门两旁列队站好。

  司马昭看的此情此景一番感叹:“久闻吐蕃是由诸多部族共同组建的国家,各部之间多有战争。战败者被贬为奴隶,在市场上如同货物般来往贩卖。吐蕃国世家大族,都有蓄养奴隶的传统。今日看这些人,才知所言不虚“。

  “难道他们真的是奴隶?“贾福疑惑的看着司马昭,期待答案。

  王可欣看见贾福疑惑,连忙开解:“堂哥你刚刚没注意看到他们表示臣服的礼节吗?只有奴隶,在吐蕃才会以跪拜的形势表示臣服“。

  “诸位一直在门外,不是我们的待客之道,先请进府中一叙“。刘盛看着几人一直在门前站着,连忙让他们进屋。

  步行街不远处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一个个都是员外打扮,对着里面指指点点。

  一个年长的员外看着繁华的步行街,很是不满:“步行街,大伙都看到了吧。这里是热闹了,可我们哪里一个人都没有。老夫做了大半辈子的买卖,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如果这种情况,长此以往的下去,大伙的生意应该怎么办“。

  “樊员外您说的在理,我们不能让他们如此逍遥“。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愣头青,来我洛阳西市做买卖。一不拜山头,二不守规矩。他既然不识相,我们就教教他,这生意到底如何做“。

  “不错,绝不能让他如此逍遥。樊员外,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对我们听你的……“。一群人一个个义愤填膺,发誓要毁了步行街。

  庭院之中,几人端坐。优雅的琴声传来,司马昭抚琴。随着指尖在琴弦上划过,一声声琴音响彻在众人的耳畔。

  王可欣听着琴音好似意动,从座位上走到中间。对着众人无声的一礼,随后在琴声中翩翩起舞。才子佳人,轻音曼舞,一众人好似在画中。

  此时清风吹起几片花瓣,在院中飞舞。琴声、舞姿、花瓣、才子、佳人,此情此景刘盛感觉,心中影影约约有丝丝疼痛。

  不多时一曲奏罢,王可欣走回座位。司马昭看着王可欣落座的身影,心中满是欢快。

  刘盛对着众人端起茶杯,几人会意彼此对视一眼。各自端起茶杯,一同喝尽杯中茶水。

  “此音此舞,此情此景,称得上绝美。表姐的舞姿,比从前又好看了许多“。柴誉回想起刚刚的舞姿、琴音赞不绝口。

  听着柴誉的称赞,想起刚才听司马昭的琴音,情不自禁的起舞。一时之间心中升起了丝丝悔意,想想当时确实不该如此冲动:“想起方才,本应该静听司马先生抚琴。不想可欣一时冲动起舞,以客压主,现在想想却有些悔意“。

  “可欣能以舞相伴,是昭的荣幸,岂有怪罪之理“。司马昭看着王可欣好似在责怪自己,连忙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此时一个侍卫慌慌张张跑进来,在杨勇耳边一阵嘀咕。杨勇脸色大变,对着柴誉语气急促:“殿下大事不妙,雍王带着陛下正往东宫而来“。

  “此行绝密,是谁在背后暗算孤“。柴誉听后大怒,重重一拍面前的案几。自从提议变法之后,诸事不顺。朝堂上的阻力暂且不说,就是他二弟雍王,上蹿下跳。东宫发生的任何事情,都能传到他的耳朵。但凡他有一丝出格,父皇必会恰巧路过东宫。

  刘盛看着大怒的柴誉,好似沉思什么:“本想留殿下吃晚饭,不想发生此等事情。还请殿下速回,或可无事“。

  “无事?此话当真“。柴誉满脸疑惑看着刘盛。

  看着柴誉不解的样子,刘盛不直接解释只是说道:“殿下可速回,一看便知“。

  柴誉对着刘盛、贾辞行,连忙出门上马车,王安、杨勇紧随其后。马车疾驰,直奔东宫。

  “昭在户部还有些杂事,就此告辞“。看着柴誉几人走远,司马昭连忙告辞。

  王可欣看看天色,此时以是下午:“可欣也有些事情,几天后再来拜访“。

  “怎么你也要走?“贾福疑惑的看着王可欣。

  王可欣不说话,只是微微点点头。贾福沉默,好像在思考什么。刘盛知道这两人既然留不住,又何必强留:“那两位一路顺风“。

  两人辞行,司马昭和王可欣结伴远去。贾福看着若有所思:“盛哥儿,你说他们两人,最近是不是走的太近了“。

  听的贾福的问话,刘盛默然不语。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司马昭和王可欣远去的背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