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叩心 > 第三十章 冰释前嫌

  几人坐马车一路急行,回到城中后,下车相互告辞。

  柴誉对着刘盛、贾福说道:“这一路之上,孤听你们所言甚是有趣,只可惜时光匆匆只能在此别过“。

  “殿下请回,我们就此别过“。刘盛对着柴誉告辞。

  贾福看着这一圈的人,突然一笑:“回去吧,日子还长。以后若是有闲暇,再来找我们就是了“。

  “贾福你说的没错,那今日我们就此别过“。杨勇也连忙告辞到。

  王安看着众人,又看看杨勇:“你们都先回去,我等会和太子回东宫,今日必须说清楚“。

  “孤说了,会为这天下尽一份力,你为何如此咄咄逼人“柴誉看着王安,两人的眼神对视,如斗鸡般。

  三人一阵摇头,看着后面有马车即将走来。杨勇连忙对着两人,小声的说道:“你们看马车,可欣姐要过来了“。

  两人听到王可欣要过来,连忙收回彼此对视的目光,各不服输的递给对方,一个暂时休战的眼神。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王可欣从后面一辆马车上下来,身后跟着侍女绿萝。走到几人中间的时候,感觉这里气氛不对,于是问到。怀疑的目光,在柴誉、王安两人身上来回巡视。

  王安听到询问,连忙对着王可欣说道:“我们刚刚在很友好的告辞,太子殿下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王安没说错。既然我们已经告辞过,那就先走了“。柴誉连忙接过王安的话,说完后不等王可欣回话,逃跑似的连忙走上马车。杨勇看着两人,也跟了上去。

  车夫一扬马鞭,马匹嘶鸣疾驰而去。三人看着马车远去后,王可欣对着贾福期待的说道:“堂哥,可欣想到你们哪里坐坐,不知道行不行“。

  贾福看了看刘盛,见他微微点头。在看看王可欣一脸期待的模样,无奈的说道:“好吧“。

  王可欣大喜,连忙邀请两人上马车。几人上马车之后,气氛格外尴尬。时间如流水,一转眼已到酒楼。贾福带着他们往住处走去,到房间后各自落座,此时一股压力无声的蔓延。

  王可欣主动打破屋中的沉默,对着贾福、刘盛带着歉意行一礼。刘盛连忙对着王可欣说道:“可欣小姐不需要如此“。

  “你既然和堂哥亲如兄弟,如果不嫌弃就叫我可欣吧。我就如堂哥一般,称呼你为盛哥可好“。王可欣对着刘盛,轻声细语的询问到。

  刘盛点点头不在说什么,毕竟此时气氛有些压抑。看着贾福表情似怒非怒,心中一叹。

  “当日之事,并非我父亲让人,这么做的。乃是因为家丁,为谢私愤刻意为之。那日可欣在江陵城外包庇他,真的不知情,也不知道你就是堂哥……“。王可欣声音越说越低,说道不知道贾福是自己堂哥之时,想到那日家丁让府中人,毒打自己的堂兄。自己却还在他面前,包庇罪魁祸首就一阵难过,双眼渐渐微红。

  刘盛看着王可欣双眼,好似有泪痕在其中涌动。心中想起当日的场景,在看看她此时的样子,也是一阵不忍。毕竟不是她的错,这又是何苦。但在想想贾福,他又该如何开口劝慰,想想就让人心烦。

  就在僵持之时,一阵脚步声响起。司马昭赴宴而回,打开房屋的门,突然呆住了。只见几人坐在一起,一个绝美的白衣女子双眼微红,泪珠好似即将滴落。脑海中如有一道晴天霹雳,狠狠的劈了下来。此人不正是他,日日朝思暮想的白衣女子吗?当初如果不是她,菩萨心肠救济灾民。此时的自己,也许早就成了路边的枯骨。瞬间自己一生的经历,在脑海中如闪电般的回放。整个人就这样,傻傻的站着。

  开门声打破了僵局,贾福一声长叹:“那日既然盛哥儿都不介意,我又怎么会介意。罢了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

  “真的吗?“王可欣听到贾福的话几乎不敢相信,语气之间十分惊喜。

  贾福看着王可欣开心的样子,突然心情愉悦了起来。此事压在他心中以久,每次想起此事总是让人伤感。此时解开后,心中反倒是一阵轻松:“盛哥儿那天,和我说过很多话。你是我妹妹,我又如何忍心,看着你现在这个样子。天下间有那个做哥哥的,不是希望自己的妹妹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王可欣听后喜不自胜,连忙起身对着刘盛行礼说道:“可欣谢过盛哥“。

  “我和啊福感情胜似亲兄弟,这些都不算什么,可欣无需多礼“刘盛看着王可欣开心的样子,心中有一根弦被轻轻的波动。如此娇美的女子不仅长得花容悦色,更难得拥有一颗菩萨心肠。这天下间又有几个男人,舍得让她哭泣。

  司马昭好似回了几分魂,走向王可欣,呆呆的说道:“在下复姓司马,单名一个昭字。感谢小姐昔日,救命之恩“。

  王可欣看着司马昭,只见这人长得俊美,加上此时略有些呆呆的样子,让人感觉很是可爱。她感觉自己突然对这个人,升起了浓厚的兴趣。语气疑惑的问道:“救命恩人?“。

  听着王可欣的问话,司马昭感觉自己的心中有甘泉流过。此时他终于回魂了,对着王可欣惭愧的一笑:“让小姐见笑了,我本是泉州府举人上京赶考,突遇洪水卷入灾民之中。辛亏小姐一路之上,对灾民施舍粥食。昭才能活命,要不然此时以成路边枯骨“。

  不等王可欣回话,贾福看着司马昭一笑介绍道:“这是我堂妹,王可欣“。

  “先生既然是我堂哥好友,如果不嫌弃小女子,称呼我为可欣就好“。王可欣听见贾福在介绍她,连忙对着司马昭说到。

  司马昭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可欣称呼在下名字就好,别太过于客气“。

  贾福和刘盛对视一眼,看着司马昭,总是感觉他今天怪怪的,两人心中一阵摇头。

  “不管是谁,看见灾民苦楚,都会尽一份绵薄之力。可欣只是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这些小事,还请司马先生不要挂怀“。王可欣对着司马昭说到,在说称呼的时候微微一顿。想想还是称呼司马先生,比较好一些。

  贾福感觉他们两人之间的客套话,好像有连绵不绝之势,不耐烦的说道:“你们要客套,就一边客套去。磨磨唧唧,哎……“。

  丫鬟绿萝看着外面的天色已晚,心中早就焦急。此时终于能插上嘴,连忙对着王可欣说道:“小姐你看看这外面的天色,如果在不回去,老太爷发火我们就惨了“。

  王可欣看着外面的天色,露出为难的神色。贾福见王可欣的样子,催促她说道:“天色已晚,女孩子在外面多有不便。你快回去,以安你外公之心。我在这洛阳,短时间内也不会走。日子还长,有时间在来就是了“。

  看着天色,在看看绿萝和贾福。又看了一下司马昭、刘盛几人的神色。略带歉意的语气对着几人说道:“天色已晚,诸位早些休息,可欣告退“。

  几人一番客套,把王可欣送到酒楼外上马车。马车扬长而去,只留下一个背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