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三十一章 朝堂风波

  次日皇城大开,群臣入殿大朝开始。无数人身穿朝服,鱼贯而入。百官礼毕,柴誉挺身而出,上前奏禀:“父皇如今江南灾民,流离失所食不果腹。百姓凄苦国库空虚,北方辽人又虎视眈眈。此时儿臣恳请父皇,变法图强“。

  此言一出,满朝议论纷纷。百官之间交头接耳,气愤之人不在少数。群臣之中走出一人,年纪有些偏大对着柴誉,语气颇有点不客气:“请太子殿下教老臣,到底变什么法。是一条两条,还是全部“。

  “先重新清点全国田亩,在……“。柴誉在大殿之中打算把心中所想一一诉说出来。

  那人没等柴誉说完,连忙打断:“老臣已经知道殿下想说什么了,是不是要重提张守正之法?“。

  此言一出满朝哗然,不满之声不绝于耳。

  “谬论,明为变法实则害国“。

  “昔年先帝在位,他主持变法,满朝乌烟瘴气“。

  “不错,若真有效果,去岁又如何会被废除“。

  “肃静,早朝禁止喧哗“。值班太监看见朝堂议论之声越演越大,连忙喝止。

  话音一落议论之声消停,百官重新排班站好。柴誉看着百官,又转过头向皇帝禀道:“儿臣提议,重启张国公昔日之法“

  “此事到此为止,你退下吧“。皇帝看着柴誉说完,语气有些不悦。

  柴誉听后对着皇帝大急:“父皇……“

  “够了,退下。下朝后,在东宫禁足十日,好好想想你到底做错了什么“听着柴誉还想说,皇帝忍不住开始发怒。

  李渺看着朝堂之上的场景,心中直摇头。太子还是太稚嫩,这天终究是起风了。

  司马昭从外面走到住处,看着贾福、刘盛二人一脸的惭愧:“今天我接到朝廷任命,要我去户部任职。官府安排住宿,我想向你们辞行“。

  “去吧,我二人也打算就这几天,寻一个住处“。刘盛看着司马昭脸上的惭愧,心中一笑。

  司马昭听着刘盛的话,想起三人到现在经历的种种事情,脸上惭愧之色更浓:“这段时日,昭囊中羞涩。幸亏两位救济,实在是感激不尽“。

  “我们短时间内不会离开洛阳,你若是有闲。在过来找我们就是了,不用这么啰嗦“。贾福看着司马昭的样子,没好气的说到。

  司马昭听完贾福说的话,对着他笑了笑:“那我就此告辞,两位有空在聚“。

  司马昭和两位告别后,拿好自己的行囊走出住处,埋着头直奔户部。等再次抬头时,发现已经迷路了。

  “司马先生,你这是打算去哪里……“耳畔响起熟悉的声音,语气中带着惊喜。司马昭顺着声音望去,一时间好似痴呆。

  王可欣带着侍女绿萝走过来,看着一时间发愣的司马昭。绿萝没好气的对着司马昭说道:“你这人怎么就是一个呆子,我们家小姐和你打招呼,都没半点反应“。

  听到绿萝的话好像此时方才清醒,司马昭确定不是梦后,对着王可欣惊奇的问道:“可欣你怎么也在这里“。

  “在家呆着太无聊,和绿萝出来转转。真巧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先生。你这背着行囊,打算去哪里?“。王可欣对着司马昭解释,看着他这副模样很是惊讶。

  司马昭想到自己迷路,难堪的笑笑:“今日接到朝廷任命,要我去户部报道。由于对洛阳不熟,一不小心就……迷路了“。

  “噗呲……“绿萝忍不住笑起来,看着司马昭窘迫的样子:“说你是一个呆子,没想到还真是“。

  “可欣到是对洛阳有几分熟悉,如果司马先生不嫌弃,可欣愿意带路“。王可欣看着司马昭的样子,心中也是一阵欢快。见他迷路,连忙替他解围。

  司马昭听到王可欣说带路大喜:“那就有劳了“。

  王可欣和绿萝两人,带着司马昭走向户部。一路之上,欢笑声不断。

  刘盛、贾福两人在住处,开始收拾行囊。贾福想起司马昭刚刚辞行的话,关于他和司马昭的经历在脑海中回放,良久一叹:“盛哥儿,你说人为什么有离别“。

  “没有散场的悲伤,又哪来相聚的喜悦。啊福,你说是不是“。刘盛听见贾福的问话,也是一阵感慨。

  贾福若有所思,一边回忆一边收拾:“想当初他在江陵城,一路乞讨受尽凄苦。可谁又知他以是举人,如今更是一举提名天下知“。

  “你是不是感觉,这世道很讽刺“刘盛看着贾福若有所思。

  贾福收拾好行囊,对着刘盛一笑:“你说不是吗?想当初我们两人,在江陵城受尽磨难。那时谁又能知,今日的遭遇“。

  “算命的都喜欢说,客官你这一生会遇贵人。那你说说看,这一路谁又是我们的贵人“。刘盛听着贾福的述说,突然想到那些算命先生的口头禅,心中一笑。

  贾福一听这话,感觉有点意思。想想那些算命先生,还真就喜欢这么忽悠。一时之间按照这些话,好好的分析起来:“命中贵人,如果真要这么说,本真人也能给你算算。客官你这一路行来,第一个贵人是贾福。你以后见到他,一定要好好待他。让他高兴了,他会带你去江陵。然后你会遇见司马昭,杨勇、催依依、宝儿。之后你们回家,在去洛阳。到洛阳你们会遇见太子,你看本真人是不是,法力高深,神通广大“。

  “行了行了,没一个正行“。刘盛看着贾福一脸得道高僧的形象,不由得被逗乐了。

  两人一阵打闹,贾福若有所思的问:“盛哥儿你说那些算命的,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信“。

  “不是在信算命的,而是在信自己“。刘盛若有所思的解释。

  贾福更加疑惑:“怎么可能是信自己?“。

  “因为他们想要一个,能继续心安理得,坚持走下去的理由“刘盛看着贾福疑惑的样子,继续解释。

  “理由,坚持的理由……“贾福一直思索,想到以前他算命的时候,也是感到一阵迷茫。可是在生活顺利安乐之时,对这些神神叨叨却很反感。这样说来,也算说的通:“理由吗?好像有些道理“。

  刘盛看着贾福若有所思,也不在打扰他。收拾好行囊后,看着这房间一阵感慨:“佛家说的好,缘来则聚,缘去则离。这房间,我们终究要和它道别了“。

  “盛哥儿,我看你都快可以,出家当和尚了。等佛觉寺那帮秃驴回来,我就去帮你问问,看他们要不要你“贾福听着刘盛述说这些话,连忙打趣道。

  刘盛一笑,也不和他一般见识,背着行囊就往酒楼走。贾福看着刘盛,连忙跟上。一边走还一边故意问:“你不说就代表同意了,等他们回来我可就真问了。你走这么快做什么……等等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